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是一首驚豔絕倫的詩,唯一的遺憾,太短了……”

“此時此刻,橋塌之事爲人矚目,大家心急萬分,似乎並沒有寫詩的佳境。張斯偏偏登載那麼一句詩,何以有此閒情呢?其中怕並非讀者猜想的那般簡單。‘黑夜’是何意?‘光明’又是何意?細思之下,讓人不得不浮想聯翩……”

“如今看來,張斯的天賦,在寫詩,而非研究歷史上……”

“華夏終於出了一位,令人心悅臣服的詩人……”

“從詩句中可以看出,詩人正身處困境,而他的詩句,則是在表達自己的決心……”

這句詩的威力,實在很大,詩壇也衝擊的七零八亂,文壇也被攪和了一番,出現了短暫的混亂。

已經有詩人協會的代表人物表示,希望張斯能入會。

對此,張斯只笑了笑,沒有應答。

他寫這首詩,另有目的,可不單單是爲了好玩。

首先是爲了名聲,當然,不是爲了他自己的名聲。他需要吸引注意力,以此得到文人的支持,到時候若有論戰,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其次,橋塌之事能引起更多人的關注,這可以形成影響,保證它能被公正的解決。

最後,他確實是在表決心。

自打入主報社,他的風格已在行動中體現,所有的稿件,都由他把關審覈,同意了才能發表。所有,雖然文章並非他親寫,卻能表現他的意志。

除此之外,他還親自撰文,成爲報刊最重要的稿件。

行動已經在開始,但除此之外,他還需要一份宣揚。

這一份宣揚,要能體現他的內心,並表示出辦報的宗旨。

本來,他想寫一篇長文,藉以闡述《桃源報》的宗旨,自己的理念,以及辦報的方針。可細細思量,彷彿無從下筆。若是按照他的心意,當年的《申報》,《大公報》,還有金庸先生的《明報》等等,許多主張都是他喜愛的,並打算尊崇的。

但時代已經變了,地點又不同,寫出來,效果未收,怕已引來了麻煩。

幾經思量,他決定寫這句詩,既美觀,也表達他的決心。

“銷量又增了。”張倩依拿着數據單,興奮地說道。

張斯斟了杯茶水,遞與她喝,張倩依搖搖頭,表示不渴。

他只好自己喝,抿了一口,說道:“只是暫時的,不穩定,過幾天會有回落。”

張依影問道:“爲什麼?”

張斯聳聳肩,說道:“這次是因爲兩句詩,掀起了評論的風潮,大家的興趣不免要向這兒集中。等讀者買了幾期,發現再也沒新鮮的詩句可看,定然放棄繼續購買。”

張倩依說道:“那你多寫點,不就行了?”

張斯無語得看着她,嘆息道:“小姐姐,你有沒有看報紙?”

張倩依說道:“當然看了。”

張斯說道:“那你對‘百年一遇’,怎麼理解?”

張倩輕哼了一聲,說道:“不過是兩個短句,吹得神乎其神,也不嫌虛僞。”


張斯不與爭論,提起另外的話題:“此次之事,並非爲了得一個詩人稱號,而爲了吸引目光。如今目的既已達到,該進行下一個步驟了。”

詩句能得以迅速流傳,並非單憑質量。

《桃源報》在近來的事件中,本就出足了風頭,張斯更是其中的焦點。他空着專欄不寫文字,只以兩句話代替,本身就已是一件不錯的新聞了。

詩句正是藉助這股力量,才能飛速傳遍大江南北,引起滔天的議論。

如今目的已達,該是回報事件本身的時候了。

張斯拿出兩份文章,交給了張倩影。

“我的專欄內容,你拿好,明天準時出刊。”

“張斯的轉變,具體起於什麼時候,已很難考證。不過,按文學界的一般性說法,則是始於在報上發表的一句詩。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

他的深情,曾感動過無數人,筆者如今重讀此詩,也止不住地熱淚盈眶。

爲了這一信仰,至死不渝,張先生付出了實在太多了……”

————引自《張斯傳》

“如今提及寫詩,該是十分陌生的事了。

年輕的朋友們,能背誦幾句古詩,已算十分了不起,若說現代詩,則實在有些難爲人了。其實,大家忘卻了,有那麼一段時間,忽然流行起現代詩來,大街小巷地傳唱,比歌星的歌曲還普及。

儘管,大部分只是爲了裝時髦,並不解詩意爲何。

但畢竟難得,說來,還要感謝一個人……”

————引自《華夏現代文學史話》

“張先生的詩,讀來親切,十分動人。

許多人讀着讀着,或會止不住地流淚,這是非常罕見的事。

他的詩,總與現實生活緊密相連,那爛漫美麗的語句中,藏着難以言喻的悲痛,每每想起,令人唏噓感慨……”

————傅國《百年塵業》 張斯的專欄,沒有登他的文章。

當然,他沒有繼續寫詩,而是登了兩份權威的報告。

報告一出,天下震動,桃源橋塌一事,可以得出定論了。

內容正是由張相文尋來的專家所寫,條理分明,一字一句非常嚴謹,據幾人的研究調查,可以得出結論,桃源高架橋偷工減料,屬於不合法工程。

而前些日子的慘劇,正是由此造成!

這段時間,吵的儘管熱鬧,卻大都在扯淡。

你說你的,我說我的,你認爲我不對,可是你拿不出證據,又能如何?

如今不同了,權威的論證就在眼前,白紙黑字,寫的分明。

於是,經過驚愕之後的靜默,讀者反應了過來。最初是相互間討論,接着開始在報紙上表達意見,希望**能徹查此事。

《桃源報》卻不再做聲,任別人搶風頭。

路要一步一步地走,欲速則不達,現在大概已經爲**所不喜,需要暫時偃旗息鼓,避免過早被拔除。

張斯很滿意,事態正按他的預想發展。

議論聲將會越來越大,最終勢成洶涌,民意激憤。

到時候,**迫於壓力,肯定會徹查此事,縣長與局長一流的人物,只能灰溜溜地接受處罰了。

他沒有早早將報告拿出來,正是爲了這個原因。

一份單純的報告,能說明事實真相,但辦不成事。

沒人會搭理你,除非你能調動大勢,可一個小老百姓,哪來的大勢?

張斯卻能借勢!

寫文章,發報道,當詩人……一件接着一件,他一直在做鋪墊,以引起注意,獲得民意支持。

大勢已成,正等着水到渠成。

張斯鬆了口氣,這番行動,費勁心力,他也有些憔悴,如今可以休息休息了。

而正當他放鬆的時候,一道支流,奔涌衝來,更改了渠道!

在一份銷售極廣的大報上,刊載了一篇文章:《張斯爲何窮追不捨?》

“桃源之事,鬧得紛紛擾擾。

從第一篇揭露文章開始,浪潮接連不斷,每每在人焦急,不辨是非的時候,總會有新的證據出現,吸引大家的視線。


一切有理有條,就如一幕策劃好的戲劇。

不得不令人懷疑,有人在暗中策劃,引導民意。

這個人是誰,不言而喻,張斯!

人物並不難猜,此次出力最積極的,莫過於《桃源報》,報刊的老闆則是張倩影女士。而張女士正是張斯的親姐姐,更有消息稱,張斯已入主報刊,成爲總編。

此外,每一次的轉折,總是由張斯的文章引導,絕非巧合。

按他自己的話說,作爲親歷其事的人,要說出真相。

而據筆者所知,事實遠非那麼簡單。

在這次騷亂中,可以想象,最受影響的,應該是當地**。那麼,張斯爲何如此做呢?因爲他與**有矛盾!

大家只知塌橋之事,卻不瞭解其它細節。

張斯與**有何矛盾?

據**大樓看守王某透露,張斯曾以私事求見縣長,兩人商談未定,最終張斯氣呼呼地走出了大樓。至於商談何事,外人無法得知。

而張斯由於心中不忿,竟在**大樓門前行兇,當着衆多辦公人員的面,毆打看守!

看守礙於他的身份,不敢還擊,一味退讓,終於被打成重傷!如今已過數日,仍有幾人躺在醫院治療,傷有多重,可想而知。

之後的事情,讀者就非常清楚了。

橋塌是公事,報紙也是公器,張斯卻爲個人恩怨,挾之報復,興風作浪,實在是可惡至極……”

當張斯看到報紙時,氣的渾身發抖。

張倩影臉色慘白,恨聲說道:“這羣人,當真無恥!”

文章爲何人所寫,並不重要,定然是某些人交代好的。

“誅心之言,當真狠毒……”張斯嘆了口氣,閉上眼睛。

原以爲大橋偷工減料,只是縣裏的事情,看來,情況比想象要複雜的多。從電視上的節目,到這次的臨頭逆襲,分明是由更高職位的人物在操作。

尤其談到他與縣長的私人“恩怨”,將**一下子撇了出去。

而縣長無論如何脫不了干係,不算結果如何,最輕也是仕途終結,分明是丟車保帥!

張倩影說道:“你的預想,怕要被打亂了……”

張斯點點頭,不言語。


民意是跟着注意力走的,他用盡手段,將大家的目光牽在橋塌之事上,此事突如其來,勢必引開大家的目光,全轉向張斯自己。

只要再有幾步後續動作,連消帶打,也就事件的影響,消除了大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