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時卧室的大門被推開,嚇的劉星和王希一驚,是自己的兒子沖了進來,這太著急著辦事,都忘了關大門了。

小星:「老爸,你這是要泡我的老媽嗎?」

劉星嘎的一聲,什麼叫泡啊,想著你老媽是我老婆好不好?

劉星:「爸媽有事要辦,你怎麼不敲門就進來了呢,你這樣子是很沒有禮貌的。」

小星:「哦,那好,我現在出去敲了門再進來,你們等等啊!」劉星也是服了自己的兒子了。

劉星:「不用了,下次記著敲門,什麼事你說吧?」

小星:「爸比,你就這樣空著手就回來了嗎?我可告訴你,沒點好處我是不會出去的,你別想泡我媽。」

劉星嘎了一聲,看著王希,王希也無奈的看著劉星,她這一刻希望劉星早點把兒子打發走。劉星嘿嘿一笑。「嗯,不錯,這兒子才像我嘛!」

劉星和王希倆人這時是乾柴烈火,兒子沖了進來壞了好事,倆人也是服了,還被這小傢伙給嚇的不輕。

劉星:「有的,禮物有的,明天,明天給你,你和媽咪都有,而且是非常珍貴的禮物。」

小星兩眼直溜溜的打著轉,根本沒有打算走的意思。

小星:「什麼珍貴的禮物,快說說,現在就給我。」小星對劉星張開了小手。

劉星:「小祖宗,我現在沒在身上,明天一定給你,大人不騙小孩的。」

小星:「那行吧!記住了,不準耍賴皮。」

劉星舉起左手對小星說:「我對著你媽咪的胸發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這是我倆的君子之言,不耍賴,不賴皮,說話算話。」王希一巴掌拍向劉星,這樣會教壞小孩子的。

小星聽到了劉星的保證后才屁顛屁顛的回去睡覺。

王希多年的饑渴終於得到了安慰,差點沒有承受得住,劉星這傢伙變的這麼厲害了,以前沒幾下就咽氣了。

同樣,王希也感到驚訝,身體排出了雜質,清洗乾淨后皮膚更佳潤澤白嫩了,自己變的年輕了。

王希忍不住問劉星是怎麼回事,劉星困的不要不要的,明天,明天送給你禮物,給你詳細的講講遙遠號外星球的故事,倆人疲憊的睡了過去,直到第二天中午才起床。

小星坐在餐桌前等著劉星和王希吃中午飯。

小星:「我的媽咪唉,你可從來沒有中午才起床的習慣啊,這爸比一回來你們睡到大中午,你們這磕睡就不能慢慢睡嗎?非得一次睡個夠么!」

劉星咀的一聲,這小傢伙還真是管的夠寬的,劉星的肚子是餓的不要不要的,正當劉星要拿起筷子吃飯的時候。

小星的手再次伸向劉星,「我的禮物呢!在哪裡?」

先吃飯,飯吃完了我們再說禮物的事。

仨口之家吃完飯,劉星打著飽嗝,噶的一聲,小星笑了,確不說話,靜靜的看著劉星。王希看著劉星兩手光抹抹的回來的,那有什麼禮物,忙著給劉星解圍呢!

王希:「兒子啊,走,媽咪和爸比帶著你去買禮物。」小星看著劉星。

小星:「君子之交。」拿出了昨晚劉星說的話出來,王希傻眼了。

劉星拿出了一個漂亮的盒子,小星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這爸比的盒子是從哪出來的,還會變魔術嗎?王希也是吃驚的不要不要的,劉星將盒子遞給王希。

劉星:「送給你的禮物,打開看看,喜不喜歡。」

王希打開盒子,一堆的透明珠子和一大串鑽石項鏈,從未見過這麼大的一棵一棵的鑽石。劉星對王希講起了故事,這棵是生命之源,戴上它可以讓你延緩哀老,還能修復治癒傷口,讓你身體健康青春永柱。

這棵呢是能量株,擁有能量后你將會擁有超能力,這一棵一棵的大鑽石是能量晶石,含有豐富的能量,這小瓶子里裝的是能量果,目前就只有這一棵,擁有著強大的精純能量。

霸道總裁太纏人 小星聽的在一旁為劉星鼓起了掌,好唉,好唉,爸比哄女人好浪漫哦!這吹牛皮哄我媽咪的本事還真不小,厲害!然後對劉星堅起了大拇指。

劉星無語言了,一下講這麼多,怎麼才能讓他們相信呢!劉星抱起兒子,在客廳里飛了起來,小星哇哇哇的,高興的不得了,這有了一個超人爸比。

王希看到劉星這不可思議的改變,這是真的嗎?迫不急待的按照劉星說的方法去做,滴血認主,將能量晶石項鏈及生命之源的吊墜帶上,再吞食了能量株。

王希感覺體內發現了變化,興奮的不要不要的。

小星:「這媽咪是瘋了,還真吃啊!」小星期待的眼神和羨慕的表情看著媽咪,因為他沒有,能不羨慕么!

王希感覺應到了身體的變體,就要吞食能量果,劉星急忙制止。

劉星:「不急,慢慢來,等你身體完全適應和運用能量,能掌控利用能量了才吞食這棵精純的能量果。」

劉星又向王希說明了怎樣練習能量,讓身體儘快與能量相融合併吸收能量晶石項鏈的能量到能量株里存儲使用。

小星是聽的一個精精有味的,將劉星說的話全都記下來了,比王希記的還要全面和清楚。

王希激動的抱著劉星,不斷的在劉星的臉上啵啊啵的,想著這禮物得值多少錢啊!放在這地球上就是給我一個國家我也不換。

劉星:「這禮物是無價的,給多少錢都不能賣。」王希點了點頭,「那我還能變年輕么?」

劉星:「你很老嗎?這幾年護膚品用的不少吧!你擁有了生命之源和能量,當然能改變讓自己年輕貌美,可不能去找小白臉。」

王希心裡樂呵的不要不要的,在一旁的兒子確不高興了,心裡想著我的禮物呢?我的呢!劉星那裡不明白自己兒子的心思,裝不知道,小星是小孩,實在是按奈不住了。

小星:「爸比,我的禮物呢,什麼時候給我,你可說了今天給我的。」

劉星:「我的小祖宗,怎麼可能把你忘了呢,給,拿去吧!」

劉星從儲存珠里拿出了一棵生命之源和一棵能量珠扔給小星,小星是愛不拾手,他知道怎麼使用。

劉星:「別弄丟了,丟了可就沒有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小星:「為什麼媽咪又這麼多,還有晶石和能量果,我就只有生命之源和能量株。」

劉星是服了這小傢伙,又拿了幾棵能量晶石遞給小星。

劉星:「能量果只有一棵,以後有了會給你的,等生長出新的果子成熟后再給你,你現在還小還不能使用。」

小星用質疑的眼光看著劉星。小星:「是么?」

劉星:「應該是這樣的,不過真沒有能量果了,大人不騙小孩的。」

小星將能量果吞食,背起書包屁顛屁顛的去上學了。王希看著小星背著書包去上學才想起來,這都中午了,小星是在等你的禮物,一早起來等到了中午,才發現這小傢伙沒有去上學,這都快放學了還去上什麼學啊!

劉星嘎的一聲,唉,這傢伙。

小星來到學校,上了下午的兩節課,就到了放學時間,同學們打趣著小星,這都下午了你才來上什麼學,沒有爹的孩子就這樣的嗎?都沒有人管,還不用上學的,你看看自由啊!

小星:「誰說的,我爹比回來了,我爹比可厲害了,他是科技空間的老闆,你們不知道嗎?」

同學:「知道啊!只是聽說,可從來沒有看見過啊,你爹怎麼厲害了?」

小星:「我媽咪說了,我爹在造我的時候,她在套套上扎了幾個小洞,就有我了,我是自己蹦出來的,你說我爸比厲不厲害。」 小星調轉方向,與同學聊了幾句又屁顛屁顛的背著書包回到家裡。

小星看著媽咪和爸比在沙發哪裡嘰嘰嘰喳喳,聊的是一個親熱。

小星:「你倆就這麼饑渴嗎?大白天的,我去上學的時候都快要放學了,下午就上了節體育和自由活動,唉,白跑一趟。」劉星和王希哈哈大笑,這逗逼兒子將倆人都給逗樂了。

劉星對王希說:「科技空間的事我就不干涉了,你將那幾個要造反的名單給我,我解決,其他的小事你自己看著辦就行了。」

王希將名單寫給了劉星,劉星將名單揣在衣兜里。

劉星接到一號首長的通話,要和劉星見面詳談了解遙遠號的建設情況,聽取工作彙報。

首長:「你這小子回來了也不給我報個到,我在家裡等你,有事和你商談,需不需要我派人來接你。」

劉星:「首長啊!我這不剛到家么,媳婦的屁股都還沒有捂熱烘呢,你就追著要來見您,我自己過來,不用接。」王希一聽這都什麼話啊,一巴掌向劉星的大腦袋蓋了上去,劉星唉喲一聲。

首長聽到劉星挨揍,通話那頭笑的噶噶噶的,這還是首長嗎?

王希:「去吧!別讓一號首長給久等了,我去科技空間忙工作。」倆人分開,小星回到自己的房間練習起了能量,這小傢伙可是聰明的很吶!

千秋謀世 劉星來到一號首長的住址,離開這裡已經十年了,地球發生了翻天的改變,一號首長住在空中閣樓中,這是要讓我飛上去嗎?這座閣樓可移動化辦公,我那個去,不怕一炮給轟下來嗎?

劉星運用能量,跳飛了上去,快要接近一號首長的居所時,隱藏*、*、槍彈密密麻麻的掃射過來,我哪個去,劉星使喚出防禦罩,躲閃著子彈,又將劉星給射了下來!

一號首長這是要考驗我嗎?劉星又跳飛了上去,掌握了子彈掃射的空隙,成功入進一號首長的住所。劉星額頭冒著汗,要見你一面可真不容易啊!

護衛出來迎接劉星,對劉星堅起了大拇指,劉星來到一號首長的會客廳,護衛告訴劉星,首長正在開會,一會就過來與劉星見面。

劉星在會客室品著咖啡,翹著腿,叼著煙,一旁站著的護衛都看不下去了,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大搖大擺的在一號首長家裡這樣過份的,劉星是完全不當回事,真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了。

一號首長的女兒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發現會客廳坐著一個陌生人,還翹著腿,大搖大擺的吸煙,穿著也很隨意,看著就很二。

首長女兒:「你是誰,怎麼會在這樣里?」

劉星嘿的一聲,不服。「你又是誰,你為什麼又會在這裡?」

首長女兒也同樣嘿的一聲,雙手叉著腰。

首長女兒:「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我想在哪裡就在哪裡,你管得著嗎?」

劉星吸了吸煙,對著首長的女兒吐了個煙圈,旁邊的護衛差點沒忍住笑了出來,想到著劉星這傢伙慘了,敢得罪二小姐。

劉星:「你又管我是誰,我想在這裡就在這裡。」

首長女兒:「我還不信了,哪來的人渣,怎麼什麼人都可以隨便進來,吊二郎當的,一看就是一個窮酸樣,你是新來的護衛吧!要懂規舉。」

首長女兒看著劉得這麼年輕,肯定不是什麼企業家啊或是高級幹部之類的,頂級企業家及高級別的幹部她都認識,這傢伙是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了啊!

劉星咀的一聲,瞟了瞟首長的女兒,表示不恤的樣子。

劉星:「我就這樣,咋的,看不慣啊!看不慣就別看啊,我在這裡礙著你了嗎?」

首長女兒聽見劉星的話,氣的不要不要的,還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和她說話。在會客廳走過來走過去,氣的臉都綠了,拿劉星一點辦法都沒有。

首長女兒:「那你在這裡來是幹嘛的?」

劉星:「不幹嘛啊!就是來喝喝茶,吃吃飯什麼的。」

首長女兒咀的一聲,想罵爹,還來喝喝茶,吃吃飯,我那個去,聽到劉星的話首長的女兒差點沒有被氣暈倒。

首長女兒沉默了,她今天是遇到一個高手了。

首長女兒:「那你叫什麼名字?」

劉星:「嘿嘿!小妞,我為什麼要告訴你,你又叫什麼名字。」

首長女兒一聽叫自己小妞,爆跳了起來,四處找工具是要揍劉星,一旁的護衛聽到劉星叫二小姐小妞,也是嚇的不輕,護衛就等著看好戲呢!

劉星直接無視首長的女兒,繼續品著咖啡,還叭了叭嘴。

劉星:「這咖啡不錯,有味道,就跟這妞一樣。」咀,有好戲看了,旁邊的護衛想著。

首長女兒氣地直拍桌,大步走到劉星的面前,劉星完全沒當回事,鳥都不鳥一下,首長女兒提起拳頭就是一拳,咚的一聲,劉星屁事不有,哼都不哼一聲,首長女兒不敢相信,這是自己出現幻覺了嗎?

首長的女兒又是一拳,用盡了全力,嘴裡發出啊的一聲,配合著動作,自己拳頭生疼,貌似沒有打到劉星一樣,但自己的拳頭是真真實實的打在了他的身上了,首長女兒又在旁邊找來一把掃把,向劉星的頭砸去,咚咚咚的,掃把都打斷了,連劉星的毛都沒傷到一根。

首長的女兒驚呆了,無語了,這是欺負人欺負到頭上了,自己一點辦法也沒有,旁邊的護衛看著這場景也是驚呆了。

首長的女兒氣不過,在護衛身上拔出手槍,護衛嚇了一條,但護衛知道這二小姐應該有分寸,也想看看這小子面對手槍還臨危不亂嗎?

首長的女兒用手槍對準劉星的腦袋。首長女兒:「我就問你,你服不服?」

劉星無語了,「我好好的品著咖啡,我服啥呀!礙著你了嗎,你無理取鬧還問我服不服。」劉星又點起一支煙,抽了起來,吐著煙圈。

首長女兒手槍上膛,對準劉星的大腿嘣的就是一槍,劉星大喊,唉喲,打著我的腿了,好疼,劉星裝模做樣的,你要對我負責。

咀,首長女兒一看,這傢伙屁事沒有,怎麼可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這手槍出問題了嗎?想著我不敢打死的,但打你的腿和手還是沒有問題的。又對準劉星的大腿又是一槍,劉星搔了下痒痒,繼續抽煙。旁邊的護衛看傻眼了,這尼瑪還是人嗎?

連打了兩槍,首長女兒對著護衛說,你的手槍是不是有問題,準備對準護衛的腿就要來一槍試試效果。

護衛:「二小姐,二小姐,我的槍絕對沒有問題,你可不能試啊!」

劉星嘎的一聲,聽見護衛叫這妞二小姐,想都能想到是一號首長的二女兒。

首長的女兒不信了,她就不信連槍都打不受傷的人,這次她抵近了對準劉星的胸膛就是一槍,嘣的一聲。

劉星中槍,不料把劉星給惹火了,站了起來!

劉星:「你這妞有完沒完,你都邊打了三槍了,再有多大的氣也該消了吧,我都被你打死了三次了,你要是再這樣,我對你不客氣。」

首長女兒嘿的一聲,傻眼了,張著嘴,這傢伙盡然敢吼自己。

首長女兒:「原來你這麼拽,我知道了,你是機器人,根本不是人,要不怎麼中槍了都不知道疼的,還沒有受傷,原來是機器人,哈哈,我早該想到了,看我這腦子笨的。」

劉星無語了,什麼時候自己變成機器人了,也好,只要這妞不找自己麻煩就行。

劉星:「你真聰明,這都被我看出來了。」

首長女兒:「怎麼樣,你以後就做我的私人護衛吧!我去哪裡你就去哪裡,負責保護我的安全。」

劉星:「這個可能你說了不算,得你老爸批准。」首長女兒再次嘎的一聲,機器人都這麼拽的嗎,直接稱呼我爸是老爸。

首長女兒:「那好,我就在這裡等著我老爸來,我就要定你了。」

劉星閑的無聊,哼起了歌來《一曲相思》,「這人間的裊裊炊煙,和風花雪月浪漫,痴情人多半貪戀,愛恨情仇的好看,又讓你痛不欲生,又讓你趁醉裝瘋,終有天脫胎換骨,直到哭著笑才懂,欲問青天這人生有幾何,怕這去日苦多,往事討一杯相思喝,倘若這回還像曾經執著,心執念你一個,那我可能是多情了。」

別說這機器人唱歌還挺好聽的,聲音這麼逼真,和真人發音一樣,根本就不像是揚聲器發出來的,聽的首長女兒如痴如醉,她是越來越喜歡這機器人了,真好玩,痴痴的看著劉星,沉迷在劉星的歌聲中。

首長女兒:「好聽好聽,繼續繼續,你繼續啊!」劉星瞟了瞟這妞,沒有在繼續唱了,心裡想著你讓繼續就繼續啊!

一號首長走了進來,為劉星鼓掌。

首長:「你小子唱的有模有樣的,看來心情不錯。」

劉星站了起來!「首長好!」

首長女兒:「爸,這機器人歸我了,我要了,你給我吧!」

首長女兒搖擺著一號首長的手臂,撒著嬌。一號首長傻眼了,不明白女兒的意思,她是把劉星當成了機器人了。 一號首長讓擁人上茶,還用的是上好的茶葉,另外再將我的專用煙拿上來。一旁的女兒也是傻眼了,這機器人抽上好的煙,喝上好的茶不是浪廢么,想到在這裡,她在反應過來,現在的機器人還用得著喝茶抽煙嗎?

一號首長看著自己的女兒還怵在這裡。

一號首長:「小溪,去安排擁有做飯,小星留下來吃飯,做上好的菜,我們要喝82年的茅台,對了,再叫上你媽回來,就說是小星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