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一切要是真的該有多好!

他不禁感嘆,雖然眼前發生的事確實是實實在在的,可惜這些,在不久的將來,說不定就在哪一天,就會突然的消失。

莫曉輝好想一伸手牢牢的,把這些握在手裏。

就在他想着這些的時候,楚洛因為一邊拍一邊退,忘了腳底下,一不小心,坐到了草地上。

就在此時,貝貝趕到,用樹枝打着楚洛,嘴裏還在說着:「打,打,打……」

楚洛雖然摔了,但卻忍不住笑了起來:「貝貝,你要打媽媽嗎?」

貝貝似乎聽懂了,停住手:「馬。」

楚洛聽見貝貝這樣叫,興奮不已,這可是第一次叫,她感到了做媽媽的幸福感。

摔坐在地上的疼痛感瞬間煙消雲散。

莫曉輝也聽見了:「楚洛,貝貝會叫媽媽了?」

十分期待貝貝能叫自己。

「貝貝,快叫爸爸?」

貝貝看着莫曉輝,停頓了片刻。

莫曉輝以為她要叫自己,既興奮又期待。

「貝貝,快叫爸爸?」為了讓貝貝明白,他重複了一次:「爸,爸。」

貝貝突然發聲:「馬。」

叫完之後隨即笑了起來。

楚洛和莫曉輝頓時懵逼。

這狗屁小傢伙就像在戲耍莫曉輝一般。

她好像知道莫曉輝不是媽媽,而之所以叫馬,就是想逗著莫曉輝玩。

如此小不點,也懂得開玩笑!?

楚洛笑個不停:「貝貝,我才是媽媽?」

貝貝笑着跑向楚洛,隨即投進楚洛的懷抱。

把自己的小臉藏在楚洛的懷中,久久的不露臉,就像做錯事的孩子,怕受到責備一般。

莫曉輝也笑個不停:這小傢伙,怎麼這麼可愛!

正想着,貝貝突然露臉對着莫曉輝:「馬。」

叫完后隨即又把自己的小臉藏了起來,深怕被莫曉輝看見。

同時,貝貝還在楚洛懷裏笑着。

這是在跟莫曉輝躲貓貓嗎?

莫曉輝忍不住上前去撓貝貝的痒痒。

貝貝轉身一見到莫曉輝就迅速把自己的小臉藏起來,似乎這樣就可以沒有「危險」。

。 天才也是層出不窮,可是就是不拔尖,最輝煌的戰績就是在越前南次郎最巔峰的時候擊敗了他率領的青學!

可以說是一戰成名了

同時也體現出伴田的教練實力。

正當千夜雲川走進山吹中學的時候,從外面走來一個中年人。

快步走近,直接停在了他的面前

「雲川少爺,你要找的人不在網球部,在旁邊的一個網球場,我這就帶你去吧」

聽到他這樣說千夜雲川隨口回到:「帶路吧」

聽到千夜雲川的話,他就走在前面帶路去了

千夜雲川就慢慢跟着他一起去了網球場!

而此時在山吹中學旁邊的一個網球場正進行着一場比賽

但是雙方的身高不對等,一方比另一方要高一個頭!

如果仔細看過去的話,就會發現高個子的那一方居然毫無還手之力。

碰!

碰!

在千夜雲川走過去的這段時間,高個子已經連丟兩球了!

「怎麼會這樣啊?白玉他居然拿一個初中學生一點辦法都沒有誒!」

「是啊,白玉這是怎麼了?」

「肯定是白玉隱藏了實力,肯定是這樣的,不然白玉怎麼會只有這點實力?」

…..

圍觀的人滿臉的不可置信,都在為那個叫做白玉的高個子找理由

此時千夜雲川已經走到了網球場的旁邊,看到裏面的情況以後,饒有興趣第看向了裏面

「沒想到一來就看到名場面?自己的運氣未免也太好了吧?這不就是亞久津暴打裝逼少年白玉的那一場比賽嗎?」千夜雲川邊看邊想到

不過這個時間點怎麼不對啊!這個應該是亞久津小時候應該發生的事啊!

而且人也不對啊,這個亞久津已經和一年以後沒有多大差別了!

頂多就是身高差一點,其他方面都差不多啊!

這讓千夜雲川有點疑惑!

不過也沒多在意,不一樣就不一樣吧!

這樣更好,這樣的亞久津更強!

此時,球場上的亞久津開始歌頌白玉的光輝戰績了

只見球場裏面一個留着爆炸頭,面部略顯猙獰,眼睛異於常人的男孩屈膝彎腰不斷跳動。

邊跳邊說道

「從五歲就開始學網球,連一次冠軍都沒有得過,你根本沒有天分」

這句話對於白玉的暴擊那是很強的!赤裸裸額挑釁啊。

連千夜雲川都有點想笑,一直都是亞軍不知道是怎麼堅持下來的。

碰!

新的一球開始,打了幾個回合以後,只見亞久津一記重力扣殺,網球直接往白玉的臉上呼嘯而去!

白玉躲閃不及,被網球直接擊中臉部,然後飛出了兩三米遠!

由此可見亞久津的力氣之大,要知道他現在只是國中一年級啊!

雖然千夜雲川也是,可是他有系統啊!

此時躺在地上的白玉艱難地用手撐起身體,他的臉都已經被打傷!只聽他顫抖著說道

「你,你故意打我的臉!」

在他對面的亞久津慢慢走到網前,然後盯着他說道

「才不是呢,一切才剛剛開始」

說完以後還露出了惡魔式的微笑

「快站起來啊」

在他對面的白玉突然竄起,然後狼狽而逃

「哇,這力氣未免也太大了吧?」

「白玉居然跑了」

「那個臭小子真卑鄙,那個才不是網球呢!」

「白玉,白玉!」

…..

轉眼間,一群人都去追白玉去了,球場只剩下亞久津一人,還有背着網球袋正往球場裏面走的千夜雲川!

「哎呀,不過如此而已!網球真是無聊啊!

我一點都不稀罕!」

亞久津把網球拍扛在肩上,側頭望向遠方

此時的亞久津是孤獨的!

千夜雲川此時已經慢慢走到他的面前

俯視着他,然後說道

「是嗎?那你有沒有膽量和我來一局?我來告訴你什麼叫真正的網球!

剛剛那些就是些菜鳥弱雞,隨手可敗。

打贏一些菜鳥有什麼可得意的?

你不會以為那就是網球吧?

亞久津」

千夜雲川一副天老大地老二我老三的模樣,就差鼻孔朝天出氣了!

「沒有人告訴你你現在的樣子很討人厭嗎?還有,我不喜歡被人俯視!

懂了嗎?」

也許是看到了千夜雲川背後的中年人,亞久津並沒有多糾纏,說完以後拿起網球拍就想往球場外走去!

「你這是怕了嗎?害怕會輸?」千夜雲川知道亞久津的性格,也知道怎麼樣做會讓他接招。

這不,話音剛落,亞久津停住了往外走的腳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