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對夫妻倆,從來就不會讓她舒心的。

若是能夠氣她、針對她,也絕對不會手軟半分。

想到這裡,宮清婉也沒有什麼胃口了,她放下筷子,道:「下午要出門,何媽,你陪我找件旗袍去。」

何媽恭恭敬敬的垂手,道:「是。」

楚熙然下意識想要起身,道:「姨母,我也陪著你吧……」

宮清婉掃了她一眼,又掃了一眼桌上的飯菜,道:「熙然正是長身體的時候,要多吃點,等會選好了衣服,我們一同出門吧。」

「好……」楚熙然抿了抿唇,卻也明白了宮清婉的意思。

什麼正是長身體的時候,說白了,就是一句借口,姨母此意,就是想讓她留在這裡,好好的同柳媚菲聊聊了。

愛情說了點謊 然而。

楚熙然那樣高傲的性子,肯定看不上柳媚菲這種人的,她心中萬般的嫌棄,卻也沒有法子,只能坐下繼續吃飯了。

宮清婉走了。

餐廳中,只剩下了年紀相仿的兩個人。

柳媚菲抬起了頭,嘴巴里的東西,還未完全咽下,就道:「你家大少奶奶,也真夠不孝順的,早餐也不陪宮夫人吃,還非要扯著大少爺出去吃,闔家一起吃頓飯,本身就很難得,這大少奶奶,真是眼裡沒人,或是考慮不周了。」

楚熙然笑了,柳媚菲如此的氣不公,哪裡還需要她說什麼,自身的妒忌,就快要把自己個淹沒了,也無需她再費口舌了。

楚熙然端著熱豆漿,吹了一口,道:「她是厲哥哥心尖上的人,厲哥哥覺得她沒毛病,誰又敢多說什麼。」

柳媚菲挑了挑眉,道:「那也不是這個道理吧……大少爺再疼愛她,也要講究個禮貌和規矩吧,總不能胡亂疼她,讓她沒大沒小的……說白了,還就是慣得沒個樣子了……不過這也沒辦法,宮夫人就是個好脾氣,也不怪她蹬鼻子上臉了。」

宮清婉是個好脾氣?

楚熙然暗道她眼瞎心盲,道:「厲哥哥小時候就不在家,所以回來之後,跟這個家裡不親,姨母知道這一點,才忍著不多說什麼的,免得讓外人覺得,是姨母欺負他妻子了,到最後,還鬧得都是我們的不是,何苦明知故犯呢。」

大家族裡的夫人,還真是辛苦了……

柳媚菲喝了口粥,心中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麼了。 然而。

楚熙然這樣的人精,不難猜想出她心底的想法。

她極度的明白柳媚菲的無知和愚痴,還有特別貪婪,因為蠅頭小利,不惜能做出後悔終生的事情。

楚熙然原本就不是聖母,她不會阻止柳媚菲的,更何況她是在執行宮清婉的意旨,此時,推波助瀾才是重要的,她願意幫柳媚菲一把,使其越陷越深,無法回頭。

「這些事,柳醫生自己知道就行了,我們出門在外,嘴上也是掛著小心的,唯恐說出去,惹了嫂子不快,不過……說來也是,不孝順的名聲,是會跟著一個人一輩子的,若是真的傳揚出去,恐怕她日後出門,就會被人指指點點了……」

指指點點。

柳媚菲的眼睛有些亮了,她的神色中充斥著喜悅,對呀,若是把這些事情傳揚出去,顧彤的名聲肯定受損,到時候,她的脊梁骨都快被人戳穿了,人言可畏,看她這個少奶奶還如何狂妄。

不知不覺之間,柳媚菲心中就已然有了主意,念頭升起,久而久之都無法褪去。

楚熙然心中有數,她端著茶杯,悠閑自在的喝上了一口,眼底儘是嘲笑,她暗道柳媚菲無腦,可又慶幸她無腦,這個世界上,能有這樣的人,也挺不錯的,利用起來毫不費勁。

……

另外一邊。

某副職駕駛著越野車,奔著國醫學院的方向開去。

顧彤坐在後排上,笑道:「某副職吃飯了嗎?等會一起去吃口小吃吧。」

有顧彤在的地方,氣氛不會壓抑,永遠都是一副和諧的樣子。

某副職瞥了一眼後視鏡,回應道:「夫人就別客氣了,我早上吃過了,就不吃了吧。」

「學院門口的小吃,味道特別好,平日里,學生們都是人滿為患的,你真的應該嘗嘗。」顧彤挎著厲焱的胳膊親密的道:「而且,我們吃著,你看著,我們也於心不忍呀。」

某副職:「……」所以,你們就忍心讓我再吃一頓……

厲焱挑了挑眉,菲薄的唇開啟,道:「一起去吃吧!」

鬼閻王的這句話,無疑是一句邀請。

然而,對於聽慣了命令的某副職而言,這根本就是一道命令,而且還是他根本無法反抗的命令。

「……」某副職嘴角抽搐兩下,暗道自己早上貪吃,多吃了一個燒餅,等會哪裡還能吃的下去呀……

不過,鬼閻王已然發話了。

某副職只能道:「那我等會就少吃點吧。」

三個人,全都是相熟的。

還都是東區派過來的。

再加上多年的戰友情誼,使得他們在一起的時候,非常融洽和諧,就好像這是理所應當的一樣。

不得不說,無數次的任務下來以後,他們的感情確實加深了不少。

『嗖–』

越野車子行駛過柏油路,過了幾個紅綠燈,就抵達了學院周遭了。

這個時間正是學生們上課的時候,所以學校門口也是人滿為患的。

某副職找了個地方停了車子,隨即就被顧彤和厲焱夫妻倆拉下了車子,直奔小吃店鋪的大門了。

某副職摸了摸略微有些撐的肚子,露出了欲哭無淚的表情……

鬼閻王和夫人感情不好,他愁。

可是他們的感情太好,他肚子愁…… 某副職想到了這裡,任命的嘆了一聲,便跟隨夫妻二人走進了小吃店。

學院門口的這家小吃店,很有特色,早餐不僅有各式各樣的特色小點心,還有麵條、米飯,全然是一個專門給學生準備的食堂一樣。

很多學生,早晨不吃早餐,都會來這裡吃上一碗飯,或是點一些小食,填飽肚子,好度過一小天的課程。

顧彤率先找了一個角落的位置,很開心的拿著菜譜,道:「老公~他家東西挺齊全的~」

果然是一個吃貨,只要是能夠吃,她就開心的不行了。

厲焱位於她的對面,平聲道:「那你幫我一起點了吧。」

這一句話說出口,並不覺得有什麼,可是實則,他是怕顧彤想吃的東西太多了,光點一分,根本無法滿足,所以乾脆也不計較吃什麼了,全都交給小女人做主了。

某副職不難聽出言外之音,他不由感慨自家鬼閻王的蛻變,還真是越來越厲害了。

現在絕對是一個標準的寵妻狂魔,非常穩妥,沒有毛病的那一種。

顧彤捧著菜譜,開始研究起來,道:「要一盤桂花糕,還有一碗酸辣面,一碗雲吞,某副職,你吃什麼?」

說罷,她把菜譜推到了某副職面前。

某副職瞥了眼菜單,卻真是覺得自己撐得慌了,道:「我就吃兩塊桂花糕得了,早上剛吃完,也不是很餓。」

「那給你來碗雲吞吧,就這樣了。」顧彤拍案做主了,十分簡截了當的就已然決定了。

某副職肚子飽飽的,卻也不敢說出半句推辭的話,:「……」夫人強勢起來,好像跟鬼閻王沒有什麼差別了。

厲焱掃了眼菜單,道:「再來三杯酸梅湯吧,消食!」說罷,他的眼有意無意的落在了某副職的身上。

某副職:「……」這絕對是一種折磨呀,真是閻王談戀愛,遭罪的是小鬼呀,讓他吃就不說了,還居然把消食的酸梅湯都備好了,面對這種盛情,他除了吃,還能說什麼呀……

老闆動作很快,三兩下子,就把他們點的菜品全部記好了。

大約是十多分鐘之後,就已經將菜品上全了。

一道又一道的美味佳肴擺在桌子上,顯得琳琅滿目,香氣逼人,很能勾起人的食慾。

即便是某副職這位已經吃撐的人,卻也忍不住這食味的誘惑了。

某副職不由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湯,道:「這家的味道,確實不錯呀……」

顧彤哈哈一笑,道:「是吧,總聽他們說這家店不錯,弄得我也挺好奇的,現在一嘗,確實不浪得虛名。」

某副職故意開起了玩笑,道:「夫人不是每天都在上課嘛,怎麼還能注意到吃的。是不是上課太無聊了,所以就跟班級同學,研究各種美食了呀。」

顧彤吃了口麵條,眨了眨眼,道:「那倒不是,平常在學院,我都不怎麼上課,就是走個過場,隨便聊上幾句,就過去了,不研究一下吃的,確實有些無聊了。」

「……」這麼閑,某副職嘴角抽搐兩下,他不由好奇,道:「那夫人……平常上課都教些什麼呀?」 平常上課都教些什麼,這個確實難為住顧彤了。

顧彤想了想,道:「平常,就是基本訓練吧,跑圈圈,提高身體素質,我就待在那,也挺清閑的。」

跑圈圈……

你確定,你教的是醫學院的學生嘛。

某副職的眼神有些異樣,道:「就沒有什麼正經的課程?」

正經的?

顧彤眨了眨眼睛,道:「有呀,補一下理論知識,但是吧,學校怕我太辛苦,所以就給我安排了一名助理老師,他挺好的,全都大包大攬了,我更是清閑。」

某副職:「……」助理老師,是不是就像他這個副職一樣,就是負責雜七雜八的亂事的……

厲焱微微挑眉,道:「男的女的?」以前,怎麼沒有聽顧彤說過,學校還有一位助理老師呢。

重生之錦繡緣 顧彤夾了一筷子麵條,道:「男的,以前軍醫學院的學弟,比我矮了兩級,當初在學院沒見過,教學水平不錯,挺有責任心的,有他在學校,我去都挺多餘。」

某副職:「……」夫人,你這樣誇別的男人,就不怕鬼閻王吃醋嘛。

果不其然,厲焱略微眯了一下眼睛,他漫不經心的舀了一勺雲吞,道:「比我代課,好嗎?」

咳咳。

顧彤求生欲作祟,馬上察覺到了危險,道:「你們不一樣好伐,他上課,我什麼都不用管,你上課,我光顧著欣賞你了,很分神的。」

這一波求生欲,絕逼是滿分呀。

某副職不由暗自豎起了大拇指,夫人強,夫人能言善辯,夫人巧舌如簧,厲害厲害。

厲焱滿意的勾起了唇邊,他吹了一下雲吞,道:「若是以後有空,我再幫你代課。」

某副職:「……」鬼閻王代課,那幫學生能受得了嘛。

顧彤倒是很願意,而且還是喜得樂見,道:「好呀~以後有時間,你就幫我來學院上課吧~」

有厲焱幫忙,她的小日子也是愜意的不行,果然,現在習慣了依賴他,已經不自覺的開始偷懶了。

這是個不太好的毛病,不過,她卻完全不想改。

顧彤想了想又道:「其實你要是今天沒事,我都想把你扣下了,我們這堂課教射擊,班級里的孩子,都沒有射擊基礎,還要從頭培養的。」

某副職瞪圓了眼睛,道:「教射擊……」

夫人教導的是醫學院的學生,還是戰場上的兵呀,這怎麼還牽扯到射擊課了呢。

顧彤點了點頭,道:「嗯,我教的是戰鬥軍醫嘛,所以也算是一種培訓了,找了童子團的團長,搞了幾把練習手槍,拿給學生們練練手,也是當訓練了。」

厲焱咀嚼了兩下雲吞,順勢咽了下去,道:「若是要學習射擊,這樣練練手,是遠遠不夠的,基礎還是不行,還是要到軍營里訓練的。」

說的是這個道理了。

顧彤撅了撅嘴巴,道:「過段時間演習的時候,我準備拉著學生去,單獨弄成一個團,算是補給了,給演習加大點難度,這事盛老也同意了,所以,趁著現在,我得好好的給他們惡補一下。」

若不是因為過些日子的演習,顧彤也不會教導射擊課程了,主要還是擔心後期問題的。 其實,對於這些學生而言,實戰訓練確實是最好的辦法,不過,顧彤卻也不想拔苗助長,免得他們無法茁壯成長了。

我在三國加個點 還是循序漸進,一步一步的執行吧。

某副職聽了個大概,卻也是驚訝不已,他只覺得,按照夫人這一套的培訓方法,根本不像是培育學生,反倒是在培育戰士了……

然而,這種訓練,到底是好是壞,他也沒有辦法評斷。

畢竟,按照軍人的訓練方法,一套下來,就會有很大的提升和飛躍。

若是這群學生可以堅持到底,日後,肯定能夠更加堅韌,即便是學生們不從軍,進入社會上,對他們來講,也是各方面都有益處的。

當然,這樣的過程之中,難免會徒增些許辛苦,可是得失相比,這也是理所應當的東西,必須吃的苦頭了。

正是因為某副職懂得這個道理,所以他才會肯定顧彤的想法,更不覺得有什麼不妥了。

「我想盛老應該很期待吧。」某副職想了想,不由笑了一聲。

想必,無論是什麼樣的領導人,都會有些期待顧彤最終培育出來的結果,就好像是一場測試一樣,最終總有出答案的一天。

顧彤淡淡一笑,道:「我也期待。」

三個人都是軍人,吃飯的速度習慣保持在幾分鐘之內,再拋去說話的時間,大約十多分鐘,就已然解決戰鬥了。

三個人全都吃飽了,新的一天,卻也正式開始了。

買過單后。

厲焱送顧彤進了學院,目送其走遠后。

他便和某副職離開,前往厲家分公司了。

每一日,他們都是格外的忙碌,他們無比的珍惜著時光。

……

顧彤進入學校后,慢悠悠的在操場上溜達,當成了消食的過程。

她在學院的樓群之間繞了幾圈,然後進入了教學樓,直奔多功能教學辦公室而去。

她瞥了眼手錶,現在才八點左右,她的課程應該是十點開始,果然是來早了。

顧彤慵懶的打了個呵欠。

多功能教室門口,左顧右盼的院長黃志忠,一眼就看到了顧彤老師,他面上一喜,迫不及待的沖了過來,道:「顧彤老師,你可算來了。」

顧彤被嚇了一跳,差點就要出手揍他了,然而,當她看到是院長黃志忠后,不由嘴角抽搐了兩下,道:「院長,人嚇人,嚇死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