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一刻,夏雨揚在唐浩的目光中看見的是一股無形的威嚴,他彷彿不是在出主意,而是在宣布一件榮耀的事情。

唐浩笑道:「你如果想讓曾經跟著你的兄弟有一個好的下場,你只能拼一次。」

夏雨揚現在也感覺到自己無路可退了,向前是刀與血的洗禮,可能殺出一條用鮮血染紅的陽光大路。向後只能是萬丈深淵,她和他的兄弟們都將永世不得翻身。

「你早就知道是這個結果,這是你早就想要的對策,對嗎?」夏雨揚覺得這都是唐浩安排好的路線,他的目的也許就是要讓自己走上那刀與血的路。

「是的,但是我沒想到會這麼快。」唐浩平靜的說道。

「我知道了。」

夏雨揚說完,轉身就走。

雖然夏雨揚沒有給唐浩一個明確的答案,但是唐浩知道任何人都會選擇那條刀與血的路。

其實唐浩想要扶持夏雨揚的這個想法只是突然間出現的,之前他雖然不會看著刀鋒和夏雨揚被馬爾蒂家族滅掉,但是他也並沒有打算扶持刀鋒和夏雨揚的打算。可是就在半個小時之前,夏雨揚的突然出現,夏雨揚那漂亮凌厲的兩記掃踢,讓他看到夏雨揚內心的熱情和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光彩。

而且他也已經感覺到了,刀鋒也許會成為他對付殺手組織和落月的一股力量,所以他才想要扶持夏雨揚,壯大刀鋒。

第二天清晨,唐浩起床,看見夏雨揚早就已經在餐廳等著了。

肖夢雯是個喜歡睡懶覺的大小姐,刀迅自從病情痊癒之後,似乎也變懶了。

唐浩和夏雨揚沒有等兩個人,他們安安靜靜的吃了早餐。

然後兩人很默契的走出了別墅,不過他們沒有去別墅前面的草地,而是來到了別墅後面的草地上。

「考慮好了嗎?」唐浩突然問道。

「我還有選擇的權利嗎?」

唐浩笑了笑:「其實從你創建刀鋒的那一天開始,你的一切就都和刀鋒拴在了一起,你已經沒有選擇的權利了。」

「馬爾蒂家族是一個擁有幾百年歷史的家族,要想打敗他們,談何容易啊。」夏雨揚的語氣中透著一絲無奈。

「不是打敗,是吞併。如果他們不同意吞併,就徹底讓馬爾蒂家族在地球上消失。」

唐浩的語氣平靜,但是卻震得夏雨揚內心狂跳不止。 唐浩笑著說道:「不要把馬爾蒂家族想得那麼強大。」

「馬爾蒂家族不強大嗎?」夏雨揚覺得唐浩說的太風輕雲淡了。

「在我看來並不強大。」唐浩並不是故意誇口,在兵神團面前,任何一個家族都稱不上強大。

夏雨揚現在對唐浩越來越好奇了,因為她看得出來,唐浩並非是故意貶低馬爾蒂家族,在他的內心深處,像馬爾蒂家族這樣的大家族,根本就不算強大。他都低是什麼背景,才能讓他如此輕率的面對馬爾蒂家族的強大。

唐浩平靜的說道:「從你決定要和馬爾蒂家族抗衡的那一刻起,馬爾蒂家族的麻煩就來了,也是他們走向衰落的開始。」

夏雨揚無奈的笑了:「好吧,既然你這樣說,那就請你告訴我如何對付馬爾蒂家族吧。」

「很簡單,先把藍海市的大小勢力都收歸旗下。」唐浩笑道。

「收歸藍海市內的大小勢力!」

「對,就從任老大開始吧。」唐浩平靜的說道。

夏雨揚靜靜的看著唐浩,那張冰冷美麗的臉上透出的莫名的疑惑。在藍海市,能夠稱得上組織的勢力其實只有刀鋒一家。在夏雨揚看來,任老大那種半黑半白的勢力根本算不上什麼,她不明白唐浩為什麼讓刀鋒把藍海市的大小勢力都收歸旗下。

「小馬爾帝和蠻牛就住在任老大在郊區的房子里,我想如果馬爾蒂家族開口,藍海市大大小小的勢力都願意為他們提供幫助。為了避免後院著火,你必須統一了藍海市的各個施禮。」唐浩平靜的說道。

夏雨揚聞言,頓時清明起來,她深深的感覺到自己和唐浩之間的差距並不僅僅是戰鬥力上的,心智和頭腦上的差距也許更大。

「我知道了。」夏雨揚點點頭。

唐浩感覺此刻的夏教授好像聽話了不少,他笑道:「你記住,你永遠都是刀鋒的老大,不能向任何人低頭,只有這樣,你的兄弟才能義無反顧的跟著你。」

夏雨揚靜靜的看著唐浩,清冷的目光散發出一點火熱,點了點頭:「嗯。」

唐浩笑道:「既然這樣,那就找個時間和任老大談談吧。」

「好。」

「如果你成功了,你老爸在天之靈會更加安慰的。」唐浩突然說道。

夏雨揚聞言,眉頭一皺,抬頭望向了幽暗天空。自己走上這條路,是想向老爸證明她可以混,也可以兼顧家庭,現在她做到了嗎?

「早點睡吧。」唐浩突然說道。

「你也早點睡吧。」夏雨揚看了唐浩一眼,轉身出去了。

第二天,對於肖家來說,是很特別的一天。這座老宅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熱鬧了,四個二十歲上下的年輕人給這座幾百年的老宅增添了無盡的活力。

傍晚時分,夏雨揚和刀迅離開了肖家老宅,這裡畢竟是肖家,呆了近三十個小時,已經很奢侈了。

送走了夏雨揚和刀迅,唐浩和肖夢雯坐在泳池邊。雖然這個泳池好久沒用了,但是池水依然清澈見底,映著蔚藍的天空,看著讓人心裡安靜。

「唐浩,我發現夏教授的心情好像不太好。」肖夢雯突然說道。

「是嗎?」

「嗯,雖然她總是冷冰冰的,但是我能從她的目光中看到焦慮。」

肖夢雯的話讓唐浩有些意外,他沒想到肖大小姐觀察這麼仔細,他笑道:「她為什麼事情焦慮呢?」

「不知道,我沒問,問了她也不會告訴我。」肖夢雯搖了搖頭。

「夏教授好像是你最關心的外人。」

「不是。」肖夢雯話一出口,就避開了唐浩的目光,心跳也莫名的加快了。笨蛋,我最關心的外人是你。

唐浩看了肖大小姐一眼,沒有再追問這個問題。

過了一會兒,肖夢雯突然說道:「唐浩,我想去唱歌。」

「去吧。」

「你陪我去。」

「好吧。」

肖夢雯沒想到唐浩答應得這麼爽快,她笑著說道:「我們現在就走吧。」

「好吧。」唐浩的目光不經意望了一眼老宅外面的一片樹林,在那片樹林里,有一個男人正用望遠鏡偷窺老宅。

「我去換衣服。」肖夢雯高興的站起來。

唐浩沒有動,他依然安靜的坐在那裡。

「你也換換衣服吧,別總穿的這麼低調。」肖夢雯看著唐浩說道。

「好吧。」

肖夢雯對唐浩今天的聽話表現十分的意外,一個星期不見,這傢伙突然變性了嗎?

五分鐘后,唐浩穿著一件黑色的外套和一條新潮的牛仔褲來到了大廳。

保姆們看見唐浩的這樣的打敗,都有些意外。要知道平時的浩哥穿著都很隨意,基本都是休閑裝,很少如此新潮。

帥!

一直都帥!

今天更帥!

這是保姆們對浩哥的評價,也許只有浩哥這樣的人才配得上大小姐吧。在她們的眼裡,浩哥已經是肖家的女婿了。

又過了十多分鐘,樓梯上才有了動靜,唐浩和保姆們都扭頭望去。

一個火紅的身影出現在了樓梯上,火紅的塑身小夾克,艷紅色的牛仔褲,腳下是一雙緋紅色的運動鞋。

就連頭上的把馬尾辮里都夾雜著幾縷紅色的頭髮,這顯然不是挑染,而是裝飾了幾縷假髮。

圓潤的瓜子臉,大大的眼睛,水亮的睫毛,炫紅色的嘴唇。整個人看上去艷麗無雙,給人一種視覺上的強烈衝擊。保姆們都覺得有些目眩,唐浩則只是笑了笑。

肖夢雯來到唐浩面前,不客氣的問道:「你笑什麼?」

「我笑了嗎?沒有。」唐浩的表情平淡自然,不見半分驚詫。

肖夢雯最受不了的就是這個,自己的這種造型,竟然還不能讓這個傢伙目瞪口呆,他的心到底是什麼做的?怪胎!笨蛋!腦筋遲鈍!

肖夢雯暗暗的給了唐浩三個評價,然後說道:「走吧。」

唐浩起身,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出了別墅,上了紅色法拉利。

「轟。」

法拉利輕吼一聲,向院門口駛去。

保姆和保安們都遙望著紅色的法拉利,每個人的目光中都充滿了艷羨和不可思議。

法拉利上了公路,向市內駛去。

唐浩問道:「去哪?」

「天皇夜總會。」肖夢雯答道。

「好。」

對於天皇夜總會,唐浩有一點印象,這家夜總會剛開不久,名氣非常大,算是藍海市時下最豪華的夜總會了。

到了夜總會附近的路口,前面堵車了,法拉利也只好停了下來。唐浩發現,前後左右都是豪車,多數都是跑車和大馬力的越野車。很顯然都是些闊少和千金。

突然,唐浩抬頭看見了橫在馬路上方的一個大大的條幅:人氣天王莫倫榮耀駕臨天皇夜總會。

再往夜總會的方向看,八個高大的氣球飄在空中,每一個氣球下面都掛著一個同樣的條幅。

唐浩這時才明白了,原來小大小姐是來追星的。

「怎麼了?我就是來看莫倫的。」肖夢雯也看見唐浩發現了她的目的。

「當然可以,你這個年紀,就是追星的年紀。」唐浩笑道。

「你好像只比我大了十八個月。」小大小姐不服氣的說道。

唐浩淡然一笑:「是嗎?」

「是,我看過你的簡歷了。」肖夢雯話一出口,下意識的把目光投向了車外。

這時,幾個西裝革履的保安過來疏導交通了,他們顯然是天皇夜總會的保安。

十多分鐘后,交通梳理開了,法拉利隨著車流來到了天皇夜總會。

此刻,天已經徹底的黑了下來,但是夜總會周圍卻比白天更亮。不單單是車流,還有很多少男少女拿著熒光棒和燈光片在路邊搖晃著,很顯然,他們都是在等著莫倫的出現。

唐浩和肖夢雯剛一下車,就引來了無數的目光,有保安的,也有追星族的。

「那個女孩好美。」

「好像在電視上看過。」

「應該是也是一個大明星吧。」

「二三流的明星吧。」

「不過長得是真漂亮。」

唐浩和肖夢雯在人們的議論聲中走進了夜總會,肖夢雯拿出了兩張入場卷,服務小姐引領著兩人來到了夜總會一樓的表演大廳,安排兩人坐在了一張小圓桌旁邊。

這個表演大廳里幾乎都坐滿了,多數都是年輕人,偶爾也能看見幾個上了年紀的中年婦女。大家的熱情似乎都很高,可想而知這個莫倫的影響力了。

服務員給兩人送來兩杯果汁,肖夢雯喝了口果汁,低聲說道:「果然火爆。」

唐浩笑了笑,沒有說話。

肖夢雯橫了唐浩一眼,在整個大廳里,唐浩也許是最平靜的人了。

「小姐,我是宏源房地長的總裁,能認識你一下嗎?」一個打扮得體的青年從旁邊的椅子上站了起來,他從肖夢雯坐下的那一刻開始就一直注視這肖夢雯。

「我沒興趣。」肖夢雯的回答非常的不講情面。

「小姐……。」

「你再跟我啰嗦,我叫保安了。」肖夢雯看也不看這個年輕人。

年輕人無奈,只好坐下了。

接著,又有好幾個闊少過來想要認識肖夢雯,都被肖夢雯無情的當做了透明物體。

即使如此,肖夢雯的身上依然吸引了無數的目光,她那美麗外表和高貴的氣質,對於男人來說,都是讓人上癮的毒藥。

至少在莫倫出現之前,肖夢雯就是這場上的焦點人物。 突然,一個熟悉的身影走了過來,這人二十多歲,衣著講究,外形俊朗,氣度不凡,絕對是闊少中的闊少。

唐浩和肖夢雯都有些意外,來人是風流倜儻的陳大少陳耀東。

「肖大小姐,你也來了,幸會幸會。」陳耀東說著坐下了。

鳳鳳于飛 「陳大少,你也追星嗎?」肖夢雯問道。

「莫倫是我的朋友,我是來捧場的。」陳耀東笑道。

肖夢雯點了點頭,突然問道:「陳二少的事情處理得怎麼樣了?」

陳耀東故作失望的搖了搖頭:「還沒查到真兇。」

「會找到真兇的。」肖夢雯的語氣透著安慰的口氣。

「謝謝肖大小姐關心。」陳耀東說著不經意的看了唐浩一眼。

雖然光線有些昏暗,但是唐浩還是從陳耀東的目光中感受到一絲恨意。

「莫倫快來了,我過去看看。」陳耀東笑著說道。

「好,陳大少,你忙吧。」

陳耀東站起來,離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