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幾個初出茅廬的小子,哪裏見過這種人間末日一般的景象。

做好一切,陸止說道:「作壁上觀還是為人間百姓出一份力?」

顏子錦哪裏聽不出話里的意思,這是在框他出手,他不像先前走的那位。

他是個有腦子的。

顏子錦收起手中典籍,一步跨出院門,丟下一句選擇前者后消失不見。

在問之前就已經猜到答案的陸止並不驚訝,只是無奈的搖搖頭,從堂屋拿來一張長凳擺在院子正中,坐在上面靜觀其變。

他和顏子錦不一樣。

反而他覺得那位相識不過幾日的大先生很對他胃口。

所以他選擇後者。

神念瞬間鋪展開來,很快追上先行離開的龐北斗。

大先生身形閃爍之間就看到三站道門符籙在自己身旁三個方向追了上來,環伺他。

他的小天地內響起年輕道士的聲音:「我可不想被那小子出來說他遇人不淑,搭上個見死不救的名聲,三張符籙為你護道,遮掩天機或許你們可以排第一,但是這些左道之術在眼下看來最是實用。」

龐北斗來不及多說,言語道謝之後,裹挾三站符籙掠向宮門。

陸止最終還是沒有忍住,祭出道發算卦之術,推演白衣少年接下來的路途。

閉上眼的那一刻,他只覺得自己現身一片絕地之中,四周大霧縹緲,讓人看不到一絲物影。

他想撥開迷霧,看個真切。

道法默默輸送,眼看就要撥開迷霧,卻不曾想下一刻就被一道莫大能量彈出空間,猶如靈魂顫慄,從長凳上倒翻了下去。

相比上次還好,沒有暈厥過去,

陸止有些迷茫,起來打掉身上灰塵,重新坐好,自言自語道:「天機不可泄露,現在連看都不讓人看了。」

天幕之下,南洲祖王沒有第一時間現身,座下十大妖王顯出身形,站在巨無霸的飛舟上。

天道叩禮並不能影響到守護光幕。

這是在他們意料之中。

大唐繁榮千年,如果連這點底蘊都沒有的話,也會讓他們所瞧不起。

按照以往規矩,十大妖王大手一揮。

百萬妖軍從戰艦飛舟上一躍而下,攻打守護光幕。

元年大劫,起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歐陽玉澤驚人的發現,自己的姐姐竟然哭了!

歐陽安琪,從小內心強大,就算小時候惹事了被家裏人打罵,歐陽玉澤也從未見自己姐姐哭過,而今天她竟然哭了,因為這一首曲子,哭了!

「姐,沒事吧?」

「我沒事!」歐陽安琪看着和嚴經緯抱在一塊的夏子悠,自言自語了一句:「呵,我遲了一步么?」

「姐,你說什麼呢?」

歐陽玉澤不明所以。

歐陽安琪笑了笑,並沒有說話。

這時,歐陽安琪目光離開嚴經緯,四處掃動,沒發現死對頭曾妮的身影。

她正疑惑的時候呢。

就看到曾妮從宴會廳大門那裏走了進來,曾妮回到宴會廳之後,似乎感受到了宴會廳里的人有些不一樣,每個人好像都發生了點變化,具體那裏變化,曾妮又說不上來。

咯咯咯!

歐陽安琪踩着高跟鞋,走向曾妮!

「曾妮!」

「有什麼事?」曾妮聲音冷淡,面對死對頭,她沒什麼好臉色,不過此時,她發現歐陽安琪的眼睛有些紅,心中越發奇怪,到底怎麼回事?怎麼她出去一趟回來,好像大家都發生了變化?

「呵呵,看來你剛才沒在,錯過了一場精彩表演!」這一刻,歐陽安琪突然覺得挺爽,因為她的死對頭曾妮沒聽到剛才嚴經緯那首震撼至極的曲子,而她很幸運的聽到了!

曾妮一臉疑惑。

歐陽安琪笑了笑,似乎並不想和曾妮解釋,她笑道:「曾妮,今天我還得好好謝謝,若沒有你,我或許要遺憾一輩子!」

「嗯?」

歐陽安琪這女人謝自己?這女人瘋了吧?

曾妮不明所以。

而歐陽安琪,轉過頭深深看了嚴經緯一眼之後,便帶着弟弟歐陽玉澤和助手小玲離開。

「這女人,搞什麼?」

曾妮一臉懵逼。

她走到夏子悠身邊的時候,夏子悠已經和嚴經緯分開了。

「子悠!」

「曾妮,你跑哪去了?」

「我剛剛出去一趟,順便接了個電話!」曾妮剛才一直在外面走廊發獃流淚,後來她創辦公司的經理人打電話給她,她下樓接了幾分鐘的電話,導致錯過了嚴經緯那驚天動地的曲子!

「發生什麼事了?怎麼好像每個人都變得挺奇怪的?」曾妮一臉疑惑。

「經緯剛剛彈了首曲子,其他沒什麼了!」夏子悠解釋道。

「就這事?」

曾妮看了嚴經緯一眼,並沒有多想。

如果剛在曾妮在場,聽到嚴經緯那首驚天動地的曲子,或許結合李破軍等人的表現,她能猜出什麼。

但她錯過了!

「子悠,武安神帥看樣子是不會來了!」曾妮嘆息了一聲,語氣之中,帶着無盡失落。

「你這麼希望武安神帥來參加你的宴會?」

曾妮的話,令一旁的嚴經緯有些好笑。

夏子悠瞪了嚴經緯一眼,道:「曾妮有事求助武安神帥,武安神帥若是能來,自然是最好的,曾妮你今天幫武安神帥的部下安排了相親聯誼,武安神帥肯定會記着你的情,說不定有時間會召見你,同意你的請求!」

「哪有那麼容易!」曾妮露出苦笑。

「曾妮,我相信,武安神帥肯定會記着你的情,幫你的!」夏子悠安慰道,接着她不停的給嚴經緯使眼色,意思是讓嚴經緯也安慰曾妮幾句。

礙於老婆的面子,嚴經緯淡淡道:「會的,武安神帥會召見你!」

「子悠,你們不用安慰我了。」曾妮笑容有幾分苦澀,道:「剛剛我想明白了很多,反正怎麼活都一樣,又何必強求太多!」

「曾妮,你這是……」

夏子悠有些不太明白,為何一向自信無比的閨蜜,會變成這樣。

「好啦,子悠,不聊這個了!」曾妮拉着夏子悠道:「咱們一塊去跳舞吧,咱們閨蜜兩,好久沒跳過閨蜜舞了吧?」

「好!」

接下來,曾妮拉着夏子悠去了舞池之中,兩人翩翩起舞。

……

雲湖大酒店門口。

歐陽安琪和歐陽玉澤姐弟兩坐上一輛勞斯萊斯。

「弟弟,陪我去喝點酒吧!」

「沒問題!」

歐陽玉澤有些奇怪,他發現姐姐歐陽安琪自從被嚴經緯用琴聲擊潰之後,就發生了變化,這種變化,令歐陽玉澤很擔心。

他們姐弟兩找了一處安靜的酒吧。

是大學城附近的酒吧,酒吧里玩的都是學生,很安靜。

歐陽安琪直接點了兩打啤酒。

「姐,你這是……借酒消愁?」歐陽玉澤看着桌子上兩打酒,苦笑道:「姐,今天不就敗了一場么?這可不像你的風格啊?你一向都是越挫越勇的!」

「呵,你以為我點這麼多酒,是借酒消愁?」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見識了病人們的悲慘生活后,沈夙璃的內心久久不能平靜。

面無表情地坐在椅子上,她皺了皺眉,剛要和澹臺肆談論一下病人安置的事情,誰知柔嘉就端著一碟點心走了進來。

「王爺,大人,這是奴家剛剛做好的點心,你們從疫區回來辛苦了,趕緊用點吧!」她對着澹臺肆盈盈一拜,臉上的笑容溫婉又柔和。

沈夙璃的眼底閃過一抹不適,這幾天沒看見這個女人出來蹦躂,她差點都忘了還有她的存在了,想到上次她暗暗往外面遞消息的事情,她不由得沉了沉臉。

澹臺肆此刻正被疫情鬧得煩心,也沒功夫應付她,只揮了揮手,「東西放下,你下去吧!」

柔嘉臉上的笑容有一瞬間僵硬,這還是她來到這裏之後,澹臺肆第一次如此冷淡,心裏有些頗不是滋味,臉上所剩不多的笑容有些勉強。

「是,那奴家不打擾王爺和大人議事了,先行告退!」

看着柔嘉蓮步輕移地慢慢出了書房,沈夙璃冷哼一聲,往後靠在了椅子上,「王爺今天怎麼不憐香惜玉了,這可不是你的作風啊!」

澹臺肆知道她是在說前幾天他的態度,不免有些無奈,「現在這一堆事兒,我還哪有心情憐香惜玉?況且,她算哪門子的玉?」

這個答案聽上去有些差強人意,沈夙璃微微昂了昂頭,勉強接受了,隨後臉色微變,笑容盡收,「王爺,這個柔嘉這麼多天一直沒什麼動靜,我覺得不會那麼簡單。」

聞言,澹臺肆皺了皺眉,「這些天本王一直在派人留意她的一舉一動,可不知道她是不是發現了不對勁,居然沒有再往外遞消息。」

「事情肯定沒有那麼簡單,說不定她就在等咱們放鬆警惕的時候,不過我覺得她應該不知道咱們已經發現她了,但應該很快會展開行動了。」沈夙璃一臉篤定道。

澹臺肆微微抬了抬眼,「是嗎?沈小姐何以見得?」

「很簡單,她蟄伏了這麼多天,肯定在暗中觀察咱們,如今覺得沒什麼危機,可以動手了,自然會提前試探一番,剛才這不就來了嗎?所以我沒猜錯的話,她馬上要動手了。」

沈夙璃到底是特工出身,這種潛伏刺探消息的事情之前沒少做過,自然也明白這些做卧底的心思。

澹臺肆的眼中讚賞越發多了起來,他點了點頭,「好,本王這就讓人安排,一定會把她盯住的。」

「雖然要繼續盯着,但是也要注意,千萬不能打草驚蛇,不然之前所做的一切工作就全都前功盡棄了。」沈夙璃又提醒了一句。

澹臺肆點頭,「這個本王自然知道,絕對不會出任何差錯,接下來就看她會不會往裏跳了,沈小姐,咱們且等著看吧!」

果然,接下來的幾天,柔嘉的動作明顯比之前多了起來,至少沈夙璃一天總能碰到她十幾次,而且每一次幾乎都是在不同的地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