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對於元長歡而言,可不是什麼喜事。

如此想著。

龍曲淵伸了個懶腰,「又得去平城了。」

一邊往外走,一邊涼涼抱怨,「本座這一年前往平城的次數,比老頭子一輩子過去的次數都多。」

這個大祁國師,他當得真是無趣極了。

幸好還有個有趣兒的人。

希望能發生什麼有趣的事兒。

「哎,師兄,你要去找圓圓姐姐嗎,帶我一塊去啊!」

阿御一伸手,沒拽住自家師兄,師兄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半空中。

看著通天高的閣樓,阿御頹廢坐在窗口,嚶嚶嚶,他跳不下去。

上次還是借了師兄的力氣。

這次師兄不在。

唔。

有點方。

阿御點著小腦袋,仰天長嘆。

……

行止軒內。

元長歡坐在軟榻上,自顧自的看書。

對謝辭的存在,視若無睹。

「圓圓……」 謝辭低喃一聲,湊到元長歡耳邊,輕聲喊她的小名。

他知道圓圓最喜歡聽自己喊她的小名。

所以壓低了聲音,誘哄道,「圓圓,別生氣了。」

「你現在是雙身子的人,不能舞動弄槍,萬一傷到孩子……」

沒等謝辭說完,元長歡更怒了,「孩子孩子孩子,你心裡只有孩子是吧,那給你生出孩子,我們就……」

「唔……」

元長歡一張一合的紅唇被謝辭堵住。

將她後面的氣話也堵在心口。

纏綿又氣勢洶洶的吻不間斷的落在元長歡的唇上,趁著她掙扎喘息咬他的時候,謝辭趁勢而入,纏住她的舌尖,往自己口中帶。

酥麻又微疼。

激烈又悱惻。

簡直讓元長歡享受中,又想把謝辭一巴掌拍死。

各種複雜的心情交錯其中。

「除了強吻,你還會做什麼?」

元長歡使勁兒推著謝辭,想咬死他。

可是舌頭卻在人家嘴裡。

只能含含糊糊的斥道。

偏偏眉眼含水,嫵媚多嬌,完全沒有任何氣勢,反而更像是嗔意撒嬌。

謝辭薄唇鬆開她甜軟的紅唇,吻向她漂亮嬌媚的桃花眸。

手指滑下。

順勢掌控軟綿的豐盈。

元長歡軟在謝辭懷中,身子越發敏銳。

經過這段時日跟謝辭蜜裡調油,元長歡根本受不住謝辭的一點點挑逗,身子不受控制。

已經認識了謝辭似的。

只為他……

瘋狂,迷熱。

當謝辭把元長歡壓到床榻上,幾乎身無寸縷之時。

謝辭倏然停下。

額角汗滴濺到元長歡胸口。

小小的水花炸裂。

「嗯……」

元長歡低應一聲,催促道,「快點。」

她好癢,好想要。

謝辭手臂撐在她身側,垂眸,眼神泛著濃重的欲意。

「不行。」

艱難的拒絕。

活色生香的美人兒就在身下,還是明媒正娶的妻子,重點是,這個美人兒還特別主動,長腿夾在謝辭的腰肢,不斷的磨蹭著謝辭的腰側。

「什麼不行,你不行嗎?」

本來元長歡是不想做的,畢竟被謝辭氣壞了。

現在謝辭挑起了她的感覺,想要撤退,哪有那麼容易的事兒。

元長歡不依不饒的勾著謝辭的脖頸,軟綿綿又格外撩人的身子蹭著他的胸口。

一隻手向下,想要握住。

卻被謝辭快速的躲過。

反抓住她作亂的小手,咬牙,「不是為夫不行,是你的身子不行。」

元長歡眼神驟然清醒。

謝辭滾燙的手掌貼著她的小腹。

瞭然。

不過……

元長歡本來清醒的眼神,又變的混沌迷濛,不斷地蹭著謝辭,「夫君,我想要嘛。」

呢喃撒嬌。

一邊撒嬌,一邊咬住謝辭瓷白的耳垂,輕輕研磨。

這女人是想要要了他的命。

謝辭深吸一口氣,額角的青筋都冒出來。

可見隱忍的多麼艱難。

元長歡暗中勾起一個得逞的笑意,哼,這個招貓逗狗,拈花惹草的混蛋無恥流氓,這次非要好好教訓他不行。

女人對付男人嘛,當然要用自己擅長的。

武力上征服不了謝辭。

撩撥上可以征服他啊。

元長歡磨著謝辭最敏感的一切,讓謝辭幾欲控制不住腦子的那個弦,直接將她撲倒。

「夫君大人,你睜開眼看看妾身啊。」 元長歡勾魂的聲音如同人魚之音似的,因著謝辭往無底深淵而去。

閉上眼,元長歡的聲音越發撩人誘人。

身上那妖嬈的身子觸感更加明顯。

睜開眼,入目是哪粉如桃花,霧色漣漣的勾人桃花眸,半張半闔的嬌軟紅唇。

每一處,都讓謝辭,想要就此……陷入地獄,也在所不惜。

可是,不行……

大夫說了,前三個月絕對不能行房。

對孩子不好。

對大人也不好。

總之,現在若是爽快了,對誰都不好。

謝辭閉了閉眼睛,狠咬舌尖,讓自己清醒。

剛睜開眼。

紅唇便堵了過來。

把謝辭好不容易剋制的清明一下子撲滅了。

「夫君,進來啊。」

繾綣又悱惻的勾引。

謝辭從她眼底看到了一抹戲謔。

明知她是故意的,卻偏偏控制不住自己。

最後。

謝辭倒在元長歡身上,修長的手指順著腰側向下。

「為夫這樣滿足娘子。」

「娘子等會也用手幫幫為夫。」

元長歡被他的動作嚇到。

「唔……」

卻無法拒絕。

整個人都陷入一片潮濕溫軟。

被謝辭的動作帶著走。

巫山雲雨,極樂之峰。

滿足之後,元長歡毫不客氣的一腳踹開謝辭,「滾!」

嗓子還是沙啞的。

謝辭任由她沒什麼力氣的踹著自己,像是給他撓痒痒似的。

手臂一身。

便將她軟綿無力,卻玲瓏妖嬈的身子扣在懷中。

「舒服了嗎?」

「舒服了,可惜,某人的物什不行。」元長歡睨著他,不陰不陽的諷刺道。

知道她是要發泄憋屈,謝辭哄道,「三個月過後,為夫再滿足你。」

「啊呸。」元長歡被他偷換概念氣到,她才不是因為身子得不到滿足才生氣呢。

修長的手指順著她的後背搭在她溫暖的小腹上,「別說粗魯話,教壞了孩子。」

「以後學的跟秦瀾滄那樣粗魯怎麼辦?」

元長歡想了想秦瀾滄,輕哼一聲,「人家秦少將軍那叫正直不做作,我倒寧願咱們孩子別像你似的,腹黑狡詐偽君子。」

「你確定生個女兒像秦瀾滄似的?」謝辭真誠不做作的發問。

一臉誠懇。

元長歡被噎了一下。

想想一個小女孩,出口就是老子老子的,嗯……她還是接受不了。

但是看謝辭這篤定自己會否定的神色,元長歡紅唇輕啟,慢悠悠的回道,「其實女兒像秦少將軍也好,最起碼不會被人欺負。」

謝辭本來還平靜的臉色,變了……

將元長歡一把摟緊,「本世子的孩子,憑什麼要像秦瀾滄。」

「剛剛為夫才伺候舒服你,你現在就開始想別的男人了?」 醫見鍾情,我的老公太高冷 威脅的語調,威脅的眼神。

偏偏元長歡絲毫不懼。

回瞪著他,「就准你跟別的女人親親熱熱,不准我想想別的男人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