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個問題先不要考慮了,現在還是儘量避免這種隱藏任務吧。”陳宏思考了好一會然後才說道,“我們詛咒之島現在實力大增,已經有五名高級執行者了,而老孟和小婉的實力也提升頗多,幾乎可以媲美資深中級執行者,但是這還不夠!雖然隱藏任務收益頗多,但是卻也存在着相當大的風險!執行任務的都是我們三十三號島的執行者,所以一旦出現什麼問題,那麼三十三號島可能會就此沒落下去!還是等等吧,等到三十三號島能夠承受得住這樣的打擊時再探索隱藏任務的事情吧。”陳宏所考慮的都是爲了三十三號島,所以相對來說比較保守。

衆人中,只有蕭晨有些不甘心,但是也沒有多說什麼。這一次任務,他又一次錯過了醫治東方小白的機會,所以到現在他還非常自責。而隱藏任務雖然風險比較大。不過收益也相當豐厚,他現在已經是高級執行者了,想要提升實力相當艱難。因爲到現在爲止還沒有找到晉升血統的方法,而隱藏任務似乎成了一個捷徑。一個可以讓他更快成長的捷徑,或許能在東方小白體內惡靈發作之前成長到可以驅除惡靈的程度!

不過蕭晨也知道,陳宏的做法是爲了三十三號島好,要是他們這一次真的全滅在隱藏任務中,恐怕三十三號島會就此沒落,甚至能不能維持以前的狀態都不一定。

三十三號島上,現在已經有將近六十人,其中絕大多數都是低級執行者。中級以上的執行者現在只有十一個,有三個是新晉中級執行者。當然,現在的蕭晨和東方小白也都是中級執行者。

不是他們實力不行,而是資歷過低。要想成爲高級執行者,至少需要經過五次以上的高級任務。像黑子,早就有高級執行者的實力,但是卻因爲執行任務的經驗不夠,所以才依舊是中級執行者,這和東方小白以及蕭晨一樣。

不過不管怎麼說,蕭晨和東方小白都擁有了高級執行者的實力。在詛咒世界中也算是個高手了,也可以擁有自己的稱號了。不過現在還沒有和其他島嶼的執行者一起執行技能,所以還沒有被其他執行者所接受。

“好了。先不要說這些了,你們執行任務應該也非常累了,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等到明天我們再商量。”陳宏說道,但是緊接着又對蕭晨說道,“蕭晨你留下,我還有點事和你說。”衆人都離開了,只剩下蕭晨還等在邊上。

“你想說些什麼?”陳宏皺着眉頭看着蕭晨,他不知道爲什麼蕭晨在意識傳導器中跟他說讓衆人先離開。這樣明顯的將其他人支走,恐怕其他人都能看出來。這對於三十三號島的團結是非常不利的!

“這件事情非常重要,關乎到三十三號島的生死存亡!而那些人之中。不一定可以信任的。”蕭晨淡淡的說道。語氣雖淡,但是聽在陳宏的耳朵中卻是如同驚雷一般!

“那些人中不一定可以信任!”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難道還會有其他島嶼的奸細?陳宏只能想到這些,但是仔細一想卻又不可能,這些人之中,孔凡,黑子和東方小白不用說,都是三十三號島上成長起來的。孟國慶又是和蕭晨一起進入詛咒世界的,這都是可靠的人,那蕭晨說的只能是李澄婉,但是好像也不對啊,李澄婉當初可是有非常嚴重的恐血癥的,這點是裝不出來的,怎麼可能是奸細呢?

“是怎麼回事?”陳宏沒有多說,他知道蕭晨不會無的放矢,一定是發現了什麼不正常的地方!

“具體怎麼回事我也說不出來,但是你沒有發現不對勁嗎?我們這麼多人竟然都回來了!”

經過蕭晨這麼一說,陳宏才感覺到不對勁,一開始他雖然知道這麼多人一起回到詛咒之島有些不對勁,但是見到他們之後,就覺得應該是運氣或者和詛咒世界放水有關。不過聽完蕭晨他們講的遭遇之後,卻發現並不是這樣,這麼危險的任務,卻能全員回到詛咒世界,這本身就不正常!

不說別的,單單是李澄婉的嫌疑就非常大!她怎麼可能在這麼危險的任務中生存下來呢?尤其是兩次大部隊被突如其來的空間詛咒打散,其他人能生存下來都是非常正常的,包括孟國慶,他可是擁有血統的,但是李澄婉又是怎麼活下來的呢?一次還可以用運氣來解釋,但是兩次的話就未必了吧,詛咒世界可是不相信運氣的!

“首先是李澄婉,她能活下來太過詭異,其次……”蕭晨說道這裏突然沉默了下來,頓了一會之後又重新說道,“其次是東方小白,她能活下來不奇怪,不過我擔心她體內的惡靈!而且她手中的那件專屬詛咒之物實在太過奇怪,可能有鬼。”

說完這些話,蕭晨重重的嘆了一口氣。陳宏知道蕭晨的心裏不好受,好不容易有一次可能抑制東方小白體內惡靈的機會,但是卻白白的錯過了,而且現在還要懷疑她。

陳宏輕輕的拍了拍蕭晨的肩膀,示意他要堅強一些。他的心裏一點都不比蕭晨好受,因爲東方小白現在之所以會這樣,很大一部分責任都是他的!當然,至少是他自己這麼認爲的。不過他畢竟經歷的太多這個,曾經的朋友一次次死去,甚至就死在自己的身邊,陳宏的承受能力顯然要比蕭晨強很多,而且陳宏是想讓蕭晨做自己的接班人,成爲三十三號島新的主人,所以才能安慰他。

“不僅僅是他們兩個,從這次任務中出來的所有人都要密切關注,就算是我也不能例外,我總覺得這次任務隱藏着太多的祕密,艱難的過程,豐厚的收穫,再加上太過簡單的終結,以及終結後立即被傳送回來,實在是有太多的疑點!”蕭晨衝着陳宏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沒事,然後又重新說道。

“放心吧,我會安排的。現在三十三號島也有了充足的實力,雖然你們纔是真正的主力,不過其他人的進步也不慢!尤其是沈長山,已經接到高級任務的通知了,我們島這一次是附屬島嶼,沒有高級執行者進入,只有三名中級執行者參與,相信他們如果活過了高級任務,應該可以抵擋一面了。”陳宏所謂的抵擋一面,就是資深中級執行者,可以主導一次中級任務。

“好了,那我就放心了。”蕭晨嘴上這麼說着,但是心中還是有些不以爲意,要知道,像孔凡,黑子這樣的執行者,對於監視可是非常敏感的,這兩個恐怕只有陳宏親自出動才能監視得住,其他人,那就真夠嗆了。

蕭晨也不多說,起身就要回去了,不過在走之前卻突然說道:“對了,這次的新人素質不錯,有一個小姑娘,孔哥說可能是其他島派出來的,你可以順便監視一下,要是發現不是其他島派來的,可以好好培養培養,是個好苗子。”說完,蕭晨就轉身離開了。

蕭晨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突然感覺到有些不適應。在任務世界中,那麼緊張的場面下蕭晨都沒有任何的不適,就算是第一次見到鬼魂,第一次見到死人,都沒有什麼害怕,甚至還有過激動的表現,但是面對空蕩蕩的房間,卻突然有種孤寂的感覺。

“難道自己真的非常適合詛咒世界的生活嗎?適合於鬼魂打交道嗎?”蕭晨想起曾經陳宏對他的評價,有些自嘲的笑了笑,然後去洗了個澡,換了一身衣服就出門了。

想了一會,他到酒館坐了一會,發現酒館中的人並不多,沒有一點熱鬧的感覺,想想也是,這裏想要熱鬧的話,恐怕要等到晚上。

蕭晨又起身走了出去,逛了一會之後,發現竟然走到了東方小白的家門口。蕭晨的嘴角不自覺的帶上了一絲笑意,心中則是想到:“看來還是她能讓我心安吶。”然後就走了過去。()

ps:前天玩爽了,結果就將碼字的事情給忘了,是我的錯啊。昨天又睡了一天,真不好意思。一定補。不過明天又是考四級,雖然未必能過,但是卻也不能就這麼放棄,這個星期的加更恐怕要泡湯了,只能等下週了。

剛剛看了一下,貌似又有好幾個小夥伴下架了,唉,更新不穩定鬧的,是我的錯,再次抱歉。 雖然身份提前暴露,但是現在除了清風山,其他三大山門都已經實力大損,侯淨山跟遺夢法師也是法力殆盡,對張誠不構成威脅。

而龍陽子雖然是天師修爲,但是張誠也已經晉升爲屍魔,同一個大境界下,他從來還虛過,至於那些真人修爲的清風山弟子,他更是不放在眼裏。

但是張誠還是略微有些意外,不是因爲混沌識破了他的身份,而是宋星海逃回清風山之後,居然奪取了柳明月的身體。

以前他認爲宋星海只是心胸狹隘,見不得別人比他強,沒想到爲了能夠借屍還魂,居然連自己的師妹都不放過。

雖然他也看柳明月這婆娘不爽,但是宋星海的作爲無疑更加讓人噁心。

而龍陽子是天師修爲,不可能沒察覺到這些事情,現在被混沌點破了也不多說,明顯早就知曉。

作爲一派之尊,居然縱容自己的弟子殘害同門,實在是讓人寒心。

一衆清風山弟子都是臉色難看,很多人都往後退了一步,手中的法器也垂了下去。

一見這情形,龍陽子頓時怒火中燒,看着張誠大聲說道:“鬼物休得猖狂!不用別人出手,貧道一人就能滅了你!”

“牛不是吹上天的,咱們手底下見真章!”

張誠渾然無懼,澎湃的屍氣從屍丹中涌出,全身上下瞬間化爲一片銀白,宛如一尊純銀雕像,身體的每一寸肌肉都充滿了恐怖的爆發力,一股駭人的氣勢迅速席捲四周。

“果然是屍魔之身!”龍陽子臉色凝重起來,眼中射出一道冷光。

“兩位……”遺夢法師猶豫了很久,開口說道:“混沌激起你們的爭鬥,無非就是想拖延時間,等待屍王出世……張誠,雖然你是屍魔,但是也不想看着自己的家鄉生靈塗炭吧?龍陽天師,你身爲西南道門的中流砥柱,更應該以天下蒼生爲重。”

侯淨山也明白這兩人要是打起來,對自己肯定沒什麼好處,萬一驚醒了屍王,在場的肯定全部完蛋,於是也勸道:“遺夢法師說得對,你們之間的恩怨可以出去再解決,眼下不如暫時聯手,合力抓住混沌、封印屍王纔是正理啊!”

“聯手?”龍陽子就像聽見天大的笑話一樣,“侯淨山,你的道都修到狗身上去了!我堂堂天師豈會跟鬼物聯手!不過是一隻屍魔而已,等貧道收拾了他,再對付混沌不遲!”

“哈哈哈……龍陽天師好大的氣勢。”混沌站在遠處,好整以暇的說道:“不過我賭張誠贏。”

見這兩人鐵了心要動手了,其他人也不再勸,緩緩退到一旁,眼中隱隱還有些期待。

天師戰屍魔……這種景象可不常見到。

龍陽子冷眼看着張誠,一股澎湃的真氣也從體內迸發而出。

“小子,我送你上路!”

張誠沒理他,手腕一翻取出哭喪棍,直接衝了上去。

龍陽子早就從弟子那聽說過張誠有鬼器,也不驚訝,伸手在懷裏一摸,取出一把玉如意。

“十方如意!”侯淨山等人吃了一驚,如意在道家的意義非同小可,代表十方之內最上的意思,一般只有掌門才能使用,不僅是厲害的法器,還是權威的象徵。

張誠跟龍陽子瞬間鬥在了一起,一個不用鬼術,只是憑藉着屍魔的力量攻擊,一個也不用符咒,手持如意施展道家體術遊刃有餘。

二人都是速度極快,看得人眼花繚亂,張誠的攻擊剛猛異常,每一棍下去都帶着開山裂石的勁力。

龍陽子身形飄逸,四兩撥千斤,在棍影中來回穿梭,碧綠色的如意也化作道道殘影,不停的反擊張誠。

“這是幹嘛?這兩人一個是天師、一個是鬼屍同修,爲啥都不做法?”王大富納悶的問道。

華龍沉聲答道:“現在畢竟還有混沌在旁,他們都想保存實力。”

周圍的法術界弟子眼中也是精光連閃,有一個清風山弟子忍不住給龍陽子加了聲油,立刻被周圍的同門狠狠瞪了一眼。

“像這種人你還給他加油做什麼!”

“就是,等離開這個鬼地方,我立馬脫離清風山。”

“麻痹的,他宋星海是清風山的弟子,我們就不是了,居然連這種事都幹得出來,他們把我們當什麼了!”

“虧我以前那麼敬仰掌門,我呸!簡直就是個人渣!”

“說句不該說的話,那個姓張的雖然是個鬼物,但是爲了自己的道侶不惜暴露身份,跟他一比,龍陽子跟宋星海真是連鬼物都不如……”

清風山弟子心中有怨,聲音自然不小,站在不遠處的柳明月表情十分難看,龍陽子更是氣得臉色發青。

趁着龍陽子被影響了注意力的機會,張誠手腕一抖,哭喪棍的速度突然加快了幾分,突破十方如意的防護,棍尾在龍陽子的左肩擦過。

雖然只是擦過,但是也留下了一道血痕,墨黑的屍氣順着傷口蜂擁而入。

龍陽子面色一變,連忙收斂心神,不再理會清風山弟子的議論,十方如意一揮將哭喪棍擋開,同時左手掐印,一股黑血從肩頭噴出,將入體的屍氣逼了出來。

張誠得勢不饒人,借勢在原地轉了個圈,棍子另一頭又朝着龍陽子的右肩打下。

眼見棍影襲來,龍陽子不敢大意,連忙擡起十方如意阻擋。

二人見招拆招,又繼續鬥在了一起。

雖然戰況跟先前沒什麼變化,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張誠手中的黑棍子威煞之氣越來越重,而龍陽子手中的十方如意也放出朦朧的青光。

剛纔是比招數,現在則是在比拼屍氣和真氣。

“砰砰砰!”

每一次兵器的碰撞都發出一聲巨響,二人衣衫鼓盪,一股青黑交加的旋風緩緩出現,圍繞二人不停旋轉。

幾分鐘之後,龍陽子額頭隱隱有汗水沁出,張誠的臉色也略微有點發白,不過二人沒有絲毫停歇,手裏的動作反而越來越快。

張誠每一棍打出,哭喪棍都帶着濃濃黑煙,發出一陣鬼哭狼嚎,看得人膽戰心驚。

而龍陽子也不差,十方如意的青光籠罩身周,將屍氣隔絕在外,同時見招拆招,尋找機會反攻。

感謝:木白、鄭藝鵬的打賞! “砰砰砰。”敲門聲傳來。

“誰啊?”過了好一會,屋子裏才傳出一陣朦朧的聲音,似乎聲音的主人正在睡覺。

“呵呵,小懶貓,是我!”蕭晨對着屋內喊道。

蕭晨喊完之後,屋內好半天沒有聲音,過了一會東方小白纔將門打開。此時的東方小白睡眼朦朧,穿着一身粉紅色的睡衣,頭髮也是亂成一團,一看就是剛從被窩裏爬出來。

“你怎麼不去睡覺?好不容易活着出來了,還有精神亂逛!”說着,讓開身子,將蕭晨讓進屋內。

其實東方小白此時的狀態纔是正確的,每一個活着回到詛咒之島的執行者基本上都會選擇先大睡一覺。畢竟在任務世界內是根本不可能有睡好的時候,尤其是這一次的任務,還在一棟樓這麼小的地方,時間非常緊湊,他們基本上都沒有睡過覺。

“有點睡不着,到處閒逛,逛着逛着就逛到你這裏來了。”蕭晨有些尷尬的說道。

他自己睡不着,倒是沒有想到東方小白已經睡了。看這樣子,東方小白似乎已經睡了有一會了,已經進入深度睡眠了。這個時候被自,己吵醒,基本上就是最難受的時候。

這個時候,東方小白已經打了兩杯咖啡從廚房走了出來。一杯放到蕭晨面前,一杯自己端起來就要喝。

“好了小白,我找你也沒什麼事情,你還是先休息,總用咖啡提神不好。”在任務世界內。執行者就經常會使用咖啡提神,蕭晨不想到了詛咒之島東方小白還用這個。長此以往。精神會出問題的。雖然執行者精神出問題很正常,不過能避免還是要儘量避免。

東方小白聽到蕭晨的話。也就將咖啡放在了茶几上,然後咧嘴一笑:“我要去睡覺了,怎麼樣,要不要一起?”說着,竟然也不管蕭晨,徑直走進了臥室,竟然連門也沒有關!

“嗯?”蕭晨愣在了沙發上,她這是什麼意思?是在暗示我什麼嗎?蕭晨的內心此時還真有點小激動。不過很快他就反應過來,東方小白應該不是這樣的人。應該只是在逗他。

“呵呵,逗我?那我可就當真了!”蕭晨壞笑一聲,也不客氣,直接走進了東方小白的臥室。東方小白頗喜古典風格的裝飾,整間房子中除了客廳和廚房,都是古典風格的裝飾。

臥室更是如此,沒有過多的擺設,一張桌子,兩把椅子。一張緊靠牆壁的牀在最裏面,牀邊是一個梳妝櫃。梳妝櫃上面的鏡子竟然還是一面銅鏡!此時的東方小白正躺在那張牀上,身上蓋着一牀薄薄的毯子,驚訝的看着他。 幸運俏妻娶進門 沒想到蕭晨竟然真的會進來!

“嘿嘿,小妞,這回你跑不掉了!”蕭晨裝作流氓向牀邊走去。邊走還一邊脫掉了衣服。

不過東方小白的反應倒是讓他挺意外的,她並沒有慌亂。反而是主動往牀裏面挪了挪,給他讓出了地方。蕭晨愣了一下。隨後反應過來,東方小白和他之間同牀共枕的次數可不少,任務世界中也有過好幾次了。

脫掉外套,蕭晨爬上了東方小白的牀,然後說道:“今天怎麼這麼主動?”說着,一把將東方小白摟到了懷裏。在任務世界的時候,由於時機不合適,所以蕭晨和東方小白兩人並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畢竟東方小白還是第一次,要是破身的話,行動會受到影響的。

不過雖然沒有走到最後一步,但是任務世界中數天的夫妻生活,也是讓兩人之間的感情急劇升溫,情侶之間的親親摸摸什麼的也是少不了的,只差最後一步而已。

被蕭晨摟在懷裏,東方小白頓時紅了臉。在任務世界中,不管發生什麼事,東方小白都會處驚不變,因爲一旦演技出了問題,恐怕就會引來最強詛咒,沒人會那這個開玩笑。所以女性執行者有時候是非常吃虧的,就算是被佔了便宜,也不能反抗,甚至還需要迎合!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蕭晨和東方小白兩個人情投意合,就算是蕭晨真的想要做些什麼,東方小白也不會拒絕的,之所以會臉紅,不過是害羞罷了。

“好了小白,好好睡。”就在東方小白想象着蕭晨接下來的舉動時,卻聽到蕭晨說道。

“這個呆子!”東方小白心中暗怒,不過卻也沒有多說什麼,反身將蕭晨抱的更緊,然後安穩的睡了過去。

清晨,蕭晨醒來,感覺到手中握着一團柔軟。嘿嘿壞笑一聲,已經知道是什麼了!輕輕一捏,懷中傳來一聲小貓似的。原來懷中的人早已醒了!

低下頭,將懷中人兒的櫻脣含在嘴裏。懷中的人輕哼了一聲,卻並沒有反抗,還配合的將小嘴張開,讓蕭晨的舌頭趁機進入。

……萬惡的分割線……

東方小白躺在蕭晨的懷中,不敢相信自己竟然這樣就將自己交給了蕭晨。沒有錯,她並不是真正的東方小白,醒過來的時候正是惡靈佔據着東方小白的身體!蕭晨恐怕做夢也想不到剛剛和他在一起的竟然是一隻惡靈。

不過更不敢相信的是那惡靈,她可不是真正的東方小白,對蕭晨也沒有所謂的愛情,可是爲什麼自己沒有反抗呢?要知道,這裏可是詛咒之島,並不是任務世界,就算是她反抗,也不會有最強詛咒的降臨。而且要是她反抗,她相信蕭晨也不會更進一步。

但是,就在她自己的半推半就,甚至是配合下,蕭晨拿走了她和東方小白的第一次。她實在是想不明白自己剛剛的想法,不過,當激情過後,惡靈明白了,一切都是因爲東方小白!

不管她願不願意,她和東方小白現在是一體的!兩個靈魂是互相融合,而不是她最理想的佔據方式,將東方小白的靈魂吞噬。既然是融合,那就避免不了影響。惡靈嗜殺成性,滿腦子都是惡念。就算是東方小白這樣善良猶如天使般的人,與惡靈融合之後,也避免不了變得邪惡。而同樣的,東方小白將蕭晨當成了自己精神上的寄託,深愛着蕭晨,所以當兩個靈魂融合後,惡靈也不可避免的愛上了蕭晨!即使她知道這並不是她本身的想法,卻不能阻止自己這樣想,因爲現在,她就是東方小白,東方小白就是她!

“小白,我會對你好的,雖然在這樣的地獄中說什麼白頭偕老並不現實,不過我向你保證,我,蕭晨,絕對會死在你之前!”這個是,蕭晨突然抓住了東方小白的手,將她摟在懷裏說道。

兩人緊緊相擁,好像想把對方揉入自己的身體中一樣。而此時的東方小白,兩個靈魂的結合更加緊密,這個時候,即使是三巨頭聚首,恐怕也不可能將東方小白和惡靈的靈魂分離開來!而這個時候,連東方小白自己都弄不明白了,此時此刻佔據自己身體的到底是東方小白,還是惡靈。當然,這只不過是兩個人思想方面分別不出,想要區分還是很簡單的。

通過那件頂級的空間類詛咒之物,要是能夠發揮出頂級詛咒之物的力量,那就是惡靈。而東方小白雖然因爲靈魂和惡靈相融的原因可以使用這件詛咒之物,但是卻只能發揮出高級詛咒之物的力量,這倒是符合之前惡靈欺騙衆人時的說法。

“砰砰砰。”就在兩個人都在享受着相擁彼此的時候,東方小白的方面突然被敲響了。

“啊!”東方小白輕叫一聲,說道,“是孔老大和陳大哥他們,完了完了,他們看見你在這裏,一定是什麼都知道了!”

雖然已經和蕭晨享受過魚水之歡,兩人也算是私定了終身,但是這個時候被人發現,卻依舊是羞澀難當。

“這有什麼好怕的!他們兩個早晚都要知道,不說他們,就算是三十三號島上,又有幾個人不知道我們兩個的關係?只不過我們兩個是剛剛纔突破最後一步罷了!”蕭晨笑嘻嘻的調笑着東方小白。

“哼,你竟然敢笑我!”東方小白小臉一板,被窩中的手一把抓住了某樣棍狀物,威脅到,“竟然笑我,在笑今天晚上就別上我的牀!”

“啊,老婆大人我錯了!”要害被制住,蕭晨連忙認錯,“好老婆,放手,外面兩個人還等着呢,別讓他們等急了!”蕭晨抓緊時間利用孔凡和陳宏轉移話題。

“砰砰砰!”這時,急促的敲門聲又一次傳來,兩人這才意識到已經讓孔凡和陳宏等半天了。

“這才先放過你,等一會再說!”東方小白又威脅了一句,才放開了小蕭晨。

兩人飛快起身穿好衣服,然後就去給陳宏和孔凡兩人開門,也不知道是什麼事情這麼急。

“小白,你可算開門了,出大事了!唉?蕭晨你怎麼也在這?”東方小白剛一開門,陳宏立刻就說道。卻看到蕭晨也從東方小白的房間中走出來。

ps:??更新會有的,雖然總斷。小鹽很想努力,不過卻因爲很多很多客觀或者主觀方面的因素而斷更,對不住一直支持我的朋友。但是還是那句話,《詛咒是不會太監的,爭取在這學期之內完本。

至於說封面的問題,我會考慮的,正好同學有一個漫畫畫的很不錯,讓他幫幫忙。要是哪位書友推薦封面就更好了,加我這個新申請的qq羣 484891099)。在裏面也能提意見,我會定期回覆的,打給是每星期兩次。 “就這智商,真不知道是怎麼修到天師的……”混沌站在遠處,看着龍陽子跟張誠鬥成一團,取笑道:“法師居然跟殭屍拼近戰,真是可笑!你的天師符呢?使出來啊!還有張誠,你好歹是鬼屍同修,老拿着棍子打什麼?你的鬼術呢!”

龍陽子跟張誠知道混沌是在故意挑撥,懶得理會。

戰況愈發激烈,那些清風山弟子也閉上了嘴,認真觀看着戰鬥。

雖然心中對龍陽子不齒,但是對方畢竟是天師修爲,一招一式都精妙絕倫,如果能有所感悟,對自己也大有好處。

讓他們更爲驚訝的還是張誠,不少人從戰鬥中都看出來了,雖然張誠是屍魔,但也只是屍魔下品,對上成名已久、天師中品的龍陽子,居然絲毫不落下風,實在是讓人想不通。

“轟!”

一聲巨響,張誠跟龍陽子同時後退幾步。

張誠甩了甩手腕,表情不變。

龍陽子則是臉色潮紅,喉結動了一下,硬是把涌到嘴裏的一口血嚥了下去。

鬼屍同修,果然不一般!

龍陽子先前的自信開始動搖,甚至隱隱有些驚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