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盟主只能訕訕的點頭,沒有說什麼話。

莫凡是晚輩,如果不是這什麼盟主做了那些事情,那麼自己對他也會很尊敬的,因此這面前的前輩之人先和那盟主說話,莫凡也並沒有生氣,自己畢竟就是一個晚輩。

“你個小娃子也是莽撞,即使不想幫助我人界,但也不用幫助異族吧?”白隱說道。

“前輩,是這七彩山太過分了,要不是小子還有點實力,恐怕死的會很慘,而臥也只不過殺了兩個人而已,根本沒想過要殺掉這些人!”莫凡解釋道。

“恩,我看你這小子還不錯,不過你卻是差點做出大錯事!”那白隱說道。

“請前輩指教!”莫凡恭敬的說道,自己做的真的不過分。

“這七彩山是人界最後的希望,那是因爲我在這裏設置了一個大陣,能夠保護最後的人界之人,但是你卻差點毀掉他,你說你這不是要斷人界的根嗎?”白隱指着七彩山說道。

“是小子莽撞了,但恕我直言,這個陣法真的能夠抵擋異族強者嗎?”莫凡有些懷疑,因爲自己剛剛就差點破掉這個陣法,這種程度估計魔天也能做到。

“那是因爲你拿走了他的陣旗!”

“陣旗,難道是神器!”莫凡驚訝。

“是的,這是我當時根據他們七彩家族的特徵特定設計的陣法,缺少了一個環節,自然威力大不如前!”白隱點頭說道。

“哼,拿走吧,真是便宜你們了!”莫凡知道了神器的作用後,直接甩給了那盟主。

“哈哈哈,小兄弟果然不是那般的蠻橫之人,走,到我那裏坐坐去!”白隱大笑一聲,說道。

“好!”莫凡也是豪氣的應道。 七彩山不遠處的一個山峯內,鬱鬱蔥蔥的樹木將整個山脈都是給覆蓋住了,而在這茂密的枝葉下面,卻是有兩個人相對而對。

只見那他們人,一個不過二十歲的樣子,而另一個看起來也不過三十,他們面前擺着一桌子的野味,旁邊放着幾壺好酒,兩個人開懷暢飲,好不自在。

這兩個人正是莫凡和那白隱!

當時他們飛出了七彩山之後並沒有急着離開,莫凡在七彩山搞出的動靜不小,自然是會引起大陸上人的注意,而異族強者自然也是能夠明白。

現在七彩山被莫凡鬧了這麼一場,正是他們虛弱的時候,這個時候可是殲滅人界勢力的最好時機,因此莫凡和白隱就在不遠處的山脈中開懷暢飲。

魔皇自從來到人界之後,竟然相當的安靜,好像沒什麼野心似的,而妖族亦是如此,鬼族不用說,估計現在都還沒緩過來,畢竟最強者鬼心被重傷。

而大陸也就保持着這樣的格局一直延續下來,人都勇敢、正義之人、亦有膽小怕事、內心曲折之人,因此投靠異族的強者也是不少,自然也是知道了七彩山發生的一切,這些都是內奸啊。

當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魔皇自然是大喜,他爲什麼沒有急着進攻人界?那就是因爲莫凡鬧的。


萬年之後的今天,魔族也不如之前那般強盛,甚至比起妖族都要不如,人界出現了這麼一個強者,他怎麼能夠不小心應對。

但是現在,那人竟然幫自己了一把雖然殺的不是很多,但是也讓自己知道了許多東西,比如人界現在的實力確實是弱小,人界的實力都曝光了,而自己這方呢?他們是毫無所知,於是一個個的計劃都產生了出來。

然而妖族並不知道莫凡的存在啊,那些內奸也無法形容出莫凡的強大,但是人界其他人的實力,妖主一聽,就明白了大半,於是也是開始活動起來。

鬼族現在無力幹別的事情,於是,大陸的格局在這個敏感的時候,就開始了變化,一切都在悄然的發生中。

山脈內,莫凡和白隱暢飲倒也是很自在,而在這個時候,莫凡也是知道了不少東西,比如遠古發生的事情,還有着白隱能夠成爲聖域甚至神人境的原因。

和那七彩山的盟主一樣,他們也是得到了傳承,但是七彩山盟主得到的更多的是責任,而這白隱得到的就是實實在在的好處了。

人界聖域滅絕,這只是正常情況下不能突破的,比如莫凡比如他白隱,都是特殊的情況,白隱是得到了遠古隱世的傳承。

不知遠古的強者都是怎麼消亡的,但是白隱知道他們很着急,因此匆匆的留下了自己的傳承,最珍貴的莫過於契約之紋。

突破聖域的契約之紋需要一種特殊的能量,這種能量從哪裏來,現在沒人知道,但是既然是遠古時代留下的東西,自然是能夠達到突破的效果,白隱就是靠着這個突破的。

他得到的是一個隱士的傳承,但凡隱士,必然有着特殊的愛好,而那個隱士的愛好就是陣法。

當白隱接觸到陣法之後,那更是青出於藍,將各種陣法都推演到了極致,莫凡也是有過一些見識的人了,就白隱隨便使出的兩手,莫凡就發現,竟然比命絕要精妙的多。

正當他們交談之時,天邊傳來的氣息卻是讓他們驟然停了下來,果然是有異族強者來了。

莫凡和白隱相識一眼嗎,都是露出了笑容,總算是更來了,雖說這樣子也不錯了,但是,哪算的上真正的開懷之地。

“白大哥,這事就讓我去吧,您在這等着就好!”在這麼長時間的交流之後,莫凡和白隱也是兄弟相稱,大有相見恨晚之情。


“哈哈哈,好啊,反正就是寫小樓咯!”白隱笑着說道,也是不起身。

莫凡感覺到異族強者的氣息之後,提前擋在了他們路上,飛在空中,莫凡看到天上密密麻麻的漆黑一片。

在這羣人的最前方,那是一些龐大的妖獸,妖族之人並不全是人形的,他們是隨着實力的提升,然後越發的像人,但是獸形纔是他們最強的戰鬥狀態,而往往,個頭大也就代表着實力的強大。

莫凡感受了一下這些妖獸的氣息,當前的一頭明顯是頭領,絕對的神人境強者,但是隻是普通神人境而已,實力上較之魔天還差了一籌。即使是那七彩山的盟主,要真的戰鬥起來,估計也要佔些上風。

但是後面的陣容就強大了,三十六隻聖域妖獸,而且都是巔峯的聖域級別,不是之前莫凡宰殺的那些妖龍可以相比的,在往後,一百二十來只武座級別的妖獸,這般強大的陣容,即使滅亡不掉現在的七彩山,但是也足以讓他們重創,然後徹底的失去爭霸的資格,而且莫凡估計,要是他們摸清了七彩山確切的實力,那麼,後續部隊也會蜂擁而至。

妖族比其他種族都要有着優勢,天生強壯的肉體就是他們的屏障,在對戰中,擁有強大的肉體,那就是能夠越階挑戰的資格。

比如莫凡,單單憑藉肉身就能夠宰殺一般的神人境強者,肉身代表着同級別無敵,在加上修羅那強大的技能,這也是莫凡剛剛升入神人境就能夠成爲巔峯強者的原因。

密密麻麻的妖獸要是一般人遇上,絕對是頭皮發麻,但是莫凡看着這強大的陣容,卻是絲毫不在意,他在想着另外的事情。

白隱是陣法大師,而且看樣子比命絕要強的多,那麼可不可以讓命絕學習一番呢?他現在正在研究陣法的實戰,但是明顯還打不到要求,那麼,要是陣法更加的精妙了,那麼也許可以砸在現階段就施展出強大的戰力。

妖族這次的頭領是妖納,在妖主麾下,那也是一等一的戰將,這次更是被妖主派爲先頭部隊,正是要一展抱負的時候,但是現在,他的面前竟然出現了一個人類,而且他感覺到了這人的強大,但是似乎這人有毛病,就傻傻的站在那裏,也不見有什麼動作。

莫凡不急,這妖納也是不能等了,對方就只有一個人,殺掉就是了,反正自己來這裏就是屠殺人界強者的,既然如此,那就殺吧!

“殺!”妖納知道莫凡的強大,於是他也不傻,指揮着自己的部下就衝殺了過來,並單獨一個人衝殺上來的意思。

近了,就要到達那人的面前了,但是那人竟然還沒有反應,這可是好機會,妖納手中的利爪微微用力,已經準備了強力的一擊。

“死吧!”看到莫凡還沒有動作,妖納已經衝到他的面前了,於是一爪抓向了莫凡,他已經想象到這人身死的下場了,可惜了這麼一個強大的人類竟然是一個傻子。

但是突然,他感覺自己的爪子一空,有種用錯力的感覺,這個時候他才發現,原來自己面前的那個人類已經消失了,好快的速度,他是怎麼消失的?

這個時候妖納已經沒有時間想這個了,因爲他的右邊出現了危機感,他很相信自己的感覺,於是反身擋住。

他看到的是一個拳頭,拳頭在他眼中無限的擴大,但是這個時候,妖納並沒有害怕,反而出現了譏笑,哼,和我妖族比肉身,那不是找死嗎?

於是妖納一拳迎了上去,他可是不知道莫凡可是將神龍揍飛,甚至力憾大山,要是知道了,他肯定不會這樣想,更不會這樣去做。

可惜當他知道的時候,他就感覺自己的拳頭好像骨碎了一般,然後身子內傳來了一股子強大的力道,接着自己的身體就倒飛而出,同時自己的爪子也是軟軟的跌落下去。

就在這個瞬間,妖納想起來了,在人界有一個人類,他相當的強大,而且肉身更是強大,連神界的神龍都不是他的對手,但是在他想來,這肯定是虛話,他不懷疑妖主,但是他認爲這是下面人以訛傳訛的,因此也不在意。


突然想到這裏,妖納頓時瞳孔收緊,他知道這次爲什麼攻打七彩山,就是眼前這人創造的機會啊,人界雖說已經算不得強大了,但是也比自己這點人要強大啊!

就在他驚愕的瞬間,在他之後衝殺上去的聖域、武座妖獸已經死了不少了,天上灑滿了鮮血,甚至碎肉不斷的跌落。

而這都是那人的拳頭,僅僅是拳頭就將自己的大軍給擊潰了,這個時候,他怎麼還敢有什麼猶豫,根本就不是對手啊!這個殺神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屠殺了人界一場,現在又來對於我妖族之人,但是自己有什麼辦法。

“走!”妖納一聲大喝,於是那氣勢洶洶的妖族強者頓時狼狽的逃散而走,莫凡也不追擊,將在自己身邊的幾隻妖族強者殺掉之後,轉身就走。

而他在轉身的時候,一個分身也是分離了出來,朝着奧托城飛去。 綠影不斷的從身邊掠過,莫凡和白隱在飛速的前進着,而他們現在的所在地在一片森林,而且也正如莫凡猜測的那樣,正是精靈森林。

這段地段莫凡也算是熟悉了,當年來過這裏,而且似乎卡帕還在那個迷霧森林中,當時卡帕會了奧托城之後,再次回到了這裏。

精靈族不愧是大自然的寵兒,精靈森林那也是難得的淨地,這裏還確實是最適合隱居的地方,而且白隱的迷霧森林更是如此。

本來精靈森林就夠靜謐的了,但是加上白隱精妙的陣法之後,這裏更是增加了夢幻的感覺,好像夢境一般。

在莫凡和白隱朝着迷霧森林飛行之時,大陸上卻是暗潮涌動,魔族、妖族和鬼族竟然聚集到了一起。

在一個大帳之中,鬼心惡狠狠的看着妖主,自己就是被他打傷的,而魔皇在中間坐着調解,現在他們可是在商量大事,鬼心也是在壓抑着自己。

“妖主,按照你剛剛說的情況,我倒覺得這是一個好機會!”魔皇沉思了一陣之後,說道。

“爲什麼?那個人類竟然阻攔我的部隊,而且是那樣的強大,那麼人界的實力我就不得不再次估量一下,而且他們之間一定是內鬥,要是我們趁機出動的話,肯定會一直對付我們!”妖主說道。

“別急啊,按照你說的,他只是屠殺了你一部分部下,但是卻沒有追殺,難道是沒有能力嗎?自然不是,看來他也是不管人界之事,只是你要撿人家的便宜,他不高興罷了!”魔皇說道。

妖主沉思起來,細細的捉摸之後,這確實是有可能的,而且自己怕他嗎?當然不,他就一個罷了,而自己這邊可是有着三個巔峯強者的,於是妖主點頭了。

“鬼心,你們鬼界怎麼樣?”魔皇轉頭問向鬼心。

“哼,鬼界氣勢和我也沒什麼關係,只要他妖主將妖沉給我,即使將鬼界交給你們也沒什麼!”鬼心說完還看向妖主,真的是希望他能夠答應,現在他的壓力越來越大了。

“哼,別說了,這是不可能的,既然已經投到了我的門下,那麼我自然是要保護的!”妖主堅決的說道。

“算了,這事還是以後再說吧,我們趕緊做出決定,機會稍縱即逝啊!”魔皇焦急的說道,然後妖主和鬼心一快點了點頭,於是大陸真正的動盪就要開始了。

短短的時間內,一隻精銳的不對便是集結了,當先的自然是魔皇、妖主和鬼心,之後是魔天等一些實力也相對強大一些的人,再看他們後面,那真是崢嶸強大,三大異族強者集結到了一起之後,實力真是不可想象,強大到不可思議。

七彩山上,當他們得知有異族強者進攻之時,頓時都騷亂起來,他們這次被召集在一起,正是因爲出現了大量更加強大的異族強者,這讓他們感覺到了恐慌。

而且他們剛剛也算是經歷了一場大亂,因此真的相當的緊張,竟然連出擊都沒有了,只能被動的防禦,但是接着,他們得到消息,異族強者被那個殺神敢出去了,衆人都是很複雜的表情,如此強大的人本來是人界的助力的,可惜啊!

不過他們也沒有輕鬆多長時間,接下來的消息,讓他們都有些絕望了,三大異族強者集結,而且聲勢浩大的朝着七彩山進攻了。

七彩山頓時掀起了一陣陣的騷亂,這下他們跟不敢出擊了,七彩山的盟主遙遙的站在山頂,看着山中的這些人,他真的感覺到了一絲壓力。

如此同時,在奧托城外,莫凡和靈閃飛速的前進着,其他人都被其收在了血紋空間,兩人朝着迷霧森林的方向飛行着。

就在這個時候,莫凡感覺到前方強大的氣勢,這氣勢不是一個人的,而是一羣,於是他們兩個停了下來,遙遙的看着。

終於密密麻麻的人影出現在天空上,當先三人,莫凡竟然認得其中的兩個,正是當時追的他進入魔界的鬼心和魔界的霸主,魔皇。

三大之力聯盟也是發現了莫凡和靈閃,但是他們將目光都放在了莫凡的身上,同時也是升起了一股警戒之意。

難道這小子真的要爲了人界不要命了?

這是他們三人心中的想法,剛想到這裏,鬼心就興奮起來,這樣強大的陣容,對方絕對是必死無疑,但是細細的感應了之後,發現竟然僅僅只分身,於是興趣頓時大減,但是殺還是要殺的。

“殺!”鬼心當即衝殺了出去,這讓魔皇和妖主有些升起,畢竟現在的局面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他就真的這般愚蠢,會爲了人界來送死嗎?

但是鬼心已經衝了上去,最爲盟友自然是不能落下,於是魔皇和妖主也是衝了上去。


鬼心衝到莫凡的近前之後也不打什麼招呼,直接攻擊,莫凡當然不能示弱,於是兩人大戰到一起,雖然是分身,但是戰力也同樣不俗。

鬼心身上藍色的火焰不斷的跳動着,他的攻擊竟然都和火焰有關,這時候,莫凡從鬼心的身上竟然感覺到了相似的能量,那竟然是天地之力,他竟然獲得的火之力量,難怪這般的強大。

不過莫凡沒有機會怎麼細細的體會,魔皇和妖主也衝了上來,與此同時,魔天領着餘下的人馬也是衝殺上來。

這是莫凡第一次和魔皇戰鬥,從他身上感覺到了就是一種霸氣,一種穩重,那是霸氣十足的感覺。

妖主莫凡不認識,但是現在莫凡卻是印象深刻了,強大,絕對的強大,這些人中估計就要最強大了,而且那攻擊中一種勇往無前的氣勢爆發出來,讓人覺得他不想是一個皇者,更像是一個將軍,一個衝殺陷陣的將軍,但是接着,一種皇者的氣勢也是爆發出來,莫凡這才知道,妖主絕對是皇者,而且相當的得力。

因爲妖主修煉竟然就是皇者之道,或許是妖族實力爲尊的原因,他的戰鬥中就代表着他的經歷。

一往無前的氣勢,然後殺戮,不斷的殺戮,終於站在了頂峯之上,這個時候,他就展現了他的皇者之道,迅速的將妖界統一,成爲了一個皇者,真正的皇者。

而且因爲妖主都是在爭霸的過程中一步步的強大起來的,因此他的道就是皇者之道。那是征戰天下,縱橫捭闔的大道,甚至現在莫凡感覺到,這妖主竟然有朝着已經進軍的可能。

意境連莫凡都不曾掌握,因爲他的走的不是意境這條道路,但是卻毫不懷疑意境的強大,那已經是一種昇華,想他們這種人,實力上如果進步了,那必然是一種昇華,不然根本起不到什麼作用。

突破到神人境是一種昇華,而領悟意境也是一種昇華,這都是實力上的巨大進展。


三大巔峯強者莫凡站起來頓時有些困難,有些束手束腳的感覺,而且這是自己的分身,根本就發揮不出強大的戰力。

莫凡他們的戰圈是越來越大,雖然莫凡有些不支,但是強者之間不是靠着數量就能夠迅速的決出勝負的,莫凡還堅持的住。

但是當隨着戰圈擴大和移動,靈閃的身影終於是露出來了,靈閃的強大那是毫不疑問的,在剛剛四大巔峯強者的戰鬥範圍內,他距離的那般進,但是都沒有什麼影響,可想而知他的強大。

但是衆人飄飄沒有注意到,他們將精力都放在了莫凡的身上,這當靈閃的身影露出來的時候,衆人終於注意到了,既然不是自己人,那麼肯定是敵人了,於是毫無猶豫的衝了上去,也沒有什麼思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