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副耳環比起從前更加精貴,只是官縛沒和蘇妙兒提起,蘇妙兒就將這耳環當做平常的飾品常常戴著。

再次出門,是在半個月後。

官縛沒有告訴蘇妙兒,這段時間司聞楠不止一次都想來別墅看望,只是通通都讓官縛攔在外面而已。

這次出門是因為明家那邊來邀請蘇妙兒做客,官縛不能拒絕。

只是出門時候,官縛讓杜恬靜跟著,杜恬靜雖然總是喜歡惹是生非,可是有姜南初在那邊,總不至於讓杜恬靜欺負蘇妙兒。

重點是有杜恬靜在,那蘇妙兒的一舉一動就都在官縛眼皮底下,要是有什麼奇怪的事,杜恬靜一定第一時間都和自己彙報。

蘇妙兒和杜恬靜抵達明家是在下午,官縛親自送她們去的明家。

在明家家門口,官縛正巧看到出來迎接她們的姜南初。

可見姜南初是真的喜歡蘇妙兒,身為一國議長夫人,特地出來迎接,真的給足她們臉面。

只是姜南初在看到杜恬靜的時候,微微皺眉。

「我們邀請的是蘇妙兒,似乎沒邀請杜恬靜。」

「靜兒和妙兒住在一起,正好覺得無聊,所以讓她一起過來。」

「這樣你們說話就能多個伴。」官縛笑著說道。

「既然是官縛軍長親自開口,那就好吧。」

姜南初不喜歡杜恬靜,不喜歡杜恬靜過來,可是官縛都已經這樣開口,不看僧面看佛面,只能將杜恬靜留下來。

官縛離開以後,姜南初牽著蘇妙兒的手往裡面走,杜恬靜像是一個丫鬟那樣,跟在她們後面。 第1341章表演一曲

杜恬靜真是想不明白,從前在雲城的時候,杜恬靜可以說是前呼後擁,所有名媛千金都是喜歡去和自己玩的。

可是這一切待遇,等到錦都以後開始發生轉變。

在這個繁華的城市,在這個五彩斑斕的上流圈中,自己彷彿生活在末端,彷彿是最最卑微的。

杜恬靜可以理解,畢竟自己是從雲城那樣一個偏遠地方來的。

可是憑什麼蘇妙兒和自己的待遇完全不一樣,明明蘇妙兒比起自己更加低賤。

這或許就是杜恬靜不斷嫉妒的原因吧。

前面,姜南初與蘇妙兒正在聊天。

「真是夠麻煩的,好端端的,我們講話,為什麼非要帶上杜恬靜,感覺根本不能說到一起去。」

「官縛就是這樣,就他那點心思,想著利用杜恬靜把我看得牢牢的。」

「真是幼稚的很,要是真的想要做點什麼出來,就憑官縛,根本攔不住嘛。」蘇妙兒同樣和姜南初吐槽起來。

這段時間,杜恬靜幾乎是和自己形影不離,以至於蘇妙兒看到杜恬靜的臉都有些反胃想吐。

「原來是這樣,原來是我們官縛軍長擔心嬌妻讓人拐跑,所以特地找個嫉妒的跟著。」

「嘖嘖,真是用心良苦,真是用情至深。」姜南初調侃起來。

面對姜南初的調侃,蘇妙兒只能無奈的笑笑,蘇妙兒的心中非常清楚,真相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就官縛那樣冷情的性格,怎麼可能會去愛上一個女人,官縛這性格合該孤獨終老,只是現在自己是他老婆,所以官縛絕對不會允許頭上戴著有顏色的綠帽。

只是這些解釋,姜南初不聽,就是認準官縛對蘇妙兒用情至深。

說話間,她們三人已經來到後花園,江安帶著明綠蘿坐在鞦韆上面,正在說話。

明綠蘿看到姜南初帶著蘇妙兒過來,立刻就和她們打起招呼。

「這位就是蘇妙兒,蘇小姐吧,和南初姐姐說的一樣,一樣的漂亮而且善良。」

「上回宴會不在家裡,聽說苗寶受傷落水的事,真是多虧蘇小姐,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明綠蘿立刻開始禮貌道謝起來。

雖然跟著南初進來的有兩個人,可是明綠蘿根據關係親遠,再根據長相立刻就分辨出來。

站在後面的杜恬靜再次感覺到生氣,要是當時是自己在後花園那該多好,那樣救那個野種的就是自己,到時候受到明家遵命的同樣就是自己。

杜恬靜完全沒有想過,要是當初是她在後院,要是當初根本不知道苗寶身份,看到苗寶落水,杜恬靜根本就不可能去救苗寶。

畢竟在杜恬靜自私的心中,出風頭和打扮的艷壓群芳遠遠要比救一個落水的男孩重要。

「是你們客氣,只是舉手之勞而已。」蘇妙兒淡淡的說。

「說起這個倒要問你,那天不在宴會,是在哪裡?」

「是去約會。」明綠蘿說起這件事情,有些害羞起來。

「不是相親,是約會?是有男朋友嗎?」

「算是吧,我們一起出去過幾次,人還不錯,只是沒有非常確定。」

「等到將來,確定下來,再帶給你們認識。」明綠蘿認真的說。

南初點點頭,綠蘿是個善良的性格,看到綠蘿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南初自然為她高興。

「行啦,都坐過來說話吧,站著幹什麼。」江安看到幾個後輩聊得高興,都沒搭理自己,有些不滿起來。

明明江安已經五十多歲,可是讓明肅寵的,就像一個孩子那樣。

入座后,女傭送上玫瑰花茶,她們閑聊著說起這段時間錦都發生的事,只是幾分鐘后,都有些厭倦。

「要我說呀,我們下回,不如換個地點,總在這個花園都有些坐膩。」

「南初姐姐有什麼好的去處?」明綠蘿好奇的問。

明綠蘿是個內向的,自從發生過幼師拐賣的事後,即使找回來,都有些不愛出門。

「你們知道戲雲居嗎?」

「那兒,唱曲是一絕!」

「而且各種相聲評書都有,特別的熱鬧!」姜南初憧憬的說。

只是可惜,姜南初現在身份受到限制,陸司寒不準姜南初亂跑,可是要是有明家撐腰,說不定就能和綠蘿,乾媽一起逛逛。

「是嗎?錦都有個這樣好的地方?」

「看來真是我們孤陋寡聞,居然完全沒有聽說。」

「既然今天南初姐姐說起,那我們今天就去看看吧。」明綠蘿建議道。

「那可不行,戲雲居是有規矩的,只有每周二四六營業,其他時間都是閉館休息。」

「而且戲雲居的門票特別的難搶,除非是有朋友,不然沒法搶。」姜南初這樣一通描述,更加給這個戲雲居添加一層神秘的色彩。

明綠蘿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坐在她們旁邊的蘇妙兒想要開口。

看著她們這麼喜歡戲雲居,蘇妙兒想要介紹司聞楠和她們認識。

有司聞楠這個老闆在,說不定可以請她們觀看一場。

只是蘇妙兒沒有開口,杜恬靜就已經開始聒噪的說話:「幾位姐姐不用去戲雲居聽曲,現成的就有。」

「什麼意思?」明綠蘿迷迷糊糊的問。

「就是蘇姐姐,蘇姐姐可是唱的一手絕妙的曲兒,要不就讓蘇姐姐表演表演?」杜恬靜故意這樣說道。

杜恬靜怎麼都沒有想到上天給她機會,原本杜恬靜就是想把話題往京劇上面帶,可是她們根本不和自己說話,自己提前難免有些生硬。

誰知道現在她們主動提起,那杜恬靜正好可以繼續後面的計劃。

「這算什麼回事?」

「蘇妙兒是軍長夫人,怎麼可以表演節目?」

「杜恬靜什麼叫做尊卑,難道不懂嗎?」姜南初沉聲質問道。

她們當她不存在,誰知道這個杜恬靜真是上趕著找事。

只是坐在主位的江安倒是產生濃厚興趣。

「只是一起喝喝下午茶,唱個曲兒,沒什麼尊卑之分吧。」

「妙兒,早就聽說雲城來的姑娘,嗓音都是美妙的。」

「所以,願意為我們表演一曲嗎?」 嬌妻難寵,總裁老公太腹黑 江安禮貌的詢問。

不管蘇妙兒是願意或者是拒絕,江安都是無比尊重蘇妙兒的決定。 第1342章雜物間換衣

那天蘭芳菲給蘇妙兒的評價,讓蘇妙兒受寵若驚,同時讓蘇妙兒漸漸拾起當年愛好,蘇妙兒其實是享受的,享受在舞台上表演的感覺。

看得出來,江安是真的對戲曲感興趣,而且江安並沒有看不起蘇妙兒,想要故意貶低蘇妙兒,所以提出這樣一個要求來。

所以蘇妙兒點點頭,願意為江安表演一曲。

蘇妙兒沒有想得這麼複雜,準備在後花園的空地,直接唱一曲兒,給她們助助興。

「這次唱這段,最愛的貴妃醉酒。」

蘇妙兒輕輕嗓音,緩緩開口唱到:「麗質天生難自棄,承歡侍宴酒為年,六宮粉黛三千眾,三千寵愛一身專。」

江安她們沒有聽過蘇妙兒唱戲,原以為是個半吊子,只是愛好而已。

可是蘇妙兒一開口,讓她們徹底驚呆,沒想到蘇妙兒居然唱的這樣輾轉纏綿,這樣動聽美妙。

「等等,等等。」

就在她們沉醉在蘇妙兒的戲曲當中時,杜恬靜突然開口,將她們打斷。

江安,姜南初紛紛有一種責怪的眼神看向杜恬靜,這個女人果然是個戲精。

「杜恬靜,我們聽到好好的,究竟是有什麼事情?」姜南初不滿的問。

「是這樣的,這曲貴妃醉酒,並不是蘇姐姐最厲害的代表作。」

「蘇姐姐最厲害的應該是梁山伯與祝英台。」

「你們是不知道,蘇姐姐那首梁山伯與祝英台,可是由蘭芳菲大師指導的。」

「蘇姐姐,既然我們已經開嗓,那就應該拿出最好的給明夫人,議長夫人和綠蘿姑娘聽聽,是嗎?」

杜恬靜這次倒是態度非常良好的詢問。

搞半天原來就這點事情,這件事情要是想滿足,並不是不可以。

「那好吧,那就唱梁山伯與祝英台,只是在你們面前獻醜,在別的地方,可不敢亂唱,免得惹起笑話。」

「妙兒真是謙虛,剛剛那一嗓子,真的讓我驚嘆,可能戲雲居里那些師傅,都是就這個水平,真是厲害。」姜南初感嘆的說。

有些豪門圈中的名媛就是看不起唱戲的,覺得是個耍手藝的,不高端。

可是姜南初眼中,京劇是國粹,可是最最高端的正統藝術。

「你們再等等,再等等。」

蘇妙兒都已經打算再次唱起來,卻讓杜恬靜再次打算。

「杜恬靜,是不是就是不想讓我們好好聽蘇妙兒唱歌?」

這次就連江安都有些看不下去。

「不是的,蘇姐姐這是為我們官家爭光,怎麼可能攔著。」

「只是這個表演吶,很多東西都是缺一不可的,就比如說服裝,要是沒服裝,就感覺缺少一股味道。」

「這說的,我們當然知道,可是現在我們去哪裡找什麼服裝過來,這不是為難我們嗎?」姜南初反問道。

「議長夫人,儘管放心,既然已經提出來,那一定是有辦法的。」

「前段時間蘇姐姐去過戲雲居,來的時候,帶來一套祝英台的戲服,正好今天帶著,可以給蘇姐姐換上。」杜恬靜說著,撥打一個電話,低聲要求起來。

很快就從外面進來一名警員,警員的手上拿著一個包裹,看來就是戲服。

「蘇姐姐,要不換上戲服,再去表演,這樣效果可以更加完美。」杜恬靜勸說道。

「既然這樣,那好吧。」

蘇妙兒沒有去多想什麼,畢竟這裡是明家,杜恬靜再有膽量,都不可能在明家做些有的沒的。

所以蘇妙兒拿著服裝要去明家客房更換衣服。

等到蘇妙兒離開以後,杜恬靜來到自家警員面前:「蘇姐姐第二次來到明家,很多地方都不熟,還是由你跟著去吧。」

這番關心的話,聽起來並沒有問題,所以姜南初她們並沒有阻止。

蘇妙兒已經快要走到客房,結果就讓從後面來的警員追上攔下。

「是有什麼事情嗎?」

「軍長夫人,剛剛明夫人說起,說是樓上客房有朋友在用。」

「麻煩夫人就在雜物間將就一番,可以嗎?」警員平靜的說。

「當然沒問題,原本就是突然要換衣服,麻煩她們的。」

蘇妙兒在警員的帶領下,來到一間比較偏僻的雜物間里,然後警員守在外面等著蘇妙兒換衣服。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這戲服對於平時不太穿的人來說,是比較麻煩的,需要花費一些功夫。

就在蘇妙兒快要換好的時候,外面穿到腳步聲音。

「在等等,馬上就出來。」

只是雜物間外,像是沒有聽到蘇妙兒說話一樣,從外面走進來一個男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