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是幾年一屆的比武大賽,每一次都代表著他們的榮耀。

一陣響鈴聲過去,所有人都齊齊轉過腦袋,望向比賽台中央的位置。

那裡正有數十名長老走了過去。

隨後坐在長老的位置上。

他們來了也並沒有說話,而是面色恭敬,很有規矩的坐好,然後好像再等著什麼人一樣。

……

正在這時,比賽台上突然傳來一道罵咧咧的聲音。

「去你爹的,你居然想賄賂小爺?你還要不要臉了!」

唰的一下。

突然從高台上跳出了一個身穿緋色衣袍的小少年。

接著便有人痛呼一聲。

萌寶通緝令:天價俏逃妻 啊的一下,身體重重地被拋了出來。

那飛出來的人很快被人認了出來,那被小少年一腳踹出來的男子,正是螣蛇學院的秦明月。

螣蛇學院的學生們連忙上前把秦明月給扶了起來。

「秦師兄,你怎麼樣?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秦明月被摔的好像快暈過去了,聽到眾人喊他,他終於回過神來,接著跳起來便不管不顧的沖著眼前的一抹緋色身影大罵。

「你怎麼可以說話不算話?明明拿了我的錢,卻不願意幫我辦事,怎麼會有你這樣的人啊?!」

緋衣小少年抬起頭來,那雙宛若玫瑰花一般明艷的臉龐,讓人眼前一亮,他很小,看起來才不過十六七歲的模樣。

尤其是他的身形更為嬌小,嬌俏的像個小姑娘似的,可是他舉手投足之間卻充滿了貴氣。

小少年拍了拍自己腰間鼓鼓的東西,道:「你他娘的就給了本公子這麼一點點東西,就想讓我幫你走後門?想要什麼簽,我就能滿足你?你怎麼不做夢啊!」

話落,全場一片嘩然。

原來,這個小兄弟他是管理抽籤的。

而秦明月,剛才是去拿錢賄賂人家了。

最後賄賂不成,反被賣出來。

真是丟人現眼了!

頓時,所有人都眼中閃過一抹鄙夷。

議論紛紛,他們就說這螣蛇學院也沒幾個厲害的,可是最後卻很好運氣,前幾次抽的都是一些實力一般般的,到後面遇到那些強的直接就輸了。 原來不是他們好運氣,也不是他們有實力,而是他們自己掏錢買的!

聽到眾人的議論紛紛聲,秦明月瞬間猛然回過神來,這才發現,他的四周居然已經聚集滿了人!

「!」秦明月臉上頓時閃過一抹羞紅,狠狠的深呼了兩口氣,勉強振作道,「胡說八道!我是誰?我是在哪?我在幹什麼?咦!你又是誰啊?」

秦明月望著緋衣小少年,突然開始裝傻充愣。

少年的眼中突然閃過一抹詭異的笑,居然配合道:「對呀,我是誰呀?」

秦明月狠狠的瞪著他,沒好氣道,「誰知道你是誰呀!神經病!」

少年拍了拍自己鼓鼓的腰包,笑道,「那這些錢又是誰的呀?」

秦明月咽了咽口水,咬牙道,「誰知道是誰的,在你身上難不成還是我的嗎?當然是你的啦。」

小少年一臉恍然大悟,「哦,原來是我的呀,那我就收了。

哎,最近我真是為了一些事,操碎了心,都暈了,自己的錢都不認識了,哎,你看我這腦子。」少年一臉搖頭嘆息。

眾人看的一愣一愣的,不明白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但是,他們肯定懷疑這兩人之間定有什麼內幕!

秦明月看到少年這樣,又是一陣肉疼,偏偏他還不能承認,一承認就坐實了他之前賄賂別人的事實!

就會落到一個虛假的名頭,那就丟人丟大發了。

銀子跟面子一比,當然是面子更重要了!

總算他暫時擺脫了嫌疑!

突然,緋衣少年跳到了高台上,他抬起精巧的下巴,一副高傲的姿態望著眾人。

「好了,大家聽我宣布,今天院長大人不會來了,一切大小事宜全部交由我來負責。然後沒什麼事情的話,那麼我們便開始來抽籤吧。」

銀魂神威唯唯不諾 「好的,一切都有納蘭公子安排。」主席台上那些身份高重的長老居然異口同聲,並且恭敬的回答道。

對小少年的提議沒有一絲不滿,讓眾人不由好奇,這個小少年,他到底是什麼來頭?居然有這麼大的能耐,讓這些長老們都對他言聽計從。

「好,那我們就開始吧。」納蘭小公子一雙靈動的眸子閃爍著耀眼的光芒,然後伸手一指,「就由你們學院的代表先上來抽籤吧。」

看到少年指向她們這邊,夜冰依回過頭看了一眼自家的人,然後在萬眾矚目的下,直接向著高台走了上去。

「憑什麼是她們彩翼學院的先抽?」底下的人有些不滿意,畢竟彩翼學院又算不上什麼高手。

但是人家長老們都不發話。他們也自然不敢大聲嗶嗶。

夜冰依來到抽籤盒子旁邊。

正想要伸手,突然有一隻素白的手率先按住了盒子。

納蘭小公子說道:「你要是自己不小心抽到自己的學院,那就重新再抽一下,要是抽到別的學院,那就直接要跟那個學院挑戰。不可以反悔哦!你準備好了沒有?」

小少年對夜冰依笑了笑,那笑容意味深長。

夜冰依點了點頭,不明所以,不就抽一根簽么,難道還有什麼奧妙不成? 血水流淌的廣場上,陳志凡連連揮掌,將之前被以藤田直樹爲首的十幾個黑僵撕碎的忍者殘軀全都歸攏到了廣場邊緣。

隨後,位於廣場北邊的一片樹林裏,陡地傳來了一連串由遠及近的“噼啪”、“咔嚓”聲。

“嘿嘿,這是有不怕死的人趕來了嗎?”藤田直樹嘴角掛着一抹獰笑的活動了一下手腕。

大鄉武夫橫了他一眼:“三郎,你忘了剛纔主人的教誨了嗎?殺戮太甚,對你沒有什麼好處。”

藤田直樹聞言,吶吶的眨巴了一下眼睛:“主人,大人的教誨,我怎麼敢忘!”說罷,他搖了搖頭,迅速將心頭泛起的一絲殺戮慾望給按捺了下去。

少頃,一道高大的黑影好似一發炮彈般,“嘭”的一下就從樹林裏飛射了出來,然後“咚”的一下,就落在了廣場邊上。

凝神瞅了一眼後,藤田直樹悻悻的翻了一個白眼的同時,嘴裏輕聲嘟囔道:“真是一個野蠻的傢伙。”

相較於他的一臉悻然,大鄉武夫在看到從樹林裏衝出來的是誰後,面上流露出一絲笑意的輕點了兩下頭顱。

很快,隨着時間的悄然流逝,越來越多高大的身影湊過廣場周圍的樹林裏飛躥了出來。

而隨着站立在廣場上的黑僵越來越多,一絲絲陰冷的煞氣,漸漸凝聚漂浮在了廣場上空。

當最後一個黑僵雙手沾滿鮮血的出現後,大鄉武夫神情猛地就是一肅,然後面對廣場中心垂首躬身說道:“主人,108僵已盡數到場,請您示下。”

陳志凡移動目光,朝個個無不縈繞着陣陣血氣和濃郁煞氣的衆僵打量了一圈。少頃,他隨意揮了揮手,示意大鄉武夫該幹什麼就幹什麼。

得了主人的示意後,大鄉武夫眼裏橙光一陣爆閃。

周身漸漸泛溢出一團無形煞氣的他,體內屍氣如同沸騰的開水般,在經脈裏汩汩躁動了起來。氣機牽引之下,108僵也周身縈繞着一層濃郁煞氣地眼裏綠光大盛。

輕吸一口充滿了濃郁血腥味兒的空氣後,大鄉武夫雙手伸出,指影閃爍中,一絲絲如同輕煙般的細霧以他的身體爲源點,一點一點朝着周圍緩緩蔓延了出去。

“呼······”

陽光照耀之下,一股寒風卻突地憑空生成,然後散發着淡淡的陰寒之氣,迅速融入到了廣場上的空氣當中。

寒風吹拂過後,以秋山原和藤田直樹爲首的108僵,紛紛鼓動着各自體內經脈裏的屍氣,將之散逸到了體外。

極陰屍氣,同天地之間遊離的大量陽和之氣相遇,就好似燒紅的鐵棍,被放入到一缸井水裏般,產生了劇烈的變化,發出了一陣陣“嗤嗤嗤”的輕響。

看着迅速在廣場上浮現而出的大量淺白色煙霧,陳志凡微微皺了一下眉頭。

沉吟了片刻後,他拂袖一揮,一顆通體晶瑩剔透的渾圓寶珠,就從周身被一團淺白煙霧籠罩的大鄉武夫身上飛出。

先天一氣陰陽寶珠,乃是陳志凡之前一時心血來潮之下,煉製出來的一件法器。陰陽互轉,盡在一念之間。

神海虛空裏,神光陣陣的他,眼裏灰芒閃爍個不停。

靈念動閃間,某青年單手掐出一道訣印甩到了陰陽寶珠上。下一秒,寶珠表面飄蕩起一層瑩瑩光芒的同時,滴溜溜旋轉着,緩緩升到了離地數米高的半空。

霎時間,廣場上空陡地泛起了一團陰柔水光,大量的陽和之氣,好似乳燕投林般蜂擁涌入到了那一團柔柔水光裏。

感覺周身一涼的大鄉武夫,心裏輕鬆了一口氣後,再次鼓盪起了自己體內的滾滾屍氣。

就見一束束散發出淡淡陰寒之氣的半透明煙霧,從他的周身上下飛快的散逸了出來。

廣場周圍,同樣渾身上下散發出一道道陰寒屍氣的108僵,身形移動之間,熟練的站在了天罡地煞大陣的各個陣點位置上。

衆僵一歸位,一道道無形的陣力路線就在廣場地面上瞬間生成。彈指一揮間,大股大股的森寒氣霧就在地面上蔓延升騰而起。

看到大陣已成,陳志凡拂袖一甩,煙霧翻滾中,整個身體沖天而起,轉眼之間,就扶搖升到了離地百米的天空。

在他的腳下,隨着時間的飛快流逝,一團高數米、表面微微顫動的淺灰色霧氣,以一種穩定的速度朝着四面八方迅速擴散了開去。

短短不過三五個呼吸的時間,散發出淡淡陰寒氣息的灰色霧氣,就在覆蓋了整個廣場後,朝着廣場周圍的樹林蔓延了過去。

陳志凡低頭看着身下由天罡地煞大陣陣力所形成的灰色霧氣面積在迅速擴大,靈念感知裏,身處大陣範圍裏的108僵體型也在一點點的變大。

忽然,他眉峯輕擰,片刻後,就將一道靈念投向了隱隱傳來一陣響動的某個方向。

下一秒,收回靈唸的某青年眼神一凝,冷冷一笑輕聲自語:“動作還算快,不過大陣已成,哪怕你甲賀出動數百上忍,亦如同螳臂當車,一碾就碎。不過這大陣的威力蓄勢太慢,且等我助他們一臂之力。”

話落,他雙手掐訣,指影閃爍中,一道道無形訣印如同一滴滴水珠般逐一墜入到了滾滾的灰色煙霧裏。

足足打入了二十七道訣印後,原本擴散速度就不慢的灰色霧氣,在微微一滯後,就以一種比之前還要快三倍的速度朝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霧氣的擴散速度一變快,遊離在廣場周邊的大量陽和之氣也跟着加快速度奔涌了過來。

一時間,離地十數米高的半空,在陰陽之氣的涌動之下,陣陣清風裹挾着一縷縷淡淡靈氣,慢慢融入到了空氣裏。

“吼!”

一聲厲吼,陡地從霧氣深處震盪而出。

緊接着,一道又一道吼聲從霧氣各個地方一一傳出。一時間,霧氣翻滾、陰氣大盛、冷風吹拂,方圓數公里的區域內,陽氣退散,光線暗淡。

靈念感知到,在大陣陣力的激盪之下,108僵個個身型大變。短短不過三五個呼吸的時間,體型就由不到兩米,變大到三米有餘的巨人模樣。

周身清氣縈繞的陳志凡,微眯雙眼看着某個傳來聲響的方向,眼裏寒芒閃爍:“陣勢已成,順者昌,逆者亡!” 「好,那你開始吧。」納蘭小公子鬆開手,讓夜冰依開始抽籤。

夜冰依狐疑的將手伸了進去,隨後便挑了挑眉,望向少年。

他究竟是什麼意思?

這裡面分明只有一個簽。

「喂喂喂!彩翼學院的,你在磨磨蹭蹭幹什麼呢?不就是讓你抽根簽么,怎麼還不快點?」

底下的人看到夜冰依半天都沒有抽出來,不由開始沖她嚷道。

他們生怕夜冰依會用的時間長,萬一作弊什麼的,也害怕她把好的給抽走。

夜冰依才懶得理他們,她疑惑的望著少年,不明白他究竟想要搞什麼鬼?

「別看了,抽吧抽吧,不管你抽到哪個學院,人家的本事都比你們強的。」小少年調侃了一句,又朝夜冰依眨了眨眼。

夜冰依看著對方一個小孩,並且身上也並沒有什麼惡意,不管了,她先抽抽看。

看他到底搞什麼鬼。

而且不管她抽到哪一個學院,這些學院她們也都無所畏懼,因為她們看重的對手,是第一的龍王學院和第二的靈雀學院。

夜冰依慢慢抓住那根簽,抓住那隻唯一的簽,然後將手伸了出來。

所有人都盯著她那隻手。

秦明月也在心中暗暗祈禱,千萬不要抽到她們彩翼學院啊,他們才不想跟她們這群變態比賽!

光是她們那個男人就更恐怖的了。

緋衣少年接過夜冰依手中的簽,開始念道,「彩翼學院隊,對螣蛇學院!」

唰!

秦明月整個人瞬間呆了,因為太過激動,他直接砰的一下,一頭栽倒在地。

不過卻幸運的砸到了他身後站著的弟子身上。

那學生忍著痛,連忙扶著他。

秦明月重新站起來便惡狠狠的跳起來罵道,「不可能,這肯定是作弊!作弊了!有內幕!」

他不說作弊有內幕還好,一說,眾人便立即想到了,剛才秦明月好像拿銀子收買人家,現在,這算不算是報應呢?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哈哈!

所有人剛才見識到了帝玄胤的實力之後,雖然對他們彩翼學院還是不以為意,但是心中對帝玄胤還是有些忌憚的。

然而現在有人接手對上彩翼學院,他們不由鬆了口氣,這真是一件好事情。

所以一個個開始反駁起來,「秦明月你胡說八道什麼?這可是堂堂正正的比賽,怎麼會有黑幕呢?」

「對呀對呀,你當我們長老都是什麼人了?」

還有人居然直接將長老給怎搬了出來。

秦明月聽了正想反駁,突然又瞥到緋衣少年。

小少年對她露出了一個笑容,活脫脫一個小惡魔啊,秦明月咽了咽口水,氣得差點噎死,但是也不敢反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