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簡直就是讓人豁出性命了。

書院一間學堂,整個書院各位先生齊聚,小鎮各地的大儒也都來到這一間學堂之中,才有了這一場會議。

而整個書院的學子們也自發的站崗,嚴防死守,不敢有絲毫馬虎。

然而此時,整個書院高層們都凝重萬分。

夫子此時最為神色凝重。

如果單單是姜天成為聖者也就罷了。

關鍵是這一次域外戰場的殺戮。

兩尊半聖啊,就這樣死了。

夫子看了一眼眾人,深吸一口氣說道:「諸位,我已經得到消息,神州軍方班師回朝了,這一次人王殿也將會正式進入神州大地,駐紮在神州大地,姜天,現在已經踏入第五階段聖者,人族的巔峰,現在對於我們書院也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現在我們書院該何去何從?」

夫子是萬萬沒想到,自己失敗了,姜天成功了。

最主要的是姜天殺戮果斷的心,居然如此猛烈,以大欺小,不講武德的事情都做的出來。

手段殘酷。

「魔宗隱居在長白山,太上道,連我們都不知道他們總部所在,大禪寺歷史悠久,文化底蘊身後,一旦攻佔,這是對歷史的最大褻瀆,只有我們書院,在小鎮建立才不過百年,而且我們一直講究教書育人,發揚儒家學問,但是人家神州軍方不領情啊,無論是人王殿還是神州大地,要對付我等,我書院當為首選。」

大先生也一臉嚴肅的說道:「夫子,就在這姜天成為第五階段聖者的時候,大勢已成,麾下左右二相,六大天王,十二諸侯,百萬大軍,無一不是從無盡戰火里,活下來的真正的鐵血將士。如果人王殿要對我們發難的話,那我們…恐怖真的凶多吉少啊。」

何止凶多吉少啊。

大先生說道這裏,充滿了苦笑。

「人王殿啊,人王殿啊,只有短短六年時間,就成長到了如此的一個龐然大物,甚至現在的人王殿都完全能夠堪比他們書院了,要摘掉他們書院存在數千年,六年堪比數千年啊,發證的實在是是太快了,太快了…。」

說道這裏,大先生語氣一變說道:「但是!這一戰,我們書院並未做出過分的事情來,雖然我們鐵鈎勢力被滅,但是之後,我們及時撤離,我只是救出七先生並沒有出手,人王殿應該沒有理由,征伐我們吧!」

「大先生想的真美好啊。」

說話的是一尊大儒。

這位大儒搖著頭說道:「自古以為,弱肉強食,這人王殿成長是快,那天生的底蘊不足。而要知道我們四大宗門,積蓄上千年,不管是道藏典籍,還是天材地寶,無數的藥材,神兵各種各樣的資源,應有盡有,這對於他們來說,無疑是最大的吸引力啊。」

。 「四大宗門啊。」

劉霸業嘆息一聲,然後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對著身邊的寧天生說道:「準備!把書院,魔教,太上道,書院附近的民眾全部撤離。」

「武相大人你是要對四大宗門開戰了。」寧天生說道。

「雖然四大宗門位於神州大地,但是我們也不是輕易可以征伐的,恐怕。」

武相劉霸業擺了擺手,身上不由的升起一絲落寞。

開戰,他如何不想,但是正如同寧天生擔憂的那樣,這一戰他們開不起啊。

一旦開戰其後果之嚴重,他們不是沒有想過,他們根本不是是四大宗門的對手,越是了解他們越是知道他們的可怕。

但是現在域外戰場風起雲湧,什麼都不做,也說不過去啊。

難道任由他們在域外戰場對付人王殿。

要知道,此時他們人王殿跟他們神州一方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這一戰就算是不打,也要給他們一個教訓。

說實話,萬不得已,他還真不想動用熱武。

但是現在,熱武必須要用。

劉霸業一咬牙說道:「傳令下去,盡量避開普通民眾的區域,直接轟四大宗門所在的宗門駐地,記住,一定要精確打擊,萬不得已不能傷及無辜。」

「不到萬不得已,我何嘗想要下這樣的命令了。」

「武相大人放心,我定然小心行事。」

寧天生嘆息一聲說道。

到了這個時候,他也是別無他法,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就在說話間,無數熱武頃刻間飛了出去。

隨著熱武飛出,四大宗門。

小鎮書院。

神仙觀。

長白山基地。

五台山。

這四個四大宗門的基地,頓時感受到熱武的到來。

鋪天蓋地的熱武,朝著他們飛了過去,頓時讓這四大宗門的強者,齊齊臉色一變,「該死,神州軍方,這是要跟我們開戰不成。」

憤怒,無邊的憤怒,瞬間從他們心頭升起。

看著天空中的熱武,憤怒,還是憤怒。

「神州軍方。」

「劉霸業你敢。」

虛空中一個憤怒的聲音響了起來,一個巨大的身影出現在帝都上空,朝著劉霸業咆哮起來,彷彿一尊怒目金剛一樣。

要知道,這四大宗門,無論是大禪寺還是魔門都是位於深山大澤,甚至太上道的神仙觀都不一定能被你找到,但是書院不一樣了。

書院只有小鎮才有,書院存在數百年之久。

這裡不但是有書院先生學子,還有不少嚮往儒學的普通人,此時遭到攻擊,一旦熱武攻擊,對於書院的損害最大。

憤怒的這一位是一尊半聖大儒,名叫李剛,雖然不是書院先生學子,但是對於儒家學說有很深的造詣,特別是書畫方面,堪稱當代書聖,一手書法名垂千古,超越常人。

他想不明白,為什麼書院不能跟神州和平共處,他就不明白為什麼神州要攻擊書院。

看到這一幕的劉霸業絲毫沒有慌張,反而臉色凝重,戰意肆虐,冷冷的盯著眼前的這一尊巨大的人影,說道:「李剛,書院和神州軍方必有一戰,你譴責我神州一方的時候,是不是先要問問書院都做了什麼?」

「小鎮固然是書院的所在,但是也有很多普通人,你以為我願意動用熱武,但是我不動用能成嗎?我神州大地危在旦夕,而造成這一切的就是你所在的書院。」

。 龍九嘆了口氣,「我理解你的難處,龍家大少奶奶被送到警局,這要是傳出去,龍家數百年的聲譽將毀於一旦,可要是不處置,二少奶奶那如何交代?」

許久,龍老爺子才緩過神來,「幫我聯繫凌家,你和我去一趟。」

凌昊天和葉佳倩都在家,凌昊天表現的很詫異,也很憤怒,「親家,真的對不起,是我們教女無方,我一定好好教訓她,」

凌若冰找過葉佳倩,已經把這件事換了種說法跟她講過,所以,葉佳倩依然是護著女兒的,「這件事我知道,若冰說,她勸喬安夏不要喝酒,惹怒了喬安夏,喬安夏潑了她一臉酒,還推了她,若冰為了不讓自己受傷害,也是一時氣急,將喬安夏推開了。

當時因為很害怕,在張雨的慫恿下,找了徐錦成的特助阿峰,讓她刪了一點畫面,你們所說的被刪掉的畫面就是這個,親家,我們若冰雖然不懂事,但也還沒到你說的那種狠毒的地步,這次的事,喬安夏自己也有責任,不能全怪若冰,這樣吧,我讓若冰跟安夏道個歉,以後兩人好好相處,你看怎麼樣?」

「那是一條命!葉阿姨說的如此雲淡風輕,別人的命在你眼中就如此的沒價值嗎?」龍夜擎的聲音響起,他也正想來找凌家父母,告訴他們他要處置凌若冰,也算是看在兩家是世交的份上,提前給凌家一個說法。

葉佳倩眉心一蹙,好個龍夜擎!在娶了喬安夏后連對長輩最起碼的尊重都不懂了,「我當是誰,原來是龍總裁來了,那是一條命,我也很遺憾,很難受,可事情已經發生了,再說了,這件事喬安夏自己有更大的責任,說不定就如若冰說的,她是因為分不清孩子是你的還是那個牛高的,所以故意摔倒流產,趁機誣陷若冰……」

「夠了!」凌昊天打斷了她的話,因為他發現,龍夜擎的臉色已經變成青紫色,「佳倩,若冰會變成現在這樣,都是因為你的縱容和嬌慣,那是一條命!你怎麼能說的如此輕巧!夜擎,若冰早已嫁到龍家,就是龍家的人,不管你要如何處置,我們都無話可說!我只是覺得愧對龍家,愧對安夏,是我沒管教好女兒,我對不起你們!」

凌昊天眼眶泛紅,語氣誠懇,又一臉愧疚的朝著龍夜擎和龍老爺子鞠了一躬。

葉佳倩欲言又止,把那口怨氣咽了回去,為了不讓凌若冰太難堪,她沒再激怒龍夜擎,「好吧,我也有錯,是我沒管教好女兒,夜擎,親家公,我也跟你們道歉,這樣吧,我讓若冰先回來住一段時間,讓她好好反省,等她反省好了,我再把她送回去,你們可好?」

龍夜擎冷聲道,「葉阿姨是想這件事就這麼算了?我龍夜擎的孩子才剛孕育兩個多月就被害流產了,難道我能坐視不理!」

葉佳倩嚇了一跳,「那你、你想怎麼樣?」

龍夜擎說道,「我來這是要跟你們說一聲,這回我不會再縱容,我已經通知警方逮捕凌若冰,她涉嫌綁架、謀害,足以讓她下半輩子在裡面度過了!」

不只是凌昊天和葉佳倩,就連龍老爺子都嚇了一跳,「夜擎,你……」 在來到這座島的第二天,家族集訓正式開始了,卡贊這邊當然是帶徒弟蒂迦。

「聽莫奈說,那邊的區域有個峽谷,那邊流通的風非常強,甚至能在大海上吹動一艘沒楊帆的中型船,我們的訓練地點就是那裏了。」

卡贊現在正帶着蒂迦朝莫奈所說的那個位置前去,距離有點遠,慢慢走大概要一天多的時間,正好帶着蒂迦看看這島上有沒有什麼比較厲害的生物適合跟他對練一下。

現在蒂迦的水平大概屬於『樂園』裏面稍微強一點的層次,差不多草帽海賊團在阿拉巴斯坦時期索隆的那個級別。

這種實力的話卡贊是不太滿意的,他對自家男孩子的戰力有不低的要求,現在阿金的那種層次就剛剛好勉強達到了他的標準。

「要在風裏面訓練嗎?」

「嗯,頂着那種級別的狂風訓練,可以讓你更加熟練的掌握自己的劍技。」

在那種風壓之下,說不定蒂迦還能自己去掌握一下招數,如果鬼劍士的五個角色有屬性的話,那麼劍魂所代表的一定是風。

是極致的技巧與速度。

「還有,阿金都已經掌握見聞色霸氣了,我尋思著也差不多該讓你開始接觸霸氣的修行了,身為劍魂,你不能像其它人一樣側重於其中某一種霸氣,武裝色和見聞色你都不能拉下。」

「唔」

蒂迦一邊聽着卡贊說的話,一邊點頭記在心裏面,伸手輕輕撫了一下手中的七星劍,他感覺這東西最近不太安穩的樣子。

不過

蒂迦收手彈了彈自己一直別在腰間的三個聖玉,這東西也一直在散發着令人感到安穩的氣息,很穩的在壓制着七星劍。

七星劍現在是連自己的人權都沒有了,既影響不了任何的人,還得瘋狂被人壓榨著自己的潛力。

關鍵吧,鬼手就在旁邊呢,它有賊心無賊膽,就算不怕聖玉也怕鬼手,根本不敢亂來。

「對了,蒂迦。」

「唔?」

「你能控制着那把劍,將生物的負面情緒不斷擴大對吧,試試效果。」

咻。

森林間疑似突然傳來了什麼聲音一樣,一道粗大的黑影朝着蒂迦射了過去。

蒂迦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卡贊已經伸手掐住了那道黑影。

是一隻直徑有一紮長的大黑蛇,如果不是卡贊的個頭也大,手掌足夠修長的話,或許一隻手都抓不住這條蛇。

這射的雙眼是冰藍色的,透露著極度的冷靜與一定程度的智慧,而且目標很明確,就是生命強度更弱的蒂迦!

而此時此刻,黑蛇被蒂迦控制在手中了之後直接不動彈了,與其說是不想,不如說是不敢。

這隻蛇的豎瞳正在輕輕顫抖,身軀也焦躁不安的一直扭動着,它根本就不敢反抗卡贊,具體原因不明,卡贊只能猜測是昨天的霸王色霸氣在擴散出去的時候,這隻蛇正好在範圍內,所以記住他的氣息了。

現在,卡贊就讓蒂迦嘗試着利用七星劍的能力去影響這條蛇。

「好,我試一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