• 未分類
  • 0

這羣修士看見王傑頓時議論紛紛,就連傍邊的煉氣境與築基境的修士有些也側目看來,好像十分感興趣,白毅也在注視着這場比試,他要看看這聚靈境三重天巔峯的王傑到底有何本事?

這二重天的修士看見王傑,心中咯噔一下,臉色都是蒼白一片,這還沒對戰,便已輸了氣勢。

“若想免受皮肉之苦,就下去吧!”王傑一臉冷漠,擡頭看了一眼這修士,一臉的從容。

“我還未戰就認輸,豈不是太丟人,還請王師兄賜教!”聽到這話這修士臉上略顯尷尬,看了看四周,立馬抱拳說道,隨即緊握利劍朝王傑猛然衝去。

“不自量力!莫非你真不知聚靈境二重天與三重天的差別?更何況我還是三重天的巔峯,距離築基境只有一步之遙!”王傑斜嘴一笑一副藐視之情。

這修士的勇氣得到了臺下無數修士的認可,雖勝負已定,但也敬他是條漢子! 這聚靈境二重天的修士一劍刺來,王傑往後退了數步,右手凝聚出一團純厚的靈力,向這修士飛射而去,與此同時從儲物袋之中也拿出一把銀色寶劍。

這寶劍拿出的瞬間,猛然發出錚錚聲響,臺下衆人震驚一片!


“下品寶劍!”

“天啦,這王傑居然得到了這等品質之器,光是這劍的威力就足以抵上數十把普通的劍!”


“看來王傑的目標是成爲聚靈境組的第一人了!”

所有的兵器皆有等級之分,分別爲下、中、上、極品四個等級,每一個等級也有高低之別,修爲越強配合不同級別的兵器,這威力自然也是越大。

“恩?”


白毅微微皺起了雙眉,他看見這修士在王傑的強攻猛打之下,步步後退,已無招架之勢,一臉蒼白的不斷迂迴,最終口吐鮮血被打下了平臺,體內雖氣血不穩,但並無大礙,白毅心中產生了一絲對級別兵器的渴望。

這比賽迅速結束,王傑輕鬆獲勝,贏得臺下無數吶喊與助威之聲。

“下一場,二十一號對戰三十四號!”秦剛大聲喝道。

“哈哈,沒想到小爺我這麼快就上場了!”人羣中傳來一聲冷笑。

“竟然是一夜之間從聚靈境一重天突破到三重天的阿飛!”

“我倒要看看這阿飛到底有多厲害,居然如此能隱忍!”

“他的對手也是一位聚靈境三重天的修士,正好旗鼓相當!”

“咳咳,小子不是你飛哥自大,我讓你一招都能贏!”阿飛指着對面的修士,自信滿滿道。

“當真?”這修士愣了一下,隨即一臉笑意。

“千真萬確,只有在萬衆矚目之下,才能讓大家都知道我阿飛的實力!”

“那就吃我一拳!”

這修士大步一邁,橫跨數十米,右拳擡起,鼓足一身力氣,猛地向阿飛轟擊而去,只見這阿飛毫無膽怯,雙手平舉胸前,在平臺上竟紮起了馬步。

“這阿飛莫非真的要讓他一拳?”

“這三重天全力的一拳非同小可,這阿飛到底在想什麼?”

“看看看···”

“嘣!”

一聲轟鳴從臺上傳遍四周,衆修士齊齊看去,白毅也不例外,對這阿飛也是摸不着頭腦,也不知他在想些什麼。

“什麼?”

“這···”

這修士全力的一拳結結實實的擊打在了阿飛的身上,但是這阿飛居然早有準備,身上早就貼好了防禦靈符,這一層層靈膜猛然顯現,那修士打破了數道靈膜,但阿飛卻仍舊毫髮無損。

就在這時,阿飛那平局胸前的雙手,猛然外推,攜帶着一股狂猛的勁道,竟把這修士擊打到百米之外,直至平臺之下才停了下來。

“無恥!太他~媽無恥了!”

“居然能想出以自己爲誘餌,讓敵人好接近自己,在給他全力一擊!這阿飛實在是可恥!”

“就是!”

“哈哈哈哈,承讓了,承讓了!你還要在修煉才行啊!”阿飛一臉狂喜,不以爲然,下了平臺,看見白毅,迎面走來,四周修士皆是指指點點,一副鄙夷之情。

這阿飛想自己走來,明顯告訴衆修士,與自己相識,四周修士的眼光猛然轉變,白毅發現自己的光輝形象也沾染了一些污點。

“我想起來了,這白少爺當初就是與這阿飛一同在站崗小分隊之中執行任務的。”

“人以類聚,物以羣分,雖然這白少爺凝聚了百條升騰之氣,被譽爲最有潛力的新星,但是居然和這種人鬼混,我看他的人品也好不到哪裏去。”

“···”

“怎麼樣,白辰弟弟,你飛哥厲害吧?”

“你走開···”

“咦,你難道成爲家主的義子就不認我了,你莫非不記得我們一起在秦家大門前的一幕幕麼?

是誰帶你在門前坑蒙拐騙的?又是誰對你呵護有加,又是誰傳你畢生經驗,如若不然你能凝聚百條升騰之氣?”

“額···飛哥,你安靜的坐下吧,別嚷嚷!我雖然成爲秦家主的義子,但是在我心中你永遠是天空中最閃亮的星!”白毅笑了笑,無奈道。

“當真?”

“句句屬實!”白毅點了點頭,再次看向平臺。


“好了,下一句一組十八號對戰一百二十七號!”秦剛再次大聲喝道。

“哎,白辰弟弟該你上場了!”阿飛一聽,再次激動。

“恩!”白毅站了起來,走向平臺,四周衆修士再次議論紛紛。

“這白少爺傳聞他從秦嶺山脈事件回來修爲已達聚靈境三重天,在這之前更是凝聚了百條升騰之氣!因此其實力絕不容小視!”

“恩恩,就不知他的對手是誰了?”


“呀,居然是一個聚靈境一重天的修士,這白少爺竟然一上來就這麼好的運氣,這一重天對戰三重天也是毫無勝算的!”

“誰說不是呢!”

“來吧!”

白毅看着對面的修士,緩緩而道,神情極爲從容,沒有一絲緊張,他的上場也引起無數人的注意,先不說這聚靈境場中幾爲三重天巔峯修士的注意,那秦鴻、秦子赫更是十分關注,就連秦家主也看向了白毅。

“白少爺,請賜教!”這修士對白毅行了一禮,立馬揮拳猛衝而來。

“轟!!!”

一聲轟鳴爆發而出,親眼可見這修士爆退百米之餘,嘴角更是溢出一抹鮮血,雙眼之中滿是震駭與恐懼。

這比賽剛剛開始便已結束,一切都是電光火石之間,緊緊是雙拳的對碰,沒想到就已經分出了勝負!衆修士一片燁然。

“一拳便擊敗了一個一重天的修士,這修爲倒是比那阿飛強悍不少!”王傑冷聲笑道,身旁坐着姜成、趙興、唐珂,這四人修爲皆是聚靈境三重天的巔峯,也早就強強聯手,日後無論誰先後進入築基境都會彼此照顧。

臺下無數修士隨即連連吶喊,紛紛感嘆這這一幕太快,看的不過癮,但唯有站在一旁的秦剛知曉這一拳並非是修爲的差距!

秦剛看向白毅,一臉的賞識之情,更有一絲驚訝,因爲他看出了白毅這一拳沒有攜帶一絲靈力!完全是肉身之力!難以想象白毅的肉身究竟有多麼強悍!

тт kan co 混沌空間內,兩道身影靜靜地佇立於一顆巨大的珠子前方。

巴立明眼見自己說話後,已經過了好半天了,那鴻蒙輪迴珠內的強良和天吳二人依然毫無動靜,心頭大怒!隨即冷笑道:

哼,你二人還當自己是洪荒時期執掌六道輪迴的祖巫大人嗎?今日落在了本尊手上,還敢擺譜!

年辰在一旁,眼看巴立明說了半天,而鴻蒙輪迴珠內的天吳強良卻毫無一絲反應,心中也極爲疑惑!

他通過和輪迴珠的心神聯繫,能清晰感應到兩道殘魂依然藏在輪迴珠內。只是如今的兩道殘魂氣息,似乎顯得極爲微弱!

巴立明轉過頭來,和年辰互望一眼。年辰隨即點了下頭。

一見年辰首肯,巴立明眼中嗜血之意盡顯!右手一擡,一道濛濛光柱直直向輪迴珠擊去!

嗤!

隨着一聲清晰的聲響過後,輪迴珠內傳出了兩聲淒厲的慘叫!

而年辰腦海中的兩道殘魂氣息,更是一陣陣波動傳來,只是這陣陣波動,顯得更加的微弱了!

一道近乎看不見的虛影,緩緩升起於輪迴珠上方,隨着巴立明一擊後產生的餘威,虛影也四下搖曳,彷彿隨時都會潰散!

巴立明! 寵妻無度:軍爺,悠着點 !不怕我等讓你形神俱滅嗎?

說完這句話,那虛影竟然無法在凝聚法相,呼的鑽入了輪迴珠內!

年辰從這虛影話音中,聽出了乃是強良的口音。

哈哈哈!

真是笑話!

本尊被爾等下了封印,禁制在大荒池內千萬年,也不見你能把本尊如何,今日區區一道殘魂,竟然口出狂言!

爾等放心,我千萬年來所受的苦楚,自會一一償還給二位的!

魔法戀愛指南 ,天意啊!

一聲嘆息,從輪迴珠內傳來,正是天吳的聲音。

巴立明一聽天吳之言,不禁暢快地哈哈大笑!

你也知道天意啊!甚好!甚好!

隨即臉色一變,巴立明森然的目光投向輪迴珠,恨不能穿透這鴻蒙至寶,將藏於其間的兩道殘魂刺穿!

自被爾等以多爲勝,強行收服以來,我巴立明不知爲爾等出了多少力!甚至忍辱負重,成爲爾等代步的坐騎!

原以爲只需衷心爲主,總有重獲自由的一天!

可你們背信棄義,明知和妖仙二族之戰,極有隕落的可能,卻還要將本尊強行封印到輪迴壇主體中去,爲爾等苦苦守護了千萬年!

若不是有幸遇上年辰兄弟,本尊不知還要在那暗無天日的湖底苦熬幾多歲月呢!

巴立明激動之下,隱忍了千萬年的仇恨,如火山般爆發出來!

而年辰在聽了天吳這一句話後,結合自己腦海中時常出現的莫名波動,隱隱有着一絲不妙的感覺!只是年辰自己也不知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

此時, 一寵成婚:億萬老公輕輕親

巴立明,我倆已經經不起你這樣折磨了!

天吳更是急急地道:

你不是想將我倆留着慢慢折磨嗎?現在如果你再動手,我倆就真的形神俱滅了!

咦,竟然如此脆弱,沒道理啊!

巴立明眼光毒辣,自然也看到了強良天吳不是在哄騙自己,不禁有些奇怪!

以十二祖巫的神通,就算是一縷殘魂,也不是尋常巫妖二族可以比擬的存在!自己這小試牛刀的刺神術,二人爲何抵受不住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