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時,吳悠媳婦繼續說道:「而且你知道嗎?這吳謂的一個同學是大明星啊。」

「什麼?大明星?」

「沒錯,是林塵,林塵,你知道吧,咱家兒子不是也在娛樂圈嘛,你說要是跟林塵搞好一下關係,那麼……」

吳悠媳婦算計的還是相當不錯的,他家兒子混的是幕後,是化妝師,但只是小化妝師,基本上沒有關係是混不出來什麼的。

吳悠和媳婦都是在本地稍有關係,這在帝都是半毛錢用都沒有。

結果萬萬沒有想到啊。

這吳謂的同學竟然是大名鼎鼎的林塵。

嘿嘿。

這就有意思了。

簡直就是對吳悠夫婦來說是老天爺送來一個機會啊。

他們甚至覺得以後要跟大嫂家多走動了。

「你去和大嫂先問一下,看看怎麼一個情況。」

吳悠低聲朝著媳婦說道。

她媳婦也點頭:「我懂。」

然後吳悠又搜索了一下林塵的資料。

這是真的牛人。

這樣的牛人竟然他媽的來參加吳謂的結婚典禮?

我怎麼這麼不信呢?

……

婚慶的司儀也是懵逼了,司儀是90后,曾經也是一位追星的腦殘人士,他朝著林塵說道:「林導,我是塵粉的一員啊,您,您,您能給我簽個名嗎?」

「呃,可以。」

林塵笑著說道:「淡定。」

司儀叫龐程,他今天是真的淡定不起來了,沒有想到啊,萬萬沒有想到啊。

自己竟然能夠遇到最喜歡的林塵大大。

好激動有木有?

好興奮有木有?

其它人也是陸續的認了出來。

好嘛,這一場結婚典禮竟然成了林塵的粉絲見面會了。

酒店的服務人員也都過來了,此時得知消息的酒店經理急忙走了過來:「都趕緊工作去,這是幹什麼呢?」

其它人都去工作了,酒店經理自我介紹道:「林導,您好,我是酒店的經歷趙博,謝謝您來我們這裡。」

「客氣了。」

林塵笑道:「一會我同學的結婚典禮就麻煩您了。」

「這個您放心,而且今天的酒宴全部都按五折來算。」

趙博忙說道:「酒水免費。」

說著,趙博提了一個小小的要求,那就是希望林塵在酒店合一張影。

林塵也是答應了。

一旁的王海說道:「這下算是給吳謂省了一筆錢,這酒店夠意思啊。」

「唉,我說王海,你這智商哪裡去了?」

蕭明嘆息一聲說道:「林塵這是免費的幫酒店做了一次廣告,你知道老林的出場費是多少嗎?酒店賺大發了。」

除了林塵外,後知後覺的酒店發現了蕭明也是明星。

這下沒說的了。

這次結婚全部免費。

這錢不算什麼。

對於酒店來說,林塵和蕭明兩個明星才是最重要的。

這點錢花的太值了。

結婚典禮稍後正式開始。

吳謂唱了一首情歌,至於鄒依也是對唱了一翻,然後兩人跳了一段舞蹈。

稍後的吳謂發表了一翻感人至深的表白,鄒依哭成了淚人。

「接下來,讓我們掌聲歡迎林塵來當證婚人。」

司儀的一翻話最先引起轟動的是酒店服務員,他們瘋狂的拍手。

這讓一些客人有點暈。

「我們來參加婚禮,你們這些戲精轟什麼呢?」

一些家屬也有點暈。

但是當林塵上台後,尖叫聲響了起來。

「我的老天,我的老天啊,是林塵啊。」

「沒錯,真的林塵,是活著的林塵啊。」

「林塵,是林塵。」

……

終於大家望著舞台上的明星尖叫了起來,一些年長的人則是滿臉的懵逼,不明白這他媽的尖叫個什麼勁呢。

但是年輕人卻並不一樣。

目前在很多人的心目之中,林塵就是開了掛的主角有木有?

有一些粉絲已經把林塵的照片做成了平安符,或者是祥瑞了,為的就是保佑自己。

想一下可知林塵有多麼的牛逼了吧。

林塵講的倒不多,就是祝福新人,然後情誼永不變之類的。

可是就這麼幾段話卻是一直掌聲哪叫一個不停。『

簡直了。

稍後呢,就是敬茶了。

吳謂給岳父岳父敬茶,然後喊了一聲『爸。媽。」

鄒依給婆婆敬茶,然後喊了一聲『媽』。

司儀也是趁勢問了下吳謂的岳父岳母、媽媽高興不高興。

吳謂的岳父岳母畢竟是知識分子,所以說的是非常的滴水不露。

吳謂的媽媽丁春則是說的哽咽了起來,她的兒子終於結婚了,她高興。

就在這時,丁春卻是做了一個舉動:「今天我還要感謝一下吳謂的叔叔吳悠。」

一句話讓吳悠一楞,別人不知道,他能不知道嗎?

吳謂結婚他根本就沒有幫上什麼忙呢。

不過想一下自己這大嫂是好面子的。

恐怕就是想要說一下場面話。

「吳謂的爸爸從小就是對吳悠極好,這親朋好友也都知道,為了讓吳悠上大學那真的是砸鍋賣鐵了,甚至當年因為這件事我流產了一個孩子。」

丁春先是簡單說了一下,這事,親朋好友都知道。

緊接著,丁春話鋒一轉說道:「可是吳悠在我老公死後是怎麼做的??」這個月更新就不解釋了,渣到底了,心態蹦的情況下想找心理醫生看看,後來也忍住了。

說回劇情。

吳謂結婚的情節看樣子又寫完犢子了。

和當初林塵的姑姑情節一樣。

因為我覺得大家都看影視劇看膩了,想寫點日常。

不過目前來說,失敗了。

再接再厲,我會儘快恢復到正軌的。

然後推本書,名字叫《娛樂圈巨星》,套路和這本書差不多,不過是想寫點稍稍不一樣的作品。

大家喜歡的可以看一下,目前快100萬字了,很肥了。 第474章

「可是吳悠在我老公死後是怎麼做的?「

大廳里,丁春的突然爆發讓所有的人都是一楞.

這是啥意思?

至於吳悠的臉色卻是相當的難看,他望向了台上心中升起不好的預感.

台上,吳謂擔心自己的母親身體受不了,可是丁春卻是搖頭示意她沒事.

她望著台下說道:「今天是我兒子大喜的日子,真的,我是真高興,但是我心裡一直有一口氣不順,今年趁著親朋好友都在,那麼我就說一下,從今天開始,我們和吳悠斷親.「

斷親.

這情況一般也挺常見的.

就是兄弟或者兄姐之類的鬧翻了,基本上也會說一些斷親的話.

不過那都是私下,像今天這麼在結婚慶典上還真的是不多見啊.

台上,丁春繼續說道:「我丈夫去世后屍骨未寒,你就開始上門要我們還你錢,逼得我們不得不賣掉房子,後來更是幾乎怕我們沾你一點便宜,好不容易吳謂要結婚了,你這個當叔叔的休說拿一分錢了,竟然直接告訴我們你手裡沒錢^「

隨著丁春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清楚之後,整個吳家人這一排都是差一點爆炸.’

「還有這事??「「

「咦?不對啊,吳悠不是一直說自己非常照顧這個侄子嗎?「

「對啊,記得當時要賬的時候,好像就吳悠說自己不要了,因為大哥對自己不錯.「

「我靠,如果真的是這要的話,那麼吳悠也太卑鄙了吧.「

……

一時之間呢,在婚禮上的人都是開始討論了起來。

這時,吳悠坐在這一桌那真的是走也不,不走也不是。

更重要的是他也算是有頭有腦的人,目前吳悠在教育局任副主任,如今差不多也到了要升職的時候了,這個時候往往形像就相當重要了。』

在教育局,吳悠的人品一直相當不錯,而且他也挺會來事的,對外的形像都是相當的仗義等等吧。

這次自己侄子的婚禮上,其實也有幾位教育局的來捧場。

這也是因為吳悠天天說自己哥哥走了,就這麼一個侄子,他是當親兒子在養呢。

結果台上吳謂的母親說的這算什麼?

你就這麼當親兒子在養嗎?

而且竟然在大哥還未入土的時候就要賬。

台上,丁春說道:「所以,從今以後我們將和吳悠再沒有一點關係,吳悠,也請你不要再對外說什麼對侄子像親兒子一樣了,我都覺得噁心。」

這打臉啪啪的。

吳悠在這裡是待不下去了。

他教育局的幾個同事卻是互相對望了一眼,雖然什麼都沒有說,但是一切盡在不言中了。

婚禮照常進行。

稍後的林塵卻是上台笑道:「謝謝大家來參加吳謂和鄒依的婚禮,我為大家唱一首歌,同時也算是給大家助一下興了。」

台下,鄒依的閨蜜有點羨慕的說道:「依依,林塵對於你家吳謂是真的好。」

「沒錯,又為你們找車,又幫你們各種的解決事情,還當伴郎,如今又要唱歌了。」

「是啊,顯然你婆婆的那一翻話讓氣氛有點尷尬,所以林塵這是屬於活躍氣氛了。」

「有這樣的同學真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啊。」

……

鄒依的閨蜜哪真的是羨慕嫉妒恨。

台上,林塵唱了一首歌,算是活躍了下氣氛。

此處歌詞略去1000字。

後台,吳謂望著母親苦笑道:「媽,你何必在台上這麼說呢?我們和他們家不處了就是了。」

「哪就太便宜他們了。」

丁春冷笑道:「這兩年,他們欺負我們孤兒寡母的,真以為我們好欺負嗎? 媚行天下:妖妃蠱君心 他吳悠對外把自己給說的就快成聖人了,既然他要臉,那麼今天我就讓他徹底沒了臉皮。」

吳謂也是不說什麼了:「媽,只要你高興就行。」

「我高興,當然高興了。」

丁春呵呵一笑:「就以你這樣的能夠娶到依依這麼好的女孩,那真的是我這些年求佛拜神拜來的。」

吳謂:「……」

……

網上,熱搜終於上了。

「我靠,這他媽的是結婚呢還是搶親呢?」

「靠,竟然真的撞車了。」

「不是撞車,是撞過去了啊。」

「這他媽的太霸道了,話說這是哪裡?」

「S市啊,但為什麼我好像看到其中一個人那麼像林塵呢。」

「林塵???別鬧了,林塵沒事跑到S市去參加婚禮???」

……

網上討論的很多,因為拍攝的視頻確實把林塵拍到裡邊了,但是很顯然不少的人都是覺得不可能是林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