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是?”眸子微眯,片刻之後,張林的嘴便驚詫的張了開來。

“麒麟火珠?”

“好呀,這下要的東西都湊在一塊了。”又是一顆熾熱火紅的珠子出現在骨架之上。

從涅槃聖心上,張林能夠感受到一股澎湃的能量,而從那麒麟火珠上,這種能量波動卻是相當微弱,但是,那股火熱之氣,卻是讓張林臉龐有些發乾。

火紅的珠子靜靜的躺在骨架手中,張林能夠看到,隱隱間,那珠子裏面似乎都有着火焰竄動,珠子上面,有着一層氣泡一般的光罩罩着,想來也是因爲這層光罩,那熾熱的溫度纔會被隔絕,若不然憑着麒麟火珠的熾熱度,恐怕這副骨架都不可能還這樣完好無損的保存在這。

不過即便有着光罩隔絕,這空間裏面也是彷彿置身火爐一般,能夠擁有着這樣溫度的,除了那麒麟火珠,還會有何物。

目光在骨架上來回掃視了一圈,張林又在下面的祭臺上看了看,可看了半天也沒有看出什麼蹊蹺。

後面的武道他們已經追了上來,張林心中有些焦急,再找不到辦法,等武道他們追上來那就完了。

“不管了,先拿到再說吧!小子張林,今天冒犯先輩,還請先輩原諒!”目光盯着那涅槃聖心和麒麟火珠,張林也是沒有拖沓,激動的面色稍稍收斂,跪下給骨架磕了一個頭,隨後,懷着跳動的心,他的腳步,緩緩向骨架挪了過去。

“呼……”深吐了一口氣,目光盯着那盤坐在祭壇上一動不動的骨架,當他的腳步停在骨架之前時,他的手也是緩緩向那鑲嵌在骨架中火紅色的涅槃聖心伸了過去。

然而,想象中的反彈並沒有出現,非常順利的,張林便將那人人渴望的涅槃聖心取了出來。

聖心入手,一股溫熱的感覺當即從張林手心蔓延而開,讓的他感覺異常舒爽。


“這就是涅槃聖心麼!”手中捧着火紅色的涅槃聖心,即便他已經努力壓制,可那抹激動之色仍然在他臉上慢慢攀爬而上。

見到並沒有什麼異樣出現,這時候,張林的手又是向那骨架手中的麒麟火珠抓了過去。

“譁!”然而就在張林剛將珠子拿到手之時,那原本一動不動的骨架,突然發出了一聲碎裂的脆響,緊跟着,在張林注視之下,那失去了聖心和珠子的骨架嘩的一聲便倒了下去,散成了一片。

而當骨架碎裂之時,一道模糊的影子,這時候也是突然緩緩在祭壇之上飄了出來。

見到這一幕,張林趕緊將聖心護住,腳步連忙向後退了幾步,警惕的目光死死的鎖定在那突然飄出的影子之上。

影子飄蕩而上,待其漸漸清晰之後,張林這纔看清,這是一道人影,一個年齡不知道有多少歲了的老頭。

老頭一頭銀髮飄蕩,身形之上,散發着一股無形的聖者氣息,即便只是一道影子,也是掩蓋不住那令人想要膜拜的衝動。

影子漸漸清晰,待到最後,已經完全展現在了張林的面前,伸手捋了捋下巴的銀鬚,這時候老者竟然突然開口,“不管你是誰,既然你看到了這段影像,那便說明你已經得到了涅槃聖心還有麒麟火珠。”

“果然就是麒麟火珠!”聽到老者這話,張林更是肯定了這兩樣東西,這樣的話,那他此次也算是圓滿了。

“當年魔族強勢,在人間橫行肆掠,最後人間無數大能之人出手,這才用魔碑將魔族盡數鎮壓進魔界,但是那魔碑卻只能暫時的鎮住魔界,想要徹底將魔族鎮壓在魔界之內,那便需要六象大陣的相助。想要練成六象大陣,必須先找到一種可以融合神獸之魂的功法,有了功法,才能融合神獸之魂。外面那半張地圖是尋找六個神獸之魂的地圖,地圖有兩張,上面標註着神獸之魂可能存在的地方,只要湊齊兩張地圖,就能知道這些神獸之魂的確切方位,記住,千萬不要讓魔族之人危害人間,如果你認爲自己沒有那個能耐,爲了天下蒼生,就請將這些東西交給別人。好了,該說的我已經說了,只希望世間不要再出現當年的狀況,祝你好運。”隨着最後一個字的落下,老者的影子也是緩緩模糊起來,直至最後徹底消失。

張林愣在了那裏,直至影子徹底消失之後,這纔回過神來,“六象大陣!融合神獸之魂的功法!那不就是大吞噬術嗎!”回憶一下老者剛剛說的話,張林喃喃的道了一聲,原本以爲那六象大陣只是一種很強悍的攻擊陣法,沒想到居然還是鎮壓魔界的東西。

一時間,這讓張林腦袋有些眩暈,這事怎麼看着越來越大了呢!

揉了揉眼睛,張林剛想整理一下思緒,然而這時候,隨着幾聲輕微的破風聲響,三道身形終於是追了上來,最後頓在了祭壇之前。 “涅槃聖心!”腳步頓在祭壇之前,當三道視線落在張林手中火紅色聖心上之時,三人頓時便驚聲道,三道身影,自然便是武道、王熙、楚風三人。

仙君重生 ,張林稍一回神,趕緊將涅槃聖心放入空間戒指當中,腳下一動,拔腿便向通道外衝了過去。

然而,即便他有着太遊虛步提升速度,可實力上整整一個等級的差距終究不是一個武技能夠彌補的,腳步剛一動出,王熙的身形便宛如鬼魅一般擋在了他的身前。

“想跑麼,憑你的實力想要在我們三人手下逃跑,簡直就是癡人說夢。”目光陰厲的盯着張林,王熙嘴角掀起了一抹森然的弧度。

憑張林的實力,在這種地方,他們想要對付張林,那簡直就是甕中捉鱉。

“呵,小子剛剛擺我們一道,擺得很爽吧!”而在王熙將張林擋下之時,武道跟楚風這時候也是呈三面包圍之勢將張林圍了起來。

目光從三人身上掃過,張林的眉頭不禁皺了皺,這個局面從他踏入這個通道盡頭之時他便已經想到,雖然說現在的局面確實有些棘手,不過對此他卻並未忌憚,憑他現在的實力,全力之下,在一個意動境手中逃跑還是能夠辦到,加上實力已經在意動境的白鱗,跟王熙三人抗衡,也並不是不可能,若真要是逼到那一步,那張林也不介意直接使用寂滅,到時候只要有白鱗在,那他照樣能夠安全逃脫。

“怎麼,被我炸一下感覺很爽麼,若是這樣的話,那我也不介意再送你一下。”腳步退在中間,張林望向楚風的眸子中閃爍着不屑的神色,不過此時,他體內的靈氣已經悄然涌動了起來。

“死到臨頭還嘴硬,把涅槃聖心交出來吧,這樣或許還能給你留個全屍。”陰厲的目光盯着被圍在中間的張林,這一刻,在他們眼中張林彷彿就是砧板上的肉一般,隨時他們都可以任意宰割。

“想要涅槃聖心,那就過來拿吧!”面色逐漸陰沉下來,話音落下,張林手臂一抖,白鱗的身形又是現了出來,不過由於空間原因,白鱗也只是變大少許而已。

“不知死活的東西,讓你見識見識什麼纔是真正的強者!”見到張林並沒有想要將涅槃聖心交給他們的意思,王熙他們也不想多廢話,面色一凝,低沉的聲音迴盪在了通道當中。


“在我們面前,你只不過是只螞蟻而已。”低沉的話音落下,早已準備好的王熙手臂一揮,一道由靈氣凝聚的尖銳冰刺當即便向張林射了過來。

冰刺劃過虛空,沿途而過,彷彿周圍的空氣都凝固了一般。見到王熙出手,張林也是凝重起來,體內澎湃的靈氣潮涌而出,“破天三斬,一拳震山河!”一道金色的拳影,在那冰刺臨近張林身形之時,砰然轟在了冰刺之上,頓時那尖銳的冰刺便是爆裂而開。

“困獸之鬥,還敢反抗!”見到王熙出手,武道也是冷哼一聲,隨後探出的右手向前一推,一道蘊含着澎湃能量波動的巨掌當即便是向張林印了過來。

此時,未等張林出手,那早便在一旁等待的白鱗身形一動便是擋在了張林身前,流動着銀色光芒的巨尾一扭,狠狠的向武道那掌印抽了過去。

“嘭!”強大的力道之下,那光掌當即便爆裂而開。而在這同時間,楚風手中凝聚而出的一個骷髏頭也是向張林轟了過來,“大荒金指!爆!”右手中指伸出,隨着喝聲的落下,一根能量巨指劃破虛空,直接硬撼在了骷髏頭之上。

“轟!”兩道皆是不弱的能量攻擊碰在一起,頓時便在通道中同時爆裂而開,強大的能量衝擊,讓的整個通道都是猛烈的顫抖了一下。

兩道能量同時爆開,不過此時的張林卻是連連向後退了好幾步,在這洶涌的能量衝擊下,一絲血跡也是從嘴角滲了出來。

意動境強者果然不是化形境所能比擬,剛剛楚風這隨意的一擊,那等力量,就是當初張林與王雷戰鬥時,王雷那耀日落天都是不曾具備。


身形退出,不過未等他穩定下來,王熙這一邊,一個碩大的冰球又是向他轟了過來。

望着那迅速向他掠來的冰球,張林瞳孔陡然一縮,雖然冰球之上看似古井無波,不過他卻是能夠感受到,冰球之內,蘊含着令人心悸的能量。

“破天三斬,三掌滅天地!”強忍住胸口氣血的翻涌,張林手中手印一結,三道能量光掌呼嘯而出,牽動着周圍涌動的能量,最後呈環繞之勢將王熙那冰球硬是抵擋了下來。

“哦?”見到張林竟然能夠將他這冰球擋下,王熙的臉龐上這時也是浮現了一抹詫異之色,原本以爲張林化形境中期巔峯的實力,他們這幾下連擊,就算是隨意的出手恐怕他都是消化不了,但沒想到王熙這不弱的一招,在這種情況下張林都還能夠給硬撼下來。

不過詫異歸詫異,光是這一點,卻還不足以讓的王熙正視,張林再怎麼反抗,實力也只是在化形境中期而已,跟他們任何一人相比起來,那都是天差地別,根本不可能彌補得了。

“呵,既然你擋下來,那就再讓你嚐嚐震盪的滋味。”嘴角掀起一抹森然的弧度,王熙冷笑了一聲,隨後大手隔空一捏,頓時,隨着一聲震耳欲聾的炸響,那被張林擋下的冰球當下便是爆裂而開。

冰球爆裂,在這空間當中,竟然都是出現了漫天的水霧,而水霧飛灑間,一股強大的波盪也是隨之席捲而開,張林那包圍着冰球的三道能量光掌當下直接爆開,剩下的餘波,毫無阻攔的轟在了張林的胸膛之上。

“哞!”意動境強者的一擊,即便只是餘波,那都不是一般人能夠抵擋得了,臉龐一陣漲紅,一口鮮血從張林口中噴了出來。

“螢火之光也敢與皓月爭輝,你已經失去了機會,等待你的只有死無葬身之地的下場。”一招得勢,王熙嘴角那抹森然的弧度又是增大了一分,望向張林的眸子也是充斥着不屑之色。

腳步踉蹌的向後退了幾步,在這餘波之下,張林只感覺體內五臟六腑都是被掀翻了一般。

咻!見到張林受傷,那跟武道糾纏的白鱗迅速掠了回來,身形擋在張林面前,周身散發着無盡的暴戾之氣。

“媽的,白鱗幫我將那兩個人擋住,這個雜碎我來。”伸手抹了抹嘴角殘留的血跡,張林眸子中閃爍着狠厲的神色,一股凜然殺氣砰然爆發而開,雙拳緊握,手臂上的青筋瞬間暴起。

聽到張林的聲音,白鱗銀白的腦袋回頭看了看張林,隨後身形一掠,不顧能不能與兩名意動境強者抗衡,直接便向武道跟楚風衝了過去。

冰冷的目光盯着王熙,張林的眸子中透着無盡的殺意,即便他知道兩者間差距不小,不過張林相信,全力之下,王熙也不可能討到什麼好處。

“大荒金體!”身形一震,頓時張林皮膚之下,一層銀光便是涌動起來,隱隱間,就是張林皮膚之外都是能夠看得清楚。

“戰神甲衣!”又是一聲輕喝,緊跟着,一層金色的鎧甲再度憑空閃現在了張林身上。

“嗡!”手往空間戒指上一抹,天血閃現而出,當即便是發出了一陣渴望鮮血的嗡鳴之聲。

手中緊握那瀰漫着血腥之氣的寒刃,張林腳下一動,緊跟着身形直接化爲一條黑線向王熙暴掠而去。 眸子盯着張林手中那閃耀着寒芒的天血,王熙面色稍變了變,從天血之上,他能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暴戾之氣,還有一種逆天武器特有的靈性,這種暴戾之氣和靈性絕非一般武器能夠擁有。

咻!身形閃電般暴掠而至,張林腳下太遊虛步踩動,手中天血猛揮,當即便是在王熙周身遊動了起來。

“砰砰砰!”手中天血瘋狂揮動,每一招張林都絲毫沒有留下餘力,這種連擊之下,讓的王熙都是不得不慎重對待。

“幻影天斬!”連續的揮動,當王熙腳下退出了第一步之時,張林體內靈氣暴涌而出,乘勢一刀便向王熙斬了下去。

“哦?”感受到張林這一刀的凌厲程度,王熙眉頭不禁皺了皺,他實在想象不到,這樣強大的一擊一個化形境中期之人居然能夠發出。

不過即便這樣,身爲意動境強者的他也不可能懼憚,手臂一揮,一層鋼鐵般凝實的靈氣屏障閃現而出,直接將張林的刀芒擋了下來。

嘴角掀起一抹弧度,望向天血的眸子中閃爍着貪婪的光芒,“這樣的武器,落在你手裏簡直就是暴斂天物,還是交給我來吧!”眸子貪婪的盯着張林手中的天血,王熙冷笑一聲,隨後雙臂猛的向前一推,靈氣屏障脫手而出,最後跟張林的刀芒一起在半空中爆裂而開。

“聖心,是我的,刀,也是我的。”低沉的話音落下,王熙的右手緩緩擡了起來。

而隨着王熙手臂的擡起,突然間張林便感覺到,天地間的能量頓時沸騰了起來,緊跟着伴隨王熙手臂的扭動,那涌動的天地能量朝着王熙蜂擁而至,最後皆是匯聚在了他的手掌之上。


望着這一幕,張林知道,王熙要出殺招了。能量瘋狂匯聚,隱隱間張林能夠見到,一個大魚的影子逐漸在王熙手掌之上凝聚而出。

從那大魚的身上,張林能夠感受到一股毀滅的氣息,這股氣息隱晦而又強大。

“這就是意動境強者真正的力量麼!”眸子緊盯着那逐漸成形的大魚,張林的面色凝重到了一種可怕的地步,這一招要是他敗了,那麼可能他跟白鱗就真正永遠留在這了。

右手擡起,中指伸出,隨着手臂的一震,當即那涌動的天地能量又是朝他匯聚了過來。

“大荒金指!”未等王熙手上那大魚的影子徹底清晰,張林率先出擊,隨着喝聲的落下,一根彷彿來自遠古的洪荒巨指劃破虛空,壓迫層層空間,最後攜帶着令人心悸的波動直接向王熙胸膛轟了過去。

“冰霜巨鯊!”瞳孔中巨指的影子越來越大,這個時候,面對張林這頗爲不弱的一擊,即便王熙擁有着意動境初期境界的實力,但也不敢小視,那凝聚在跟前的虛幻影子,隨着一聲破天的咆哮,猛然便向張林的巨指撞了過去。

“轟!”空間震盪,地面顫抖,兩者撞在一起,頓時一股狂暴的能量風暴便是瘋狂的席捲而開。

那強大的微波震盪直接令的整個通道都是劇烈的顫抖起來,即便這通道是當初由聖人所鑄,但通道之頂,此時仍然有着碎石向下落了下來。

感受到這邊戰鬥的波動,那被白鱗死死擋住的武道跟楚風都是忍不住向這邊看了過來。

在他們想象當中,憑王熙的實力,想要收拾一個化形境中期之人,那簡直就是小菜一碟,可沒想到現在卻弄出了這麼大動靜,並且看樣子,那張林還並未在這一擊之下就此倒下,一時間,對於張林,他們不得不重新審視。

當然,雖然說張林能夠製造出這麼大的動靜,但卻並不代表他就能完全與王熙抗衡,畢竟兩者之間的差距並不是一星半點,在這一擊之下,他也並未討到什麼好處。

隨着那炸響之聲的落下,張林那能量巨指當即便爆裂開來,強大的能量衝擊,直接將他衝飛,最後一腳蹬在通道的牆壁之上,這纔將身形定下來,不過嘴角之處,那鮮血還是忍不住的流了下來。

顫抖的雙手緊握着天血,眸子仍然緊盯着那還未散去的大魚影子,在大魚的影子又是向他衝來之際,張林手中的大刀舉過了頭頂。

“嗡!”大刀揚起,那與張林已經略微心靈相通的天血,感受到張林身上那股凌人的殺氣之時,當即便發出了一陣輕微的嗡鳴之聲,彷彿刀身之內,有什麼東西即將破刀而出一般。

“玄殺!”蜂擁而至的能量匯聚在刀身之上,在一聲嗡鳴之響後,那大刀彷彿咆哮一般,一道開天的刀芒撕裂層層阻礙,最後砰然落在了大魚的影子之上。

“轟!”刀芒落下,頓時,一圈肉眼可見的能量風暴,以撞擊點爲中心,迅速向周圍蔓延而開,這一刀也終於是將那大魚猛衝的身形擋了下來。

“一個小小的化形境也敢跟我叫板,你不是喜歡炸麼,那就再讓你嚐嚐爆炸的滋味。”見到張林居然能將自己的冰霜巨鯊擋住,王熙的臉龐當即便陰沉了下來,那控制着大魚影子的大手猛的一捏,隨着一聲震耳的炸響,頓時那大魚在通道中轟然爆裂而開。

一股強大的能量衝擊,生生將張林的刀芒撕裂,最後餘下的波動毫無阻攔的轟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嘭!”餘波的衝擊之下,張林身上的戰神甲衣頓時爆裂而開,而後身形向後飛了出去,最後狠狠的撞在了堅硬的牆壁之上。

“噗!”又是一口鮮血從口中噴出,身形躺在地面之上,張林臉色刷白一片,顯然在這一擊之下,他是受了不輕的傷。

這就是意動境強者的實力,這就是等級的差距,即便張林有着不少底牌,戰鬥力也是不弱,可面對這整整高出自己一個等級的意動境強者,他也只有被轟飛的下場。

咻!這時候,那奮力抵擋着楚風跟武道的白鱗見到張林受傷,身形一動又是掠了回來。

重生之伏魔棄女 ,白鱗仰天怒吼了一聲,大嘴一張,一條條足有手臂粗細的小蛇瘋狂射出,最後皆是張着嘴不要命的向王熙衝了過去。

望着這一幕,王熙一怔,白鱗現在意動境初期魔獸,其實力絲毫不亞於他們,這般拼命之下,即便王熙意動境初期巔峯,也不得不慎重。


面色一凝,雙臂在跟前一劃,一道凝實的靈氣屏障當即閃現而出。

“啪啪啪!”一條條小蛇猛衝的身形被靈氣屏障擋下,頓時通道當中便是發出了一陣陣撞擊的啪啪聲響,彷彿雨點落在雨傘上一般。

“一起出手,先將這畜生宰了!”有了白鱗幫忙,王熙想要斬殺張林目前顯然不可能,因此,這個時候,就只能靠武道跟楚風兩人了。

“一條畜生而已,還翻不起什麼大浪來。”目光盯着那奮力出擊的白鱗,武道冷笑一聲,隨後手臂一揮,一道璀璨的光柱便是向白鱗轟了過去,而同時,楚風手上一道掌印,也是向白鱗當頭印了下去。

“砰!”若說只是楚風與武道兩人,白鱗全力之下還能夠抗衡,但現在她面對的是三名意動境強者,受到王熙的牽制,當兩道攻擊向她飛來之時,她只能擋住一個,因此,在最後楚風的掌印之下,白鱗的身形砰然飛了出去。

身形飛出,最後落在張林的身後,碩大的身軀一個扭動又是變回了小白蛇的模樣。

而這時候,張林發現,白鱗身上那流動的銀光竟然黯淡了許多,顯然,白鱗跟他一樣都是受了不輕的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