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逍遙皓天抬頭望著空中,眉頭暗鎖,淡淡道:「不管是不是有陰謀,十天後就知道了,這十天大家小心一點。」

「是。」

……

逍遙皓天雙拳暗暗緊握,心道:「陰謀?真要是如此,你們的死期就不遠了。」

「真要將界主之位給他?」

「當然不是。」

「可你為何那樣說呢?」

「說是說,做是做,我不那樣說,如何安撫他?」

「你需要安撫他?他在你面前還不如一隻螞蟻,安撫他有何用,他的利用價值已經沒有了。」

「我留著他有用,他身上藏在一個非常強大的秘密。」

「秘密?什麼秘密?」

「一個能讓我通往別一個世界的秘密!」

……

神宮外的廣場上,龍神背著手站在前面望著一望無際的雲海,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在他身後三步遠的地方站在一名青年,那人便是羅天佑。

羅天佑的臉色很平淡,在界主面前沒有任何的拘謹。

良久。

羅天佑再次道:「他的成長太恐怖了,會給你帶來無盡的隱患,應該儘早除掉。」

「呃?」

「你怕了?」

龍神微微一怔,冷冷的笑了一下道:「怕一個人才會想著他死,看樣子你是怕他了。」

羅天佑嘴唇動了動,猶豫片刻還是沒說出話來。

的確。

他怕逍遙皓天了。

他如果想要再成長,逍遙皓天一定要死,否則成為他心中永遠的噩夢,他的實力也永遠停滯不前。

「哈哈哈……」

「放心吧。」

「再過三天你就不用怕他了。」

「不過,你要答應我絕對不能殺死他,他是你回到神界的唯一希望,只有他知道如何開啟小千世界,如果你想早點回到華夏大陸就要聽從我的安排。」羅天佑淡淡的說道。

雙眼微微的眯起,喃喃自語道:「逍遙皓天,凡人一個……」

三界。

弱者被強者壓制,強者被超級強者壓制,超級強者被界主壓制,一級壓一級,然而界主之上呢?還有更強大的存在嗎?

還有更強的世界嗎?

很多人都在思索?

只聽過無數傳說,卻沒有一人知道。

虛無縹緲。

界主雖然強悍,但卻受到法則限制,在三界內是無敵,可是卻不能與法則抗衡,他雖不死,卻會有傷痛,雖能擁有『破碎虛空』神通卻無法超脫空間法則的束縛。

而神則不一樣,這些對神而言毫無約束力。

為此,龍神想要進入神界。

他一定要進入神界,以前覺得希望渺茫,可是現在他覺得他離神界已經很近很近了。

小千世界。

隱藏著上古寶藏,也隱藏著通往華夏大陸的通道,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的通道。

這一切他等待了無數年。

現在終於快等到了!

無量山。

修羅門再次慘敗,逍遙皓天率領的無量山戰隊再次勝利,這讓清遠他們心中鬆了一口氣,逍遙皓天的出現讓他們躲過一劫。

回到無量山已經是第六天了。

修養的差不多。

從來到這個世界開始,他的命運就與『小千世界』綁在一起。

這一切的一切對逍遙皓天來說就好像命中注定一樣。

「呼……」

輕輕吐出一口白氣,一片雪花輕輕的漂落下來,在他身體半米遠的距離忽然彈開,靜靜的落下。

隨即。

逍遙皓天縱身跳下,輕輕一躍,化作一個黑點。眨眼之間便消失。

半個時辰之後。

逍遙皓天佇立在一處斷崖之上,兩眼眯起靜靜的看著山中的一切,嘴角不由的輕輕的揚起。

力宗。

以前沒實力,前些時候太忙沒時間。

現在。正是算賬的好時候。

在大陸他就暗暗發誓,一定滅了力宗。

他心中一直記著這筆賬,現在該是算清的時候了。

「誰?」

「是誰?」


「轟隆隆……」

一道渾厚無比的聲音驟然響起,力宗聖殿一道黑影驚人之速閃出,重重的落在半空中,兩眼環顧四周,額頭上布滿細細冷汗,那種氣息彷如來自遠古。

強大。讓人悸動。

洪武藏剎那間感受到。內心立刻一沉。

立即飛出聖殿,咆哮一喝。


整個力宗的弟子都為之一愣。自從界王爭霸戰結束之後力宗上下便處在恐懼之中。

惶恐的氣息籠罩在這片山脈中。

「出來!」

洪武藏再次一聲怒吼。

旋即。

逍遙皓天輕輕一動,瞬間而至,悄無聲息的落在洪武藏的身後,淡淡的道:「你在叫我嗎?」

「唔?」

洪武藏兩眼一睜,整個身體定住一般,木訥的轉過頭,望著他一輩子也不願意看到的人,懼意佔據心神,兩腿發軟,咽了咽口水,道:「逍…遙…皓…天。」

「他就是逍遙皓天?」

「他就是未來的界主嗎?」

「宗主好像怕他。」

……

一時間,聖宗上下嘀嘀咕咕議論起來,他們絲毫沒有察覺到一股磅礴的殺氣瀰漫出來。

他們沒感覺到,並不代表宗內那些不朽強者沒感覺到。

在確認半空中的人是逍遙皓天時,他們的臉色『唰』的一下,變的蒼白起來,全都是一抖。

「界主大人。」

「大陸造成的錯是程天雷一手造成的,我現在就將他交給你,隨您處置。」

「還請您大人有大量,饒了力宗。」

洪武藏邊說額頭上的冷汗就滾滾而下,雙腿隱隱發顫差點跪下,說完立即厲喝一聲,道:「快將程天雷給帶上來!」

程天雷。

當初在大陸的肉身被逍遙皓天斬滅。

元神回到上界,修鍊十幾年再次修鍊出肉身,可是修為依然是聖者境界,為了保全力宗,洪武藏想也沒想,立刻將程天雷推出來,因為是他得罪逍遙皓天。

本首發於看 「哈哈……」

程天雷冷冷的笑了幾聲。

「混賬東西。」


「還笑的出來,當初要不是你,我們也不可能會面臨如此大的危機。」

……

「人已經帶到,隨您怎麼處置。」洪武藏滿臉笑意,看也沒看程天雷一眼,心中不斷祈禱逍遙皓天能早點離開。多待一刻他的心神都受不了。

逍遙皓天身上的氣息太可怕了。

根本不是他能抵抗的住的。

逍遙皓天淡淡一笑,道:「洪宗主,你未免想的太好了吧,他會那樣做沒有你的授權他敢嗎?」

「當初欺我天機宗,你就應該想到有這一天。」

「現在,是你們還債的時候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