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種情況,絕大部分生靈都是無法理解的。

有的人覺得四九仙宗不願面對現實,也有的人覺得這是四九仙宗盲目的信仰,總之他們就是覺得四九仙宗沒有必要再空著那個位置。

他們需要一個真正的英雄,去坐上那個王座,帶領他們去戰鬥。

而在天才輩出的四九仙宗之中,世人呼聲最高,最想讓其登上宗主寶座的人,就是天雀神女許小蘭了!

論天賦,百年合道,九州界無人敢說比得上她。

論實力,不說九州第一吧,至少九州第一女修是沒跑了。

論戰績,九州界第一女殺神可不是浪得虛名的,這幾十年來,死在她手中的強者,早已超過百萬之數!

最重要的,她合道之後,腳踏神獸鳳凰的場景,實在太讓世人驚羨了。可以這麼說,論拉風與外在形象,她也是當之無愧的九州第一。

如此多的榮耀與光環加身,許小蘭若是正式擔任四九仙宗的宗主之位,九州界中恐怕沒有一人會反對。

但這一切,都被她自己一票否決了……

如今,許小蘭正牽著四九仙宗真正宗主的手,朝宗門趕去! ?四九仙宗。

巍峨雄偉的兩根通天門柱,佇立在大門兩側。

上空的有著一塊刻著「四九」兩字的牌匾,字體流光溢彩,俊逸縹緲,又裹挾著一股超然萬物,刺破一切之勢。

似乎是有新的核心弟子加入四九仙宗,一身藍衣飄然的孫宇洛,正帶領著十幾名萌新弟子參觀四九仙宗。

孫宇洛現在可不得了,乃是九州界年輕一輩極為出名的劍仙,年紀輕輕就已經返虛境,還擁有誕靈仙劍藍夢古劍,無論是實力還是潛力,都讓無數修士羨慕和崇拜。

一群核心弟子正圍著孫宇洛嘰嘰喳喳。

孫宇洛指著上方的牌匾,笑道:「這枚牌匾的字,出自四九仙宗第一萌寵,雪斬天大人之手,其內蘊含著不服命運,敢於與天斗的高遠意境……」

「喔……」眾萌新弟子一陣驚呼。

「原來是又萌又凶的雪斬天寫的?好厲害!」一個女弟子目光盈盈,有些崇拜又有些期待地望著頂上的牌匾。

雪斬天她在報紙上見過,還沒在現實之中見過呢,想來很快就能見面了,真想抱一抱那個可愛的萌寵啊。

可是它是宗門長老,她卻是宗門小弟子,兩者的差距讓她有點害怕,畢竟身份差距太大了,弟子抱長老會被人說不成體統的吧?

女弟子雖然這麼想著,但心中已經默默許下一個願望。

有朝一日,一定要抱抱雪斬天長老!

孫宇洛帶著眾弟子進入宗門。

一進入宗門,濃郁的元氣便籠罩全身,彷彿要將身體的每一個角落都洗刷一遍,氣血也不自覺地充盈起來,彷彿渾身都充滿了力量。

「這裡的每一寸大地,都出自太初大陸第一建築師,巨匠修士和天蝸聖君之手,並且還是認真搞搞的級別!」

「宗門可匯聚地脈之力與眾星之力於地面,元氣和靈韻程度皆是九州界頂尖。自然風景奇絕迤邐,高大宏偉的建築數不勝數,九重天的試煉聖地大陸聞名……」孫宇洛一路介紹著。

眾萌新弟子驚嘆連連,激動興奮不已。

除了「哇」「喔」「厲害」「牛逼」之類,根本找不到好的驚嘆詞,來形容此刻的心情。

這才是他們夢想中的宗門啊!

沒多久,眾人就走到了四九仙宗的演武場。

方圓幾十里的演武場有高山,有大河,還有森林與湖泊,它們都由特殊陣法加固,就算是返虛境的大能,也無法輕易將這裡的景觀破開。

眾弟子長老,一般都會在演武場研究招式和對練。

愛護環境,人人有責。

要是有人在宗門的其他地方練招,把樓房或者大山給轟了,那就等著關禁閉室吧!

「快看,那是小白龍孫小蝶!她果然如傳說的那般,剛柔並濟,美艷動人,就連頭上的龍角都那麼可愛!」一個男弟子興奮道。

「那位就是蠻閣的白瑤吧?在狐族中,她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狐女了,真的完全挪不開眼啊……」

「兄弟,你還真有膽說這話,小心丑長老一棒子呼過來。」

「天啊!我看到血公子麥倫!好帥啊!!」

女弟子看到在一旁教導弟子修習高階鍛體術的男子,忍不住浮現了星星眼,尖叫起來。

麥倫為血族三聖子之一,金色的捲髮,俊朗的輪廓,帶著書生氣息的儒雅面容,蘊著危險又帶著溫和的血色雙眸,這一切對某些女子,足以產生致命的誘惑。

孫宇洛對於女弟子的犯花痴,僅僅是會心一笑,並不在意。

麥倫是很帥,但宗門的帥哥可不少,蕭澤的少年帥,軒轅誠的飄然帥,寧日缺的痞子帥,楚銘的智慧帥……

相信這些犯花痴的妹子,很快就會在各種帥之中,提高對帥的免疫力。那些老一輩的核心弟子,就是最好的證明。

她們在大陸行走,凡是看到誰裝酷耍帥,都會報以冷笑,默默罵上一句歪瓜裂棗。沒辦法,在四九仙宗各種類型風格的頂尖帥哥都能找到,早就有了超強免疫力了。

穿過演武場,萌新弟子們看到了許多聲名赫赫的人物。

他們心生嚮往,看得完全挪不開眼。

孫宇洛帶著他們來到演武場的中心,那裡正佇立著一個雕像。

雕像是一個男子,他談不上有多帥,小帥小帥的,一手持著漆黑的長劍,一手指尖纏繞著金色雷光。

看著造型,看不出什麼門道。

但一眾萌新弟子卻神色一凜,仔細了解過四九仙宗文化歷史的他們知道,這個雕像是個大人物!

孫宇洛頗為惆悵和感傷地望著雕像,彷彿在追憶著往事,片刻后才恢復笑容,微笑道:「面前的這個男子,是你們進入宗門唯一要拜的人。」

「他有過很多傳說事迹,曾一人深入血族聖地鬧了個天翻地覆,曾多次與天道權柄交手且獲得了勝利,曾拯救雪女全族……他也有許多稱號,日雷尊者,超雷天神,度化尊者,天庭廚神,天庭戰神……」

「但在這裡,他只有一個身份,那就是四九仙宗的創始人,四九仙宗唯一的宗主,安林宗主!!」

眾弟子神色肅穆,仰望著那個雕像,眼中或是悲傷緬懷,或是崇拜嚮往,表情各不相同,但唯一不變的是,他們發自心底的敬意。

能夠創建出如此偉大的宗門,宗主又怎麼可能平凡。

一念及此,眾弟子迎面便拜。

「弟子陶曼曼。」

「孟偉。」

「蘇思晴。」

……

「拜見安林宗主!」

「願宗主在天之靈,能佑我宗門,永……」

「不能說在天之靈!」孫宇洛聽到這話,差點尖叫起來,激動道,「你想被小蘭宗主代理關小黑屋嗎?立即改口,說在遙遠的地方!」

眾萌新弟子,被唬得有些害怕,當即改口道:「願宗主在遙遠的地方,能佑我宗門,永遠昌盛繁華……」

他們都知道,安林宗主仙逝上百年了,天庭都為他舉辦葬禮了,這是實錘的事情,就四九仙宗一直否認這件事。

他們自然不會對這種事情多說什麼,心知肚明就行了。

就在這時,一聲清越的鳴叫,響徹天宇。

赤色神火在蒼穹劃過,彷彿拖過的流光長河,朝遠處飛去。

從神火之中,隱隱能夠看到一個龐大的身影。

演武場上的數百位弟子,都抬起頭望向天空,激動了起來。

「是鳳凰!秘境中的鳳凰再一次出現了!」

「它很少自主活動,一定是天雀神女回來了!」

弟子們在底下激動地說著。

眾萌新弟子聞言身子一顫,神色更加激動地望著遠處的天空。

他們的運氣真好,一進入宗門,就有機會親眼目睹傳說中的鳳凰神獸,以及名震大陸的天雀神女。

四九仙宗的第一傳說人物,終於要出現了嗎? ?演武場上的弟子和長老們,都停下手中的動作。

他們都抬起頭,仰望著遠處的天空。

世人都知天雀神女以鳳凰為坐騎,鳳凰主動出宗門迎接,那必然是宗主代理許小蘭回來了。

不僅演武場上的眾人激動起來。

就連剛剛打了一場勝仗回來的真核天仙,夕月天仙,念安天仙,都將目光投向遠處,臉上掛著笑容。

「小蘭每次跟安林說完話,都會元氣滿滿了呢。」蘇淺雲笑道。

「是啊,她肩上扛著重擔,也只有向安林傾訴才最有效果,像我們作為朋友的,還是無法讓她真正卸下那些壓力。」軒轅誠嘆了一口氣,有些心疼又有些無奈地開口道。

「等師父回來了,師娘就會變成最開心的人。」葉靈眼神堅毅,望著遠處的天空,篤定道,「這一天,一定會到來的!」

遠處的天空已經化為一片火紅。

熾熱的溫度漸漸提升。

「鳳凰開始返回了……」

弟子們有些緊張地望著天邊。

赤色的羽翼伸展,艷麗耀眼,片片火羽如花瓣舞於蒼穹。

高貴又讓人敬畏的鳳凰,從遠處飛來,背上有一抹青影娉婷。

這世界上,有資格站在鳳凰身上的,也只有那個集無數傳說於一身的女子了。無數的弟子和長老,看到那道身影后都開始肅然起敬。

萌新弟子們更是目光熾熱地望著天空。

天雀神女,四九仙宗的宗主代理,那個無數女修都羨慕崇拜的對象,無數男修都痴迷卻又不敢接近的神女……

她,就要出現在眾人的面前了!

鳳凰沒有直接載著天雀神女返回宗主閣樓,而是朝演武場飛去,看其模樣,好像是要降落在演武場上。

這可把正在修鍊的弟子們激動壞了,立即很自覺地空出了一段空地。

鳳凰身上的火焰開始消散,露出泛著陣陣神光,有著完美比例的軀體,既威嚴滔滔,又艷麗無雙。

然而此刻,眾人都將目光轉向它的背上,那個身影在火焰消散之後,便開始變得清晰起來。

「她就是天雀神女嗎?真的太漂亮了!」

「咦,不對,怎麼有兩個人?」

「嘶……還真是!」

當弟子們以崇敬的目光望著他們的宗主代理時,突然發現她旁邊也有一個白色的身影。

緊接著,極為驚世駭俗的一幕出現了。

被譽為九州界第一女修的神女,此刻正雙手挽著一個男子,宛如小鳥依人的鄰家女孩,甜甜地笑著。

這一幕,別說場上的弟子沒見過。

就連場上的長老們,都沒見過這副模樣的神女。

「這……我們的宗主代理,竟然在挽著一個男人的手臂?」

「天雀神女有喜歡的人了?」

「不可能!天雀神女何等的驚才絕艷,九州界有誰配的上她?」

眾人一臉震驚和茫然地望著眼前的這一幕,彷彿自己看錯了一般。

在無數人心目中當之無愧的第一女神,那個不食人間煙火的神女,如今回來竟然如今親昵地挽著另外一個男子的手,毫無瑕疵的小臉上竟然還有著之前從未出現過的溫柔。

這一幕實在是太具衝擊力了!!

「等等……他……他怎麼有些眼熟?」一個萌新弟子,看看身旁的雕像,又看看不遠處的男子,揉了揉眼睛。

「安……安……」一旁的孫宇洛,張大了嘴巴,腦袋一團漿糊,說話都開始哆嗦了。

「多了不少新面孔啊。」白衣男子臉上有著溫和的笑意,從鳳凰的背上一躍而下。

天雀神女笑盈盈地跟在一旁,白玉一般的小手很自然地牽住了男子的手,另一個手指向雕像,笑道:「這就是我為你刻的雕像,怎麼樣?」

「嘖嘖嘖……你是不是刻丑了啊?我總覺得我應該更帥的……」

許小蘭頗為嫌棄地望了男子一眼,嗔怪道:「……臭不要臉!」

兩人在一旁打情罵俏。

周圍的弟子們呆若木雞,寂靜無聲。

男子這才意識道不妥,他轉過身,對著一眾弟子微笑道:「大家好啊,發現了不少新弟子呢,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

「安林劍仙!!」一聲撕心裂肺的大吼。

最近處的孫宇洛眼淚直飆,直接虎撲想安林,緊緊地抱住了他。

「這真實的觸感,真的,果然是真的!你真的是安林!嗚嗚嗚……」

孫宇洛激動得眼淚嘩啦啦地流,緊緊地抱住安林,似乎怕一放手,安林就會羽化飛升了一般。

此刻的孫宇洛,哪裡還有之前接待萌新弟子時那風度翩翩的劍仙模樣,直接哭得像個幾百斤的孩子。

許小蘭一臉黑線地望著緊抱著自己道侶的男人,有點想一把火將他給燒了。

然而,她還未動手,孫宇洛就被一個黑色靴子一腳踹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