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些東西,若是放到地球,價值連城。

但此刻很隨意的被丟棄在須彌戒指裡面。

這些東西,對林楠無用,對吳俊凱等人,都是寶貝,尤其是那些靈液,天地之氣極為濃郁,以這種東西修鍊,想不快都難。

整理了一下,林楠將這些東西都分了下去,交給吳俊凱等人使用,用的好的話,他們的修為將快速得到提升。

同時,也是洗去他們身上俗氣的重要之物。

現在的他們,身上的氣息和仙界之人明顯不同,這就是俗氣,他們自己感覺不到,但在仙界之人眼中,極為明顯。

這是眼下需要儘快解決的。

除此之外,須彌戒指內剩下的便是林楠所需要的東西了,比之前地球上林楠自己擁有的那些珍貴了無數倍,大量的資源,很多很多。

「一年,天人境!」林楠心中自語。

這個壓力,不可謂不大,但眼下他沒有選擇,這是勝雪仙子唯一的要求,達不到的話,林楠不知道會怎麼樣。

至於達到這個要求後去幹什麼,他也不知道。

但眼下,他沒有選擇。

他要變強,他要突破,要尋找回家之路。

他沒有那麼多的時間等待下去!

「你們都等著,我會回去的!」林楠沉聲自語。

隨即林楠沒有再耽擱,現在每一分每一秒對他而言都極為重要。

一年,天人境,之前想象都不敢,哪怕是他實力提升極快,但後面的境界,提升起來極慢極難。

而今,只能拼了。

仰頭,一大口的靈液吞服入口,外加兩顆珍貴靈丹,齊齊送入腹中。

剎那間,整個人體內大量的天地之氣沸騰,在翻滾不定。

林楠一邊強行壓制,一邊瘋狂的吸收著體內的力量,修鍊,修鍊!

這一幕,同樣看在閣樓中的主僕二人眼中。

「小姐,他真的能一年內達到天人境嗎?太難了吧?」青鸞開口,她對林楠的印象頗為不錯的現在。

「而且這麼修鍊是要出事的!」

宮裝美女勝雪仙子看向林楠所在位置,秀眉微皺。

「不知道,你好生注意著,別讓他出事,或許他能做到,不要以普通人來看待他。」勝雪仙子開口說道。

林楠身上,她隱約看出了不少特殊之處來。

身上的寶物眾多不少,肉身力量頗為不弱,而且關鍵是年齡不大。

哪怕是勝雪仙子和女婢青鸞二人看似二十多歲的模樣,但實際上也有著四五十的年紀,否則如何能有著這種修為。

只不過在仙界,因為修鍊的原因,根本看不出真實年齡。

但林楠身上,她能看到,二十多歲的年紀,還是在下界,這份成績可謂是極為妖孽了。

除此之外,還有重要一點是她有些疑惑的。

林楠體內的真氣之中,蘊含了一種特殊的皇道之力,雖然極為稀薄,但卻真實存在。

這東西,哪怕是那些帝級強者都頗為渴望,但在一個下界之人身上體現出來,足以說明了很多。

一年天人境,別人或許不能,但林楠或許可以。

而且,這錦園之中天地之力極為精純,更是極為濃郁。

再加上她提供的那些資源,希望不小!

林楠不知道勝雪仙子的打算,但此刻只能埋頭苦修,其他人之中除去陳佳影即將要產子沒有去修鍊,其他所有人都在拚命修鍊。

變強,是他們此刻唯一需要的。

一連三天,吳俊凱等人驚訝的發現他們竟然突破了。

徐江龍賴美雲蔣鑫劉琪林鵬竟然直接突破到了尊者境!

這固然和他們本身的資質努力有關,也更和這裡的環境有關,和勝雪仙子提供的資源有關。

這無疑讓他們看到了莫大的希望。

林楠一坐便是足足七天的時間,消耗了大量的靈丹妙藥,靈液更是不少。

債妻傾嵐 為了提升,林楠瘋狂的吸收其中的力量。

到了這一日,勝雪仙子眉頭微皺了,青鸞眼中更是明顯帶著一絲擔憂之意。

此刻的林楠,體內的力量徹底亂了,吸收那麼多靈丹的後遺症也出現了。

不穩了!

再這麼下去,整個人可能就爆了。

而終於,林楠突破了!

藉助體內的狂暴力量,順利破關,達到化靈境巔峰。

這個時候,林楠終於忍不住了。

「還青鸞小姐幫忙請開啟錦園,我要出去戰鬥打磨!」林楠的聲音響起。

頓時,在林楠身邊不遠處,一道特殊門戶開啟,林楠毫不廢話身形一閃離去。

他要去找之前那頭追殺他的六階妖獸,此刻最適合此刻的他。

半日後,林楠渾身破爛,渾身重創,逃回到了錦園外,身後五頭追殺而來的六階妖獸這才帶著懼意的停了下來。

重生之前妻逆襲 而後,林楠二話沒說,直接盤膝坐了下來,仰頭朝口中灌了幾大口靈液。

幾個小時后,林楠身上的傷勢恢復的差不多了,氣息也穩固了下來,轉而身形一閃,再度朝那幾頭六階妖獸殺了過去。

豪門小妻 兩個小時后,林楠再度歸來,傷勢不值錢還重,渾身破爛。

但此刻身後追殺的六階妖獸只剩下三頭。

另外兩頭不翼而飛。

這些妖獸好似對這錦園極為害怕,哪怕痛恨林楠的要死,但硬是不敢靠近,只能在遠處咆哮,表達它們的怒意,恨意。

最終,它們再度退去。

但是又過了幾個小時,剛剛恢復了一些的林楠再度殺了過去。

這一次,持續的時間更長了。

一直到最後,林楠一條手臂都沒了,胸口更是多出一個巨大的血洞,差點整個人被撕成兩半,若非身上的保甲護身,真要完蛋了。

這次追殺林楠的,沒有了六階妖獸,而是一頭七階妖獸。

好在,林楠逃了回來,靠近錦園,這頭七階妖獸害怕了,最終退去。

但林楠也跟著直接倒下了,大口大口的灌著靈液,外加一些療傷的丹藥。

但傷勢太重了,哪怕是這些東西也難以快速治癒。

錦園閣樓內,勝雪仙子和青鸞都看著這一幕,看向林楠的慘狀,青鸞有些不忍。

「他這是不要命了啊,哪有這種修鍊的。」青鸞開口。

勝雪仙子秀眉微皺,而後開口。

「他這是極限修鍊之法,也是冒險之法,先前他吞噬吸收的大量靈丹和靈液的力量,正在被他用這種辦法打磨為真正的力量。」 看著秦未央這小心翼翼的樣子,沉風有些頭疼:"姐,你現在真的把路彥昭看的太重了,不是我說你,你忘記你這次回來,找路彥昭的主要目的了嗎?難道你真的不想救未銘了嗎?為什麼今天,在路彥昭提出,要去做配型的時候,你要攔著他呢?你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

沉風的聲音充滿了無奈和不解。

聽到沉風的話,秦未央的眸子閃了閃,她的表情有些難過:"沉風,你以為我想這樣嗎?我知道你心裡可能很生氣,也很疑惑,可你不知道,那一刻,我心裡究竟有多為難,我害怕路彥昭這次幫了忙,雖然是他主動,但是,他以後知道實情,也不會原諒我,我更害怕,他對我這麼好,我卻懷著目的靠近他,利用他,我心裡很愧疚,你懂嗎?而且,你怎麼能說我不想救未銘呢,如果我不想救未銘,我用得著這麼掙扎為難嗎?如果我不想救他,我真的不用這樣靠近路彥昭,你懂嗎?"

秦未央心裡難受的要死,說實話,不知道因為路彥昭剛好可以救路彥昭,她真的不會以這樣的方式回來。

在她愛上路彥昭的時候,她曾經就幻想過無數次,她徹底脫離季修,去找路彥昭的場景。

可是,所有的場景,和現在都不一樣。

她背負著的,沒有人知道。

看著秦未央難受的樣子,沉風突然就心疼了:"好了,未央姐,我就是害怕你忘了初衷,到時候,如果未銘出了事,我們真的連後悔葯都沒得吃了,現在還有機會,我們就抓住這個機會,好嗎?路彥昭那邊,如果他以後真的知道了實情,那我們就跟他解釋,好不好?你別再難受了!"

聽到沉風的話,秦未央扯了扯嘴唇,笑了笑:"恩,我明白你的好意,你放心吧,我也不是那麼容易打倒的人,我沒事!"

沉風擔憂的看著秦未央。

這讓秦未央心裡更加難受酸澀,說到底,未銘是自己的親弟弟。

沉風卻比她還關心未銘的病情,說到底,她是真的沒有資格退縮。

想到這裡,她深吸了一口氣,看著沉風:"沉風,你真的別擔心我了,我只是有點難受而已,我們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幫未銘把病看好,其他的事情,就先別想了!"

沉風悶悶的點了點頭,這才跟秦未央一起去包廂。

他們到了包廂的時候,路彥昭正在跟秦未銘點菜。

豪門重生之暖愛成婚 秦未銘的話少,路彥昭坐在他邊上,很耐心的給他介紹這家的菜色,問他喜歡吃什麼,有沒有什麼忌口。

明明是再平常不過的畫面,秦未央卻忍不住紅了眼。

她察覺到沉風側頭看著自己,她立馬調整了一下表情。

路彥昭也發現了她跟沉風,抬頭笑了笑:"先坐下,等未銘點完菜,你跟沉風再點幾道菜!"

秦未央點了點頭,走過去,在路彥昭旁邊坐下來。

一頓午飯,吃的還算是和諧。

飯後,路彥昭就帶著秦未央和沉風,秦未銘,直奔醫院。

路上,秦未央的神色很不自然,她坐在座位上,看起來怎麼都不舒服,動來動去的。

路彥昭在車中間的後視鏡中,看到秦未央的不自在,擔心的問了一句:"未央,你沒事吧?"

秦未央一怔,搖了搖頭,立馬開口:"我沒事!"

路彥昭的心,微微沉了沉,聽她這語氣和聲音,怎麼都不像是沒事。

他的眉頭緊鎖,但是,對於秦未央這樣的態度,他也無可奈何。

他只能無奈的開口道:"未央,你真的沒事嗎?"

秦未央搖了搖頭:"我真的沒事!"

路彥昭嘆了口氣,開口道:"好吧,既然你沒事,那我也不多嘴了,只不過,你要是有什麼事情,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知道嗎?"

秦未央悶悶的點了點頭,再也沒有說話。

路彥昭開著車,直奔醫院。

馬上就要到醫院了,秦未央突然開口道:"阿昭,你真的要去做配型嗎?"

路彥昭對秦未央這話,並沒有太在意。

他點了點頭:"當然是真的,不然我帶著你們來醫院幹嘛,再說了,要是我的骨髓,萬一能跟未銘配型,我們也不用再去找其他人了,這樣更容易方便!"

聽到路彥昭的話,秦未央剛要說什麼,就看見沉風轉頭,皺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她頓時有些心慌,不知道該不該說下面的話。

修真之屍心不改 路彥昭已經將車停下來了,秦未央最終還是沒有忍住:"阿昭,你知道我剛才問你的意思嗎?我只是覺得,一般人就算是骨髓真的能配型,也不願意將骨髓捐獻給別人,當然了,除非是至親的人,而我什麼都不能給你,你卻願意去做配型,不管配型成功與否,我都覺得很感動!"

路彥昭無奈的嘆口氣,解開安全帶,轉身看向秦未央:"未央,我知道你現在只是擔心未銘的情況,只不過,真的沒關係的,我是願意的,不管成功與否,我都自願去做配型,只要成功,我就幫助未銘做手術,好解決你的心頭大患,不成功的話,我也會幫助未銘尋找合適的骨髓配型,不管用什麼辦法,我都會讓對方同意救未銘的,最後,最重要的一點,你也說了,除非是至親的人,否則,一般人是不會把骨髓捐獻給別人的,可是,在我心裡,你不僅是我的愛人,更是我至親的人啊,你的弟弟,當然就是我的弟弟,我有什麼理由不去救他呢,所以,你把所有的擔心都放肚子里吧,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秦未央動容的看著路彥昭,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倒是沉風,終於鬆了口氣。

秦未銘低著頭,坐在一邊,一言不發。

他們下了車,直接去做檢查,進行骨髓匹配。

秦未銘和路彥昭進去做檢查,採集各項數據了,秦未央和沉風就在外面等著。

秦未央本來心裡就很不是滋味,心裡各種忐忑。

結果,就在這時,她的手機響起來。

秦未央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她拿出手機一看來電顯示,臉一下子就沉下來。

沉風察覺到她的不對勁,忍不住皺眉:"姐,怎麼了?"

秦未央把手機拿起來,給沉風看了一眼:"季修打過來的電話!"

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起,沉風打過來的電話,無異於噩夢,讓秦未央看見,就覺得心臟難受,呼吸都不順暢了。

沉風擔憂的看了一眼秦未央:"那你還要接他的電話嗎?說實話,姐,路彥昭的骨髓,肯定跟未銘是匹配的,我之前做了好幾次檢測了,真的沒問題,而且,剛才路彥昭也說了,無論如何他都會救未銘的,我們再也不用求季修了,你也不用再受制於他了,所以,你如果不想搭理他,就別再接他的電話了!"

秦未央聽到沉風的話,心微微一動。

其實,沉風說的話沒有錯,可是,秦未央卻很了解季修,如果讓季修知道,她因為找到了合適的骨髓配型,就跟他撕破臉的話,他不定採取什麼手段呢!

而且,秦未央現在很害怕路彥昭知道,自己是內奸。

畢竟,關於路彥昭一次不忠,百次不用的原則,她還是深深的刻在了心裡。

手機還在響。

秦未央的小臉緊繃,最終,她還是開口:"沉風,你在這裡看著,如果出現什麼問題,記得出來喊我,我現在就去外面接個電話!"

看著秦未央的神色,沉風知道,自己也無法阻止。

他只能點了點頭:"那好吧,未央姐,你去吧,有什麼消息,我第一時間聯繫你!"

秦未央點了點頭,拿著手機,接通,放在耳邊,一邊向著外面走去。

"未央,怎麼這麼久才接通電話?"季修的聲音,從電話里傳過來。

秦未央覺得,他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滲人。

她皺了皺眉,開口道:"我剛才在忙,你打電話過來,有什麼事嗎?"

季修的聲音沉了沉:"說有事,其實也不算什麼大事,就是想關心一下你那邊的情況,對了,昨晚的計劃,應該成功了吧!"

秦未央聽到季修的話,她的表情不怎麼好:"什麼叫應該成功了,你那邊不是應該有確切的消息才對嘛,我就不相信,你昨晚在舞會現場,沒有安排其他人!"

聽到秦未央這樣說,季修頓時笑出聲來:"未央啊,還是你聰明,的確,我昨晚在舞會現場,還安排了我的人,只不過,我聽人說,昨晚路彥昭帶著你去他的酒店房間了,是這個樣子嗎?"

秦未央的臉色變了又變。

最終,她深吸了一口氣:"是有如何,不是有如何,季修,我不是你的傀儡,你這樣時時刻刻的派人盯著我,你不累嗎?我昨晚的確跟著路彥昭,去了酒店房間,不僅如此,路彥昭還跟我說,我不用走了,他是打算安排別人去非洲,將我留在暗夜總部的,不知道這個消息,你滿意了沒有!"

聽到秦未央的話,季修輕嗤了一聲:"我滿意是滿意,可是,未央,你自己聽聽,你這個聲音,這算是什麼態度啊,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將你怎麼了呢!" 青鸞也不是普通人,這方法他也懂。

但太殘忍了一些。

「可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