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樣的瘋子若是留下,若是讓他有朝一日,真正實現了自己的野望,對於天越國,甚至說對於整個大陸而言,都是一場無休止的災難!

「看來我有必要再去一趟淺倉……這次是我衝動了。」

深吸了一口氣,葉天也是略帶著幾分歉意的道。

他也是終於明白了,將那淺倉解決掉,究竟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情,由於他的衝動,這一次,他錯失了一個機會,他可不想再錯過下一次了。

「不,現在不能再去了。」

顏月仙翁此刻卻是忽然搖了搖頭,道:「正如你所說,司馬桀,就是個十足的瘋子,你想想,一個失敗品都如此難纏,若是成功製作出來的葯人,該是何等的強大?僅僅是老夫所知道的,那淺倉便已經存在了超過十五年,這期間,誰能知道是否真的有著足夠強大的葯人被製作了出來?若真是有著能夠與你匹敵的葯人存在,你此去,恐怕就是凶多吉少了……」

顏月仙翁此話,頓時也是令得葉天有些頭皮發麻,是啊,淺倉存在了那麼多年,誰知道其中究竟還有多少恐怖的怪物存在?那些東西興許對於司馬桀,對於淺倉而言算不得什麼麻煩,他們敢於製造,定然也有著控制它們的手段,但對於葉天來說,那些未知的東西,卻是極端的危險。

不提別的,甚至都不用什麼能夠與他相媲美的葯人存在,就單單是他之前解決掉的那種葯人,誰能保證,那種東西只有一個?

葉天所探索到的淺倉,還不足百分之一的面積,加上淺倉那麼多年歲的研究和實驗,那種東西可能有無數個!

一枚炎霜熔溶符能解決三個五個,撐死了也就七八個,但誰能保證那種級別的東西不會有成百上千個?

光是消耗,都能將葉天活活耗死在那淺倉之中!

「總之,現在不可能讓你再去一次淺倉了,我們可以經受得起失敗,但絕對經受不起失去你這樣的損失,淺倉一事,恐怕還需從長計議,或許,現在提升你的實力,才是真正的要務。」

司馬尋風捏著下巴思忖了片刻之後開口道,旋即,其目光便是朝著葉天投遞而去:「葉兄,你現在的實力修為,是否有把握嘗試衝擊涅槃劫?」

「懸。」

葉天搖了搖頭無奈道,「我如今方才沖入涅槃後期,即便是融合了那三劫涅槃境的強者留下的遺骸,對於涅槃劫有了一些理解和感悟,恐怕想要衝擊也是難上極難,別的不說,光是足以承受涅槃劫的肉身,我現在就還完全不具備……」

葉天並未有著什麼掩飾的意思,畢竟,這些年的修鍊,他也算是始終堅持著將每一步都走穩的念頭,始終沒有急功近利,貿然的去衝擊境界,正是這般始終如一的心態,也是令得葉天向來對於自己實力的極限十分清楚。

「也是了……果然還是沒法太著急啊……」

聽得葉天這般確切的答覆,司馬尋風也是是能頗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旋即,卻又像是想到了什麼,眼中突兀的閃過一縷精光,朝著顏月仙翁望去。

「呵呵……殿下,別看著老臣啊,這種事情,老臣也沒有法子,即便是如今讓葉天閣下去參悟那雲霧飄零大陣,也難以讓他快速達到衝擊涅槃劫的層次,那大陣能夠讓他參悟的東西,並不在於修為……」

顏月仙翁也是一眼就看出了司馬尋風的心思,當即苦笑著搖了搖頭道,隨即,卻是話鋒一轉,望向了葉天,「不過老夫倒是知曉,近些日子,明月樓曾發現了一方遺迹,據消息稱,那遺迹少說也是五千年前的遺迹了,就在中州地界上,不過距離王城,卻也有著不短的距離,少說也是需要半月左右的路程吧,若是葉天閣下能在其中獲得一些好處的話,興許……」

「顏老所說的好處,是何等好處?」

聽得此言,葉天倒是忽然來了幾分興趣。

他也知道司馬尋風等人是何等的迫切,別說他們了,在了解了淺倉的真相之後,葉天自己都是極端的迫切,司馬桀如今敢於大肆閉關提升自己的修為,想來,那淺倉的研究也是有著突破性的近戰,葉天可是完全不敢放任不管。

若是能夠在那所謂的遺迹之中,獲得一些能讓他穩定提升的好處,那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了。

「葉天閣下,你已經融合過一具三劫涅槃境級別的強者遺骸,想要靠融合強者遺骸來提升自己的話,恐怕也是極其的困難,起碼,也是需要五劫涅槃境以上的強者遺骸方才能對你有用了,但在那遠古遺迹之中,興許是會有著一些古代留下的秘寶靈藥之類,若是能夠將那些收入囊中,我想,對你的幫助應該是會不小的。」

顏月仙翁捋了捋鬍子笑道。

「靈藥么……」

葉天的表情倒是略微的有些猶豫。

出於對鬼宗的憎惡,對魂力的憎惡,葉天對於煉丹,丹藥之類的東西,向來有著一些抗拒的態度,不過現如今,恐怕也不得不考慮一下這些東西了……

「好,我會去的!」 光是看那眼睛的大小,沐靈夕就知道這怪物的個頭絕對不小,那散發著紅光的眼睛,足以頂得上一個人頭的大小了。

看到這裡,所有狂戰小隊隊員皆是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沐靈夕一邊後退,一邊仔細的觀察著那怪物的動靜。

現在他們全都在這片水域當中,實力根本無法得到發揮。

若是在陸地上想要解決這隻怪物,應該難不倒他們,只是在這詭異的水下,他們就算有十成的力道,能發揮出一成,也就不錯了。

想到這裡,沐靈夕不斷的思索著戰鬥的方案。

而那大門打開之後,裡面的怪物也終於露出了它的真容。

那是一條長著蜥蜴般頭顱的蛇類。巨大的頭顱佔據了那大門的所有空間。整個身體足有三人環抱那麼粗。

那條蛇等著猩紅的眼睛,朝著沐靈夕他們看了過來。

巨大的蛇嘴中,三杈狀的蛇信子不斷地吞吐著,似是看到了什麼美味一般。

如此巨大的蛇類沐靈夕,還是第一次看見。

那身上溜光水滑的鱗甲讓沐靈夕不由得聯想起了,雲冶山中的那隻蜥蜴。

看來對付這樣的動物從外部攻破,是不可能了。

既然如此,那就要從內部想些辦法了。

當時她跟夜元鈺兩人收拾雷犀獸時,也是用的內部攻破的辦法,就是不知道,那辦法在這條蛇的身上起不起作用了。

想到這裡沐靈夕不由得朝夜元鈺看了一眼。

夜元鈺似乎也想到了當時他們攻擊了雷犀獸時的方法,在看到沐靈夕的眼神之後,連忙對沐靈夕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沐靈夕的作戰計劃。

那條巨蛇似是餓了很長時間,在看到沐靈夕他們一行人之後,就不斷的朝著他們靠近著。

似乎想要將他們一口吞下,但是在看到包裹著沐靈夕他們的火球時,卻開始猶豫了起來。

沐靈夕看到這裡,就知道那條巨蛇對自己的火焰還是比較懼怕的,得到了這一重要的線索,沐靈夕頓時朝夜元鈺點了點頭。手中的火球瞬間朝那巨蛇的嘴巴中,飛射了過去。

夜元鈺見沐靈夕的火球已經發出,頓時在手中凝聚出了一個更大的靈力球,緊隨沐靈夕的火球之後一同朝那巨蛇的嘴巴飛射而去。

但是這巨蛇畢竟是高等靈獸,與雷犀那蠢貨並不能相提並論。

在看到沐靈夕發出的火球朝自己的嘴巴襲來時,那條巨蛇頓時歪了下腦袋,沐靈夕的火球直直的砸在了,那條巨蛇的身體之上。

然而夜元鈺的靈力球剛一衝出沐靈夕的火球,就消失在了湖水之中。

直到這時夜元鈺才想起這片湖水的詭異之處來,看來這一次除了沐靈夕之外,所有人的術法攻擊只要衝出火球就會被湖水給吞噬掉。

兩人的第一次合作宣告失敗。

然而沐靈夕的火球,在擊打到那巨蛇身上之後,效果也不盡人意。

竟是在那幽黑的鱗片上,一點印記都沒有留下。

眼看著自己的計劃宣告失敗,沐靈夕頓時操控著火球,朝著湖面的方向衝去。 聽得葉天並未拒絕,顏月仙翁臉上的表情也是頓時有了幾分欣然之色。

「極好,若是葉天閣下願意前往,那倒是還有期盼一說了。正好,如今千葯閣的蕭琴姑娘與你算是醫護關係,而那位柳枯寒閣下,入朝的身份是蕭琴姑娘的護衛,你們正好能夠同去!」

「此去,還有些什麼人?這麼大的事情,肯定是不止我們吧?」葉天努了努下巴問道。

「呵呵,那是自然,此次,王城之中的三個黨派,都會有人參與,保皇派前去之人,自然是那三位劍皇了,而叛逆派,則是聚集了不少王城之外的勢力,宗門等等,至於我們,恐怕能去的也就你們幾人了。」

顏月仙翁泯然一笑道,「如今,有你這個涅槃境後期,加上粱笙姑娘,以及另外兩位皆是有著涅槃中期實力,我想你們四人前去,定然也是一股不小的勢力了。」

「那是否需要……」

葉天也是頗為隱晦的笑了笑,旋即,手掌便是比成手刀,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微笑道。

「這就看你定奪了,不過,真要動手的話,也盡量找保皇派的人動手。叛逆派,留著他們還有用。」

司馬尋風心領神會的笑了笑道,「還有就是,若是要動手,就一定要做的乾淨一些,莫要留下什麼話柄在人口中。」

「這點我自然清楚。」葉天點了點頭笑道。

如今他可是掌握著八級法陣的人,想要在那遺迹之中隨便布置一道法陣,神不知鬼不覺的致人於死地,並不是一件難事,屆時也只需要做些準備工作就是了。

「既然如此,我就先回去準備一番了,擇日便啟程朝那遺迹去。」

拱了拱手,葉天便是轉動著輪椅,朝著名器閣之外而去。

待得葉天走後,顏月仙翁方才是望著司馬尋風,意味深長的笑了笑,問道:「尋風,你覺得,葉天閣下真的能趕在淺倉研究出成果之前衝擊涅槃劫么?」

「為何不能?我可是很相信他的。」

司馬尋風微微一笑回應道,「顏老,你之前也沒想過,他能在輪迴環境之中領悟出循環之理和法則之力吧?他可比我們想象的要可怕得多啊!」

「這倒是了……不過尋風,你有沒有想過,若是有朝一日,你真的將你父親取而代之,葉天閣下,是否還會真的如今日這般與你結交友好?那時候,恐怕他一人的實力,就足夠撼動整個風墟國了吧?」

顏月仙翁自己雖然是知道這樣說不太好,但卻還是忍不住的問了一句。

「顏老放心便是。」

令得顏月仙翁有些意外的是,司馬尋風倒是擺了擺手,並無什麼擔憂的模樣,「我相信他的為人,怎麼說呢……在王城這麼多年,他是我唯一想要真正結交的朋友,我能感覺得到,和他做朋友,要比做敵人好上無數倍,我也相信他不是那種過河拆橋的人,拭目以待吧。」

「尋風,相比你父親,你倒是更有一個帝王應該有的心思。」顏月仙翁拍了拍司馬尋風的腦袋笑道。

「哦?是何心思?」

「心懷信任和友好,而非單純的利用。」

顏月仙翁笑眯眯的道,「一味地利用,榨乾了價值就將之丟棄,長此以往,終失人心,而你不同,你能將人心聚攏過來,與你親密無間的站在一起,這比什麼君臣關係都要來得實在。能得一人,全心全意的與你交好,要好過千萬個心懷鬼胎的人表面臣服。」

「顏老教育的是,尋風自然會牢牢記在心裡的。」

一邊點頭應了一聲,司馬尋風一邊也是將目光朝著葉天離開的方向望去。

他所不知道的是,在牆后,葉天一直等到他講這些話說完之後,方才微笑著轉動輪椅離去。

顏月仙翁是八級法陣的掌握者,葉天也是,顏月仙翁自然是知道葉天還在外面聽著,也清楚司馬尋風心中所想,方才敢於問出這樣的問題,這,也算是他和葉天之間的一個小秘密了……

……

回答府上之後,葉天便是將柳枯寒等人全部著急了起來,四人聚集在府上,略微商議此時之後,便是一拍即合。

柳枯寒想要對付那三位劍皇,葉天也需要在那遺迹之中爭奪一些有用之物,司馬尋風則是想要將保皇派的實力再度削弱一些,這些事情絲毫不衝突,當下幾人也是一拍即合。

「說罷,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柳枯寒在聽完葉天的安排之後,心中也是頗為的有些激動,已經是忍不住摩拳擦掌了。

「明天一早我們就先行出發,大部隊雖然是要七天之後才動身,但我們得提前出發,去給他們布置一份厚禮。」

葉天略微勾了勾嘴角笑道。

「我們提前去,不會引起懷疑么?」

柳枯寒略微皺眉問道,雖然對於權數上的東西,他並不是那麼的了解,但他也是不難想明白,他們先出發,顯然是很容易招致懷疑的。

「嘖,枯寒哥哥,你是不是蠢?」

一旁,蕭琴倒是忽然嘴唇一掀,皺眉怪笑道,「葉天大哥現在可是殘障人士啊,我們護著他提前幾天出發,目的是不耽擱大部隊的行程,傻子都能想明白,誰還會懷疑?」

「可我們老早八早的出現在遺迹之處,會不會……」

「哎呀你怎麼這麼笨的!我們先去布置好葉天大哥所謂的大禮,然後原路退回來一段,掐好時間,在到達遺迹之前跟大部隊打個照面不就得了!」

蕭琴似乎也是被柳枯寒那傻愣愣的模樣給氣笑了,沒好氣的上去拍了柳枯寒一巴掌笑罵道。

「這……葉兄,你真是這麼安排的?」

柳枯寒似乎還是有些沒搞明白,當下也是皺著眉毛望向葉天問道。

葉天倒是並未直接回答他,與粱笙對視了一眼,旋即便是啞然失笑:「琴兒倒是沒罵錯,你真心是個大傻子。」

養獸成妻:腹黑上神的萌寵 除開柳枯寒之外的三個人,陡然便是一陣爆笑,唯獨他柳枯寒,一臉不知所云的表情,望著那三個笑得跟神經病一樣的傢伙,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霸道總裁:前妻很搶手 ……

翌日清晨,葉天等四人便是在司馬尋風的親自相送之下,踏上了去往那遺迹方向的路程,正如葉天等人所說的那樣,沒有任何人有絲毫的懷疑,甚至於不少人還跑來跟葉天等人道別,顯然,他們也是不難想明白,這群人是為了照顧葉天這個「殘疾人」,同時又不拖延大部隊的行進。

就只有他柳枯寒,一直沒搞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踏上行程之後,幾人也是真的用著一種照顧殘疾人的速度,在去往以及的路徑上行進了足足三天,待得徹底的遠離了王城,並且確定了周圍完全沒有什麼跑來監視他們的人之後,葉天方才是將自己的身體恢復了原本的模樣,領著一眾人,以最快的速度,朝著那以及所在之處飛馳而去!

明月樓給出的情報十分的真實,一行人用著極快的速度,也是整整趕了半月的路程,方才是到達了那遺迹所在之處,隔著遙遙天際,一片巨大的開掘場便是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刷!」

忽然,就在眾人接近之時,便是有著一名身穿明月樓服飾的涅槃高手,突然攔在了葉天等人的面前,在他們的身上打量了片刻之後,方才是瞧見葉天胸口上所佩戴的,明月樓的貴賓身份標示,當下也是頗為恭敬的朝著幾人躬了躬身。

「幾位,請跟我來吧,秦老已經等候諸位多時了。」 眼看著自己的計劃宣告失敗,沐靈夕頓時操控著火球,朝著湖面的方向衝去。

但是那頭巨大的蛇怪哪裡會放過沐靈夕他們,見一頓美味的午餐就要逃跑,頓時張開大嘴朝著沐靈夕他們追了過去。

沐靈夕操縱著火球,移動的速度並不算慢,但是在這水裡,他們的速度還是不及大蛇遊動的速度,很快他們就被大蛇給追上了。

此時的情況非常危急,眼看著火球距離湖面的距離已經不遠了,沐靈夕當機立斷,立刻將火球一分為二,自己從大火球中脫離了出來。

用盡全身的力道,沐靈夕將包裹著狂戰小隊的那隻大火球狠狠地推出了湖面。而她自己卻操控著包裹著自己的那隻小火球,急速的朝那隻巨蛇的面門沖了過去。

狂戰小隊的隊員們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所有人都變得瘋狂了起來,沐靈夕這是為了他們的安全而將自己置於險地。

然而他們無論怎麼掙扎,那顆大火球都無法突破,只能徒勞地看著沐靈夕急速的朝那巨蛇的面門沖了過去。

那隻大蛇看到有人朝自己飛速的沖了過來,心中一喜,頓時張開大嘴,想要將沐靈夕一口吞下。

然而沐靈夕卻並沒有讓那隻大蛇如願。

只見沐靈夕操控著火球,輕巧的一個上移,原本眼看就要被大蛇吞噬的火球,頓時狠狠的朝著那雙猩紅的眼睛砸了過去。

大蛇沒有想到沐靈夕的移動速度會這樣快,眼看著那火球就要砸上自己的眼睛,頓時下意識的躲閃了起來。

狂戰小隊的所有人,在看到沐靈夕終於脫離了險境,頓時鬆了一口氣。

然而下一秒他們也衝出了湖面,落在了湖岸邊上。

那大蛇在得知沐靈夕的移動速度非常快之後,便想要去追狂戰小隊那群人,但是好不容易將狂戰小隊送走的沐靈夕卻並不能讓他得逞。

在躲過了大蛇的攻擊之後,沐靈夕迅速的朝那大蛇遊了過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