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些美軍的素質不錯,至少沒有想像中的差。”重拳坐在模擬城市廢墟邊緣的斷壁上,“戰術水平不低。”

“世界一流軍隊,怎麼也不至於差勁兒到哪去。”軍醫點上一支菸,“如果他們的素質都不如你的法眼,那世界其他過肩的軍隊豈不是連看都懶得看一眼?”

“其實我這人除了自己的隊伍別的都看不上。”重拳說,“不過也難怪,我也不用和他們並肩作戰,幹嘛看得上他們?”

“別太傲氣,我們不是最強的。” 總裁的致命遊戲 山狼在一邊說,最近本·艾倫那邊的事情一個就能應付,他一就回來和大家一起訓練。

“最強的我們只聽說過,沒見過,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傳說。”幽靈說。

“早年我曾經見過,但這幾年的確沒了什麼消息,不知道是不是隱退了,但這種可能性應該不大。”山狼說。

“僱傭軍的下場基本上是隱退和被剿滅,隱退也只是先於部分厭倦了作戰的士兵,集體隱退的可能性不大,所以我覺得被剿滅的可能性最大,再牛逼也無法抵禦大規模敵軍的圍困,僱傭軍的優勢在於特種作戰和聲東擊西,而非正面交鋒,如果遇到大批敵人恐怕沒那麼容易脫身。”幽靈說,“所以所謂的最強也只是相對而言,看他們遇到什麼樣的對手,不怕敵人多強悍,就怕敵人數量太多。”

“我們現在已經夠強了,只是我們自己不知道而已。”山狼說,“外界已經開始神話我們,幽靈你真的已經變成了幽靈,而我們卻成了一羣亡靈法師,操控你完成各種任務。”

“哪個白癡得出的結論?他以爲這是童話世界?我靠……”幽靈很無語。

“許多神話都是這麼傳起來的。”獅鷲說。

“或許吧,只是我可不希望成爲不死亡靈,那太他-媽恐怖了。”幽靈說。

“不管傳言如何我們都是一羣和死神打交道的傢伙,所以還得小心謹慎,活下去才能繼續執行任務,能執行任務才能賺錢。”橫炮在一邊說。

“不完全正確,活下去的目的並不是只爲了賺錢,還有可能是爲了享受,而死掉也可能是爲了兄弟。”幽靈說。

“嗯……”橫炮一時語塞,畢竟幽靈做過很多事情,哪怕是放棄自己的性命去拯救隊友,所以這話從他嘴裏說出來讓人無可辯駁,而橫炮又因爲被恐怖分子方回來送信這件事讓他感覺有些恥辱。

“還是別說這些了。”山狼說,“生死如何都沒關係,別死的冤枉我就知足了。”

“最近要沒什麼任務我們還不如回巴黎享清福,在這真的很無聊。”幽靈說,“回去吃一頓法國菜也好過在這裏天天吃軍糧。”

“美軍的伙食水平還是很高的。”重拳說,“但你這麼一說的確有點膩了,還真想吃點其他東西。”

“行了,除了吃你們兩個好像沒有什麼其他追求。”軍醫說,“你們繼續,我回去睡覺,今天的體力消耗的差不多了。”

“你還有沒有點追求?除了吃就是睡。”重拳說。

“你在說自己吧?”軍醫反脣相譏道。

“我從來不掩飾我好吃的愛好。”重拳站起身,“我去打靶了。”

“這對抗還沒結束。”幽靈說。

“你們幾個足夠對付這些傢伙的了,也不差我一個。”重拳邊走邊說。

對抗確實沒啥意思,不過總算是能練習一下戰術配合,這也算山狼他們的一個目的,搞了一下午的對抗除了一身臭汗之外沒有什麼更多的收回,按照山狼的說法就是消耗了多餘的熱量。

晚上他們去內部的小酒吧消遣,軍醫去勾搭醫院的女護士,這小子很精於此道。

本·艾倫依然在和美軍上層混在一起,他很着急,最近又發生了幾起針對公司產業的恐怖襲擊,很顯然是曼索爾·巴拉斯的報復行動,所以他急於搞定這傢伙,否則公司的產業會受到嚴重的影響。

有些事情不能急於求成,但這件事本·艾倫真的很着急。

只是着急歸着急,美軍方面也沒得出什麼有價值的情報來,最近曼索爾·巴拉斯和哈姆扎完全消聲滅跡,俗話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曼索爾·巴拉斯恐怕現在就是這個心態,上次算是被幽靈逼得幾近生死,差點嚇破膽,現在估計是找個地方匿藏起來,短時間內恐怕不會再露面。

而美軍對恐怖分子重點地區的轟炸還沒結束,這次他們給恐怖分子帶來的損失不小,只是不知道有沒有炸死什麼大人物。

“前方情報蒐集人員傳來的消息是我們昨天炸燬了恐怖分子在北部最大的油庫,他們的能源供應將陷入端起的困難時期。”情報例行會議上,情報官做詳細彙報。

“他們多久能恢復能源供應?”美軍司令問。

情報官看了看手裏的資料:“如果所有煉油廠都加班加點的工作的話大概需要半個月。”

“也不算太久。”伊拉克前線總指揮說,“我們已經對他們一致的油田進行了轟炸,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至少需要一個月才能恢復到前期供應水平,只是因爲他們的隱蔽煉油廠比我們已知的多。”

“燃油的短缺會直接斷影響們對北部城市的供應,我們可以認真考慮一下通過對他們運輸線的監視來判斷他們的重點區域,或許會有所收穫。”情報官說。

“嗯,是個辦法。”美軍總指揮點了點頭,“好,就照你說的做,在這之前拿個詳細的計劃出來,給你一天時間,明天這個時候送到我辦公室。” 對於恐怖分子補給線的監視已經不是一兩天了,前期也進行過持續的轟炸,但沒多久恐怖分子就改變了運輸政策,利用民用車輛作掩護,或者將運輸時間放在晚上,利用大山做掩護和聯軍的偵察機捉迷藏,近期空軍轟炸重點轉移到恐怖分子的固有陣地和要塞上,所以補給線又開始恢復了供應。

如果找到在油料短缺的情況下仍然保持運輸的線路就說明那裏是恐怖分子的重點地區,可以着重進行偵查,或許會有重大發現。

這可能算是個不太聰明,不過在目前沒有更好辦法的情況下也算是主意,只是這需要強大的空中偵查手段作爲基礎,以龐大的技術團隊處理分析作爲支援。

美軍在這上空有幾十顆衛星,大批的無人機,以及龐大的情報分析師,所以對他們來說這個偵查方式還是可以實現的。

本艾倫對這些東西沒什麼興趣,他唯一感興趣的就是結果,能拿到有價值的情報,找到曼索爾巴拉斯和哈姆扎纔是首要目的。

所以美軍怎麼折騰他不管,他回去坐等結果。

“這有點壯膽暈的感覺。”幽靈聽了本艾倫介紹完情況說,“是,這有可能發現恐怖分子的重點地區,但不能保證我們要找的曼索爾巴拉斯或者哈姆扎就在這些地方,他們這些老傢伙肯定不會在什麼要塞裏,肯定會躲在一些不起眼的地方,就像之前我們找到曼索爾巴拉斯的峽谷,那纔是最安全的。”

“或許這只是必要手段,他們只是在確定下一批的轟炸重點,而非我們要找的重要任務。”山狼說,“所以通過這個找到曼索爾巴拉斯是不太可能的,但前方的情報員倒是可以以此確定偵查重點,或許能後所收穫。”

“這有點扯淡了,我們的目的是找曼索爾巴拉斯,而聯軍的首要目的是消滅恐怖分子的有生力量來。”重拳說,“完全不在一條線上。”

“他們只是找不到曼索爾巴拉斯,並不是不找,所以只能將精力放在空襲上。”本艾倫說,“既然沒法幹掉曼索爾巴拉斯就幹掉他的手下,給他帶來損失。”

“只是這麼下去我們就沒什麼事情可做了,反倒是恐怖分子能找到我們產業,不停的搞恐怖襲擊,看似我們在這裏無事可做,其實我們的損失卻很大。”重拳說。

本艾倫點了點頭:“沒錯,我們產業的損失遠比預計的大,業務量在減少,所以幹掉曼索爾巴拉斯迫在眉睫,這個仇怨結下之後我們就一直沒有打過像樣的翻身仗,上次幹掉了他們幾個高層也沒能然他們消停,所以我們還得繼續下去。”

“沒線索說什麼都是空話。”山狼聳了聳肩,“等着又是浪費時間,我們還能怎麼樣?”

“實在不行我們自己去找情報吧!”幽靈說,“空降到敵後,向上次一樣,只篩選出一個較爲重點的地方,然後慢慢找。”

“上次完全是靠運氣,這次肯定沒那麼容易。”本艾倫說,“而且他們有了前車之鑑之後肯定會考慮加強守衛和保密工作,想找到他恐怕沒那麼容易。”

“那我們也不能光等着,這麼下去不是辦法。”幽靈說。

的確在這裏等不辦法,但出去找線索更不切合實際,恐怖分子的地盤相當的大,而且都是一些偏僻的山區,根本沒辦法常規搜索,空中偵查達不到效果,地面偵查又存在難度。

一時間他們陷入兩難境地,留在這裏無所事事,出去偵查又沒方向,本艾倫也沒什麼好辦法,只好先等着,至於等什麼連他們自己都不清楚。

過了幾天實在是無事可做本艾倫只好叫山狼帶着他們去沙特度假,這或許是目前對他們最好安排了,多少能放鬆一下,和伊拉克的戰火紛飛相比,沙特是個寧靜的世界,環境幽雅,生活安逸,沒有硝煙瀰漫,只有恬靜和安逸。

“如果說沙特遍地是富翁我不大相信,不過這裏的生活的的確很舒服,至少可以不用整天冒着生命危險四處出沒。”幽靈說,他們正坐在酒店的天台上,整層都被他們包了下來,不管是游泳池還是酒吧,總之這一層都只有他們幾個人活動。

在沙特有錢人遍地都是,這種事情也算是習以爲常了,所以沒什麼人會感到大驚小怪,不過他們包場的原因只是簡單的爲了安靜的待一會兒,在伊拉克整天聽槍聲實在是讓人厭煩,桌上擺着剛上的烤全羊,沙特特有的水果,美酒佳餚。

“這羊肉烤的真不錯。”重拳撕下一塊金黃色的肉條塞進嘴裏,閉上眼睛慢慢的嚼着說,“很出征,外焦裏嫩,太香了。”

“你很少誇讚某種美食。”幽靈也吃了一口,“是不錯,不過和在中亞吃的味道差不多。”

“你不懂。”重拳割下羊頭,“這個歸我了。”

“你還真會吃。”軍醫吃着桌上的水果說。

“不,這是根據個人喜好選擇吃什麼地方。”幽靈說。

十幾個人開始圍着烤羊下手,大快朵頤豈不快哉?

“山狼,晚上可以出去逛街嗎?”瘋狗問。

“可以,但禁止單獨出行,必須兩人以上結伴,禁止去夜店,逛街可以,晚上十二點之前必須回來。”山狼說。

“呃……”瘋狗愣了一下,“去喝杯酒也不行?”

“酒這裏有的是。”山狼指着不遠處的酒櫃說,“想喝什麼都有,夜店的可沒這裏的水準高,對了,再加一條,禁止酗酒。”

“那晚上還是早點睡吧。”軍醫聳了聳肩,他原本也是有這樣的想法,可現在看來不用開口了。

“我們是來度假的沒錯,但我們必須時刻準備回去執行任務,別忘了,隊長還在那邊忙。”山狼到了悲劇,“想喝酒在這裏,但要控制,不能喝太多。”

“晚上出去逛逛吧,看看夜景,放鬆一下。”獅鷲說。

“可以,集體出行。”山狼點了點頭。

十來個人開始對付那隻烤全羊,都是大肚漢,這隻羊基本上沒剩下多少東西。

晚上幾個人換掉以身烤羊肉味道的衣服晃晃悠悠的出了酒店,開了幾輛車在大街上兜風,車子是公司個的提供的,在這裏他們不需要任何花銷就可以玩兒遍全城,這是本艾倫給他們提供的特殊礙於,一切消費都由公司支付,賬全都記在傭兵業務一項上,單獨覈算,不會侵害公司利益。

十個人三輛車,慢悠悠的在街上兜風,都是大城市出來的所以對城市的燈紅酒綠並不感到驚訝,只是出來轉轉總比悶在酒店裏好一些。

“這地方真安靜。”幽靈開着車說。

“安靜?你聾了?外面車水馬龍的也算的上安靜?”重拳坐在後面說。

“沒有戰火的地方都算得上安靜。”幽靈說。

“想什麼呢?厭倦了?”山狼問。

“不知道。”幽靈搖了搖頭,“沒想過這個問題。”

山狼搖了搖頭,點上一支菸看着窗外,突然他愣了一下:“靠邊停車。”

“怎麼了?”幽靈立即停車。

“在這等着。”山狼跳下車快步衝向了馬路對面。

“他怎麼了?”重拳覺得情況有點不對勁。

“我去看看。”幽靈也下了車跟了過去。

“都是神經病。”重拳移到駕駛位上拿起山狼剛纔丟下的煙抽出一根點上,深吸了一口打開了對講設備,以防他們有什麼需要幫助的,自己也能隨時趕過去。

“重拳,出了什麼事?他們怎麼走的那麼急?”軍醫在耳機裏問。

“不清楚,山狼沒說,沒準是見了什麼熟人也說不定。”重拳抽着煙說,“等等看吧。”

“奇怪。”軍醫將車停在路邊下來抽菸,其他人也都下了車反正沒什麼事情。

“我去買水。”瘋狗看見旁邊有家超市就鑽了進去,沒多久就搞了一大堆冰鎮飲料出來分給大家。

“夜宵吃什麼?”軍醫靠在重拳的車上喝着飲料問。

“這纔剛吃完不到兩個小時,你又餓了?”重拳奇怪地問。

“反正也沒什麼事情可做,吃東西當打發時間了。”軍醫說,“這少這裏比在伊拉克的軍營好玩兒。”

“那倒是,沒那麼無聊。”重拳打開收音機,裏面基本上都是聽不懂的阿拉伯語,最後他打開了移動電視終端,找到了半島電視臺的英文頻道,上面播放是美軍在伊拉克對恐怖組織基地的空襲。

“我們剛從哪裏過來,有什麼好看的,沒夠?”軍醫掃了一眼說。

“也就這個能看得懂,其他的能看什麼?”重拳反問道。

“也是。”軍醫覺得他說的有道理,就坐進車裏跟他一起看,內容都是他們知道的,基本上沒什麼新消息。

就在兩人無聊地看着電視的時候耳機裏突然傳來了山狼的聲音:“你們儘快過來,我們這邊有重大發現。” 在一家餐館裏,山狼和幽靈隱藏在昏暗的角落裏盯着不遠處的兩個人,這個人幽靈沒什麼印象,但山狼卻非常的熟悉,上次被俘的時候這個人曾經審訊過他,當時哈姆扎也在場,開始他以爲自己看錯了,但一路跟過來他很肯定就是這個傢伙。

他怎麼會在這裏?來幹什麼?山狼不知道,不過他隱約覺得,這次恐怕會有一些發現,至少能說明恐怖分子和這座城市有聯繫。

“我怎麼沒什麼印象?我去的時候也沒見過這個傢伙。”幽靈說。

“他們負責刑訊的有好幾個人,再說你才呆了多久,我們可是在裏面困了兩個多月。”山狼說。

“嗯,這下有意思了,沒準我們還能找一個他們在這個城市的落腳點。”幽靈說。

“先看看他要幹什麼再說。”山狼靠在陰影裏盯着那傢伙的背影,“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應該叫……卡爾巴。”說到這山狼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左肋,當時這傢伙曾經將他的三根肋骨打斷,幸好傷勢不重,否則恐怕早就死在牢裏了。

“看來這傢伙要倒黴了。”幽靈看到山狼的表情之後在心裏說。

很快重拳帶着其他人敢了過來,獅鷲和橫炮他們也認出了這傢伙,確認身份,沒錯。

“怎麼幹?”橫炮低聲問。

“別急,先跟着他,看看他們有多少人,然後再說。”山狼不急不緩地說道。

卡爾巴吃了點東西,然後打包帶了一部分出了門。

“十六人份兒。”幽靈從車上的方向回來,順便掃了一下目標打包的東西說。

“大概知道了人數,走,跟去看看。”山狼站起身。

“那傢伙上了車,黑色保時捷,還挺有錢。”外面的軍醫說。

“跟上。”山狼命令道,“別被發現。”

“放心,我們的追蹤技術還是不錯的。”橫炮回覆道。

出了餐館之後山狼對重拳說:“去分公司拿傢伙,把設備帶齊,我們要大幹一場。”

三輛車交替跟蹤,不遠不近的跟着那輛保時捷到了城西的一棟大廈,卡爾巴把車停在停車場,然後上了十九層的一間公寓。

“尋找合適的觀察點。”山狼看着不遠處的大廈說。

“已經散開了,前後進出口已經在我們的控制中心,只是武器還沒到,我們心裏沒底。”軍醫在耳機裏說。

山狼通過對講設備問:“重拳,你們什麼時候到?”

“已經拿了東西,在返回的路上,最多二十分鐘。”重拳說。

“儘快趕過來,我們需要設備。”重拳說。

“知道了。”

“十九層的窗戶全都關着,裏面掛着窗簾什麼也看不見。”獅鷲已經找到了合適的觀察角度。

“大廈裏有他們的觀察哨,人不多,只有三個人,但基本上將例外都觀察到了,估計他們入侵了監控系統,否則不會只有這麼少的人。”軍醫已經混入了大廈。

“外圍沒有什麼重大發現,估計他們沒預設外圍警戒,如果有也不在一公里範圍內。”瘋狗報告情況說。

“收到,各就各位,繼續監視。”山狼閉着眼睛靠在座椅上,有這樣的手下就是省心,一切都不需要他一一分派,大家都會按照自己的特長選擇該做的事情,各項分工基本上都在默契中完成,這就是成熟的隊伍,彼此熟悉,互相信任。

重拳很快趕到,所有人都領取了武器和一系列的電子設備,利用遠程還監聽設備他們可以竊聽裏面人的對話,但大多談論的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他們幾乎是從不離開公寓,平時只有卡爾巴外出購買生活必需品和食物,至於他們此行的目的還是未知數。

爲了弄清他們究竟來幹什麼山狼沒有打草驚蛇,他只是將這件事報告給了本艾倫,本艾倫也建議他們繼續監視,先查清這些人的目的。

他們密切注意這些人的動靜,但一晃十幾天過去了,這些人依然過着豬一樣的生活,吃飽了睡,幾乎不露面。

“好奇怪,他們到底要幹什麼?”重拳有些不耐煩了。

“肯定不是來度假的。”山狼說,“繼續等,他們早晚會有動靜。”

“只是什麼時候是個頭,這簡直是浪費時間。”重拳說,“看樣子他們是在等什麼人,只是一直沒來。”

“那就繼續等。”山狼看着大廈說,“這工作原本就是非常無聊。”

直到第十五這些人終於有了動靜,凌晨之後上他們離開了公寓,集體出行上了幾輛車,由卡爾巴開着的保時捷帶路向城郊駛去。

山狼他們不緊不慢的在後面跟着,因爲晚上出城的車不多,所以他們不能跟的太緊,只能通過衛星監視。

這些人並沒有出城,而是在城西的一個溫泉酒店停下,十幾個人陸續進入內部。

“我靠,不會上來洗澡的吧?”重拳有點不相信。

“去看看就知道了。”山狼看了看時間,“你和軍醫進去,他們中可能有人認識我們,不能打草驚蛇。”

“明白了。”山狼點了點頭,上次被俘的幾個人進去很有可能被認出來,所以只能由他和軍醫等幾個沒被俘虜過的人跟進去探查情況。

進入內部之後他們很快找到了目標卡爾巴正在一個獨立的溫泉池外面,其實卡爾巴只是個跟班的,重要人物是其中的兩長着,其他人都隨從和保鏢,這兩個人進了溫泉內部,外面被手下控制起來,根本沒法靠近。

這兩個人並沒和卡爾巴他們一起住在之前的公寓裏,是到了溫泉酒店纔出現的。

重拳從服務生哪裏旁敲側擊的打探到一些並不準確的消息,大致內容是裏面的沙特富商要見一個很重要的俄國客人,客人現在還沒到。

“俄國人?”山狼皺着眉,“這個俄國人是住在這裏還是其他地方?”

“我問了肯定不是這裏。”重拳在耳機裏說,“哦,對了,兩個和卡爾巴在一起的傢伙今晚到的,看着有點臉熟,但一時想不起來是誰,應是恐怖分子中的高級別人物。”

山狼說:“好,瘋狗,守在大廳,看看是什麼重要人物。”

“收到。”瘋狗坐在大廳的沙發上慢慢地喝着奶茶。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一個外國人在幾名保鏢的陪同下下了車進入大廳。

“來了。”瘋狗不同聲色的說,“估計你也看到了。”

“是的。”山狼說,“原來是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