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是要一路陪跑,到頭來還白跑了?

而且他們剛剛也是聽到了東方尉雄的話,連他都是覺得孫天猿有紫雷雲玉的可能性極高,那麼此事肯定差不離。現在腸子都快悔青了,咋就手這麼賤呢,早縮回來幹嘛。早知道就不聽這南宮彩鱗的話了,相信孫天猿一回,也不至於此啊。

「真是誤事的娘們,果然越是漂亮女子,話越不能信啊!」

不過他們也就心中抱怨一下南宮彩鱗,明面上是不敢多少表現的。

一來人家又沒有明說,決定權在他們自己手上,怨不得別人。二來四大神獸家族中他們兩家相比而言要弱一點。

這下可如何是好?

看著孫天猿和肖龍的背影,兩人交換了一下眼神,似乎有了決斷。

而此時勾肩搭背的兩人背對著眾人也是打著小算盤。

孫天猿聲音明顯低了幾分,表情有點不好意思:「肖龍兄弟,我看你在這玄魔派地位應該不低,為兄有件事情倒是想麻煩兄弟一二。」

林天霄自是不推脫:「大聖請說。」

隨即孫天猿正了正臉色,認真說道:「俺老孫不喜歡拐彎抹角,俺老孫雖然有時候腦子不好使,但有些事情還是知道的。知道兄弟你口中的孫大聖並不是說的俺。但是俺老孫相信,你沒有說謊,你的家鄉確實應該有這麼一號英雄人物。」

原來這孫天猿還是有自知之明的,並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傻乎乎嘛。林天霄被他揭穿,還是略微有些小小的尷尬的,不過暫時並沒有接話。

「俺老孫之前其實是礙於面子,不好意思自己主動退到邊上而輸了氣勢,所以也是想利用兄弟脫身而已,兄弟你也是很配合,給了俺老孫面子。

當然你可能也是想利用俺老孫做些什麼。

不過俺老孫也不怕被你利用,雖然接觸短暫,但是俺老孫有一樣本領,就是讀人的本領,知道兄弟你是性情中人,本質上並沒有要對俺老孫不利的意思。要不然也不會認你做兄弟。」

林天霄沒想到這孫大聖竟是說出此番坦誠肺腑言語,著實有些意外,而且自己的目的被他發現了,這孫天猿還沒有責怪。這孫天猿倒是個好人,果然拉他入伙是明智的選擇。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最新章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星落鯢、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全文閱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txt下載、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免費閱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星落鯢

星落鯢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炮灰安若一世、重生之帶著空間混末世、穿書女配花錢買命、(女尊)帝國第一造物主、替嫁新夫撲倒記、人妖之間、情難自禁、楊老太在六十年代科技興國、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

。 陳凌鎖緊了眉頭,自己還想下次有機會的時候去找張晉喝酒,為他現在美好的生活而由衷地感到高興。

結果竟然是這樣!

不過想想,自己真的想得簡單了。

張晉的雙手不方便,就算是空有一身本事也施展不出來,去影視公司當武術指導有那麼簡單嗎?

而女明星……她們都是看臉的人!

陳凌對這一行雖然不是特別了解,可是穿越之前,每天那些關於女明星各種花邊新聞,今天不是綠了這個,就是明天被那個潛規則……

說白了,就是一群戲子!

總之,陳凌對她們的印象從來就沒好過。

張晉這樣性子的人,會找一個女明星當女朋友?

王雲繼續說道:「晉哥的性子就是這樣,就算是手斷了,都沒有向部隊多提一點要求,他說了,就算不用雙手,也能創出一片天地,部隊出來的人,沒有那麼多矯情,也不會給國家添麻煩!」

「那天去火車站送他,警務連幾個,哭得好像孩子,結果他竟然騙我們,說有一個明星女友,工作都已經安排好了,等穩定下來,再通知我們過去找他喝酒。」

「這都是他瞎編出來的,現在他打電話來求助,這得遇到多大的麻煩,才放下自己的尊嚴,他又是這麼傲骨的一個人。」

王元說著說著,眼睛都通紅了。

陳凌握緊了拳頭,道:「我跟你去,我跟司令部打一聲招呼,就是這位風鈴同志。」

風鈴突然開口說道:「我跟你們去看看,也不急著回去彙報,反正任務完成,何況,我欠你一條命。」

陳凌從懸崖爬上來救她,這個人情她徹底記住了!

現在遇到這樣的事情,自己當然不能束手旁觀。

陳凌點了點頭,直接掏出手機打電話給高司令。

他現在直屬就是司令部,具體的事情,可是直接繞開軍區辦公室,直接向趙司令彙報。

結果電話沒打通,關機了,估計在開會。

「我們先去,回頭我在給司令電話,沒事的。」陳凌對王元道。

王元知道趙司令非常重視陳凌,現在直屬司令部負責,這在軍區是頭一次,由此可見趙司令對他的重視程度。

「好吧。」王元點了點頭。

越野車連夜趕路,一直到第二天上午,才到達張晉所在的城市。

而張晉的老家在農村,還得將近2個小時的路程。

陳凌看到路邊一個銀行自動取款機,馬上讓王雲停車,然後跑過去,取錢回來。

風鈴詫異看著他,道:「你這是幹什麼?」

她見陳凌往信封里裝錢,厚厚的一疊,得好幾萬。

陳凌用信封裝好錢,道:「我與他執行了一次任務,我得了一等功,獎金在這裡,而他什麼都沒有,這些錢應該是他的,他現在殘廢了,更需要錢。」

風鈴愣了一下。

一等功,這個功勞可不小!

她是真沒想到陳凌年紀輕輕的,居然是擁有一等功勳章的人。

風鈴入伍這麼久,也僅僅榮獲過一次三等功。

其次是陳凌竟然毫不猶豫把所有錢都給對方,情況都沒搞清楚。

這份心意,真不是嘴上說說。

開車的王元說道:「你有心了,本來我不想叫你,你剛剛執行任務回來,身上還帶著傷,我都覺得不好意思了。」

「這些錢你自己留著吧,你現在那麼年輕,以後找女朋友,用錢的地方肯定很多。」

說著,王雲打開公文包,裡面都好幾個信封,都是股股的,顯然都是裝著錢。

「我接到他的電話后,便知道晉哥撒謊,他有困難,這些都是我們的獎金,還有警務連所有人捐的,這是我們對張哥的心意,也是愧疚。」

「我們沒能勸他繼續留下在部隊,否則按照他的條件,完全可以調到後勤去,雖然不能上戰場,但是好歹還能學會一門手藝,等熬上幾年,成為真正技術兵,可以在部隊里繼續幹下去。」

「我們都為晉哥想好了,可是他這個人就是要面子,不想給大家添麻煩,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情,不是讓兄弟們更加過意不去嗎?」

張晉是12年的老兵,王元,周興國他們都是他手把手的帶出來的,那份兄弟情義,不是一般人能夠懂的。

陳凌鼻子突然一酸,看著窗外,不再說一句話。

作為軍人,能有這樣的戰友就是人生最大的幸事。

陳凌不由得想了班長,想到了老楊,老薑他們,不管他們其中哪一個,遇到這種情況,都不會束手旁觀吧。

張晉是一條漢子!

陳凌雖然和他接觸的時間不長,可是給自己的印象太深刻了。

在他的身上,陳凌看到當代軍人的楷模!

不管自己在苦,在累,在困難都咬牙切齒的自己扛下來,這種奉獻精神,有多少人能夠做到?

正是因為有一個個像他們這樣的軍人,國家國防力量才會變得越來越強大,讓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都不敢小看我們。

現在自己能夠做什麼?只能盡我們最大的能力去幫助他,幫助他渡過這個難關。

張晉是幸運的,他有一幫好兄弟!

陳凌突然有點明白,班長跟自己說過的那些話了。

「小凌啊,以後你會明白什麼是真正的兄弟,真正的兄弟是在有困難的時候,第一時間站到你的身後,不求任何回報。」

「相互之間不會說太多的話,有時候僅僅一句話就夠了,不用去解釋。」

「他們不會因為你現在過得有多落魄,多狼狽,而看不起你,他們更在意的是,為什麼你有困難的時候,為什麼不找他們!」

「這就是兄弟,一起扛槍的兄弟,將來你要是遇到的戰友,一定要珍惜,明白嗎?」

此刻,風鈴在旁邊聽了那麼久,忍不住說道:「能說一下他的故事嗎?我真的想聽聽。」

她長時間從事卧底工作,所處的環境跟與世隔絕差不多,對外界了解的信息非常少,自然不清楚那次軍事交流情況。

她非常好奇,他們口中的晉哥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能讓他們義無反顧地支持,僅僅一個電話。 等到前殿里的灰塵逐漸飄落下來,氣氛也是壓抑到了極點。

整整五分鐘,我們各自癱坐在地上誰都沒有說話,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墓道被炸毀,沒有空氣流進來,很快我就感覺有些呼吸不暢了。

「媽的早知道就該直接出口炸了,拉著那群鱉孫陪葬!」

「現在好了,咱成了瓮中之鱉了!」

陳八牛猛地從地上站起來,嘴裡罵罵咧咧個不停。

「對不起,是我沒考慮周全,才害得大家一起困死在了這墓室里!」

我心裡除了後悔和不甘之外,剩下的大概也只有自責和內疚了,倘若我在想到那同歸於盡的辦法之時,能在多考慮一點,也許我們也不會淪落到現在的困局當中。

「小關同志,你已經很儘力了,沒有你我們剛剛就被人亂槍打死了,現在只是被困在墓室里,也不見得沒辦法出去。」

「大傢伙別輕易放棄。」

周建軍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走到我身邊拍著我的肩頭,一邊安慰我一邊鼓勵著陳八牛等人。

「周教授說的很對嘛,還沒到必死無疑的時候呢,小關同志、小陳咱們去看看能不能把墓道挖開。」

老奎班長也站起來附和著周建軍的話鼓勵著我們。

可等到我們三個鑽進墓道里,眼前的局面算是讓我們的心臟再次往下一沉。

整個古墓都是用巨石堆砌的,那墓道也不例外,這會被那伙過山猿一炸,墓道上方那幾百斤一塊的巨石全都塌陷了下來。

我和陳八牛用工兵鏟試著撬了幾次,可任由我們使出吃奶的力氣,也壓根撼動不了那巨石分毫。

「怎麼樣了?有沒有辦法撬開墓道?」

周建軍、陳愛民和阿地里見我們退回了前殿,立馬就滿臉焦急的湊了上來。

我和老奎班長都沒有說話,只是陳八牛那傢伙氣急敗壞的把工兵鏟往地上一扔,一屁股坐下去就罵了一句。

「能撬開個屁,那石頭起碼也得幾百斤,就算用手榴彈也不見得能炸開,咱也浪費時間了,等會一人一顆槍子。」

「省的活生生被憋死在這墓室里。」

隨著陳八牛這句話落地,陳愛民和阿地里不約而同的踉蹌著退後了幾步,然後就面如死灰的跌坐在了地上,眼眸里徹底寫滿了絕望。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墓室里的空氣越來越稀薄,死寂的環境下,我們能聽到的聲音,只有彼此的心跳聲和愈發沉重的喘氣聲。

「大傢伙別著急放棄,古時候工匠在修建古墓的時候,大多會留下一條逃生的通道。」

「咱們找找看也許能找到呢!」

雖然周建軍說的是事實,我也聽潘家園一些老油子說過,在古時候那些皇親國戚命令工匠替自己修建墓穴,在完工之後,因為擔心工匠會把墓穴布局位置泄露出去,大都會把工匠一起活埋在墓穴里當陪葬。

久而久之,工匠在修建墓穴的時候,都會偷偷留下一條逃生的通道。

可這種情況只存在中原地區的貴族墓葬里,我從沒聽說過古西域的墓葬里出現過類似的情況。

換句話來說,周建軍的話雖然有理有據,可實際上那概率卻是微乎其微。

可我也不想眼睜睜看著陳八牛他們就那麼放棄希望坐在原地等死。

「我老爹也說過這事,八爺咱起來一塊找找看。」

所以即便我知道那希望微乎其微,也還是順著周建軍的話去鼓勵陳八牛他們。

結果我們在前殿里找了一圈,把每一塊搭建墓穴的巨石都給摸了一遍,也沒找到什麼逃生的暗門。

就連放著墓主人棺槨的後殿我們也翻了個底朝天,除了一幅被那伙外國盜墓賊給強行撬開的木頭棺材之外,就連骨頭渣子都沒有剩下,更加別提密道暗門了。

這個結果,不要說我們了,就連一直在鼓勵我們的周建軍,都一下子沉默了下去,大概眼前的結果,讓他也不知道還能什麼借口來安慰我們不要放棄了吧。

我也滿心絕望的閉上眼睛,猛吸了有幾口氣,打算對這人世間做最後的告別。

可等我睜開眼無意間看到前殿四壁上哪幾幅浮雕之後,我卻是忍不住眼前一亮。

「等等也許我們還有希望,你們看那些浮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