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個在遊戲裡面不就是一個bug嗎,我不知道為什麼您會說他沒有用呢?」

PS:一隻小騷年默默路過,那個突然想起來,我需要推薦票,收藏,投資,打賞救命。

沒有這些東西我睡不著覺,已經連續三天沒有睡覺了,還請各位大佬救救孩子吧。 老人的嘴角抽了抽,「哎呦我去,這個東西特么還能這麼用???

卧槽,那豈不是真特么的無敵了,不過這個方法為什麼之前在洞府里沒有記載呢???

按道理來說,這麼牛逼的東西,不應該沒有一點記載啊,不僅僅應該被記載,還應該放在最顯眼,最突出的地方啊。

莫非,這裡面有不為人知的秘密????」

雖然,心裡滿是疑問,但是臉上的表情沒有半點變化。

[]

接著,老人冷靜的說道:「那個,孫子,你一邊吸收一邊消耗,就沒有一點不適的地方嗎?」

安禾溪仔細的回味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我沒有覺得不適啊,相反我覺得我自己精神了許多,怎麼了,爺爺?

難道這樣會出現問題嗎?」

「哦哦,沒事沒事,爺爺就是隨口問問,現在我把簡單的精神碰撞教給你,你先熟悉熟悉。

然後,一邊用著你說的這個方法一邊跟爺爺進行精神力碰撞。」

「真的要這樣嗎,可是我怕……」

安禾溪滿臉的苦澀,不知道該怎麼說。

「沒事,你不必在意打不過爺爺,爺爺會把精神力壓到跟你相同的級別,這樣公平,還可以體現出這個方法是否有用。

不過,在碰撞的過程中,千萬要保護好自己,如果忍受不了,那一定要說出來。

或者是一吸一進方法有任何不適的地方,一定要跟爺爺說,行不行?」

小妻有喜:墨少又寵又撩 「不是,我不是因為這些事,我是想說,我要是太猛了,把您打傷了該怎麼啊?」

安禾溪捂著臉,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

(/ω\)害羞

「放心,你要是在修鍊一兩個月爺爺還就真沒準打不過你,但是現在呢,你還是嫩了點。

所以,你不必害怕說把爺爺打壞,你就放心,大膽的打,你要是給爺爺打傷了,那爺爺以後做夢都能笑醒了。」

老人笑眯眯的說道。

殊不知,不出一個小時,他就會覺得自己說的這些話太特么丟人了顯眼了。

(︿)

「真的嗎?那您快點教教我如何跟別人精神碰撞吧。」

安禾溪的語氣中充滿了興奮。

(ω)嘿

「首先,你要將先精神力外放,但是你一定要記住,在外放的時候千萬要儘可能的將精神力靠近自己的頭部。

因為,你外放的精神力距離里你越遠,所消耗的精神力就越多。」

老人耐心的說道。

「等會,爺爺,我想問一下,如果沒有精神世界的煉神者,他的精神力都存儲在哪啊?」

安禾溪一臉好奇的說道。

|)被我發現了!

「哦,對,怪爺爺,是爺爺忘記告訴你了,其實沒有精神世界的煉神者相對要弱一些。

因為,人體大腦可供煉神者們存儲精神力的地方少之又少。

所以,這些沒有精神世界的煉神者有一大部分的人就被淘汰了。

而剩下的這部分沒有精神世界的煉神者,在每次與人戰鬥之前。

名門貴公子:極品壞男人 我猜測他們肯定會準備無數個精神小球,來彌補自己沒有精神世界的缺陷。

以防戰鬥的時候,還沒碰撞一會,或者還沒等念咒語,自己的精神力就消耗一空了。

當然,不要看他們這些人沒有精神力就小瞧他們,越是這種人,心眼子越多,準備的手段,陰招,保命的底盤也就多。

所以,今後要是遇到這種人千萬不要驕傲自滿。」

|ω)

老人拍了拍腦門,然後露出了尷尬的笑容。

(︶.︶)

「好的爺爺,我記住了,那什麼,您繼續說如何跟別人進行精神力碰撞吧。」

安禾溪嘿嘿笑道。

「好好好,接下來,你要將精神力儘可能的凝聚在一個點,當然精神力是看不見的。

所以,這要求你對精神力的掌控,而且境界越高精神力就越難壓縮,這點爺爺深有體會。

也正是這樣,高階煉神者之間的戰鬥,很少會進行精神力碰撞,沒什麼卵用,有那時間還不如念兩個咒語。

當然,你對精神力的掌控到達極致的話,也可以進行精神力碰撞,因為精神力被壓縮的越小,越密集,那它的威力就越大。

當你壓縮完之後,一個念頭,就可以控制它去攻擊你想要攻擊的人,這點挺像修行者的靈氣外放。」

老人背著手,微微笑道。

「那這個精神力碰撞難道不能進行防禦嗎?」

安禾溪疑惑的撓了撓後腦勺。

「如果是偷襲的話那肯定反應不過來,但是可以在自己的腦域和精神世界的外表布置一層防禦結界。

這樣就可以有效的防止別人進行偷襲,不過,敵人的實力要是十分強大的話,那就算布置了也沒啥用。

如果不是偷襲的情況,是可以阻攔的,因為熟練之後,凝聚精神力很快,所以可以進行攔截。

這時候才是真正的碰撞了,誰的精神力強,那自然誰就贏。」

老人說完之後,連忙吸了幾口香甜又美味的精神力。

我是個葬尸人 「給我幾分鐘讓我先試一下。」

安禾溪迫不及待的說道。

「好,別說幾分鐘,幾十分鐘,幾小時都行,快去吧,爺爺正好修鍊一會。」

老人笑眯眯的說道。

安禾溪點了點頭,然後盤腿坐在了地上。

「精神衝擊,既然可以凝聚恢復精神力的小球,那應該也能凝聚出攻擊的小球吧。

可以可以,先凝聚成一個小圓球,然後,滿滿的壓縮它…………」

………

當安禾溪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盡情的修鍊時候,外面已然是慌的焦頭爛額。

「少主,我們什麼還沒做呢,就給他講了個笑話,然後,這傢伙就一直笑個不停。

笑著,笑著,也不知道放生什麼了他就開始嚎嚎大哭,哭的那是要多慘有多慘。」

南人苦笑著攤了攤手。

「是啊,我們的確還沒弄完,您要是不相信的話,可以找小明看看回放。」

紀老的心裏面也是火急火燎的,「雖然剛才小北已經為安禾溪看完病了。

但是,他並沒有什麼事情啊,出現這情況的可能只有是因為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了。

PS:一隻小騷年默默路過,那個突然想起來,我需要推薦票,收藏,投資,打賞救命。

沒有這些東西我睡不著覺,已經連續三天沒有睡覺了,還請各位大佬救救孩子吧。 「小北,來你看,南人給他講完段子之後,然後他就開始趴在地上大笑。

過了幾分鐘,他就蜷縮成一團,你看他的身體已經開始不停的顫抖了。

到這個時間的時候,他就不說話,也不顫抖了,但是呼吸一切正常,看上去就像是睡著了的。

但是,怎麼叫也叫不醒他,真是奇了怪了。」

紀老的語氣中十分的納悶。

「等等,少主,你們快過來看這個。」

南人語氣十分的急促。

「怎麼了,你是看見他翻身了啊,還是打滾了,還是手從褲子里伸出來了?」

蘇小北裝作幽默的說道。

「全都不是,少主你快過來這個,他昏迷了大概10分鐘后,突然的站起來了。」

南人慌張的說道。

「你們快看,他嘴裡是不是還在嘟囔著什麼。」

紀老指著小明投射出來的屏幕激動的說道。

「好像是啊,剛才沒太注意,您這麼一說,似乎還真是在說一些什麼,你們看的出來,他嘴裡說的這是什麼嘛?」

紀老看著身邊沉思的兩個人,於是問道。

「額…………

我不知道少主能不能看懂,反正我是真沒看懂。」

南人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

「等等,你們說不要太大聲,先讓我自己安靜的好好想想。」

蘇小北揮了揮手說道,然後,便目不轉睛的盯著小明投射的監控視頻。

反覆了一遍又一遍,終於,在反覆看了十多遍之後,他看懂了第一句,不過並沒有說出來,而是在心裡默念道。

「隱藏著精神深處的鑰匙啊!」

「這句號到底是什麼意思?不可能只是他昏迷說的胡話,後面說的又是什麼?

看來這小子身上一定有秘密,算了我還是問問系統吧。」

「系統,能不能檢測他的口型說的是什麼意思?」

「叮,當然可以,不過,本系統乃是全宇宙最強的系統,做這種事也未免太大材小用了吧。

這等小兒科的東西,小明都不屑一顧,所以宿主還是去找小明吧。」

蘇小北:???

在這一刻,他想起了一句話,「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問號?」

………

「小明,你給老子出來,趕緊的,我給你三分鐘解釋,你既然能識別視頻裡面的口型,那你一開始為什麼不告訴我?

害的我自己硬生生的反覆看了十多遍,看的我都快吐了。」

蘇小北憤怒的說著。

紀老和南人站在一旁努力的剋制自己不要笑出聲。

「對不起主人,小明看您如此專心的研究,就沒忍住打擾您,下次小明一定第一時間提醒主人。」

「行了行了,別磨嘰了趕緊的吧。」

蘇小北嘆了一口氣,臉上表情十分的無奈。

╮(╯_╰)╭

「我又能有什麼辦法,你能識別你就是大哥唄,反正我肯定不要再看那個無聊到極致的視頻。」

「請稍候,識別過程需要3—5分鐘,請主人耐心等待。」

小明的機械聲在屋中傳開。

………

「主人,已識別完成,內容如下。

隱藏著精神深處的鑰匙啊!

現出你的原型吧,讓我打開這通往精神世界的大門。」

「what???

這特么是個什麼東西,精神世界,卧槽,這老哥不會得精神病了吧?」

蘇小北看著小明識別出來的文本自言自語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