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就是很明顯的一個暗號。

「什麼?受死?我沒聽錯吧?哈哈哈。。。。」後面的聲音戛然而止,只見他整個人一動不動的站在了那裡,全身上下就剩下了一個眼睛開能夠在轉動。只見他的表情就像是再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一樣。

不過回答他的就是那一群的集體衝上,不同的方向朝著這所謂的半步封神的強者打去。

「碰!!」

宛若九天炸雷般的聲音響起。


「嗤嗤!」

男子身上的血液彷彿不要錢一樣朝著外面飛速流淌。

「快,還有十五息!」凌夜殤的警告聲在眾人的腦海中響起。

所有人手中的光芒閃現,再度狠狠的打在了那半步封神的強者身體之上。

「碰!」

巨大的爆炸聲響起,帶動了整個魂力風暴,朝著外面擴散而去。周圍的房屋有些不穩固的都開始坍塌了,至於看戲的人,那是一退再退。

「啊啊!!!」半步封神的強者在這一擊之下沒有死去,而二十五息的時間陡然已經消失了。「哈哈哈,我還真要謝謝你們了,多年以來從未鬆動的瓶頸,終於破開了。我現在是封神期的強者了,哈哈,為了報答你們的恩情,我決定給你們留個全屍,爾等接受死亡吧。」

所有人都停下了攻擊,看著封神強者最強一擊,這一擊之前場中之人絕無任何生還的可能性!


只見那封神的強者身子緩緩的飛起,神色猙獰的笑道:「受死吧,天荒斬!」一把大刀不是何時出現在了手中,朝著下方劈去。

這一刻,沐清風等人全都默默的閉上了眼睛,死亡並不可怕,或許也是一種解脫了。不過臨死之際沒有再看到帝天一眼,將會是這些人此生的遺憾。

「休得放肆,國城中不得見血!」一個氣勢凌厲的人出現在空中,整個人散發出無上的威壓,直接打斷了那封神強者攻勢。

封神強者大怒,看向來人,臉色大變,之前的怒火彷彿被一盆冷水澆滅了一樣。落了下去,恭敬的跪在地上,說道:「恭迎國城守護者。」

「天吶。國城守護者?」

「傳說這國城守護者每一代都有十人,十個人都是准帝級別的人物。」

「真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看到國城守護者的出現。」

「聽聞這國城守護者不到國城危機的時刻是不會插手的啊。」

聽到了下方的議論聲,封神強者也是十分好奇的問道:「敢問守護者,是有什麼大事嗎?怎麼勞煩您的大駕呢。」

國城守護者心高氣傲的瞥了他一眼,低哼了一聲,說道:「此事也是被我遇到了,要是沒有被我遇到,國城中是不是要見血了?」

「可是他們。。。」封神強者還想解釋什麼就被打斷了。

「原來是黃爺爺啊。」只見馬車中探出了一個小腦袋,這公主從馬車中緩緩的走了出來。

這簡直就是人間尤物,高挑的身材,曼羅的體態,被粉紅色緊身裙完美的勾勒了出來,再加上那無法用言語描述的絕美臉蛋,簡直就像是天造地設的一樣,那麼的完美。

「天吶,這就是公主?」

「傳說公主是中千界第一美女,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啊。」

「這種女子真不知道什麼樣的男人才配的上她。」

這公主剛一出來,就引爆了眾人的話題,紛紛感嘆今日沒有白來。

「哦,原來是吳孫女啊。」空中那國城守護者眼中閃過一絲溺愛之意。畢竟他們幾個國城守護者在公主的小時候都去陪他玩過,自己的鬍子被扯掉了不少呢。

「黃爺爺,他們擋住了我的去路,我的開路將領也被他們殺死了,這件事情如果決斷呢?」公主言語中透露著嫵媚之態,眾人蠢蠢欲動。

「真他娘的誘惑啊。」

「閉嘴吧,上面那國城守護者是他爺爺呢,你沒聽到么?想死了啊?」

「。。。。。。。。」

國城守護者看了看下方的人群,畢竟這麼多人看著自己也不能徇私枉法吧?說道:「這樣吧,就把這一行數人關押起來,老夫還有別的事情,現行告辭了。」

「恭送黃爺爺!」公主深深的鞠了一躬,冷冷的看了一眼場中,說道:「全都押送回去。」「是!」

到了封神的境界,沐清風這些人就連禁錮都禁錮不住了,全都被打包帶走了。 轟!!

整個空間都在劇烈顫抖著,帝天猛然睜開雙眼,在這一眼之下,整個空間彷彿都要崩碎一般。

玄武皇感受到空間波動,連忙睜開眼睛,一臉滿意的說道:「不錯,不錯。四大主宰屬性之一的空間屬性已經被你掌控了,現在你運用一下,讓老夫看看,畢竟老夫也沒有見過空間屬性的修鍊者。」

帝天一臉欣喜的點了下頭,拱手說道:「多謝前輩了,如果沒有前輩的鼎力相助,我帝天也不有此成就。」

「哈哈,不要廢話了。讓我看看。」玄武皇打趣的說道。

「掌控天道!」


一字一頓的說著這幾個字,只見天空都旋即一暗,彷彿被帝天拉下來了一樣。

「融合空間!」

一道潔白色的光芒拍出,那血海的頂部彷彿吸收了這個潔白的光芒一樣,陷入到了融合之中。

「真是想不到,掌控天道都被你學到手了。在加上空間屬性,可以瞬間取人於千里之外了,這手段堪比大千界的頂尖強者了。」玄武皇沒有說出來,而是在心裡驚呼道。

轟隆隆!

天空之上發出一陣陣的嗡鳴之聲,帝天的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醉雲步加魂飛加上追雲鞋再加上瞬移在加上掌控天道再加上空間屬性。

這一步輕輕的踏出。

「刺啦!」

整個空間彷彿被扯開了一樣,帝天整個人消失在了空中,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在數萬里之外了。

「卧槽!!」饒是玄武皇這等強者,都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自己最強實力的時候一步也不過三千米,此時的帝天已經一步萬里,這尼瑪怎麼搞?


打不過你,但是你特么的追的上?打得過你,你特么的跑的了?這一步萬里基本上屬於無敵了。

不禁吞了吞口水,看到一步又回來的帝天,問道:「速度確實讓我震驚,那攻擊呢?」

帝天嘿嘿一笑,拿出了無影劍,厲喝道:「劍斷九天!」這正是《天機轉影劍》的第四招。

這一擊朝著蒼穹打去,這一擊打出彷彿穿過了空間的枷鎖,一瞬間就出現在了天空之外。

「卧槽!招式都是一秒萬里?秒殺的存在?」玄武皇徹底的崩潰了,這一輩子都想與帝天為敵了。

一秒萬里,你特么跑的再快也要魂飛魄散,當然除非帝天的實力能夠做到一招秒殺的境界。

帝天心滿意得的看著這一擊,看著虛空拱手問道:「前輩,不知道這空間之力掌控的你可還滿意?」

「不錯,不錯。真心的不錯,這賭道也就不勇說什麼了,想必你的空間之眼更為的驚人了。」玄武皇再也不想看下去了,太特么的打擊人了。

「那這麼說晚輩是通過考驗了?」帝天有些敢相信的問道。

「那是自然,好處我全都給完了。」玄武皇嘟囔著嘴說道。

帝天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笑道:「那是自然。晚輩的實力大為提升,全都仰仗前輩的功勞。前輩大可放心,只要有機會,我一定會將玄武族納入到四大帝獸之中。」

「好小子,那好。老夫的神魂也無法多做停留了,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看到你踏足大千界,成為真正的王者!」說著玄武皇的聲音逐漸的虛弱,直至最後一點氣息都感受不到了。

「啥意思?」聽到了那最後一句話,不禁撓了撓後腦勺。「什麼叫看到我踏足大千界?難不成他們都沒死?也不對啊。。」

帝天左思右想都沒有一個好的結果,無奈之下,只好放棄了,反正他也不是一個愛鑽牛角尖的人。

「哈哈,小子,這空間之力如何?是不是很變態,很妖孽?」十八子神出鬼沒,猛然出現在帝天的身邊。

「卧槽,嚇我一跳。」帝天白了他一眼,拍著自己的小心臟說道。「嘿嘿,這屬性嘛,太爽了啊。哈哈哈,你麻痹的逆天到極致了。」

「哈哈哈,那就好,對了內把你大爺的能不能給我啊,畢竟我也需要一把趁手的武器啊。」十八子眼中閃過一絲火熱。

帝天眯著眼睛看著十八子,「嘖嘖,你這次出來就是為了它吧?」說著就將你大爺的拿了出來。

接過你大爺的,十八子一陣陣的歡喜,有些愛不釋手的摸著你大爺的說道:「哈哈,好武器,好名字,我喜歡,哈哈哈。」

帝天也是一陣的安慰,畢竟自己欠了十八子很多,自己能為他做一件事情,自己也是非常開心的。

「好了,小子這四大帝獸已經把好處給你,我們就可以出去吧?」不捨得將你大爺的收回到了儲物戒之中,這才說道。

帝天搖了搖頭,眼中閃過一絲迷茫,說道:「你不知道,現在那召喚之聲還在我的耳邊響起。我想裡面還有一個洞穴,那個才是真正的洞穴。」

十八子好心的提醒道:「小子你要小心啊,不要太貪心,見好就收。萬一裡面那個是陷阱呢?」

感受到自己帝脈的膨脹,那強烈的歸屬感,讓他笑道:「不會的,我想真的有什麼東西在等著我前去,所以你不必擔心。」

「算了,我知道你小子決定好了的就不能更改,我也不勸說什麼了。好自為之吧。」十八子撇了撇嘴,化作一道流光回到了乾坤熔爐之中。

對於十八子的關心,帝天都默默的記在了心裡,將乾坤熔爐收入到了儲物戒之中。甩了甩腦袋中那些不安的想法,邁著大步朝著下一個洞穴緩緩走去。

果不其然,正如帝天所料,到了這裡又看到了一個洞穴。站在這洞穴之外,他感受到了那強烈的召喚的感覺,自己的帝脈彷彿要爆炸了一般。

懷揣著不安的心態,思考了一下,直接一步踏入到了這個血紅色的洞穴之中。

與之前一般,眼前一花,但是不是之前那樣的。這是一個純金打造的宮殿,整個宮殿都是金碧輝煌的,讓人感到十分的耀眼。

偌大的宮殿之中,只有一個男子背著帝天不知道在看著什麼。

當時十八子看到這個背影之後,整個眼球都快要跳出來了。 這霸道偉岸的身影,望著遠處的天際,不知道在看著什麼。

良久,只聽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輕聲問道;「你來了?」


短短三個字,帝天就感覺自己的腦海被炸翻了一樣,意識海紊亂。

強制性的適應之後,帝天莫名其妙的點了下頭,說道:「我來了,你是?」

「我?呵呵。」說著就轉過身子,正臉面對帝天。

看到這朝思暮想的臉龐,帝天的鼻尖瞬間感到一陣酸楚。那久久未流出的淚水,此時彷彿化為了決堤一般,奔涌直下,嗓子發乾的吼道:「爹!」

這偉岸的男子微微一笑,說道:「沒想到你么快就來到了中千界,實力也達到如此的地步。想必不久之後你就要到大千界了吧?」

「那爹爹你是在大千界么?」帝天擦這眼角的淚水問道。

「你不怪我嗎?」那男子沒有回答,反倒反問了起來。

帝天顯示一愣,旋即搖了搖頭說道:「這是什麼話。雖然你對我沒有養育之恩,但是你和我我的母親生下了我,賜予我生命,我怎麼會怪你們。」

男子溺愛的看了帝天一眼,他笑了,不錯。他笑了,輕聲道:「乖孩子,我和你的母親都在大千界等你,不過你要自己找到我們才算話,如果找不到我們,照樣不可以相認的。」

「為什麼?你們不能來找我嗎?」帝天吼了起來,這麼多年的艱苦,這麼多年的磨練,不就為了與父母重逢?此時卻聽到這個一道晴天霹靂的消息。

男子惋惜的看了帝天一眼,伸出手摸著帝天的腦袋說道:「孩子,不要怪我們,這都是祖訓啊。爹爹我也是像你一樣,一步步走來的,雖然我們所在的小千界與中千界不同。」

這個帝天倒是沒有什麼可以好奇的,畢竟世界大道。小千界數不勝數,中千界多如鴻毛,但是唯獨大千界只有一個,僅此一個!

「那好吧,爹爹你這次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帝天想通之後就扯開了話題。

「我?」男子微微一笑,說道:「其實這個血輪就是我布置的。」

「什麼?!」帝天大驚,繼續發問道:「爹爹你布置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