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時候,我感覺到從他和劉宇身上散發出來一陣微弱的風,我知道這是內力運轉造成的,於是往後退了退,一面影響到陳柏。李慕顏一臉緊張的在一旁看着,雙手緊緊的抓着衣角。

大概過了十分鐘,陳柏終於停下來了,而頭上滿是大汗。他站了起來,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行了,給他吃下丹藥,然後我們儘快離開這裏就行。”

李慕顏趕緊把劉宇扶了起來,給劉宇喂下了丹藥,就這樣我們當中有三個昏迷的人,洞窟裏的陰氣太重,不要說他們昏迷的三人了,就連我們也已經開始有些受不了了,要抓緊時間出去才行,不能多待了。

我們往回走,走到了那兩條黑鱗蛇的屍體那,陳柏讓我們把昏迷的三人放下,取一些黑鱗蛇身上的鱗片。想要把兩條黑鱗蛇身上的鱗片都取走需要花費很多功夫,現在情況不予許,但就這樣扔下也太可惜,還是儘量取走一些。

於是我們開始動手,鱗片不能直接拿下來,只能是連皮一起從黑鱗蛇身上撕下來,我們花了些功夫,才從黑鱗蛇身上撕下了一大片,收了起來。

“行了,餘下的雖然可惜,但也沒辦法,走吧。”陳柏看了一下兩隻黑鱗蛇身上還剩下的許多鱗片,露出可惜的神色,不過最後還是忍住了。

秦筱筱因爲消耗過大,不能在繼續保持人身,只能是化成小黑貓。

陳柏扶着我父親李子凡,李慕顏扶着劉宇,而冰窟窿要走在前面探路,所以陳雅琪只能由我來扶着。我扶着陳雅琪,陳柏還有些不放心,叮囑我一定要小心。

我點頭,不過心裏覺得他是多慮了,陳雅琪怎麼可能會有問題麼這根本不可能。

就這樣,冰窟窿走在前面,我們幾個扶着昏迷的三人,在後面跟着,小黑貓先是跟着我,最後跑到前面和冰窟窿一起領路去了。

這次雖然在洞窟裏遇到很多麻煩,甚至有幾次差點對了性命,不過我們成功救到了人,到目前爲止也一個人都沒少,可以說是有驚無險。現在我們正在往回走,相信很快就能離開洞窟,心情不由的輕鬆起來。

忽然,我感覺到昏迷過去的陳雅琪似乎有了動靜,心裏一喜,難道她是要醒了。剛想停下來低頭看她一眼,就感覺自己胸口一陣劇痛,我猛的飛了出去,撞到洞壁上,砸到了地上。

我體內血氣翻涌,吐了口鮮血,疑惑的往陳雅琪看去,只見她臉上帶着冷笑,再次朝我衝了過來。

陳柏他們聽到動靜都疑惑的看了過來,頓時臉色大變。陳雅琪手上冒着黑氣,指尖的指甲暴長,朝我喉嚨抓了過來。

“雅琪,你……”我驚愕萬分,呆在了原地,她這是想要了我的性命。

一會還有一更,等不了的朋友就先睡了,明天再看,大家要是還有票子,就投投給我吧,嘻嘻。 咚咚咚……

夜色正濃,唐宋正盤腿在床上冥想,房門敲響。沒有睜開眼,唐宋輕聲喊著:「進來吧。」

房門推開,是蕭月如。小心謹慎的從外邊走進來,借著燈光見到唐宋靜靜坐在床上,眉頭緊鎖。怎麼好像,他料定自己會來?

坐在桌子旁,蕭月如沒有吭聲,仔細凝望著這個年輕人。她就是覺得奇怪,這人到底從哪裡來,怎麼會跟小姐這麼熟?

好一會,唐宋才睜開眼,輕聲道:「大半夜來找我,應該是有什麼事吧?」

蕭月如微微點頭,低聲道:「唐先生,我知道你跟小姐都不是一般人。我們家小姐特殊,我希望你能答應我一件事。」

唐宋歪著頭:「你說。」他們一再認定珠兒是他們的小姐,這一點也是讓唐宋奇怪。僅僅是因為長得一樣?

深吸了口氣,蕭月如的表情有些嚴肅:「兩個月後,希望你能帶小姐回到百臨城蕭家。」

「為什麼?」唐宋微眯著雙眼。

「小姐她身上,有蕭家最重要的東西。」蕭月如神色有些複雜,「雖然小姐不記得了,可她身上確實有寶物。 大夏紀 具體是什麼,我暫時不能跟你說。這個東西,只有回到蕭家才有用。兩個月後,蕭家宗門大會,小姐一定要回去,要不然……我們這一脈徹底抬不起頭。」

唐宋大概明白了,點著頭:「可以。兩個月,也足夠了。」

蕭月如倒是沒想到他這麼快答應,端是奇怪:「你,不怕?蕭家可不簡單,老祖宗據說是八十級……」

「兩個月後,誰比較強還不一定呢。」唐宋不以為然的笑道,「放心,我會幫她。不過這段時間,你需要讓她安心待在這邊。」

蕭月如站起來:「這個自然沒問題,小姐在那,我們就在哪,多謝唐先生。」

唐宋剛要搖頭,心神猛地一動,豁然朝著窗口飛掠而去。蕭月如一驚,慌忙轉身跑出去。

嘭!

剛到門口,正好蕭月如的哥哥被打得倒飛,一個黑衣人抱著珠兒閃身消失在月色中。張澤潤也從房間里跑出來,稍稍錯愕,趕緊追上黑衣人。

咻,咻……

唐宋緊追著黑衣人,珠兒似乎睡著了,被對方夾著沒有任何抗拒。後邊張澤潤也追著,只是他的速度有點跟不上,距離漸漸拉開了。

前方黑衣人感應到唐宋追上來,猛地轉身甩手,密密麻麻的亮光飛射而來。

唐宋立即運轉防護罩,將那些光亮擋住。不曾想光亮觸碰到防護罩,頓時噼里啪啦炸起來,光線極為刺眼。

眼前閃了一下,等到眼睛再次適應,那黑衣人已經拉開很長一段距離。唐宋暗暗冷笑,繼續飛身追上去。

不出所料,黑衣人很快衝入到一片房屋,氣息頓時消失不見了。

唐宋漂浮在上空,俯視著黑暗的房屋。這裡是居民區,而且大多都是實力比較低的武者,根本沒有意識到他們的到來。

沒有釋放神念,唐宋漂浮在空中一動不動,宛若雄鷹等待著獵物。他很清楚,對方把自己引到這裡,就是盼著自己釋放神念,驚動房屋裡的其他人,然後對方會趁著混亂跑掉。

只不過,對方的隱藏本事還不錯,居然能將珠兒的氣息掩蓋,倒是有些手段……

等了好一會,張澤潤才追上來。見唐宋一直飄在空中,沉聲問道:「人呢?」

沒等唐宋來得及回答,張澤潤釋放神念探查。不出唐宋所料,下邊很多人感應到神念后紛紛驚醒過來。

也在這一瞬間,唐宋天眼打開,快速四處掃視。透過下方的混亂,很快便看到珠兒的蹤跡,閃身衝下去。

張澤潤還是跟在後方,只是唐宋的速度實在太快了,一眨眼竟然又被拉開很長一段距離。

讓張澤潤納悶的是,唐宋飛到一條河流上,順著河面一直飛,也沒有任何攻擊。張澤潤在後邊也沒感應到有人,河道兩岸也是荒涼。

啪!

哥哥,疼我請進來 河水炸開,黑影從下方衝上來,長劍朝著上空的唐宋刺抽。劍芒極為凜冽,實力相當了得。

唐宋早有準備,墨俠一閃,翻身往下沖。

嗤!

兩股劍芒對碰,飛揚起來的水花瞬間潰散,層層能量罡風散發而出。那人非常聰明,僅僅是對碰一下,馬上翻騰下落,再次沒入到河水裡。

氣息又消失不見了,河面再次恢復平靜。唐宋又順著河面繼續往前飛,張澤潤追在後邊,頭皮發麻。他用神念探查,根本就察覺不到河面下那人的蹤跡,唐宋是怎麼知道對方是往上游的?

往前飛了一段,唐宋又折返飛回來。張澤潤停下來,心頭滿是困惑。

飛回到剛才打鬥的位置,唐宋停下來。墨俠翻轉往下,劍芒迸發,冷冷的往下刺。

呼!

河水往兩岸翻騰,兩米深的河床頓時展露。下邊黑衣人正趴著,旁邊依舊抓著珠兒。

感應到攻擊,黑衣人駭然的飛起來,唐宋的劍芒從他身旁擦過,黑衣人的衣服啪啦炸開。

飛出去一段距離,黑衣人雙眸迸發冷光的盯著唐宋。張澤潤則是飛到他身後,擋住他的去路。

死死盯著唐宋,黑衣人陰沉道:「你怎麼知道的?」

唐宋不屑冷笑:「我還知道,你是秦上林。別以為你換了一張臉皮,我就認不出。」

秦上林一抽,扣著昏迷的珠兒冷哼道:「沒想到你年紀輕輕,修為已經快要趕上我,而且還如此警醒。不過,她,我要定了。」

後方的張澤潤大聲怒喝:「秦上林,你敢!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秦上林不屑冷哼:「她又不是寶丹閣之人,我只要她身上的寶物而已。」

說話間,周身元氣肆無忌憚迸發,牢牢地扣住珠兒的脖子,「別過來,否則我殺了她。」

唐宋倒是有些無奈,這貨怎麼就認定珠兒身上有寶物?他用天眼都看不出來,也就剛才蕭月如說才知道,秦上林怎麼可能知道?

「你確定,她身上有寶物?」唐宋微微挑著眉頭。

秦上林冷笑:「她能對空間掌控如此了得,自然是有寶物。一個小孩子,完全沒有任何實力,卻能輕鬆控制空間,定是了不得的寶物……小子,我只要寶物。讓開,否則我殺了她。」 唐宋徹底無語了,這丫腦子是不是有病,珠兒身上要是真的有寶物,他抓了半天感應不出來?

秦上林可不管,扣著昏迷的珠兒,滿是警惕的往側面開始挪步。他深知自己一個人打不過唐宋跟張澤潤,只能靠控制珠兒。

翻轉著墨俠,唐宋輕聲道:「她若是真有寶物,你應該早就感應得出。放了她,我放你走。」

秦上林冷然一笑:「你當我傻……」

話沒說完,唐宋猛地揚起墨俠直指夜空。一道閃電啪的批下來,正好擊中秦上林。觸不及防,秦上林本能哆嗦,也在這一瞬間,唐宋快速飛身衝過去。

然而,還是低估了秦上林的反應能力。儘管身體有些失控,秦上林還是奮力捏住珠兒,想要將她捏死。

唐宋大驚,想要攻擊已經來不及,心頭有些發涼。本以為天罰之力能讓秦上林失控,不曾想他還是能殺人……

轟!

就在珠兒被用力捏住的瞬間,一股強大的力量從她體內迸發。強大的能量罡風迅速擴散,衝過來的唐宋被震得往後倒退。

周身元氣涌動,唐宋吃驚的飄在二十米開外。此時秦上林的周圍已經被一股透明能量鎖住,他的手依舊扣住珠兒的脖子,只是珠兒已經睜開眼。

秦上林臉色大變,驚駭的側頭看著手中的珠兒。那稚嫩而又冰冷的眼神,讓他渾身發冷。

「你,該死!」

伴隨著冷哼,秦上林的手自主鬆開,珠兒慢慢往後飄飛。

秦上林居然動彈不得,兩眼充滿驚恐的看著,臉色刷的一下發青。

唐宋吃驚的是,之前珠兒雖然能掌控空間,可她並沒有任何力量爆發。如今卻渾身散發著強橫的力量,空間是被威壓給鎖死,而不是跟之前一樣被掌控。

珠兒面色冷淡的飄飛起來,雙眸冰冷的俯視著秦上林,周身開始環繞一股強大的元氣。

好濃厚的天罰之力!

唐宋暗暗驚奇,這才是珠兒身為天主該有的力量,天罰之力比他還要濃厚。她畢竟是高層世界的天主,實力絕非唐宋能比。

秦上林的面部表情開始扭曲,身體像是被重壓一樣,渾身筋骨暴起,極為痛苦。

張澤潤飛到唐宋身旁,看著秦上林那表情,背後冷汗直冒,顫動著嘴唇低聲道:「給他一次機會吧?」

唐宋微微斜眼:「你覺得她聽得進去?」

珠兒可不是那麼好說話,這一點唐宋非常清楚,一旦惹怒,誰出面都沒用。而且,此時的珠兒好像失去了理智,她周身的力量有點不聽使喚。

張澤潤苦笑:「再怎麼樣他也是我們寶丹閣的人……不行,我得去跟她說說。」

說著閃身過去,唐宋想要拉住已經來不及。剛往前飛不到十米,嘭,張澤潤便被轟得倒飛出去。

唐宋閃身扶著他,哭笑不得:「我都說了,你還不信。她現在,應該處於狂暴階段,很可能已經失去理智。」

張澤潤氣血翻騰,臉色頗為蒼白的喘息,冷汗直冒。好強大的威壓,稍稍靠近就把人給撞飛,難怪秦上林那麼痛苦。

此時秦上林的面部肌肉不自然抽搐,渾身血管緊繃,可真是面目猙獰。珠兒卻依舊漂浮在他斜上方冷冷俯視著,周遭空間依舊被鎖死。

讓唐宋吃驚的是,秦上林體內的元氣在被抽取出來,正一縷一縷的往珠兒體內飛梭。

什麼情況,珠兒要吸收秦上林的力量?

「放……放過我……」秦上林痛苦的呢喃。

啵!

話剛說完,一聲細微聲響,秦上林便開始扭曲掙扎。他的丹田碎了,元氣正瘋狂的釋放出來。

呼呼……

珠兒揚起手,秦上林的元氣立即包裹到她身旁。空間鎖定被解除,秦上林下落。張澤潤到底是心軟,飛身過去接住。

強寵新妻,總裁好粗魯 唐宋紋絲不動,開了天眼凝視著珠兒。周遭的元氣已經被她全部吸收,讓他吃驚的是,又看不到任何力量源頭,就好像憑空消失了。

什麼情況,就算珠兒實力強悍,在天眼透視的情況下應該還是能看到她的力量才對。可現在,呼的一下消失不見,一點蹤跡都抓不到!

沒等多想,珠兒低下頭,臉色終於恢復正常的慢慢往前走。踩著虛空,一步一步很是平穩。

唐宋飛過去,上下打量著她,低聲問道:「記起來了嗎?」

珠兒搖著頭,稚嫩的雙眸帶著幾分困惑:「我感覺,我體內有一股力量,但我沒辦法按控制。」

唐宋眉頭緊鎖的上下打量,天眼還是看不到任何力量,問道:「試試看,對空間的掌控。」

珠兒點點頭,揚起雙手,旁邊的空間立即被鎖死。確實跟剛才秦上林被控制的時候不一樣,這種鎖死不會散發任何力量,有點像是絕對領域。

這可就奇怪了,她體內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力量,還會吸收別人的力量?

想不通,唐宋甩開思緒:「以後再慢慢想吧。」

帶著她落下,張澤潤已經將秦上林放在地上,準確的說應該是將屍體放在地上。

掃了一眼,唐宋驚奇的蹲下來查看屍體。奇怪,秦上林除了丹田破碎元氣被吸干之外,他的精氣也被吸干,身體明顯蒼老乾癟。

「哎,」張澤潤苦澀的嘆息,「自作孽,明知道不好惹,還非要這樣,活該!」

唐宋抬起頭皺眉道:「珠兒,他是怎麼把你打暈的?」

珠兒搖著頭:「不知道。我在睡覺,剛剛才醒過來。」

「應該是迷丹。」張澤潤解釋著,「秦上林最擅長的就是煉製迷丹,一種能讓人瞬間失去意識的丹藥。不需要服用,只需要放在身邊就行。不過,這種迷丹對高手沒用,十五級以下才可能有用。」

唐宋臉色發黑:「寶丹閣也允許煉製這種丹藥?」

張澤潤苦笑點頭:「嚴格來說,寶丹閣從不限制煉製什麼丹藥,哪怕煉製出來的丹藥能殺人,他們也不會阻止。」

靠,那豈不是越來越黑暗?

丹藥一旦走偏,那可是帶來毀滅性災難。光靠丹師自己的良知準則控制,根本不可能有效…… 陳雅琪表情猙獰,帶着冷笑,冒着黑氣的手一爪向我的喉嚨抓來。此刻我倒在地上,被她襲擊了一次之後一時間也爬不起來,眼看她的利爪就要抓到我的脖子了,這樣下去的話我必死無疑。

我腦子裏一片空白,心裏滿是驚愕,意外,疑惑等等,怎麼也想不明白爲什麼陳雅琪突然間想要殺我,難道真被陳柏他們說對了,陳雅琪有問題?

“住手!”這裏的動靜已經被陳柏他們發現了,陳柏喊道,然後衝了過來。除了陳柏的喊聲,還有李慕顏的驚呼聲,以及小黑貓的怒吼聲。

不過,此時陳雅琪冒着黑氣的利爪已經到了我的面前,離我的喉嚨更是隻有幾釐米的距離,陳柏他們似乎已經來不及阻止了。我絕望的盯着朝自己抓來的利爪,等着它落到我的喉嚨上。

突然,一個黑影從我眼前閃過,擋住了抓向我的利爪。 分手妻約 是小黑貓,她在第一時間從了過來,用身子擋住了陳雅琪的攻擊,利爪抓到了她身上,血液飛濺,她打出一陣低沉的,痛苦的叫聲。

利爪抓到她的同時,痛苦的叫了一聲之後,小黑貓隨之怒吼一聲,張嘴想要咬住陳雅琪的手。陳雅琪立馬把自己的手收了回去,再次從傷口裏帶出鮮血,小黑貓落到地上。

但受了傷的她,已經站不穩,摔倒在地,鮮血從傷口處不停流出,它看上去很痛苦。

“筱筱!”我大喊道,把手伸向她,眼中流出了滾燙的淚水,她再一次因爲我受傷了,爲什麼,爲什麼每一次都是這樣,我實在是太差勁了。

我在心裏不斷的責備着自己,比自己被攻擊到受傷,還要難受。

陳雅琪退回去之後,陳柏他們也趕來擋在了我和小黑貓身前,冰窟窿用斬鬼刀砍向陳雅琪,被陳雅琪給躲開了。她的身手極其矯健,根本不像以前那樣柔弱,難道她以前一直在和我們演戲,她其實也是一個術士,而且還是天羽閣的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