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是因爲他們的新主人願意給他們機會。

不遠處,李大水到了凌羽楓跟前,凌羽楓揮了揮手,表明讓李大水來應對。

削弱工人,他們只會覺得他們可以爲自己而不是爲他們做這一切。

那些工人不僅要學會抗拒,還要樹立自信和自尊!


李大水理解,點點頭,轉向所有工人,說道:“兄弟,我們在六十六礦區工作了多年,這是我們的家,甚至有兄弟,死於礦井底部。六十六礦區,既然新主人願意給我們機會,我們就必須做好!”

“必須的!”

每個人都在大喊,幾乎耗盡了所有的力量。

“從今天起,工會要成立,代表選出來,建立制度,我們要遵守,誰違反了,就不是我們的兄弟,就是要破壞每個人的希望,我們絕不留情。”

“好!”

“好!”

“誰敢違反,就是摧毀每個人的希望,絕不留情!”



所有的噪音!

蘇妲己站在遠處,她的身體有些發抖,眼淚已經無法控制。但她努力不哭。

她是一個敏感的人。

看到這些人變得自信和勇敢,捍衛尊嚴。

這樣的結果,遠遠超過凌羽楓直接幫助他們解決的麻煩,來得更有意義啊!

“楓,你做的對!”

蘇妲己溫柔地看着凌羽楓,“我真的很佩服你!”

凌羽楓笑着握住蘇的手:“老婆,這話什麼意思?””

蘇羽的臉突然紅了,反覆舉起手,拍了一下凌羽楓的手。

“你這個混蛋!”

“別取笑我!”

凌羽楓笑了笑,將蘇妲己抱在懷裏:“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你可以欺負我,沒有人可以欺負你,包括我。””

他和蘇妲己一起離開。

解決了六十六礦區的問題。

接下來,凌羽楓不會讓李大水獨自完成系統工作。畢竟,他的能力是有限的,蘇氏集團卻擁有很多人才。

凌羽楓讓張天啓安排兩名經驗豐富的員工從京城來指導他們。

六十六礦區只是凌羽楓的試點,不僅使工人成爲工會的管理者,還要讓他們的管理體系充分建立,而且還足夠好。

只有維護工人的權益,礦區纔能有生存的意義。


只有這樣,接下來才能一步一步地開始改變鐵山,創造新的城市,而不是過去的舊城市。

至於其他的,則無需擔心。

六十六礦區事情一出,像蝴蝶的翅膀一樣閃爍,由小旋風引起,不斷演變,成爲大風暴!

凌羽楓不必擔心那些工人會受苦,因爲光頭強和其他人已經滲透到每個採礦區,不幸的只有從事邪惡的人。

六十六礦區,一直在李大水等人的黑暗宣傳下,遍及鐵山市,各大礦區。

特別是,蘇氏支持礦山的管理並同意聯合礦山,這一事實使長期受壓迫的工人看起來像沙漠中的春天。


這不僅是希望,還可以挽救他們的生命!

不久,第三十三號礦井選擇罷工,幾乎立即與礦井經理髮生了暴力衝突。

他們聚在一起爲自己的權利而戰,站起來爲自己而戰,他們贏了!

六十六,三十三…

在短短的三天內,整個鐵山市就像一場大地震一樣震驚了所有人!

所有礦區成立工會,實行獨立管理,百通公司三大控制者,暴怒!

大廈頂層。

謝麗吉坐在那兒,一臉難看。

他天生瘦弱,額頭高大,臉上冷酷。

“我會解決的。”

他在電話裏說。

“在你這一邊,請儘快安排。”

“它來了,看起來並不容易對付。”

謝麗吉沒想到蘇氏會很快到來。

他們三個想要控制鐵山市的資源,並與幾個大家庭斷絕關係,他們已經計劃了很長時間。

現在,京城的大家族放棄了百通公司,但將其股份轉讓給蘇氏。

他們不甘心?

“這些年來,我們擁有最終決定權。即使是京城的大家族也不敢大驚小怪。蘇氏想搶嗎?” 謝麗吉生氣地說。“他們永遠別想!”

掛斷電話,他轉過身,看着坐在沙發上的那個男人,臉呆着。

“有消息嗎?”

“有。”

坐在那裏的那個人立即站起來,將數據交給了謝麗吉。

“起初是第66礦區的李大水。只他去東海邀請蘇氏過來。”

“一個小小的礦工怎麼能做那麼多呢?”

謝麗吉哼了一下。

“但他敢於製造麻煩,這不能輕描淡寫放過!”

“此外,僅剩三個礦區,仍然處於僵局。但是,如果我們繼續這樣下去,恐怕我們將無法長期堅持。工人正在變得越來越激進。”

“哼!”

謝麗吉哼道,“一堆螞蟻,太猖狂了。”

“對於那些造成麻煩的人,滅了他們,如果失去了對礦區的控制,不要怪我的無禮!”

“是!”

該男子說了這句話,立即離開。

謝麗吉是辦公室裏唯一剩下的人。

他點了一支菸,瞥了一眼,然後思考該怎麼辦。

蘇氏的來得如此之快,以至於他們還沒有準備好,都怪那些該死的工人,偷偷溜到東海尋找蘇氏。

即使蘇氏入股,他們也想控制百通採礦業,那又如何呢?

他們是真正控制的人,蘇氏完全不成熟,不能被帶走。

只要他們稍稍動動手腳,就可以迫使蘇氏乖乖地讓股份出去,否則,被困在鐵山,他們可以將蘇氏活着拖下去!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他說:“蘇氏擅長直接針對這些工人。”

“但是真的認爲我們害怕他們的罷工嗎?”

他哼了一聲。

“錢,我們可以承受損失,這是蘇氏的錢!”

他把香菸放在地板上,站起來,打開辦公室的門,然後出去。

用拳頭是沒有用的!

同時!

李大水在家中,很高興地告訴妻子那些事情。

“現在,礦山是由我們自己作爲工會來經營的。人們選擇誰可以做事。凌先生,他們還派了專業人員來指導。”

李大水握住妻子的手,高興地說:“凌先生告訴我,未來我們採礦的人,看醫生可以報銷費用,你的病情很快就會得到治療!””

李大水簡單地說。

蘇氏對未來的採礦區將是什麼樣的,未來的鐵山將是什麼樣的,讓他們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興奮。

這樣的生活,他們曾經只在夢中思考!

“真?”

“多麼美妙!”

李大水的妻子也很興奮,“太好了!”

“砰!”

有人踢開了門。

李大水的臉突然變了,保護着妻子,大喊:“你是誰?”

“怎麼能闖入我的房子!”

“你是李大水,對嗎?”

董大通揮手說:“把他弄殘廢!””

十幾個人衝了過去!

“你在做什麼!”

李大水感到驚訝,在妻子面前擋着,“你這麼做,凌先生不會讓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