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是白龍馬的速度太快,要不是抓得緊,直接被甩飛,要知道這可是告訴的行進,一但飛出那可不是開玩笑,搞不好,李易這小體格直接撞死。

感受到拉扯裏越來越大李易不由的抱緊了趙雲,心裏有些後悔。“真是的,這白龍馬太快了,等級還是低啊。。。” 林菲語還是平常一樣,很快就離開了。

她現在也沒有心思吃東西說:「我們看好時間記得回來上班。」

「是,語姐」秘書們早就知道這樣了。

林菲語買完單,轉身離開和進門的人撞上了。

「對不起」林菲語沒有看是什麼人。

「菲語,你有沒有事呀」被撞到人,不是擔心自己,而是怕林菲語受傷。

林菲語聽到對方叫自己,她沒有想到他會在這裡,林菲語拿起包包走了出去。

那個男人也跟著她離開,林菲語現在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來找自己,她也不想知道了,她和林童景好好的就可以了。

林菲語沒有看到前面的路,她一直走著,她直接撞進來向她走過來的男人。

林菲語抬起來看著那個和自己兒子長著一樣的臉,這個時候她終於明白了,她的總裁夫人洛夢櫻為什麼會這樣對自己的兒子了。

林菲語聽說他的名字,她脫口而出:「司亦琛?」

是的,他長著和林童景一樣,不,應該是林童景長得像他,他回來這麼久還沒有和外面的人聯繫過,想不到這個女人會這麼肯定的叫出他的名字。

他認出了林菲語不就是那天出現他面前的女人嗎,如果她認識自己真的不是有意接近自己嗎。

「你認識我」沒錯他就是洛夢櫻他們想了好久的司亦琛,他沒有想到會是一個從未謀面的人叫了自己。

跟著林菲語走過來的男人,看著司亦琛拉著林菲語的手,大聲說道:「放開我為婚妻的手。」

林菲語看著他還是跟著過來,未婚妻嗎,她早就和他沒有任何關係了,他現在找來,一定不會只是認為他很愛自己吧。

「未婚妻嗎?」司亦琛沒有看完那些資料,也不知道是真還是假的。

那個人以前卻是林菲語的未婚夫,只是很久之前了,她離開了林家,誰知道林家還有一個叫林菲語的女兒呀。

那個男子是趙雷,趙家的少爺,這個人可不會愛上任何人的,當年會同意和林菲語結婚,就是希望等到一下林家的財產。

那時候林菲語也沒有愛他,還給他帶了一個綠帽子,從來都是他不要別人,什麼時候讓人給自己難堪了。

林菲語當年可是沒有現在的獨立,她只是溫室里的花朵,她有一段時間在外面差點死掉,直到遇到了墨昊靳,他給了最大的幫助,才有現在的自己。

洛夢櫻現在都在準備東西,她都要找個地方休息一下了,她的東西已經讓人送到相應的地方了。

她在一間咖啡廳里坐了一下,她都是很喜歡看著窗外的,看著窗外經過的車輛,那些都不會聽下來的,所有的事物都是一閃而過的。


她看到一輛車經過的時候,她本來也不會太在意的,她看到的視線經過落地窗,再到車上的臉,她好像看到了他,她相信自己沒有看錯他,真的是你嗎?亦琛哥哥。

洛夢櫻看到了跑了出去,可是外面的車就是這樣,你如果不再同一個點的時候,怎麼可能追得上呢。

洛夢櫻出來的時候,那個身影再也沒有看到了,她是不是看錯了他真的還會回來自己的身邊嗎?

洛夢櫻現在也沒有心情了,他是回來了,他還沒有離開自己,因為林童景的存在,她不是已經確定了嗎,現在她還是不敢相信而已。

洛夢櫻一直走著,她毫無目的,她現在心裡還是有點不確定的,他這些年一點信息都沒有,也沒有人知道他的經歷。

他現在真的回來了,也沒有找過任何人,也沒有人知道他在哪裡,現在他的出現是有人在背後操作,他們會是什麼目的呢,如果是他自己回來的,為什麼也沒有人知道呢。

洛夢櫻想了很多,但是不管怎麼樣,只要他活著比什麼都重要的,她還有什麼可以計較呢。

墨昊靳回到家,發現洛夢櫻並不在,這個時候她會去哪裡呢。

榮姨告訴墨昊靳洛夢櫻已經出去很長一段時間了,沒有交代去哪裡,她想給墨昊靳準備午餐的。

墨昊靳看到洛夢櫻都不在家了,他哪有什麼心情吃呢。

「不用了」墨昊靳說完,也開門離開了。

他出來的時候看到了走回來的洛夢櫻,她現在的情緒很不好。

洛夢櫻不知道要去哪裡,她追不上司亦琛,她都不知道要去哪裡,但是她的潛意識讓她回來這裡。

墨昊靳看著她回來了,她的手上什麼也沒有了問:「你去哪裡了,榮姨說你都出去很久了。」

「我,我在外面轉了一下,喝了一杯咖啡」洛夢櫻不會把自己好像看到的人告訴墨昊靳的。

「嗯,下次去的時候記得帶上包包呀,如果看到什麼喜歡的東西可以買一下」墨昊靳看著洛夢櫻兩手空空的。

「有呀,我帶了呀」洛夢櫻被墨昊靳一問,奇怪她怎麼可能沒有帶呢。

她伸了一下手,想告訴墨昊靳自己帶了,可是她發現自己除了手機,自己的身上什麼都沒有了。

洛夢櫻追了出去,什麼都沒有拿就離開了咖啡店,可是還是沒有追上說:「對不起,我把東西都忘記了,那些東西還在咖啡店,我這就去拿回來。」

洛夢櫻的包包裡面雖然沒有什麼太過貴重的東西,但是有一些東西也是很重要的,她急匆匆的想要離開。

墨昊靳不知道是什麼事情讓她這樣連東西都忘記了,一定是遇到了什麼事情了。

洛夢櫻現在的情況,墨昊靳怎麼可能放心讓她回去呢,他拉著洛夢櫻說:「在哪裡,我陪你去把東西拿吧。」

「不用了,就在這裡不遠的地方,我一個人就可以了,不用麻煩你的」洛夢櫻也不想讓墨昊靳跟著自己忙呀。

墨昊靳的工作就忙了,現在自己怎麼還給他添麻煩呢。

「在吧」墨昊靳拉著她,走過她剛剛走過的路,剛剛洛夢櫻感覺這裡很長不管自己怎麼走都感覺沒有盡頭一樣,現在感覺這段路很短,只要一定時間就可以了。 神魂,是人體最重要的部分,玄冥至極,只有神魂存在,人才能通五氣,與天地相通!

而此時此刻,在林白神魂的周圍,陡然又開始爆發出無數璀璨到了極點的神魂之火,這是神魂最為精粹的威能,火光蔓延開來,猶如璀璨的光霧,散發著恐怖無比的威能,將林白的神魂包裹在其中,就像是被裝進了一個巨大的熔爐之中一樣。。更新好快。

這法子和先前他對付屍貓的辦法如出一轍,不過唯一不同的是,此時此刻,他是以精粹到了極致的神魂之火,來造就出一方淬鍊精華的神爐,將自己沉入其中,經歷百般錘鍊,以此來換來進一步的升華,讓神魂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純粹地步。

神魂之火熾熱非常,而且在火勢蔓延開始之時,似乎還有悠悠的道音響起!這詭異至極的火光,直叫屍貓有些目瞪口呆,它不明白,林白怎麼會選擇在這一刻來凝練神魂,難道這小子有恃無恐到了此種地步,覺得他可以在這危急關頭,能夠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不成?!

但叫屍貓感到驚詫的事情,只不過是剛剛拉開了一道序幕而已。就在它心中驚疑不定的時刻,它突然感覺到冥冥中有兩股無比恐怖的氣息正在不斷的靠近。這兩股氣息,無論是其中的哪一種,都足夠叫它為之而感到窒息,甚至叫它心中隱隱有不妙感升起!

嗡!神魂世界內陡然一陣震顫,甚至叫屍貓覺得自己的神魂都快要崩碎了!而隨著這劇烈的震蕩,冥冥中陡然出現了兩個事物,一個是一件外圓內方,周身刻畫著無數詭異絕倫的符紋,看上去宛若是凝聚了大道之理的河圖洛書;而另一個,則是一株簡單至極的青蓮。

雖然這兩件事物露面之後,並沒有如銀花那般氣象萬千,璀璨奪目,但卻是隱隱藏著一種大道至簡,返璞歸真的至理,而且從這河圖洛書和青蓮之間,還不斷散發出一種恐怖至極的威能,似乎只要這兩股氣息爆發開來,就會讓所有神魂為之崩塌。

「河圖洛書,分化八卦,先後天相合,陰陽凝,為大道之型!」就在此時,林白的眼眸中突然露出一絲璀璨的明悟,口中緩緩叱道:「青蓮為根,混沌為源,青蓮輕搖!」

轟!就在林白話音落下的那一剎那,原本平靜無比懸浮於林白神魂之前的河圖洛書,陡然急速旋轉起來,而且順著河圖洛書之中,更是有兩道黑白氣息逸散而出,盤旋變動,無數光華陸離,象徵著天地之根本的符紋驟然而現,在林白神魂腳下的虛空中凝出先後天八卦。

緊接著,那株生有三葉,紋路簡簡單的青蓮,蓮葉輕輕搖擺。隨著蓮葉的擺動,只見虛空中陡然有許多混沌氣息生出,一股無比詭異的力量,陡然沿著河圖洛書衍化出的先後天八卦圖紋轉化,然後向著林白身軀之間的五臟方位匯聚而去。

這股氣息乍一進入林白的身軀,便叫他覺得渾身通泰,毛孔張開,一股無法言說的美妙感覺,混雜著奇異的力量,開始自五臟而出,向著他的神魂匯聚而去。

在這一刻,林白覺得自己的神魂似乎和五臟之間出現了一種奇怪的連接,彷彿之前的神魂身軀合一,只是一種表象,直到此時此刻,兩者才算是真正的融匯到了一處。

而且就在這兩件事物發出詭異變數之時,銀花散發出的那五道氣息也堪堪逼近了五臟方位。但還未等到他們爆發,順著河圖洛書和青蓮之上,開始散發出一陣陣如水波般的漣漪,那漣漪雖然看上去脆弱無比,但銀花發出的五股氣息攻打在上面,卻是連波瀾都無法掀起。

只是短短片刻時間,這武道洶湧澎湃的氣息,瞬間就消散不見,甚至連一絲波動都未曾留下,就像是它們從來就沒有在這世間出現過一般,端的是詭譎到了極致。

「娘的,不好,不能再這樣了,不然的話,這小子怕是要壞事!」望著眼前的那詭異到了極致的畫面,屍貓眼中陡然露出一絲驚悚之色,而後雙爪催動,無數屍陰之氣向著懸浮於神魂世界,向外散發出龐大威壓的銀花涌去,催動銀花,便要對林白進行攻擊。

它如何會看不出,如今林白的神魂似乎是在進行著一種詭異的變化,如果再置之不理,任由林白神魂的異變繼續下去的話,就算是這銀花無比神異,恐怕也不見得就能讓自己沒有任何危險的謀求到一線生機,從林白神魂的束縛下離去。

屍陰之氣再一碰觸到銀花,其上的那些金色絲線陡然開始蔓延開來,那宛若赤金的色澤陡然開始彌散開來,似乎都要把整朵銀花,都染成純粹的金色,變成真正的金花!

而且這銀花就像是也感受到了林白神魂凝練的威脅般,光芒璀璨而發,而後陡然凝聚,宛若一道道詭異的利劍般,散發出無窮無盡的殺伐煞意,重又朝著林白的五臟方位衝擊而去,想要通過打擊五臟,來破壞林白神魂的變化,讓林白凝練神魂的謀划落空。

這五股氣息剛一出現,雖然這氣息的指向並不是屍貓本身,但還是叫它覺得自己的神魂在這股強大無比的威壓下,就像是隨時都有可能崩潰一樣。

只要這五股氣息可以逼入五臟之中,這小子的神魂必然要破滅!感受著銀花散發出的這五股強大無匹的攻伐氣息,屍貓眼眸中滿是喜色,面上滿是期待之意。

如屍貓一般,在這五股氣息乍一出現的時刻,林白也覺得自己的神魂開始顫慄不停,就像是肩上扛上了和身體承受度完全不相符的重物一樣,只要胸中氣息一松,就會崩塌。

不過對於這五股如龍般的氣息,林白雖然覺得畏懼,但卻根本沒有時間去理會。此時此刻,他對神魂的凝練已經到了緊要關頭,若是就此放棄,勢必要承受反噬。

而且按照他腦海中的那些殘破記憶,如果此番不能將神魂凝練成功,恐怕就算是就此停手,恐怕也無法攔阻這五股如龍的氣息。而等到那時,五臟勢必要受到極大的衝撞,甚至神魂都有可能出現崩潰,而且如今還有屍貓在側虎視眈眈,此舉絕對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但想要淬鍊神魂,又哪裡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更不用說,如今的林白還處於這種內外交困的情況下。雖然有河圖洛書和青蓮襄助,已經比常人輕鬆了百倍,但是像林白這樣,神魂與身軀相合,化為虛一的情況,卻是前所未有,根本沒有常例可循!

最重要的是,身軀如今和神魂匯聚在一起,想要淬鍊神魂,就必須要在身軀和神魂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可以讓兩者在休戚相關的同時,還能夠相輔相成,散發出最強大的力量。


可是這個平衡點,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是艱難無比!而且在眼下的情況下,林白的神魂和身軀連接在一處,更像是一樁禍事。因為神魂和身軀相連,所以凝練神魂,很有可能會因為兩者相連所產生的偏差,變成凝練身軀,而身軀練得再凝實,對此時的情況又有何補?

「小子,受死吧!」說時遲,那時快,就在林白思忖至極,那由銀花散發出的五股如龍般的恐怖氣息,已然衝到了林白五臟之前,滔天威能驟然爆開,似乎要將林白的五臟盡數摧毀,阻斷神魂之力凝聚的根源,望著這一幕,屍貓狂喜道:「既然你自己不識抬舉,今日我便讓你神魂俱滅,也讓你這身軀也為我所用,把你的生命從這世間抹去!」

身軀和神魂?抹去?聽到屍貓的話,林白心中驟然一動,覺得自己就像是把握到了什麼東西一樣,就像是有一點兒火花驟然在他好腦海中點燃。

而這火花剛一出現,瞬間便爆發開來,就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般,在林白腦海中掀起了滔天巨浪,更是有數字出現在他心中:存,謂存我之神;想,謂想我之身!

這句話借用一句通俗的話來解釋的話,就是紅塵如海,人生長於海中,而之所以能夠存活,便是因為身軀是船;而神魂便是掌握船行船止的舵。船和舵兩者相互相存,方能夠橫行在這紅塵之海中;而無論是有船無舵,還是有舵無船,都會覆在海中,不復存在!

既然船舵相依,那又何必固執於去將二者分開,也就是說,既然自己的神魂和身軀已經融匯在了一處,那又何必糾結於熔煉的究竟是神魂,還是身軀,因為這二者本就是一體!

一竅通而百竅通,此時此刻,林白終於明白了什麼叫做『山窮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上一刻,他還在被雲山霧罩所遮蔽,而下一刻,他便覺得自己就像是跨入到了一片新天地之中一樣,整個人都煥然一新,充滿了蓬勃的生機!

想通了這一關節后,林白神魂原本微眯的雙眼陡然睜開,那目光宛若啟明星子,明亮到了極致,而且目光就像是勘破了世間一切般,就像是蘊藏著大道之理!

不對勁!不妙了!望著林白的眼神,屍貓神魂驟然一凜,心中愈發覺得不妙。


「既然你想要摧毀我的神魂,佔據我的身軀,那今日我便告訴你,什麼叫做事不可為!」向著屍貓掃了眼后,林白臉上露出淡淡笑意,緩緩道:「區區銀花,又算什麼依仗!」 洛夢櫻看著時間,她現在要出發了,她現在不是以洛夢櫻的身份出現,而是哪裡的少主的身份。


沒有人會發現她出現在機場,還有其他人守著呢,洛夢櫻進去之後,就在一個地方換上早就準備好的衣服,現在她這個樣子才配得起少主的身份。

一輛飛機準時的停在了機場,十幾個穿著同樣的衣服的男子和女子,他們在一起沒有人會打擾到他們,他們也沒有和任何人有交談。

飛機停了了,他們一起站了起來,就像是被修鍊過的部隊一樣,他們不用說一句話都知道對方要做的事情。

他們是對帝皇市不熟悉,但是有人接應他們,所以一下飛機很多人都關注著他們。

「這些人都是什麼人呀。」

「一定是那個世家的人吧。」

「可是也沒有聽說帝皇市有誰家有這樣的勢力吧。」

「就算是有也不應該這樣的陣仗吧。」

「就是誰敢這樣暴露自己的勢力呢,他們現在可是都在隱藏呀。」

他們有人來接應的,他們被帶到一個很豪華的接待室,外面有兩個人看著,並沒有什麼不妥的。

門被打開,他們這些人接著走了進去,他們全進去的時候,門被關上了,後面的兩個人都同時回頭看了一下,前面的人好像沒有聽到一樣。

有一個全身白衣的女子站在窗前,數著他們所有人的腳步聲,直到他們停了下來,一排的站在他們面前。

女子數著聲音,好像少了,沒有回頭說:「你們的人都到齊了嗎?」

他們同時的回答女子說:「我們12人已經全員安全到達。」

「12人嗎,不是應該是13人嗎?」當年他們是13人一起離開的,可是過去了那麼多年,人數是會變的。

女子說完轉過頭來,如果是對方想要離開了,她也不會說什麼的,她把這些人的臉全看了一遍,如果是其他人不在裡面,她也許就會認為是自行離開的。

那個女子正是等待他們歸來的洛夢櫻,他們這些人從小就知道長大后,回到她的身邊,將要經歷些什麼,他們如果要放棄隨時都可以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