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個簡單!”弘毅腦瓜子比較聰明,這可比做俯臥撐要好的多,楊世傾吩咐三人速度要快,便走出宿舍到得走廊靜等。

三人自從被楊世傾整治之後,正可謂是言聽計從,特別是捱了他胖揍的鄭坤與漆洪,更多的興奮理由是兩人駕照都快裝爛了,好久都沒碰過車了。

很快,三人便穿好衣服褲子走出,漆洪和鄭坤乾脆穿個拖鞋,楊世傾眼看哪有個軍人的樣子,但也只是稍微有些皺眉並沒說什麼。

片刻,四人一同來到訓練場,漆洪與鄭坤先是爭先恐後的跑去把警車開進訓練場,王若男也並沒有走,就呆呆的坐在長椅上看着楊世斯,後者眼看王若男眼神有些怪異,但也並沒出聲詢問。

鄭坤先是這個兒來了幾個漂移,便把警車開到楊世傾面前,把檔位以及基本操作都告知楊世傾,三人輪流上陣帶着楊世傾繞着操場飈了幾圈,速度很快,楊世傾很是丟人的被甩吐了。

警車是自動擋的操作起來也比較簡單,楊世傾練了將近兩三個小時,基本上行駛是沒問題了,但實路上是肯定不行的,俗話說飯要慢慢吃,做事要一步一步來,楊世傾便練到此時點到爲止。

眼看時間也不早了,楊世傾便叫上穆恆與王若男,駕車前往鳳凰酒吧赴約,由於事出緊急,楊世傾與玄黃九叔師徒三人,並沒留有聯繫方式。

近一個小時,三人便抵達鳳凰酒店,三人先是進得酒吧,眼看張叼毛並沒在場,便各自點了一瓶啤酒喝着,酒吧音樂很震耳朵,雖然楊世傾是第二次來,但這聲音還是讓自己很受不了,穆恆乾脆就跑到外邊抽菸去了。

隨着時間的推移,楊世傾也漸漸習慣了這勁爆動感的音樂,看了看手機時間已經差不多將近六點,楊世傾有些蹙眉。

“怎麼還不來!”楊世傾喃喃道,王若男眼看楊世傾左顧右盼,嘴皮子還在動便往楊世傾挪了挪。

“他們不會是耍你的吧?”王若男對着楊世耳朵大聲說道,楊世傾邊掏耳朵邊道“應該不會!”

“把那音樂給老子關小聲點兒!”楊世傾正可謂說曹操曹操到,話音剛落眼看舞池背後走出兩個光膀子大漢,便是衛強與張叼毛了。 衛強與張叼毛的霸氣出場,基本上吸引了酒吧之中所有人的目光,調音師被張叼毛這麼一吼,很是懼怕的把舞曲音量調到最低,舞池之下的幾個賊眉鼠眼的傢伙,眼看是洪哥手下兩大虎將,便都舉起酒來小跑過去,邊跑還邊叫叼哥強哥,來小的敬你一杯。

“滾一邊兒去,老子現在沒心情搭理你們。”張叼毛嘴上訓斥着那幾名狗腿子,但眼睛還在不斷掃視着酒吧之中的男男女女。

“在這兒叼毛!”楊世傾站起身來,大聲喊道,張叼毛一眼就認了楊世傾,愣神片刻便與衛強大笑着跳下舞池。

“走吧,我師父正在旅館等你們!”張叼毛來到楊世傾面前說道,衛強笑着點點頭。

楊世傾二話不說出去叫上穆恆,便與張叼毛他們一同來到一家旅社,眼看叼毛只開了一間房,玄黃九叔就住在裏面,衆人來到其房間,眼看地上還多了兩個塑料袋。

“師父!”衛強與張叼毛齊聲喊道,九叔點了點頭,正站立房間之中。

楊世傾瞥了一眼地下袋子“九叔,那東西就裝在裏面吧?”九叔瞥了一眼穆恆問道“這位是?”

“哦……我上司,穆恆穆局長!”楊世傾爲其解釋,九叔點了點頭便轉身坐到牀上,穆恆一時觀察九叔有些入迷,從未見過如此怪異的打扮,都忘了理回對方。

楊世傾並沒在說話,而是走向袋子解開麻袋口上的繩索,然後依次把那東西給倒了出來。

穆恆眼觀其物嚇得臉脣泛白,王若男也被嚇得,大叫一聲跑到楊世傾後面,兩條玉手緊緊抓住楊世傾衣服,可能是剛開始中了蠱的原故,王若男沒細看那倆怪物。


那東西果真如楊世傾所描那樣,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牙齒鋒利無比上下無縫交合,如同恐龍牙一般,只不過相比恐龍牙之下,要顯得更爲鋒利細長,臉頰瘦的皮包骨頭包括手臂,沒有眼皮包括嘴脣,指甲長的極爲像其鷹爪,眼看還不停往外滲出黑色液體。

“穆叔,你過來看看!”楊世傾單膝蹲地看着地上黑色液體,穆恆乾咳兩聲正了正臉色,便走到楊世傾身旁蹲下查看。

“那是屍毒,不用看了!”九叔說道,其他人並沒插話,楊世傾擡起頭來蹙眉問道“屍毒?”

九叔點頭回應,張叼毛正色道“這屍毒具有腐性,別去亂摸!”楊世傾點了點頭與穆恆對視一眼,便一同站起身來。

小女孩現在最初死因,楊世傾本人猜的是沒錯,但有一點他忽略了,那就是小女孩身體之內那股毒素。

“這東西打不死?”穆恆問道,張叼毛冷笑搖頭“這東西叫行屍,橫行霸道的行,這兩個都是沒徹底長完全的,這案子你們公安局破不了,別白白叫人去送死。”

王若男耳聽張叼毛這麼一說,從楊世傾背後竄了出來“你吹年,我家世傾不是沒死嗎?”

“你這人怎麼這樣說話,我可是你的恩公!”張叼毛笑道,王若男美眸一瞪“你給老孃死一邊去!”

“行了若男你少說兩句。”楊世傾呵斥道。

王若男可是真把楊世傾,當成了自己男人,耳聽自己男人發話,便乖乖的閉上了嘴,知道男人好像都好面子,不能當着外人面與他頂嘴,也不知這道理對不對,反正老媽是這樣說的。

“穆叔,至於我爲什麼要抓兩個回來,除了讓你相信之外還有就是不想讓你難做,這樣你也好向上頭有個交代!”楊世傾說道。

穆恆有些爲難“如果他們硬是要插手怎麼辦?”楊世傾笑的很灑脫,笑道“那你就下崗,你家又不缺錢,雖然你是人民警察但你也是個人!”

楊世傾此話意思,就是不想讓穆恆白白送命,玄黃九叔眼看定不是常人,至於張叼毛與衛強,那套大刀耍的如此行雲流水,保命還是能保住的,至於穆恆與王若男那就另當別論了。

“好吧!”穆恆點了點頭,話出至此就要談點別的了,楊世傾可不想讓自己身邊的人摻和進來,畢竟太危險。

“穆叔,你先帶若男回去吧,我跟九叔他們還有一點事要談!”楊世傾說道,穆恆點頭都還沒接話,王若男就大聲說道“我不去,我就要跟你待在這兒。”

“嘖,聽話,你先回去。”楊世傾說道,王若男噘起紅脣,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就是不走,已經沒有了當初一點母夜叉的樣子。

楊世傾嘆了口氣“等我談完我就來找你,我陪你逛街怎麼樣?”王若男半信半疑“今天早上,你還說會來醫院看我!”

張叼毛等人就一臉不耐煩看着王若男,玄黃九叔也有些無奈咂了嘴,楊世傾蹙眉瞥了一眼衆人,伸手摸了摸王若男那精緻臉頰。

“這次我不騙你,快走吧!”王若男遲疑片刻“在信你一次!”楊世傾比了個OK手勢“行行行,快走吧!”

楊世傾送走穆恆與王若男,呼了口氣關上房門。

“世傾,丫的不是說你們不是男女朋友?”張叼毛說道,衛強搖搖頭“哎,媽的,這人長得帥就是好!”

楊世傾轉身並沒理會二人,看向九叔問道“九叔,你們從張開俾口中,撬出什麼話來了沒有?”

“那還用說,也不看看我師父是什麼人!”衛強借此機會拍九叔馬屁,九叔沒好氣的瞪了衛強一眼“拍馬屁,泡妹子,瞎亂混,這些你倆都會,一天天的沒點做正經事的樣子,老朽叫你們調查的事,你們調查清楚了嗎?”

“師父,這繁榮市這麼大,姓楊的多了去了,您面前不就有一個嗎?”張叼毛撓撓頭,衛強笑道“師傅,您放心,師伯我們會替您老人家找出來的。”

九叔並沒接話,楊世傾開口問道“九叔,你們對蠱術很瞭解嗎?”九叔望了望楊世傾說道“也不是太瞭解!”

“那你知道頭七蠱術嗎?”楊世傾又問,九叔輕嗯了一聲,隨後反問“你是怎麼知道蠱族有此蠱術的?”

楊世傾嘆了口氣“您先告訴我!”九叔點了點頭“此蠱術是蠱族禁術,無論是中此蠱之人,還是施蠱之人都會死!”

“以命抵命?”楊世傾有些驚駭,九叔點了點頭“對!”楊世傾耳聽沒在問,好像在回想着什麼。

“師父,蠱族屍地我們已經破壞了兩處,也不知道他們現在養了多少行屍。”衛強說道,張叼毛點點頭“還有另外兩處也沒找到,這次蠱族那麼明顯的造兵買馬,肯定是有圖謀不軌之心。”

“這些你們別管,先替我找到你們師伯,只要找到你們師伯,就沒有說是他算不出來的事情。”九叔說道。

張叼毛與衛強點了點頭,楊世傾問道“九叔,那你們從張開俾哪裏,得知的消息又是什麼?”

“對於蠱族那些老怪物來說,他們只是玩偶罷了,沒有什麼重要消息!”九叔說道。

楊世傾並沒再問,衛強與張叼毛也沒在說話,九叔站起身看向楊世傾問道“世傾,你是本地人嗎?”

楊世傾搖搖頭“不是怎麼了?”九叔嘆了口氣說道“沒什麼,我說如果你是本地人的話,幫九叔一個忙,找一個名叫楊家室的傢伙!”

楊世傾並沒說話耳聽九叔語出驚人,瞳孔有迅速放大的跡象,臉上閃過一絲難以置信,隨後立即恢復常態怕被九叔察覺,不能單憑這老頭一句話,就全部都信以爲真,老爹當年身份果然不一般,但不知是不是其禍端找上門來,在以另外一種藉口尋找老爹,雖然他已經死了,但也不能輕易說出去。

“怎麼了?”九叔眼看楊世傾發愣,出聲詢問道,楊世傾裝作走神“哦……沒什麼九叔,有時間我幫你們問問,怕萬一問到了也說不準。”


楊世傾這話明顯有些敷衍,但九叔也沒說什麼,就看着楊世傾點了點頭,該問的已經問了,該做的事也都已經做完,楊世傾便與九叔師徒三人告了別。

一路走一路想玄黃九叔等人背後,到底隱藏的是什麼身份,是當年老爹口中所說的鬥蠱人?還是老爹當年的仇人,目前自己與九叔等人只是合作關係,還沒到掏心窩子的份上,自心裏也有些懷疑,玄黃九叔是不是和蠱族是一夥的,畢竟張開俾他們抓走了自己並沒看見人,還有如此機緣巧合的事,自己等人行蹤詭祕,師徒三人是真的與自己偶遇,還是在做樣子給自己看,目前自己身份他們應該是不知道的,如果對方知道自己身份,並且還是老爹的仇人的話,恐怕自己早就已經死了,但依目前局勢來看,也只有與其相處一段時間,慢慢來調查。

楊世傾也實在是怕王若男跑到穆婉伊家去鬧騰,便打了輛出租車前往公安局,推開辦公室大門裏面空無一人,也不知道穆恆與王若男跑那去了,王若男也並沒住在公安局宿舍樓,楊世傾也不知道她住的地方,便也只好撈出手機給王若男打了個電話。 楊世傾回到警察局撥打了王若男電話,得知兩人並沒打算回公安局,而是直接開車前往繁榮市**,應該是穆恆心想提前向上司彙報情況,畢竟這案子牽扯到了兩條人命。

慵懶的坐在訓練場長椅抽菸,擡頭仰望着繁榮市星光點點的夜空,楊世傾內心一時有些覺得很是空虛,能夠充斥自己內心的除了得到蠱族點點消息之外,還有玄黃九叔等人尋找自己老爹的目的。

耳聞九叔口中所言,楊世傾覺得如果此話當真的話,那就說明自己老爹和九叔是師兄弟關係,還說沒有自己老爹算不出來的東西,難道自己老爹生前是位“半仙?”這讓楊世傾很是不解。

明想打道回府,今天也很累了,但王若男死活要讓楊世傾等她回來,沒辦法,答應了就不能反悔,這是楊世傾爲自己怕王若男找的藉口。

大概半個小時過去了,煙一根接着一根抽,明朗的夜空依舊沒變,但楊世傾卻等的有些不耐煩,寂靜的訓練場之中,除了幾絲微風拂過耳邊傳來的呼嘯聲之外,還有楊世傾本身沉悶的喘息聲。

“喂,若男,這步要不咋們改天再散吧?”楊世傾再次撥打王若男電話,訓練場很是安靜,勉強可以聽清二人對話。

“哎呀世傾,在等人家一會會兒嘛,穆局長到現在都還沒出來,也不知道和市長在談什麼。”王若男作勢撒嬌,話語很是酥甜。

楊世傾嘆了口氣說道“那好吧,來的時候記得給我打個電話!”

“嗯,好的!”王若男回道,語表之中吐露着滿是開心,而楊世傾則是立馬掛斷電話。

人們試着抓住一切可以挽留的東西,但往往抓不住的還是時間,楊世傾口袋之中的香菸已經抽完,時間也隨之過去一個小時,撈出手機看了看,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在這段時間內,穆婉伊與慕雪兩位大美人,連續給楊世傾打了四五個電話,他都是以在談事情爲藉口,推遲說自己今天會很晚回家。

正當楊世傾想要起身走走的時候,耳聽自己電話響了,接通片刻便掛,耳聽口中所言便是王若男快到了,王若男說是叫楊世傾去公安局門口等她。

“哎……”

楊世傾嘆了口氣,便自走廊方向走去,楊世傾步伐不是很快,出得走廊眼看不遠處警燈閃爍,便是穆恆駕着警車回來了,片刻警車駛入警察局,但剛到入口便停下了。

咯吱……嘭!

“世傾!”

王若男打開車門嬌笑着跑過去抱住楊世傾,右腳還輕輕向後提起,好似很久沒見過楊世傾似的。

“行了,站好!”楊世傾瞥了一眼穆恆說道,王若男乖乖的笑着站好,穆恆打開副駕駛車窗笑道“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早點休息!”

楊世傾耳聽穆恆口中話語有些蹙眉,什麼叫早點休息,我又不跟她睡一塊兒。

“穆叔,談的怎麼樣了?”楊世傾問道,穆恆沉吟片刻說道“市長想要見見那東西!”

“你今天沒拍照?”楊世傾又問,穆恆單手搭拉方向盤,看着楊世傾搖搖頭“就算是拍了那老傢伙也不會信的,他只相信自己親眼所見。”

“你明天和他約個時間!”楊世傾說道,穆恆點了點頭“已經約好了,明天六點。”楊世傾點頭回應並沒接話,穆恆笑着望了望王若男,便關閉車窗向公安局開去。

楊世傾與王若男目送穆恆,隨後王若男拉着楊世傾右手說道“世傾世傾,我們快走吧!”

“急什麼,你那豬蹄去醫院檢查人家醫生怎麼說?”楊世傾問道,王若男噘起紅脣“輕微骨裂。”

楊世傾有些蹙眉“沒幾把刷子還想逞強,這下好了!”王若男並不爲其生氣,反而覺得楊世傾是在關心自己。

王若男本來也就不是什麼特種兵,特訓部隊所有男特種兵都是她的護花使者,再者軍隊頭頭就是她舅舅,在部隊裏整天除了折騰那個玩折騰這個玩的,哪裏像是去當兵根本就沒點軍人模樣,更別說是吃什麼苦訓什麼練,說白了就是去部隊玩的。

“去那散?”楊世傾問道,王若男笑着手指東方說道“那邊有個時代廣場,我們就去哪裏吧!”

楊世傾點點頭,便手插褲兜向廣場方向走去,王若男眼看有些不高興“喂,你都不挽着我嗎?”

“你……腳好像沒受傷吧?”楊世傾轉過身來,王若男板着鵝蛋臉說道“你可是我男朋友!”

楊世傾耳聽有些無奈,但心想王若男只是來協助破案的特種兵,眼看案子接近尾聲,她大概也沒多長時間在繁榮市了,再心想王若男這等磨人精,沒有個家財萬貫是不可能的,她對自己可能只是一時興起罷了,玩夠了自然也就膩了。

想到這楊世傾心裏很是好受許多,便上前挽着王若男的小手,一言不發便向時代廣場走去。

王若男跟至身旁慢悠悠的走着,時不時還笑着望望楊世傾,兩人一個愁眉苦臉一個喜笑顏開,片刻到得時代廣場旁邊的一個小花園,兩人便一同走了進去,小路表面都被鑲上了一顆顆的鵝卵石,五顏六色的很是漂亮,花園之中安有路燈,但光線眼看有些昏暗,把王若男白嫩精緻的臉頰照耀的有些臘黃。

花園之中還有三個亭子,眼看是供人休息的,就在楊世傾與王若男走的這條小路正前方,不遠處路邊就有一個,與此同時還有兩個老頭坐於亭中下象棋,一個手摸下巴眼觀象棋愁眉不展,另一個則是滿臉堆笑看着對方。

“將軍!”面露笑容老頭說道,另一名老頭咂咂嘴“老李頭這把不算,都說了在我家下你非要來這下,你看這燈光太暗了我什麼也看不清,再說了我眼睛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

“去去去,老張你還要不要臉,上把我就讓你了!”老李頭說道,老張蹙眉說道“哎…本來就是嘛!”

“是你個頭是,趕緊給錢,五角!”老李頭伸手笑道,王若男眼看兩位老人吵個不停,便笑着呼出一口氣“世傾,也許死並不是人們想的那麼可怕吧?”

“怎麼突然問起這個?”楊世傾說道,王若男搖搖頭,用精緻的小下巴指了指哪兩名老頭說道“他們都已經年過花甲,看那樣子沒有六十也得有七十了。”

楊世傾並沒急着接話,每當見到年歲與楊家室相仿的老年人,楊世傾腦海之中總會回想起楊家室生前的樣子,笑容是那麼的親切和藹。

“只不過是死於安樂罷了!”楊世傾說道,王若男點了點頭“那也總比死於苦海的好。”

兩人邊走邊聊,路過亭子的時候,耳聽兩位大爺還在爲了五角錢而鬥嘴,雖然季節已入寒冬,但繁榮市的氣溫也並沒多麼差,廣場的人也自然不少。

王若男挽着楊世傾臂膀走在花園之中,倒也還有一番情侶該有的樣子,時代廣場人很多男女老少都有,大部分青年男子眼看王若男這等極品尤物,都紛紛向楊世傾投來羨慕的目光,可楊世傾並沒注意到這一點,自顧走着路想着事情。

“冰冰,我的冰冰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