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一切來的太虛幻了,然而就在這時,風鎮天則是拍了下自己的腦門「哎呀,都怪你,忘了件大事。」

「什麼大事?」雖然風鎮天口中說的是大事,但是在獸祖的面前未必就是大事。

「忘了看望我娘親了,都是你著急走。」這時,風鎮天有些責怪獸祖,當獸祖聽到風鎮天的話后,頓時懵了,許久才說道「的確是大事。」

「那回去看看?」這時,獸祖則是問風鎮天。

風鎮天搖了搖頭說道「還是先去羅溪鎮吧,我父親還在冰河裡面躺著呢。」

獸祖聽到風鎮天的話后頓時臉上失去了笑容「你真把本尊當作你家醫仙使喚了?又讓本尊救人,本尊不救。」這時,獸祖便是怒吼著說道。

聽到獸祖的話后,小九與九尾都在偷偷的笑著。

「那行吧,既然你不救的話,那我唯有於我父親一同葬在那裡了,唉。真是的,沒想到救了一個讓救命恩人自殺的獸祖。」

「早就聽說獸祖的實力強大,心胸於實力不相上下,但是現在看來,這一定是謠傳。他們沒有見過獸祖。」

風鎮天一臉哀傷的表情說道。

獸祖聽到風鎮天的話后,則是大笑起來「哈哈哈,小子,你莫要用激將法來激本尊,沒有用。」

「唉,我這個人說的出做的到,等到了羅溪鎮我就去自殺。」這時,風鎮天用自己的手沖著自己的脖子上面畫了一下。

「算了,小子,如果是別人,本尊還真不會管他的死活,但是你還是活著吧,本尊可不想讓盤古大神唯一的傳人就這樣死去。」獸祖,只能無奈的答應。

「你答應了?」風鎮天興奮的問道。

獸祖點了點頭「答應你救人了。」

「那太好了。」風鎮天拍手稱讚,然後便是詭異的一笑說道「對了,我的族人瞬間也救活了吧,你剛才可是答應了我要救人的哦。」

風鎮天這話一落,小九跟九尾在也忍不住開始大笑起來,因為獸祖已經中計了。

此時,獸祖怒瞪龍眼,咬緊牙關一字一頓的說道「本尊可以殺了你嗎?」

風鎮天看到獸祖的摸樣便是大小起來「哈哈哈,獸祖,你真是好獸啊。」

風鎮天他們一路都在大笑著,只有獸祖一臉陰沉的瞪著風鎮天,很快他們便是來到了羅溪鎮。然而每次風鎮天都是步行進入到羅溪鎮內,但是這次,獸祖,直接帶著風鎮天飛落到羅溪鎮內,當他們穿過那七彩光芒的時候。

眾位在羅溪鎮的武者皆是嚇的渾身顫抖起來,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見過可以飛過羅溪鎮的存在,然而眼前竟然飛進了好幾個。

這讓他們以為羅溪鎮要大難臨頭了,所以他們都倉皇的逃出羅溪鎮。

「什麼人?」這時,一道七彩光芒從遠方飄來,那猶如天仙一般的面容,露出了震驚的神色,來人正是小花。

因為小花之後,自己的七彩光芒被突破之後,就算是自己都無法戰勝來人、

但是,小花依舊跟著前來,身後跟著那七個護衛。

風鎮天微閉著雙眼,看著小花,此時的小花修為已經晉陞到了武道境界,具體是多少風鎮天不知道,但是卻知道,已經進入到了武道境界。

然而,身後跟隨的幾位護衛,皆是達到武源巔峰。這樣的戰力足以稱霸整個北部,但是在獸祖的面前,他們根本就不堪一擊。

「風鎮天的老子,跟族人在哪?」此時的獸祖非常的氣憤的吼道,那巨大的吼聲震得整座羅溪鎮都顫抖起來,險些毀掉,一些不結實的建築已經成為一片廢墟。

「你是誰?」這時,小花也是謹慎的看著眼前的這個怪物。

「小花,是我」這道聲音陡然發出,小花聽到這道聲音之後,渾身一顫,因為這道聲音他在熟悉不過了,這道聲音正是風鎮天。

雖然,小花看到這獸祖身上坐著一個人,但是這個人卻是銀白髮,也就是因為這銀白髮才使得小花沒有認出這人是風鎮天。

但是聲音他卻不會忘。「天哥哥?」這時,小花驚訝的說道。

「呵呵,是我。」這時, 美女的透視保鏢 ,獸祖看到風鎮天的樣子,恨不得將風鎮天給掐死。

「天哥,你的頭髮。」小花最先震驚的就是風鎮天的頭髮,以前那濃黑的頭髮,現在已經變成了銀白色。

「沒事,帶我去我父親那裡。」風鎮天直接進入正題,因為他想快點救活自己的父親,與族人,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年,但是風鎮天已經不想在失去他們了。

「好,天哥跟我走。」小花回頭看了一眼獸祖,但是卻沒有說什麼,便是頭前帶路趕往羅溪泉。 在路上,小花傳音問風鎮天「天哥,這個魔獸是什麼?我怎麼不認識?」

風鎮天則是淡淡一笑回答「它是獸祖,乃是獸族的祖先,實力非常的強大,就是讓獸祖來幫忙救治我的父親與族人。」

小花聽到之後,花容露出驚色。他雖然知道獸族並非天生,但是卻不知道獸祖是什麼,但是這次風鎮天告訴他之後,則是知道了獸祖的存在。

很快他們便是來到了羅溪泉,當來到這裡之後,風鎮天眼前浮現出了一道道以前的過往。

被軒轅鴻宇殘殺的家族之人,正在躺在這裡,自己被追殺的場景,也時時的浮現在自己的眼前。

風鎮天暗暗的攥了攥拳頭,心中暗想「等救出猿魔王之後,就是掃平你們陰魂的時候。」

就在這時,小花則是心念一動,一股磅礴的能量從羅溪泉當中爆發出來,隨即幾十個屍體便是漂浮出來,雖然臉色白的滲人。

但是,身體卻沒有絲毫的腐爛。

獸祖看到之後,則是皺了皺眉頭說道「小子,別說本尊潑你冷水,這幾個人,雖然屍體保存沒有任何的問題,但是魂魄於靈魂已經消失不見了,雖然可以通過醫仙的手段將魂魄找回來,但是如果魂魄消散的話,那即便是盤古大神再生也沒有辦法。除非……」

風鎮天聽到獸祖的話,則是滿臉的震驚,因為他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惡化到這種程度,但是聽到獸祖所說的除非的時候,風鎮天則是眼前一亮說道「除非什麼?」

「除非你能找到女媧,因為人類是女媧所製造出來的,只要找到女媧就有可能將他們治好。」獸祖告訴風鎮天。

風鎮天聽到之後,想了想,這女媧他還真沒有聽過,但是說人類是他造出來的,那風鎮天便是知道這女媧可不是普通的人。

「獸祖,你先試試吧。如果不行的話,在說、」風鎮天對獸祖說道。獸祖也是點了點頭,隨手彈出了幾道能量,瞬間沒入到他們的體內。

當進入到他們體內之後,一道道磅礴的能量從天地之間爆發出來,隨機莫入到他們每個人的體內。

過了一會,他們漸漸的恢復了生機,隨後這種的情況持續了數個時辰,他們漸漸的站了起來。

然而,當他們站起來之後雙眼睜開驚訝的說道「我們在哪裡?」

當風鎮天看到眾位族人已經蘇醒之後,開心的說道「各位叔叔伯伯,兄弟姐妹。」

「風鎮天?」這時,風鎮天的大伯驚訝的問道,因為此時的風鎮天與他們死之前可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雖然那抹幼稚之色還沒有退卻,但是一頭白髮卻是非常的顯眼。

那吃盡了滄桑的臉色也是讓他們看了心疼。

「大伯。您復活了太好了。、」風鎮天哽咽的說道。

「還好,小子,你還算比較幸運的,就一個人沒有了魂魄。」這時,獸祖口吐人言說道、

然而,這句話,好像提醒了風鎮天一樣隨後風鎮天雙目大睜驚慌的尋找著什麼「我父親呢?我父親呢?」


隨機,風鎮天看到一道冰冷的身體依舊躺在地上,那正是風鎮天的父親「風雲虎。」

風鎮天看到自己的父親沒有復活,則是哭泣的趴在自己父親的屍體上「父親。」

當獸祖看到風鎮天那傷心的樣子,也是有些傷心,隨後對風鎮天說道「小子,不用著急,只要找到女媧造人的方法就可以救活你的父親。」

「什麼方法?」風鎮天問道,先前,獸祖說必須要找到女媧才可以,現在則是說只要找到方法也可以救活自己的父親,這讓風鎮天感覺到事情還真有一絲的轉機。

「當如,盤古大神開天闢地,用無上的神力,創造了萬物,但是卻沒有人類,不知道過了多少年,突然出現一位極其美麗的女子,但是由於自己生活在這麼大的世界上沒有什麼意思,隨後便是建造了一個個泥人。」

當獸祖說道這裡的時候,風鎮天陡然的想到自己的夢,曾經見過這一幕。

隨後,獸祖則是繼續說道「當這些泥人後來便是漸漸的擁有了靈智,後來由於天空出現了問題,那個時候盤古大神已經離去。」

「這個女媧,則是鍊石補天,但是卻沒有成功,最後那女媧便是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天空,最後本尊才知道那女媧本身乃是一塊五彩神石所修鍊之後成為人形的。」

這時,獸祖將自己知道有關女媧的事情告訴給了風鎮天。

風鎮天聽到之後,則是暗自吃驚隨後問道「不是天空當中出現了一種怪物嗎?」

當獸祖聽到風鎮天的話后,臉色大變,隨後一臉慚愧的說道「既然你知道了,那本尊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了,那個怪物就是本尊,當初本尊出現之後,便是殘害了眾生,最後盤古大神出手將本尊給制服。」

「但是後來天空置於為什麼會破,這本尊也不清楚。」

這時,獸祖將實話說了出來,這時風鎮天才知道原來自己夢中的怪物就是獸祖。

「那女媧最後的歸宿是哪裡?」這時,風鎮天突然想到如果能找到女媧的歸宿便是可以找到一些關於女媧補天的事情。

「那個地方我還真知道,但是現在的你還真去不了,就算現在的本尊去了也會死亡。」這句話深深的把風鎮天打蔫了。

「這個地方到底是哪裡?」風鎮天問道。


「呵呵,三十三重天。」這句話,獸祖說的很簡單,但是風鎮天聽到猶如驚雷一般,因為現在他根本沒有辦法去三十三重天,就算去了,也只能死在那裡。

「但是,你小子也不用擔心,既然本尊來了,也會讓這屍體可以保存萬年,否則的話,本尊也不會復活了。」話落,獸祖的身上陡然的爆發出一股磅礴的能量,然而這股能量就好像是於獸神落地方一樣的能量。將風鎮天的父親,風雲虎團團的包裹起來。 此時的風雲虎的周圍已經漸漸的變成了獸神落的模樣,這樣的事情即便風鎮天都沒有想到,雖然風鎮天先前猜到了這獸神落乃是獸祖自己製造出來的。

但是,即便如此,風鎮天也不能肯定這是真的,但是風鎮天又想為什麼獸祖要用自己獸族的人來幫助自己復活呢?

很快,風雲虎周圍便是變成了獸神落的模樣,隨後,獸祖便是重重的吐了一口氣「大功告成。」

風鎮天看著這一片烏雲密布的地方,即便是自己開啟了人介巔峰的瞳眼都無法看清楚。

隨後,風鎮天便是問獸祖「獸祖,你為什麼要把那個地方起叫做獸神落?」

獸祖聽到風鎮天的話后,微微一笑說道「因為本尊想告訴他們,即便是獸神來了,也要引落在那裡。」

這讓風鎮天很是震驚,原來這裡不是為了獸神準備的,而是為了告誡所有人,即便是獸神級別的都要引落在那裡。

更何況別人了。

然而,就在這時,獸祖猛然睜大雙眼,看著前方,一口逆血噴了出來,這讓眾人皆是一驚,因為他們都沒有想到獸祖竟然會受到傷害。

就當他們剛想過去的時候,獸祖虛弱的微笑著搖了搖頭「無妨,因為本尊的力量已經不屬於現在,所以必須拋棄一些。」


此時,獸祖的氣息漸漸的變弱,很快變得與小九他們一樣,但是卻不是,小九他們可以抗衡的,在怎麼說獸祖以前也是獸族的巔峰之尊,即便是運用武技都是他們無法攀登的。

「噗通」

風鎮天陡然跪在地上,抱拳低頭「多謝獸祖,如果沒有獸祖的話,那小子的父親,可能就堅持不到小子回來救他了。」

雖然,風鎮天這樣說,但是獸祖也聽明白風鎮天所說的意思了,隨後,獸祖則是淡淡一笑說道「呵呵,如果不是本尊認定了你,即便你在怎麼妖孽,本尊都不會出手的。」

「即便,本尊現在的實力有些虛弱,但是也不是那些宵小之輩可以染指的,而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現在的天不在關注本尊了,呵呵。」

隨後,獸祖這樣說,但是風鎮天的心中卻是非常的難受,因為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獸祖竟然會這樣。

「起來吧小子。」這時,獸祖用自己的力量將風鎮天給扶了起來,風鎮天根本沒有獸祖的力量強大,縱容是現在的獸祖也是如此。

風鎮天無奈的站了起來,隨後依舊是抱了抱拳,很快獸祖便是對風鎮天說道「先讓小九馱你吧,本尊需要恢復一下,現在先去仙落幕。」

「獸祖小子還是等你吧。」這時,風鎮天說著便是把自己的一道能量打入到獸祖的體內,當進入到獸祖體內之後,獸祖身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

只用了不到半個時辰,獸祖的傷勢便是痊癒了。

然而,就在這時,風鎮天便是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獸祖,然而獸祖則是苦笑著搖了搖頭「看來你小子是騎本尊騎上癮了。」

風鎮天淡淡一笑,隨後便是坐在獸祖的身上,獸祖微微一笑便是騰空而起,然而風鎮天則是在獸祖的身上與小花道別。

小花點了點頭,小花現在知道,風鎮天去的地方是一個十死無生的地方,但是這只是對她來說,但是對風鎮天來說,那裡並非是十死無生,有可能會獲得一些機緣。

獸祖雖然實力減弱,但是,速度依舊沒有絲毫的減弱,很快,風鎮天便是與獸祖來到了仙落幕,當他們來到這裡的時候,陡然的發現,仙落幕周圍,竟然布滿了人。

這讓風鎮天等人皆是震驚不已,因為風鎮天他們也沒有想到,這裡竟然會有這麼多人,然而就在這時,有人看到他們到來,則是全都讓開了道路。

因為,此時的風鎮天已經將自身的力量爆發出來,那武源四階的修為,在這裡已經算的上是高手中的高手,在加上風鎮天騎得的魔獸,身上散發出來的能量,也是深不可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