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可不是風輕雲看不起他們四個人的能力,而是就事論事而已。他和葉荒張野的關係很是親密,與姜琴也有過幾次往來,很是欣賞姜琴的個人能力,還有段飛,雖然接觸的不深,但是對他的奇門遁甲之術,也十分的欣賞,所以無論是出於私心還是大局的考慮,都不認爲讓他們四個進入其中,是很靠譜的考慮。

李忘生究竟在想什麼?風輕雲不由得這麼想到。

“如果要去解救夏家主的話,讓我,喬璃前輩,普陀禪師,張真人,還有安全局的一位S級執行官前往吧。”風輕雲說道。

“超凡境的強者,絕對不能夠離開太多。”李忘生解釋的說道:“超凡境,需要超凡境來制約抗衡,雷家那邊也時刻關注着我們的動靜,所以,如果讓超凡境離開的太多,他們必然會產生懷疑。而超凡境之下的最強者,除了你們幾個,別無他選。” 潛入雷家內部,拯救夏菲,這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任務。

如果超凡境的強者可以脫身的話,李忘生也會盡量的選擇超凡境的強者前往。

但這種情況下,將風輕雲派走,已經十分的勉強了。這還是因爲,風輕雲是最近才突破進入到超凡境的強者,雷家或許還不知道這個消息。

除了超凡境之外,抱丹境中的最強者,便已經聚集在此。

張野,自然不用多少,龍虎山的小天師,掌控者金光咒和雷法,突破到抱丹境已經有三年的時間,現在已經是抱丹境七重,即便是對戰抱丹境九重巔峯的武者,也能夠佔據上風。

姜琴,身爲姜家的二小姐,公認的姜家下一代的家主,抱丹境九重的高手,境界上比張野還要高出不少。

而葉荒,雖然才進入到抱丹境不久,但是肉身和力量和真氣都受到了朱靈的影響,擁有幾乎可以說是生生不息的恢復能力,只要不受到致命傷,便可以迅速的恢復,再加上他和蘇嬰同境界一戰,擊敗了蘇嬰,讓李忘生對他的評價相當之高。

唯一讓人有些產生懷疑的,就是白雲觀的弟子段飛了。這個其貌不揚,總是一張笑臉示人的年輕人,看上去一點高手的氣勢都沒有,初次見面的時候,被葉荒一羣人輕易的就給綁了起來,現在想起來,他那個時候一定是隱藏了自身的實力。

實際上,段飛並不弱,掌控者驅影術,又精通奇門遁甲,在一些特殊的情況下,他的作用或許纔是這幾個人之中最大的。

李忘生的解釋,讓風輕雲不得不認同。

但是,心中的擔憂卻並沒有減小,他還是不贊同讓葉荒他們跟他一起進去。

“既然這樣的話,就讓我一個人潛入進去吧。”風輕雲說道:“我會想辦法將夏家主救出來的,你們等我的消息就是了。”

此話一出,葉荒和張野相視一眼,瞬間就結成了聯盟。


“風道長,你可不要太小看人了!”張野的臉色帶着一絲的慍意,說道:“在你尚未突破之前,你以抱丹境九重的力量與我交手,也不是那麼輕易就可以戰勝我的吧!”

“風輕雲。”葉荒甚至直呼其名了,“有種的你同境界與我一戰。”

往日裏都是葉荒和風輕雲,聯手調侃張野,這種情況倒是少見。

風輕雲看着兩個人,頗爲無奈的說道:“我沒有看不起你們兩個的意思……”

“哦,那麼風道長是看不起我咯?”姜琴突然也在一旁開始打岔起來。她雙手抱胸,依着一根樹幹,眼神有些不善的說道:“雖然我尚未突破到抱丹境,但這次代表姜家過來,父親也將姜家的祕寶讓我帶着,自問就算遇到了超凡境的強者,也還是有一戰之力的。”

姜琴把姜家的祕寶帶過來了?

這個消息,在此之前倒是沒有人知道。

姜家的祕寶,乃是一截非金非木,不知道什麼材質煉製而成的圓形小盾牌,看上去只有巴掌那麼大小,要換普通人來使用的話,只怕連一根箭矢都不見得能夠抵擋得住,但只要往這小盾牌中注入真氣,小盾牌便會轉化爲一道防禦的結界,號稱絕對的防禦,固若金湯,超凡境強者全力的攻擊,都不能夠撼動這結界分毫。

這個祕寶的防禦能力強橫的有些驚人,但也存在着缺陷……便是在防禦結界展開的時候,便無法移動,只能夠留在原地。

帶着姜家祕寶的姜寒,可以說就算潛入的過程中,被雷家的人發現了,也不會有性命之憂。帶着這個盾牌,和揹着一個龜殼,沒什麼區別。

風輕雲的臉色有些訕然,沒想到自己會成爲衆矢之的,他的目的,分明只是爲了讓葉荒他們不去冒然的涉險。他將自己的眼神,轉移到了段飛的身上,三人輪番問責了一番之後,就剩下段飛一個人還沒有開口,他倒是想看看,這個一直隱藏着自己實力的傢伙,會怎樣反駁自己。

然而段飛並沒有反駁風輕雲,哭着一張臉說道:“風道長你別看我啊,我倒是沒有什麼想法,要是可以的話,那個李,李指揮官,你就放我走吧……”

風輕雲的額頭上閃過一道黑線,看來也不是什麼人都和葉荒張野這兩個人一樣不要命啊,知道危險,知道惜命的人還是不少的。

但是,段飛或許真的不可或缺,他對奇門遁甲的精通是在讓人佩服。

“風道長,你還有什麼異議嗎?”李忘生問道。

風輕雲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既然別無選擇的話,那就由我們幾個潛入雷家,救出夏家主吧。”

李忘生點了點頭,他伸出一根手指,抵在自己的眉心上,一道藍色的小光團就從他的額頭上被抽離了出來一般,他將這藍色的光團捏碎,虛空之中便浮現了一些畫面。

這些畫面都是李忘生從那個被抓住的雷家弟子的腦海之中提取出來的,直接操控靈魂的力量,讓在場的幾個人都震驚不已,心中不由得想到,這種手段真的是武者能夠擁有的嗎?這尼瑪也太神話了一些吧。

余生傾心皆是你

裏面有很多的試驗品和藥劑的存在,所以雷家也派遣了重兵把守,想要潛入其中的難度很大,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被發現,導致任務失敗,打草驚蛇。

李忘生說道:“在你們進行祕密潛入的時候,我們會展開一些僞攻,吸引雷家大軍的注意力,那山谷之中的護衛,絕大部分也應該會派遣到正面的戰場上來。如果被雷家的人發現了,不要勉強,先保住自己的性命,撤離再說。”

衆人點了點頭。

李忘生突然又從懷中拿出了五塊指甲蓋那麼大小的小石頭,說道:“這個是通訊石,我怕你們進去之後,公主的通訊遭到影響,你們只要帶着這個石頭,我就可以隨時知道你們的蹤跡。” 通訊石?

看着李忘生手中,五塊散發着輕微光芒的石頭,葉荒幾人的眼中都浮現了一絲疑惑的神情。

尤其是知道公主強大通訊能力的葉荒,只要不是有人設置下了***,那麼公主的通訊能力,無論你在地球的什麼位置上,都能夠讓你與公主的整個情報網相連接起來。

但是,這個石頭是什麼玩意?一塊小小的石頭,難道還能夠進行通訊傳話不成?

好似看出來了五人的疑惑一般,李忘生說道:“你們拿着這個就知道該怎麼使用了。”

於是,五個人一人在李忘生的手心中捏了一塊小石頭。捏着這塊小石頭,葉荒開始琢磨了起來,他將自己的一絲真氣注入其中,頓時間一種衝擊性的感覺從石頭中直達他的腦海,在腦海之中形成了不同於視線之中的其他的畫面。

仔細的分析這個畫面不難發現,這其實就是其他四個手拿着這種小石頭的人,眼中所看到的情形。

通過一塊小石頭,五個人的感官,可以在某一種程度上連在一起!

擁有這種能力的人,葉荒知道安全局中有一個,崇慶分局執行官小隊中一組的組長沐白,他就擁有這種將身邊的人的感官連接在一起的能力,沒想到李忘生靠着一塊石頭,就能夠做到。

“若是雷家佈置好了限制公主通訊能力的***,你們就用這石頭進行彼此之間的聯繫。”李忘生又從手中拿出另外一塊稍微大一些的石頭,說道:“我掌控着母石,能夠隨時知道你們五個人的情況,一旦發生了什麼萬不得已的危機,我會想辦法救你們的。”

五個人慎重的將石頭貼身存放好,沒有再做其他多餘的準備,五人準備潛入。


雷家的正面是一片空曠的空地,從這邊經過,無論如何都會被雷家的人察覺發現。所以葉荒等人只能夠從旁邊山脈上繞過去,爬到最高峯的時候,在直接往下面跳,倒是可以躲開那些守衛的視線,但是白天這樣做的話,只要有人擡頭也極容易被發現,所以五人決定等天黑之後再做行動。

潛伏在這山峯的頂端上,五個人都已經調整了最好的狀態。

看的出來,這山峯原本應該也是雷家的一個哨塔,但是此刻這邊已經空無一人,或許是因爲,對於現在的雷家來說,已經不需要所謂的放哨行爲了吧。

敵人已經出現在他們的正面,所要迎接來的也是一場正面的對抗,所以……放哨與否,對他們而言,都已經沒有了意義。

天色慢慢的黑了下來,正當衆人準備動身的時候。


風輕雲卻突然臉色一凝,雙手快速的結印,一個小型的離淵陣被他結出,往一處灌木叢中罩了過去。

被離淵陣罩住,那片灌木叢的一切都好似被凍結了一般,不管山峯如何呼嘯,陣中的樹木都不曾搖曳。

“風道長你這是做什麼?”姜琴不解的問道。

風輕雲神情冷峻的說道:“竟然直到現在才發覺出來,一直有一個人跟在我們身後!”

有人跟着!?

幾人大驚失色,他們負責祕密潛入雷家,應該只有他們五個人外加李忘生知道,爲什麼會有人跟在身後。

五個人連忙將灌木叢包圍了的起來,走過去一看,才發現被離淵陣困住的,居然是李靈。

李靈的身形被固定在離淵陣裏面,保持着一種半蹲的姿勢,神情也有些驚慌,看上去就像是一個蹲了太久的廁所,站起來的一瞬間感覺到了雙腿的痠麻的樣子。

見到五個人走來,李靈的眼睛不停的轉動着,在懇求風輕雲解開離淵陣。

“怎麼回事李靈姑娘……”風輕雲有些疑惑,也慶幸自己只是施展了能夠困敵而不會傷敵的離淵陣,要是剛纔他施展而出的是殺陣,只怕這會兒李靈已經變成了一具屍體倒在這裏了。

離淵陣解開,李靈能夠自由的動作了起來,她站起來喘了好幾口粗氣,這才從離淵陣的壓迫和束縛的感覺之中恢復過來。

李靈看着五個人有些凝重的臉色,舉起手揮了揮說道:“幾位……晚上好啊。”

虧她現在還若無其事的揮手打招呼,不知道該說神經大條,還是沒腦子。

葉荒連忙走過去,質問道:“你,你跟過來幹嘛!?你知道不知道剛纔有多危險,如果風道長對你使用的不是離淵陣,而是別的什麼陣法,你以爲你現在還能夠站在這裏說話嗎!”

“我想跟你們一起潛入到雷家內部,去救夏琳姐姐的姐姐啊。”李靈說道。

“不行,你不能去!太危險了,你現在馬上回去。”

“有這麼危險嗎。”李靈有些不爽的說道:“我也不是任人宰割的鴨子。”

“你還不是,你就是!”葉荒有些生氣,直到現在她都沒有搞清楚事情的嚴重性,他雙手抓住李靈的肩膀說道:“李靈,這和之前所有的事情都不一樣,以前以我的能力,不管你闖出什麼禍,我都能夠保護你,但是這一次,我自身難保,所以你絕對不能夠在胡來,你快點回去,回到安全局的大軍那邊去。”


葉荒這絕對是爲了李靈在考慮着想,讓李靈跟進了雷家祕境已經,已經可以說是想到冒險的舉動了,若是讓李靈還跟着潛入到雷家內部……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靈很是堅決的搖頭,“我都已經走到這邊來了,纔不要回去。”

“不行,你必須回去。”葉荒的態度十分的堅決和強硬,聲音帶着不容置疑的力量。

“我說了,我不會回去的。”李靈的態度也很是堅決,固執的說道:“我要跟你一起潛入到雷家內部去,不管你去什麼地方我都要跟着你。”

“我說了,不行就是不行!”

“我說要去就是要去!”

兩人相互咆哮對吼了起來。

葉荒的眉頭跳了跳,目光從在場的幾個人之中環顧了過去,他不能夠讓李靈的任性而影響到他們執行任務,於是心中暗自的做出了一個決定,說道:“既然這樣的話……那就不要怪我了!”

說着,葉荒猛然朝着李靈攻擊了過去。

wωw▲Tтka n▲C○ 既然講不聽,葉荒就只能夠採取強制措施了。

他準備直接將李靈打暈,然後讓公主通知其他人,將李靈帶下去。於是葉荒沒有打任何的招呼,就直接朝着李靈攻擊了過去。

四平八穩的羅漢拳襲擊而去,李靈猝不及防,等到葉荒已經快要攻擊到她的時候,纔想要閃躲。

但這個時候,她的反應已經太慢了,被葉荒以羅漢拳近身,有用擒拿手束縛了身形,最後以封穴的手法,直接點住了李靈的穴位,讓她不能動彈。

完成這一切,葉荒只用了三秒鐘的時間。剛纔還生龍活虎,和葉荒大呼小叫的李靈,此刻就變成了一座雕像,只有嘴巴和眼睛還能夠一開一合。

“葉荒!你放開我!”李靈不甘的說道。

葉荒拍了拍手,說道:“就你這樣的,還想跟着我們一起潛入雷家,你明知道自己會成爲累贅,這種事情還參合進來,對你也好,對大局也好,沒有任何的益處,就算你想要湊熱鬧,拜託也不要在這個時候好嗎?”

李靈掙扎着,她從祕籍之中看到過,想要掙脫封穴就只能夠用體內的真氣去衝擊,但是她體內的真氣太過弱小了一些,根本就沒有辦法解開葉荒的封穴。

聽着葉荒的話,李靈只感覺到心中有些委屈和難受,原來在葉荒的眼中,她不惜性命,不畏生死的想要跟過去,只是一種“任性”和“好奇”。

她李靈,就算再頑劣,也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

如果不是事出有因,你以爲我願意跟着你們一起闖入到龍潭虎穴之中嗎!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你,都是爲了救你啊!

“解開我的封穴!”李靈說道。

“你答應我,現在就下山,我就解開你的封穴,不然,不僅要封住你的穴位,還要將你打暈過去,直接送回崇慶市……不,崇慶市都不行,我應該把你直接送到千蝶宗去。”葉荒說道。

“解開!”李靈心中也有一股無名火冒了出來,大聲的吼道:“我讓你解開我的封穴,聽到沒有。”

原本,直接將李靈給封穴,葉荒還有些愧疚,但是現在看到她這般火爆的模樣,葉荒心中一沉。覺得李靈怕是不可能好好的聽他說話了,無奈的搖了搖頭,嘆息了一口氣說道:“既然這樣的話,我也沒有別的法子了,李靈你就先睡一覺吧。”

說着,葉荒走到了李靈的背後,伸出手刀,輕輕的在李靈的脖頸上一擊。他這一下的力道保持的剛剛好,能夠讓李靈至少昏迷三個小時的時間,而不至於傷到李靈分毫。

看着李靈的身子軟趴趴的倒下去,他連忙用手將其抱住,然後準備通知公主聯繫其他人,將李靈給送走。

雖然還不至於誇張到直接送到千蝶宗去,但至少也要讓人將她送到雷家的祕境之外。

就在這個時候,李靈的都胸脯上,卻突然有一道紅色的光芒照耀了出來。葉荒只感覺自己好似抱着一團火焰一般,灼燒着他的肉身,讓他連忙鬆開了抱住李靈的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