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種人如果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僥倖心理來參加考試,最後只會徒增死亡率而已。

獵人的考試,是屬於強者角逐的舞台!

「下一個!」

這個大漢最後不得不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他連兩百萬金幣都沒有,根本就沒有參加考試的資格。

不過,沒有兩百萬金幣的報名費,並不意味著沒有辦法參加考試。

「請你收好,這是你的報名牌號,請你一定要小心收好,因為是不記名,所以別人可以使用。」

在將一個圓形的寫有數字的號碼牌遞過去后,主考官又提醒著說道。

結果號碼牌的男子眨了眨眼,有些不解地走開了。

然而他還沒有走出多遠,便是被一些伺機等候的人給盯上了。

「你……你們要幹什麼,這……這是我的號碼牌,來人……救命啊,啊~~~」

最後聲音變成了慘叫,很快便是戛然而止。

這個男子被殺了,手中的號碼牌被搶走了,他的眼睛依舊睜著,上面保留著死前的驚恐與不甘。

這就是不用錢也能夠參加考試的方法——從別人的手中掠奪!

對於這種兇殘的掠奪,主考官視而不見,正如先前所說的那樣,獵人考試,在報名的那一刻便已經開始了。


在這數千名人群中,可是有著很多兇殘的盜賊,他們專找那些看起來沒有什麼實力的傢伙下手,一個象徵獵人考試憑證的號碼牌,轉手賣出去的話,可是很賺錢的!

今天是報名的最後一天,這些等著發財的盜賊,自然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獵物。

「還有半個時辰,報名便結束!」

這時,一個主考官喊道。

山坡之下,一個幼小的身影緩緩走了上來。而與此同時,山坡的另一頭,同樣一個幼小的身影也向著報名的方向走去。

此時,夕陽已經完全沉下去了,天空還沒有黑下來。

東方修哲一邊緩緩向前走,一邊打量著兩旁那些不是很友好的眼神。

嘴角微微一揚,東方修哲心中暗想:「這幫傢伙,不會把我當成獵物了吧?」

周圍這些人那若有若無的敵意,他可是清楚地感受到了,不過一點也不在乎。

「那裡應該就是報名的地方了吧?」

抬頭向前望了望,此時已經可以清晰地瞧見正在忙碌中的主考官。

「王朝姐姐果然沒有騙我,這裡果然就是『賞金獵人』的考試報名處。」

眼中閃爍著期待的光芒,東方修哲腳下不禁加快了腳步。

此時,已經是他這個小王爺昭告天下的第十五天了,「南王府」有著藺牙子幫忙打理不用他操心。

慕容派那邊因為要準備今年的「奪旗對抗賽」,一時間很忙,根本無暇顧及他這個徒弟;至於兼肅啟那邊,還在研究著那扇金屬門,廢寢忘食,也沒有東方修哲什麼事。

可以說,這段時間的東方修哲,是最清閑的。

早在以前,他就像看看這個「獵人考試」是個什麼樣子,碰到王朝以後,又了解了很多信息,最後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便來到此處報名。

家裡的人以為他待在慕容派那裡,不會輕易找他,而慕容派那邊,以為他在「南王府」,也不會找他。

可以說,沒有比現在更適合的時候了。

「看來報名的人很多啊,不知道會是怎樣的考試?」

心中更加期待起來,他可是聽王朝詳細說起過,獵人考試一年比一年嚴格,而且每年的考試內容都會改變。


「咦?」

正走著,東方修哲突然感覺到有一股十分強大的能量波動。

「是什麼人?好像實力還不弱,他移動的方向……難道也是來報名的?」


東方修哲一愣之後,再次加快腳步,他很想看看這個能量不弱的人,是個什麼樣子……

雷牙雙手插兜,白色的頭髮格外突出,他看起來有些懶散地走向山坡的報名處,然而眼神卻十分銳利地掃視著左右的所有人。

「這幫傢伙都好弱,難道一個強點的都沒有么?」

眼神之中閃過一絲失望,他來此處報名參加考試,可不是為了當什麼賞金獵人,而純粹只是為了好玩。

前段時間他在「魔獸山脈」里轉了轉,並沒有見到他哥哥所說的那個實力非凡、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小男孩。

有些失望的他,無意間聽說「賞金獵人」考試危險重重,高手競爭激烈,一時興起,便來瞧瞧。

卻沒有想到,到了這裡,這幫傢伙都是這麼的弱!

突然,雷牙腳步一頓,微微翕動了一下鼻子,他嗅到了一股血腥味,一股充滿殺意的味道。

「終於有點意思了!」

嘴角露出一個不易察覺的笑,雷牙不禁加快了腳步。

「來這裡報名考試的人,年齡都很大嘛,好像男性偏多,看來我應該算是最小的一名報名者了吧?」

心中正這樣想著,雷牙的心裡突兀地閃過一絲奇怪的感覺。

在剛剛那個瞬間,他感受到了一個強者,一個很不一般的強者!

這個強者,並不是他通過能量波動感覺到的,而是憑藉第六感。

雷牙的第六感非常的強,據說這一點連他的父親和爺爺都自嘆不如。

「是什麼人?考官么?好像不是,這種感覺是從另一頭傳來的……」

雷牙的心裡一下子激動起來,好奇心大起,腳下不禁加快了腳步。

幾乎是同一時刻,兩個幼小的身影,就像是事先商量好一般,同時抵達了山坡之上。

四目相對,竟然都愣在了那裡!

「小孩子?怎麼會是一個小孩子?」東方修哲一臉驚愕地望著對面這個一頭白髮的小孩。

「小孩,怎麼會有小孩?」雷牙一臉驚奇地望著對面這個皮膚白皙的小孩。

兩個人,宿命的相遇,竟然是在這種情況下!

「沒有錯,能量波動就是從這個小孩的身上傳過來的,他到底是什麼人?一頭白髮?為什麼會一頭白髮?難道是什麼特殊族類的人?」東方修哲仔細地打量著對方。

「是他,就是這個小孩,那隻怪異的感覺就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錯不了。為什麼他外表這麼普通的一個小孩,會讓我有如此在意的感覺?這個小孩,他的年紀應該和我差不多吧,難道……難道是哥哥描述過的那個小男孩?」雷牙也是一臉認真地凝視著對方。

兩個人,就這樣靜靜地站著,靜靜地看著!

似乎在這一刻,連報名這種事都顯得不那麼重要了!

「還有沒有報名的? 怒寵小嬌妻 ,此次報名就要結束了!」再次傳來了主考官的聲音。

主考官在喊這話的時候,視線有些怪異地望了望正相互對視著的兩個小孩。

說句實話,看到這兩個小孩竟然出現在這個地方,他是真的被嚇了一跳。

我是憑本事坑死自己的 ,附近荒無人煙,可以排除這兩個小孩走失誤打誤撞來到這裡的可能。

既然不是巧合,那麼這兩個小孩的出現就實在顯得太怪異了,難道他倆還打算報名參加「賞金獵人」的考試不成?


「應該不會是來這裡找人的吧?」

正當這位主考官大人有些走神的時候,兩個原本靜立不動的小男孩,同時沖了過來。

幾乎異口同聲地喊道:「我要報名!」

喊完這句,兩個小男孩再次彼此對視,那樣子相當古怪!

「報名費兩百萬金幣,報名成功后,請在十天以後拿著號碼牌來這裡參加『賞金獵人』的第一場考核。」

主考官盡量冷靜地說道。

這兩個小男孩,都是超級地有錢,兩百萬金幣,根本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就交了,甚至都沒有提出抗議的疑問來。

更讓這位主考官震驚的是,這兩個小男孩所用的都是貴賓級儲金卡! 「喂喂,看到了沒有,剛剛那兩個小鬼拿出來的儲金卡,那可都是貴賓級的,沒有想到那兩個小鬼會這麼有錢。」

「沒有想到,報名臨近結束的時候,竟然出現了兩個肥獵物。」

「這兩個小鬼,膽子也太大了點,竟然敢跑到這個地方來。」

「就讓這裡作為他倆的墳墓好了,下一次投胎爭取學聰明點!」

人群中,一些盜賊們已經開始蠢蠢欲動起來,這種又嫩又肥的獵物,可是他們的最愛。

幾乎在同一時刻,東方修哲和雷牙兩人都感受到了那猶如實質般的殺氣!

「已經把我當成目標了么?」東方修哲嘴角露出一個邪邪的笑來。

對於他來說,誰最後淪為獵物還不一定呢!

「這幫傢伙,竟然敢對我露出殺氣,等一下就讓他們知道我的厲害!」雷牙表情嚴肅,眼神冷如寒冰。

「小朋友,這是你的號碼牌,請你妥善收好。」

就在雷牙有些走神的時候,主考官將一個寫有數字的號碼牌遞給了他。

「30303,這就是我的號碼么?」

雷牙不禁向著旁邊的那個小男孩瞥了一眼,見其手中所拿的號碼牌寫著「30304」,兩個人的數字竟然挨著。

此時的東方修哲也在低頭打量著這枚讓他花了兩百萬金幣的號碼牌,從外表來看,似乎沒有什麼區別,但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這個號碼牌並不普通。

「魔法陣么,果然想的夠周到!」

嘴角露出一個淺淺的笑來,東方修哲發現,在這枚小小的號碼牌上,有著一個防護魔法陣,並且還有一個標記性魔法陣,如此一來,這個號碼牌將不會輕易毀壞,更是不會被造假模仿。

收起號碼牌,東方修哲發現,旁邊的這個白髮小男孩還在看著自己,不禁皺了皺眉。

「我叫雷牙,你的名字?」白髮小男孩率先開口。

重生之仙帝歸來 東方修哲!」

一愣之後,東方修哲回答道,他現在也對這個年紀相仿的小孩產生了興趣。

沒有想到,除了自己以外,竟然還有一個實力如此不俗的小孩,真想問問他到底是如何修鍊的?

「你就是我哥哥說的那個小男孩?」

雷牙的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他原本還在想,自己的哥哥是不是編的故事在騙自己,沒有想到真有叫「東方修哲」的小孩,而且從他強烈的第六感來看,實力非常的強,甚至給他一種很危險的感覺。

眉頭再次皺了皺,東方修哲沒有想到對方會這樣說,不禁問道:「你哥哥,你哥哥是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