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個時候正是春季,湛藍的天空上一顆暗黃色的圓球高高掛着,照得大地一片溫暖。

“這天氣適合睡覺。”林蕭微微一笑,很快就進入夢鄉。

陣陣春風吹過,涼爽爽的感覺,時間也在不知覺中悄然過去。

月明星稀,天空明亮一片,林蕭的所在處被茂密的樹枝擋住卻是黑暗一片。

掙開雙眼伸展了下雙臂才喃喃說道,“天黑了啊!該回家了!”說完便開始判定所在位置在家的哪一方向!

“恩,離家只有幾裏吧,這裏就是一個小密林。”林蕭四周觀望着,依然確定出方位。

“恩?什麼東西?”林蕭被一陣紅光給吸引住了眼球,光亮亮的看着一草叢處散發出的紅色光芒,出於好意便欺身上前想看個究竟。

刨開深草,映入眼簾的竟然是一塊發着紅色光芒的玉佩,那光芒居然有些刺眼!而在草叢旁邊還有一句發着暗暗光輝的骷髏,只有被紅色光芒掩蓋,林蕭並未看見。

“這是什麼東西啊?”林蕭好奇心大盛,伸手就是去取那圓形玉佩,片刻,玉佩到手一片溫暖。

這時,怪異的事情卻是發生,原本林蕭那已經停止血流的拳頭瞬間又開始裂開,鮮血竟然不住的涌向玉佩,這等怪異事情讓林蕭還沒來得及打量玉佩就慌忙的扔了出去,只得定眼看着落地的恐懼吸血玉佩!

只見,那玉佩光芒越來越盛,而且林蕭竟然可以清晰的看見那玉佩表面似乎有條紅色的七爪神龍在不斷的遊動,遊動片刻,就是張開血盆大口,發出一絲白色光芒,片刻白色光芒掩蓋住紅色光芒,一個虛體形成。


“啊!”林蕭一陣驚訝,一個光幻虛體老者盤坐於半空,一身白色長衫,鬍鬚皆白,定眼看着眼前的青年。

“你?你是什麼?”林蕭看着虛幻老者急切問道。

“小娃娃,你居然沒有鬥氣。”老者沒有直接回答林蕭的問題,而是轉個話題。

“恩?”林蕭驚訝不已,定眼看着眼前這個老者,可以說有些神通的老者,一眼就看出他沒有鬥氣,怎能叫林蕭不驚訝!

“是的,好像我從出生就沒有鬥氣!”林蕭說道這裏一臉的頹廢!似乎悲傷涌上心頭。

老者微微咧嘴“笑話,整個大陸也不會有誰一出生就沒有鬥氣,你這種情況只有一種解釋。”

“恩?”林蕭皺眉看着老者,疑惑無比,老者之意就是說自己並不是從出生就沒有鬥氣的!林蕭倒吸口氣,“難道是自己沒有記憶的那段時間發生了什麼?”想到這裏便有些急切了。“老人家,請你明示。”

“你的鬥氣被人強強的吸走了!”老者一副肯定的模樣,一點也不懷疑自己的話有錯。

“啊,這怎麼可能!自從我有記憶以來就沒有鬥氣了啊!而且什麼東西能將我體內的鬥氣吸走?”林蕭更是疑惑。

“肯定是在你嬰孩之時體內的鬥氣就被別人硬生生的吸走了,哈,至於什麼東西吸走了,那我告訴你,一種功法,名爲吸氣。”老者微笑着。

“吸氣?爲什麼?那時我纔多小呀,就這樣對我,是誰這樣殘忍?”林蕭黯然傷神。

“小娃娃,且不要悲傷,我來問你,如若我能讓你的鬥氣恢復,你可願意?”老者微笑的看着林蕭。

“能讓我恢復鬥氣?”林蕭看着眼前虛幻的老者,卻是沒有升起一絲不相信的念頭,“看他那神通的模樣,他既然說可以,那就一定能夠做到。”林蕭眼神放光,看着眼前這個可以給自己希望的老者就是一陣激動。急忙變換一種口吻歡喜道“爺爺,林蕭願意,願意,求爺爺幫忙。”

“哈哈,好,你叫林蕭,恩,我們之間很有緣分,我倒是願意幫你一幫,只是你有了鬥氣之後一定要加倍努力的修煉,以後我也需要你來助我。”老者微笑說道。“來吧,過來將玉佩拾起來,然後閉上雙眼,我會消耗我的靈力爲你重獲鬥氣。”老者吩咐道。

林蕭毫不猶疑就走了過去,對於他來說,本來就是一個擁有‘廢物’之名的人,就算老者要害他,自己也得不到鬥氣,那也無所謂了,有機會就要拼一拼。

撿起玉佩,這次玉佩並沒有再次吸取林蕭的血液,這樣,林蕭倒是安心不少,隨即便閉上雙眼,突然間自己似乎進入了一個奇異的世界,似乎是一個虛擬幻境!這裏地上全是茂密的花草,蝴蝶、鳥兒等很多的動物在他身旁飛舞。

林蕭張望四周,老者就坐在他的正對方,口中微微說道“閉上眼睛,我從新爲你注入鬥氣,當中有些疼痛你要忍住。”說完就是伸出右手一掌擊在林蕭腹部。

“啊。”疼痛驟然襲來,林蕭額頭滾出滴滴汗珠,那腹部就像有什麼東西要挖開肚皮鑽進他的體內一般,非常痛苦、難受,慢慢的汗珠順着臉頰滾落到衣服上,衣服慢慢就溼潤起來,開始變得髒兮兮的!痛苦依舊持續着,林蕭緊咬牙關發出‘吱吱’聲響。

片刻,那‘東西’似乎已經鑽進體內,開始安穩起來,就那麼懸在腹部一般,與此同時還發出絲絲怪異力量涌入丹田,此時林蕭也安定起來,慢慢的就那麼沉睡開來。

“林蕭,該醒來了,我要沉睡了,還有些事情要交代。”老者的聲音傳入林蕭耳中,林蕭掙開眼睛,自己已經離開幻境中,時間並沒有過去多久。

“爺爺,你有什麼交代就說吧,林蕭一定記住。”林蕭微笑着道,現在他能確定體內有股奇異的氣息,這就是鬥氣,是眼前的這個老人賜予他的,所以面對老者非常客氣。

“你我本就有緣分,是因爲你手上流出的鮮血我才得以甦醒,但是剛纔爲了恢復你的鬥氣,可以說將我本就微弱的靈力消耗的差不多了,我馬上就要陷入沉睡中去,你務必記住我下面的話語。”

“這塊玉佩擁有很奇異的力量,你務必要將它時刻戴在身上,或許對你還有不小的助益,二者,你要比別人更加的努力修煉,當你強大了我就可以再次甦醒,到時候我便可以輔助你走上更強的道路。好了,就這兩點,記住一定要將玉佩隨時戴着身上,也不要讓別人知道你有塊如此玉佩。好了,我要沉睡了,林蕭,世上沒有什麼天才,所謂的天才就是比別人更加努力與勤奮,加油吧。” 名門謀略

“爺爺。”林蕭大喊一聲,只是一點回音也沒有,林蕭搖了搖頭知道老者已經陷入沉睡之中。

此刻,林蕭可以說心情激動,緊握拳頭。“現在我有了鬥氣,只要努力、勤奮,那麼定能成爲鬥士。加油吧,林蕭。”聲音在黑夜中迴盪。 夢諾城西郊一間茅草屋,只有四十平米的茅草屋。

“父親,你怎麼過來了,你年紀都如此大了,就不要到處奔波。”一箇中年男子看着眼前的老人搖了搖頭。

“哼,我來看看你們都不行?別看我現在七十好幾,但是還精壯得很,林蕭怎麼不在?”老人環顧四周,神態之中的確很有霸氣,映入眼簾的簡陋設施讓他不住的搖着腦袋。

“今天是鬥氣測試的日子,他過去看看,到現在還沒有回來。”中年男子恭敬道。“父親,都是孩兒無能,十幾年前…!哎,都是我無能才讓蕭兒如此模樣!”中年男人的往事似乎涌上心頭。

“過去的事就不要說了,其實也是我沒有能力,不然林蕭也不會如此,你們也不會被逐出家族!恩,你剛纔說林蕭去測試鬥氣了,他凝聚出鬥氣了。”老人眼中放出一絲光彩,喜悅無比,靜靜的看着中年人,等候答案。

中年人苦澀的搖了搖頭“還沒有,只是該面對的必須去面對。父親,你坐會兒,我去看看悅兒將飯菜做好了沒有。”說完就起身離去。

老人微微嘆息,一陣失落。

…………

“父親,我回來了。”林蕭踏着歡快的步伐走進茅屋,茅屋裏一個陌生老人。


“恩?這是誰?以前怎麼沒有見過?而且相貌居然和父親有幾分相似!”搖了搖頭“不可能,父親說過,我的爺爺早就去世了,那眼前這位老人,一看那霸道神態也能猜出是個鬥士吧,而且是個不弱的鬥士,我家如此平凡,怎麼會和這麼強大的武者有關係?”林蕭很是疑惑的看着老人。

“你是?”林蕭誠然問道。

“呵,你就是林蕭吧,都長這麼大了,過來,讓爺爺看看。”老人對着林蕭招了招手,露出慈祥面孔。

林蕭看了看老者已然猜曉對方對自己沒有惡意便輕步走了過去。

老人從懷裏摸出一塊黑乎乎的鐵製圓狀物遞給林蕭:“來,這塊星雲幣拿去買些衣物,你看你一身衣物都得成什麼樣了?哎,你父親也是,好的衣服也不給你織一身!”

林蕭看了看圓狀物微微一笑便伸手接過揣入懷中,中途卻是碰見了老人的粗手。

老人微微皺眉“恩?是鬥氣波動,而且這鬥氣好像還在不斷加強,那麼骨骼與肉體的強化效果會比別人強上太多。”老人忍不住的驚訝與興奮。

當然,這林蕭體內的鬥氣在加強其實和玉佩有很大關係。

“林蕭,你身體裏面是否已經擁有了鬥氣?而且還在不斷的加強吧?”老人意味深長的說着,面帶笑容,嫣然一個慈祥老人。

林蕭一個深皺眉,呆呆的看着老人便陷入沉思“如此輕易就看出我有鬥氣了,而且,他說我的鬥氣還在不斷加強,這是真的麼?怎麼我自己都不能察覺!”林蕭看着依舊對他微笑不已的老人,非常疑惑!

老人咧嘴一笑“林蕭,不要懷疑爺爺的話,絕對沒錯了,現在,你只需要記住一句話:骨骼與肉體的強化越是密集,那麼將來你的潛力越高,有時間就好好思索一下吧,對你有很大助益的。”老人說完眼光看向門口,中年男子和一婦女端着菜餚向屋內而來。

“有鬥氣的事還是先別和你父母說了,其實這也沒什麼可炫耀的!成爲鬥士纔可以偷偷的竊喜一下,知道沒?”老人小聲說道。

林蕭點了點頭。的確,擁有鬥氣沒什麼好炫耀的,可以說自己現在只是一個剛出生的嬰兒!而玉佩中的老者似乎就是自己再生父母一般!

“父親,母親。”林蕭對着中年夫婦喊道。這對中年夫婦就是林蕭的父母,林浩和蕭悅。

林浩和蕭悅看了看林蕭都皺了皺眉頭,現在林蕭全身都是髒兮兮的,這可是林蕭在忍痛的時候汗珠如雨的情況造成的!這讓林浩和蕭悅一下就看了出來!“蕭兒,怎麼回事?和別人打架了?弄得全身髒兮兮的!”林浩似乎有些生氣的問道。

“沒有。”林蕭低下腦袋。

“呵,林浩啊,林蕭這個年齡段,打打架是很正常的,這有什麼大不了的?”老人替林蕭說着,而且還爲林蕭灌輸着‘打架’意識。

“父親,這樣會把孩子寵壞的?”林浩辯駁着老人的‘歪門邪說’。

林蕭擡起腦袋看了看林浩又看了看老人,眼睛不斷的打着轉,“父親,很小的時候,你不是告訴我爺爺早就去世了嗎?”

林浩一聽林蕭話語頓時臉色難看,他的親親父親可是就在這裏呀,林蕭說話太欠考慮了!

“好你個林浩,老子活的好好的,你居然詛咒我早死。”老人眼睛四顧環繞,暮然間,牆角一根竹棍映入眼簾,疾步上前就是拿起竹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竹棍就那麼硬生生的落在林浩身上。

“呀,父親,你輕點。”林浩哭笑不得,這時只見林蕭傻傻的笑着。

蕭悅搖了搖頭忖道“這孩子,連親親父親都陷害!”

幾個時辰的開心。………..

林蕭靜靜的盤坐在他那很小的‘兒童’臥室,口中吐息均勻,帶着絲絲微弱氣息,這氣息暴露在空氣中,空氣都爲之震盪起來。

“人體骨骼共有206塊,分爲顱骨、軀幹和四肢三個大部分,所謂的骨骼強化,就是將每塊骨骼的密度加強,也就是骨質與骨質之間更加緊密的結合在一起。而鬥氣,就能慢慢的提升骨骼的密度”林蕭微微點頭。“可是將鬥氣凝聚於206塊骨骼裏面,鬥氣是慢慢的在骨骼裏擴散開來的,這種速度很慢很慢,要將206塊骨骼全部強化到高級,那是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一旦鬥氣跟不上就會功虧一簣!這種辦法不可取!”

林蕭陷入沉思,片刻微微點頭“那麼我只能將206塊骨骼分開,一塊一塊的強化,那麼失敗的機率會小很多,而且,每一塊骨骼的密度還會大大加強。”

“有些人急功近利,通常會一次性將206塊骨骼全部強化,這樣反而得不償失!所用的時間反而會成倍增長,而大多數人悟性太差,終生不能鬥氣外放。”

“好,我就一塊一塊的強化,骨骼與肉體的強化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情,慢慢來,不着急。就從腳部骨骼開始。”

想完便緊閉雙眼,片刻,一股鬥氣立即涌向腳底趾骨,雖然眼睛不能看見雙腳底兩塊趾骨的動向,但是林蕭卻能感覺得到,骨質與骨質之間似乎在相互的拉扯與擠壓,而與此同時趾骨外面似乎也在慢慢的形成一層保護層,這層保護層還散發着一絲淡淡的鬥氣。

兩個時辰過去,林蕭緩緩掙開緊閉雙眼,微微一笑,非常興奮。


“方法是正確的,今日爺爺說過,骨骼與身體的強化越是密集,那麼將來的潛力越大。別人的骨骼強化達到高級,就算是強化成功了,而我,我能清楚的感覺到我的趾骨強度至少也是專家級,可以說比別人的骨骼強度密集得太多。”

想到這裏,林蕭眼神大放光彩,不禁興奮到極點。“兩個時辰可以強化兩塊骨骼,除開休息的時日,儘量保證每次成功,那麼,一月時間內,我定可以將206塊骨骼全部強化到專家級,恩,加油,骨骼強化過後就是肉體。”

想完過後再次閉上雙眼,這次,要強化的則是-蹠骨。 (大大們,本書保證完本,請放心收藏吧。)

旭日東昇,柔和的光華照射大地,也帶着人們那絲絲嚮往,對人生的嚮往,對夢想的嚮往。

茅屋中,青年緊閉雙眼,口鼻之中散發着均勻的氣息,而氣息之中卻是帶着一絲吞噬的慾望,是吞噬空氣的慾望,而空氣在這氣息下變得異常的躁動起來,發出絲絲裂爆聲響。

片刻,青年掙開緊閉雙眼,扭轉腦袋望向窗外,柔和的陽光正好照射在他的臉上,這讓他心情大好,深深吸了口氣,咧嘴一笑,口中喃喃說道:“好舒服。”

青年站起身來,走到桌前大喝口水心中卻是思忖“如今,已經強化205塊體內骨骼,還有最後的頂骨還未強化,最多再有兩個時辰就能將那最後的頂骨也強化出來,骨骼強化也就可以宣佈成功,接下來就是肉身強化了。”

“這些時日沒有浪費時間”青年微微想着,前些時日,他此生最要好的三位朋友前往帝都進行青年天才的歷練活動,他都沒有去相送,而是利用這些時間也努力修煉,他想與他們差距拉近一些。

“功夫不負有心人,最後一塊骨骼將在今夜強化成功,以後,我也可以同他們一樣,成爲強大的武者。晚上吧,今日白天幫幫父親忙些活計。”

青年正是林蕭,二十五天的努力修煉,強化骨骼,嫣然讓他精力充沛,神采奕奕。

林蕭微微伸展手臂,精神也都涌了出來,一個健步便走出房間。

“父親,今日要做些什麼?”林蕭對着林浩微微問道。

“恩,這茅草屋始終不太結實,我想重新搭建一間木屋,今天我們去山上砍些樹木吧。”林浩拿着兩把大刀扔給林蕭一把。“這茅屋也住了十幾年了,雖然經常更換茅草,但是仍然經不住風吹日曬!該換換了。”

林蕭呵呵一笑,非常贊同。“這次可以把我們的家建造大一些吧。”

“呵,你這孩子,長大了就嫌棄以前的屋小了?” 重生后我有了錦鯉運 ,微微笑着“放心吧,我已經向城主申請了,依你和你烈兒姐姐的關係,城主自然答應我們往大的擴,只是我們這段時間就要勞累一些了。”

“呵呵,父親,夢伯伯有沒有提起烈兒姐姐的一些情況?這段時間也怪想念他們的。”林蕭提起往事。

林浩搖了搖頭“城主並沒有提起關於烈兒他們的事情,走吧,幾年後你們會再見的。”說完便履步向前走去。

“幾年後,我們便可以一起闖蕩大陸了。”林蕭堅定說道。

山林間。

“篤篤…”樹木砍伐聲響徹起來,“轟。”一聲一顆枯木倒塌。

林蕭擦了擦汗舔了下嘴脣嘿嘿笑着“父親,你看,我這棵樹砍得夠快吧?”

林浩望眼過去,微微一笑,眼神之中帶有目的性的答道,聲音也很洪亮:“枯木怎麼能同這活生生的樹木相比,密度都差得很遠啊,如果讓我來砍你那棵枯樹,可能還要快一些吧!一棵沒有營養的樹木,根本經受不住人們的摧殘。”

“蕭兒,你找一顆茂盛的樹木試試。”

林蕭似乎想到什麼了,可是隻是一閃即過,隨後,提着大刀便走到一棵枝葉茂盛的大樹前又砍伐起來。

十分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