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迫於前面那道目光,紀澌鈞立即做出解釋,「你想多了,我是怕你踩到積水濺到我太太。」

聽到這話的簡語之嘴角抽搐兩下,果然,她沒有過早下定論。

和駱知秋一塊走的木兮聽到這話嘴角洋溢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趴在許衛肩膀的木小寶聽到紀澌鈞這麼說,盯著紀澌鈞的小眼神才多了幾分溫柔,特地給簡語之一個提示,「他的太太,就是我媽咪。」說完后木小寶換了一個坐姿,既然老紀那傢伙知道規矩,那就不用他一直盯著了。

簡語之看了眼那個說話的小不點,又看了木兮。

她當然知道紀澌鈞和木兮的事情了,網上和雜誌都傳遍了,只不過是,紀澌鈞對木兮的稱呼讓她覺得奇怪就是了,明明沒結婚卻稱做太太。

就在簡語之思考著這個問題時,不遠處出現的臉孔把簡語之嚇了一跳,簡語之匆匆收回臉。

嚇死她了。

那個不就是這段時間經常跑到靜姐咖啡廳那個叫老馮的男人嗎?

他怎麼也在這裡?

噢,對了,他和紀澌鈞是一路的,不過怎麼看都像是混道上的,怪嚇人的。

在紀澌鈞他們去陵墓那邊時,呂鋥凉和馮少啟一塊出來。

呂鋥凉看到站在紀澌鈞旁邊的女人勾著腦袋往這邊看又連忙回過頭避開時,呂鋥凉好奇問了句:「這太太是怎麼了?」

「老呂,你怕不是有眼疾吧。」不是有眼疾就是眼瞎,雖然長得像,但是氣質截然不同的兩個人,呂鋥凉怎麼會說成一個人呢。

「眼疾?」難道是他聽錯了?以為是馮少啟說的還是眼屎,呂鋥凉伸手揉了揉眼睛,「沒有啊。」

「站在紀總旁邊那位不是太太,只是和太太長得像。」

因為人已經走遠了,看不清的呂鋥凉使勁睜眼,「是嗎?哎,我都認錯了,老馮你怎麼認得出來的?」

「因為我見過她。」

「在哪兒?」

「我上回見她,她還在塗靜好那裡洗廁所。」

「塗靜好?不是吧,一個洗廁所的,怎麼有資格和咱們紀總站在一塊,難不成是太太娘家的人?」

「除了坐牢那幾個,她娘家已經沒有人了。」

「不是她娘家的人,那會是誰?」

「看新聞,媒體會給你真相。「看到眼熟面孔的馮少啟,抱著胳膊走過去。

「哎,老馮,你怎麼過去了,咱們不是要在這裡休息嗎?」

「我是集團法務,我過去沒問題,你不跟過來,就回車上吧。」費亦行昨晚一覺到天亮的睡眠質量,讓他對費亦行的工作很擔心,他得過去盯著,以防萬一出現什麼問題。

記者不能跟過去,只能留在這邊,穿過樹林小道,進到陵墓區,大家排列整齊,和駱知秋一塊站在第一排的木兮,不時能對上簡語之看過來盯著她打量的視線。 他臨走的時候,還告訴他們,要等著自己。

可是,現在的情況,或許已經不是自己能左右得了的!

眼前的人是威利斯,那麼,他的仇恨和憤怒,蘇凜也就不用再疑惑了。

他的確很恨自己,恨不得將自己碎屍萬段。

所以,才會有今天這一幕吧!

威利斯似乎不甘心就這樣讓蘇凜容易的死去,他死死的看著蘇凜:"我不會跟你一起死的,我要親眼看著你死,而且是死無全屍,死的非常慘烈的那種,我不會讓你這麼容易的就死了,你看到我的臉了嗎?我的眼睛,看到了嗎?全都是被你毀了!你是不是非常震驚,我現在怎麼還沒有死,哈哈,老天爺就是不讓我死,他留下我一條命,就是為了讓我重新置你於死地!"

其實,當日蘇凜在飛上安裝了炸彈。

可是,威利斯在上了飛機后,就已經發現了,他知道,自己不能輕舉妄動,否則,會被他們監控到,直接讓飛機爆炸,自己死無全屍。

他一直在默默的想辦法,到了飛機爆炸那一刻,其實,他就在降落傘旁邊。

他是跳出去了,撿了一條命,可是,飛機的爆炸範圍太廣,他還是被波及到了。

他的臉,他的眼睛,就是在那一天,被徹底毀了。

他不甘心,他要找蘇凜報仇。

他治療好身上的傷,讓寧雨辰買了公司,他召集了一幫人,為自己賣命。

他的後半生,就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殺了蘇凜。

蘇凜不死,他死不瞑目。

這一次,威利斯沒有那麼傻了,他也不敢明目張胆的出現,因為所有人都以為自己死了。

他小心翼翼的隱匿著,這期間,有很多次機會,他覺得自己可以殺了蘇凜。

可是,他覺得不保險,都放棄了。

他盼了這麼久,終於等到蘇凜出來了,而且還帶著一個累贅。

他想,機會終於來了。

只不過,為了防止路紫蘇報警,他就選擇了一個蘇凜獨身一人的時間。

而這個好時機,就是今天。

看著威利斯憤怒的臉,蘇凜平靜的開口:"威利斯,並不是別人想讓你死,是你的性格中充滿了暴戾,極端,偏激的思想情緒,讓你活著,你只會威脅其他人而已,就算是百葉真的喜歡你,她恐怕也不會跟你這麼危險的人在一起,而且,你平心而論,你是真的喜歡她嗎?你只不過是為了贏我,你只是不甘心輸而已,試問,這樣的愛,有意思嗎?有存在的必要嗎?百葉不選擇你,才是最明智的選擇,你知道嗎?"

威利斯似乎是被蘇凜刺激到了,他突然憤怒的看著蘇凜,像極了一隻發狂的野獸:"你知道什麼?你什麼都不知道,為了百葉,我可以背叛全世界,可是,她怎麼能假裝站在我這一邊,卻幫著你們,對我趕盡殺絕呢,我對她那麼好……"

威利斯的情緒,很不穩定,他的眼神似乎還有點迷離和不甘。

蘇凜的眸子一凌,就是現在。

他右手拿著槍,左手猛地伸手,將威利斯的槍口攥住,指向天空。

兩聲槍聲,同時響起。

蘇凜的子彈,打破了威利斯的腦袋,威利斯的子彈,打穿了蘇凜的手掌心。

威利斯的眸子里,似乎滿是難以置信。

他沒想到,蘇凜這麼狠辣決絕,連死都不怕。

威利斯的手下,在後一秒才反應過來,他拿著槍,對著蘇凜的身上,連開了兩槍。

一槍打在腹部,一槍打在左心口的位置。

蘇凜沒有給他開第三槍的機會,直接一槍斃命,打穿他的腦顱。

威利斯和他的手下,一前一後,直直的向著地上栽下去。

蘇凜痛苦的捂住腹部,慢慢的倒在地上。

他最後還是不放心,拿著手中的槍,一連開了好多槍,每一槍都打在威利斯的致命部位,直到槍里沒有子彈。

他就不相信,都這樣了,威利斯還不死!

他不會再給威利斯活過來的機會!

蘇凜將沒有子彈的槍,扔在一旁。

他拿起手機,給路紫蘇打過去電話。

路紫蘇剛洗完澡,打算睡覺,就看到蘇凜電話打過來了。

她笑著接起來:"小哥哥,怎麼了?你回來了嗎?"

蘇凜氣若遊絲,虛弱到了極點:"紫蘇……我……中了……好多……槍……帶上……藍……心月……救我!"

蘇凜說完,徹底的暈死過去,整個人陷入一片黑暗。

是死是活,只能看天意了!

昏迷前,蘇凜的腦海里,全都是百葉看著小白時,溫柔的容顏,小白乖巧可愛的樣子,在他的腦海里定格。

路紫蘇失控的對著手機大喊:"哥哥……小哥哥!你堅持住,我們馬上就來!"

路紫蘇記得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樣,向著外面流出來。

她拿著手機,直接衝出房門,去找藍心月。

藍心月聽到房門被急促的拍響,她皺了皺眉,走出去,看見路紫蘇已經哭成淚人:"心月,快救我哥哥,他中槍了!"

藍心月的眉頭,立馬皺起來,雖然說她跟蘇凜感情不深。

可是,經過這幾天的相處,大家還是把彼此當成朋友的。

她來不及多想,立馬開口道:"人在哪裡,我們現在過去!"

路紫蘇點了點頭:"我帶你過去,那個地方我知道,我哥去租車的時候,我跟他去的!"

藍心月點點頭,不敢廢話,她背上自己隨身的小包。

裡面有一套針灸用的針,必要的時候,可以用它護住傷者的心脈,能保命!

藍心月和路紫蘇出了酒店,她快速的撥通一個電話:"出動救護車,去我說的地址救人,手術我來做,暫且不要告訴我師傅!"

藍心月說完,就把手機塞給路紫蘇:"告訴他地址!"

路紫蘇不敢耽誤,立馬報出一長串的地址。

藍心月語氣前所未有的嚴肅:"現在立刻準備手術室,患者多處槍傷,手術做完,我自然會向我師傅交代!"

藍心月說完,就掛了電話。

她現在儼然不是那個小丫頭藍心月了,而是一名救死扶傷的大夫。

路紫蘇看著藍心月,凝重的開口:"心月,你打電話的醫院,靠譜嗎? 青梅嫁到,竹馬快跑

藍心月點點頭:"沒問題的,他們常常請我師傅過來做手術,我師傅有時候有事情,也會讓我過來,所以,他們對我很尊重的,這點事情,我可以搞定!"

路紫蘇終於鬆了一口氣,怪不得小哥哥讓她叫上心月。

車子極速向著租車行而去。

路紫蘇紅腫著眼睛,一路上不停的對司機說:"麻煩您再快點,我給你加錢!"

司機雖然不知道這姑娘有什麼事情,但是,看她的神色就知道,事情非常著急。

雖然現在是半夜,但是,他這速度已經夠快了。

看著路紫蘇急的淚水都落下來了,司機無奈,只能加快速度。

藍心月知道路紫蘇著急,但是,作為醫生,她還是忍不住勸告:"紫蘇姐,你不要太著急,相信我,蘇凜哥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會沒事的,反倒是你,身體狀況本來就不好,如果現在情緒不穩定,容易動胎氣!"

路紫蘇知道,藍心月說的話,句句屬實。

可是,小哥哥出事了,沒有人能理解,她在電話里,聽到小哥哥奄奄一息,說自己中了好多槍,那種心情。

擔憂,著急,難過,傷心,害怕……各種各樣的情緒,複雜的糅合在一起,她現在只想迫不及待的衝到小哥哥身邊,看看他究竟怎麼樣了。

她好自責啊,如果不是她這個病的話,小哥哥怎麼可能帶著她來這邊,又怎麼會受傷呢!

都怪她,她真的該死!

路紫蘇難過自責的無以複雜。

藍心月無奈的搖搖頭,最終嘆口氣,沒有再勸她。

其實,也能理解,他們是最親的親人,就跟自己和師傅一樣,如果師傅出事,自己肯定會覺得,天都塌了!

藍心月伸手,牢牢的攥住路紫蘇的手,給予她一點安慰。

其實,租車行和酒店距離並不遠。

可是,這一段距離,卻讓路紫蘇感受到生與死的距離。

車子好不容易到了租車行。

路紫蘇和藍心月把車費塞給司機,迅速跑下去。

租車行里,濃重的血腥味,迎面撲來。

路紫蘇和藍心月,在無數個屍體中,翻找著蘇凜。

路紫蘇堅信,就算是現場變成這樣了,小哥哥也不會死!

尋找的過程是漫長的,因為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在浪費蘇凜的生命。

藍心月抬頭,租車行這麼大,這樣找下去,蘇凜可能真的會沒命。

她抬頭看著路紫蘇:"紫蘇姐,你打蘇凜哥的電話,他出事前給你打了電話,手機這會應該在他身邊!"

路紫蘇頓時反應過來,是啊,小哥哥身邊,肯定有手機啊!

她太著急了,竟然連這麼重要的線索,都給忽略了。

路紫蘇迅速的拿出手機,撥通蘇凜的電話。

刺耳的鈴聲,在寂靜的租車行,響起來。

路紫蘇和藍心月,快速的向著發聲源走去。

看到蘇凜的那一刻,路紫蘇差點崩潰了。

肉眼可見,蘇凜身上中了好多槍,他的手裡,還死死的攥著手機。

躺在他旁邊的兩個人,皆是一槍斃命。 杜長風看著史鶯鶯快快的前去,愣了一下才回過神來,敢情他那彪悍的小媳婦害臊了。

他大步跟上去,一把抓住史鶯鶯的手,「哪裡跑?」

史鶯鶯憋了半天,卟哧一笑,「杜將軍你變了。」

「我哪裡變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