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時候,王亮對王海說道:「兒子,你看那傻逼羅小冬,居然混到現在小有所成了,你也買輛車,咱們買輛兩百萬的超級跑車,你看如何?」

王海說道:「我正有此意,現在整個平安鎮,還沒有這樣的超級跑車,我看吶,就去市裡去買一輛得了。」

王亮說道:「行啊,你就去大膽的買把,買個什麼超級跑車,到時候羨慕死那幫傻逼!」

王大媽這天,看到老吳頭在車上,說道:「老吳頭,能不能帶我一程,我去趟鎮上。」

老吳頭一本正經的說道:「這可是羅小冬羅總的車,我只是代為開,我不敢啊!」

王大媽哭笑不得,說道:「你還真認真啊,放心吧,羅小冬對我很好的!」

老吳頭還是不敢,當場打電話給羅小冬,羅小冬說道:「老吳,什麼事?」 老吳頭說明事情原委,羅小冬笑道:「當然可以了。」

掛了電話,羅小冬繼續躺在床上,而白珊珊在一旁也躺著呢。

也就是說,羅小冬已和白珊珊上了床。

羅小冬再也不是處男了。

這男人和女人,都有第一次,羅小冬早有預料,但是想了半天,還是和實際操作起來不一致。而有意思的是,夏璇在外面呢,沒進來。

羅小冬就和白珊珊上了床。

夏璇去買菜去了。

這一天天氣不錯,羅小冬起床后,久久不能平靜。

這時候的白珊珊,穿起衣服,嬌羞無限。

羅小冬說道:「我,我!」

白珊珊忍不住好笑,說道:「你什麼?」

過了一會,羅小冬說道:「白珊珊,你以後要多吃一點,好嗎?」

白珊珊裝怒,說道:「什麼,你嫌棄本姑娘太瘦?」

羅小冬說道:「我不是嫌棄你,我是覺得你太瘦了,你多高,多胖?」

白珊珊想了想,說道:「我一米七零,九十八斤重!」

這時候,夏璇進來,說道:「我沒打擾你們的好事吧?」

白珊珊笑道:「沒,我們已經結束了。」

夏璇說道:「應該說第一次結束了,後面還有第多少次呢。」

白珊珊笑了。

夏璇說道:「的確,照正常人的標準來看,我們兩個都偏瘦,我回頭頓一鍋湯,我們兩個多補補身子,也讓羅小冬的手感好一點!」

說著,臉也紅了。

羅小冬笑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哎,怎麼說也說不清,我是關心你們兩個,你們別聽信什麼好女不過百的傳聞了。你們都挺高的,一米七零以上,應該有一百斤以上了,才好。」

夏璇說道:「是,相公,聽你的。」

白珊珊笑道:「好的,相公。」

皇叔寵妃悠著點 三天後,大肥豬八眉豬正式賣完,賺了不少,羅小冬開慶功宴,請大傢伙吃飯。

在飯局上,夏璇還高歌一曲,給大傢伙助興,這時候,所有人才知道,羅小冬是有兩個女人的,看樣子,白珊珊對羅小冬很好,關切的眼神中充滿溫柔,而另一個,則是大明星夏璇。

宴會結束的時候,羅小冬有兩個女人的消息,就傳遍了整個小龍村,進而傳播到平安鎮。

王亮呢,則和王海一道進去平安鎮上。

王海和王亮要分頭行事。

王海要去城裡買車,預計買一百五十萬到兩百萬的豪車,跑車。

而王亮則要去告狀,告什麼狀呢?

王亮去告訴吳鎮長和鍾華麗副鎮長,說,羅小冬亂搞男女關係,要求撤掉羅小冬的安全組組長的職務,還有副村級幹部待遇!

另外,要求白石村撤去白珊珊的職務,理由是白珊珊給羅小冬當小三。

王亮滿懷信心去,結果碰了一鼻子灰。

吳鎮長叼著煙,說道:「王會計啊!」

王亮說道:「您說,吳鎮長。」

吳鎮長說道:「這好好的會計干著,你怎麼老操心別人的事?老是想給別人打小報告穿小鞋呢?」

王亮急道:「不是,吳鎮長,我說的可是事實啊。」

吳鎮長說道:「這事實不事實,我心裡清楚,比如這白珊珊吧,男女年輕人在一起,分分合合,不是很正常嗎?只要不影響她白珊珊的本職工作,不就行了嗎?白珊珊來白石村以來,對廁所改造,環境治理,路面硬化,自來水鋪設,等各個方面,都起到了重要作用,據說白珊珊還是個富二代呢,但是人家不怕吃苦。」

鍾華麗這時候也說道:「王會計,你做事認真,較真兒,這認真是好,但是較真兒卻不太好,老是想損人利己,或者說損人不利己,這實在是要不得的。」

王亮說道:「再說那羅小冬,羅小冬現在明擺著亂搞男女關係,組織上能容許這樣的人存在,並且還當副村長嗎?還是村裡治安管理組的小組長?」

鍾華麗想反駁,吳鎮長揮揮手,說道:「就是你上一次吧,我記得,是去年,和你家親戚孫黑三,想坑小龍村的老百姓化肥錢的事,不就是嗎?」

王亮心想,這茬你吳鎮長還沒忘記啊?

吳鎮長接著說道:「這化肥的事,你們孫黑三的農資站,想壟斷,最後還是羅小冬去借的外地的化肥,緩解了農民們的種糧食需要化肥的事。這就是你做的不夠意思了,其實,這裡面你和孫黑三有沒有勾結,別人你以為沒在我耳邊說什麼了嗎?我當時也沒處理你,對吧?我也沒拿你怎麼辦呢!」

王亮狡辯道:「我和那農資站的孫黑三,沒啥關係。」

吳鎮長說道:「知道你沒啥關係,我們也沒聽信別人的謠言,不是嗎? 滿級大佬她不想重生 那麼今天反過來,你也別聽信羅小冬的謠言,或者說白珊珊的謠言,不是嗎?」

王亮還狡辯加反駁:「可是,這兩者不一樣。」

吳鎮長奇道:「怎麼不一樣了?不都是謠言嗎?所謂,謠言止於智者,你要學會分辨是非啊。」

吳鎮長的話語已經很重了,是說他王亮王會計不辨是非黑白。

他王亮,碰了一鼻子灰,這時候,想退出了,不想再和吳鎮長糾纏下去了,就說了幾句客氣話,然後離開了。

而王海這邊,拿著賣大黃魚的錢,然後準備嘚瑟一把,買一輛一百五十萬到兩百萬的超級跑車。回鄉下來嘚瑟,顯擺。

在金海市大學城北面的一家店鋪,提車了,一共是一百七十萬,喜滋滋的回來了。

車一開到平安鎮,就吸引了無數的人看,不少的人,都看到了這輛超級跑車,這也是平安鎮上為數不多的超跑。

等到到了村委會大院那柳樹下,看客們就更多了,王海特意繞了一個圈,然後戴著墨鏡,吊著雪茄從裡面下來,卯足勁,裝一回。

這車看的劉廣才直流口水,說道:「這,這得多少錢啊!」

王海得意洋洋的說道:「這車啊,一百七十萬!」

劉廣才說道:「你真捨得,看來王海你小子是賺到錢了呀。」

媒婆李嬸和王大媽也圍著看看車子。 陶因鶴騎馬走了,留下何川江一臉納罕,看著他離開的身影。

剛才何川江反覆看著那幾個字,確認自己沒有看錯,上邊寫著的,的的確確是清闕閣。

清闕閣是一個複雜的所在,明面上是個茶樓,實際卻是個溝通朝政江湖信息和各種組織的往來機構,包括人才、賞金、飛鴿、策略、名士榜、暗殺榜等等名目。

有錢的人喜歡在此買權,有權的人喜歡在此買平安,即便高枕無憂的人,也喜歡在此遊盪。

這裡有一個最大的特色,便是只要花上五十兩就能定號設閣,成為閣主,供人來尋。

以前賞金和殺手組織在此設號最多,專門等人上門花錢雇傭,現在則是一些文人雅士,他們設號僅僅只為列個雅名,自覺風月清高。

在清闕閣里的所有往來都是極為隱蔽的,全部通過清闕閣來經手,為了保障自己的百年聲譽,清闕閣非常嚴謹,除非閣主自己願意公開,否則他們不會輕易透露是誰,即便一些命案牽扯了朝廷的人來此查詢,清闕閣都有辦法擋住。

不認公義,不認良知,不認家,不認國,整個清闕閣就像是一個麻木冰冷的機器,卻也僅僅只是暗市裡的一角。

不過,這些年的清闕閣已經越來越偏向風花雪月的詩詞歌賦了,才子佳人都喜來這邊附庸風雅,真正知道清闕閣原先是幹什麼的人已經不多了。

何川江抬手摸著鬍子,納悶那些字到底是誰寫的,之前下意識問是否是女童寫的,現在回想應該不可能。

字靠的是練,日積月累的練,天賦再高,也斷不可能落筆如此的穩。

那是誰代筆的么,也許,就是這代筆之人給小女童出的清闕閣的主意吧。

畢竟能在清闕閣設號的人皆非富即貴,尋常百姓忙於飽一口飯吃,來往為生計,鮮少能知道有這麼一個清闕閣的存在。

何川江輕嘆,這代筆者的字,著實令他心生結交之意啊。

………………

遠遠看到城門打開,陶因鶴從城門內出來,老佟看向夏昭衣,說道:「這個來的人,看上去是個將軍。」

「嗯。」夏昭衣點頭。

「沒想到會有將軍能親自來呢。」

「我也沒想到,也許西城那邊的戰事不那麼緊了吧。」夏昭衣說道。

那些人在城門外說著話,陶因鶴走向躺在擔架上面的傷者,粗略檢查了下,便招呼人將傷者抬進去,而後其他人跟著進去。

少女扶著老婆婆,進去城門之前,回頭朝夏昭衣這邊望來。

夏昭衣和老佟站在山上,鬱鬱蔥蔥的樹木遮擋,很難被捕捉到。

少女望了一圈,沒有找到,有些遺憾和落寞,轉身跟上其他人。

就不說這樣的亂世了,即便不是亂世,以後也未必能夠再遇到了吧。

城門重又關上。

「他們走了。」老佟說道。

夏昭衣點頭,轉過身去:「我們也走吧。」

「嗯。」

天氣很晴朗,陽光傾瀉,灑在大山大江大城上。

走了一炷香的功夫,山坡下邊出現一條河道。

河邊靠著一艘船,支長樂坐在船里照顧龐義,青雲在岸邊吃草,它身上的藤條,緊緊的連接著船身。

河道不夠寬敞,船身吃水不夠,只能先靠人力去拉。

支長樂和老佟各拉著藤條,和青雲一起,將船往下游帶去,夏昭衣走在最前面,清除兩旁的尖銳石子。

夜未央 等終於到了江邊,巨大的江風吹來,支長樂和老佟停下來大口喘氣,第一次覺得江風竟這麼舒服。

「我的天。」支長樂忽的叫道。

老佟和夏昭衣抬起頭。

支長樂伸手指去:「快看啊!你們看!」

上流水勢滔滔,渾濁的捲來,黃色的是泥土,紅色的是鮮血,一些水面上還漂浮著大片屍體,其中不少被江邊的礁石所攔,堆砌成丘。

老佟遠遠看著,說道:「這些屍體,好像不是當兵的啊。」

「鮮血是新鮮的,可能是戰場上面流下來的,至於屍體……可能是餓死的百姓吧,趙秥不會令人將屍體扔在江里的。」夏昭衣說道。

而且那些屍體,很多已經沒了樣子,有些高度腐爛,有些被泡的腫脹,都是死去多日了。

老佟很輕的道:「這真是……」

「我想去拜一拜……」支長樂朝他們看去。

「你隨意。」夏昭衣說道。

支長樂朝前走去,跪了下來,對著遠處江面的屍體重重磕頭,雙手高舉揖禮,三跪九叩。

老佟攏眉,也走了上去,跟著一起跪下。

………………

將船拉到了江面上,青雲身上的藤條被解開,老佟牽著青雲上船,把青雲拴在了船尾。

船上有一方矮桌,一堆木頭,兩張小板凳。

夏昭衣站在船頭舉目遠眺,江風將她的碎發吹的亂飛,她白凈的臉蛋映在江天裡邊,眉眼乾淨,恬淡平和。

船槳是在船身中部內嵌的,老佟和支長樂一起擺渡,等船徹底入了江,滔滔的水流帶動滑速,船一下子就漂出去好遠。

老佟和支長樂極少坐船,都有點怕,抬頭卻見女童清瘦的身影抱膝坐在船頭,風浪裡面,不慌不怍,頗是淡定。

「阿梨!」老佟大聲叫道,「你那邊有點太危險啊!」

夏昭衣哪裡聽得見,如今乘風破浪,耳邊都是呼呼風聲,她看著遠處的天幕,目光悠遠,不知道在想什麼。

「那難道是船?」藺宗齊低聲叫道。

李驍正眺著遠江,聞言朝藺宗齊所望處望去,點點頭:「似乎是。」

江水湍急,推著小船駛的飛快,要慶幸這一片河道平坦開闊,沒有急轉的彎,否則這樣飛溯的水勢里,這艘船早翻了。

「如今這樣的時候,怎會有船。」蔡和在一旁說道。

「船頭有人。」李驍說道,而後猛的上前,黑眸緊盯著船頭的身影。

隔得太遠,看不太清,但是能夠模糊看出是一個孩童,還是女童!

「船里也有人,」藺宗齊盯著那邊,眼睛都快盯花了,叫道,「似乎還有一匹馬?」

是她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