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軒轅楓實在想不到,僅僅兩個多小時的時間,季無名竟然把力量運用到這種程度,他這領悟速度實在讓軒轅楓都趕到有些汗顏。

此時,那飄渺的力量發威,頓時將金龍那近乎於無敵的速度給羈絆住了,就像是在他的身周有着無數繩索組成了巨大的蜘蛛網似的,讓金龍再也無法隨心所欲的進行飛馳了。

季無名臉上無喜無悲,大步前進,同時雙手揮舞不休,在他的身周竟然奇異的多了一道漩渦似的力量,在這種力量的牽引之下,就像是那周圍的繩索一道道的朝着金龍的身上裹了上去一般。

軒轅楓在旁邊看得是膛目結舌,他心念電轉,片刻之後,才終於想明白了,季無名以前肯定多次嘗試過各種的拳法力量,雖然一直沒有成功,但是對於各類拳力的應用,肯定是達到了一個極高的境界。

軒轅楓傳了他那套祕籍之後,對於季無名來說,可謂是一個新鮮玩意,但是有着多年拳術經驗的季無名,對着這方面早就有所涉及,自然學起來就快得多了,若非如此,區區兩個多小時的時間,他又豈能運用的如此純熟。

而同樣的,若非與他交戰數十年的金龍,已經多次見過季無名各種奇怪的拳法手段,否則它也不可能只是驚訝了一下,就表現的鎮定了下來。

輕輕的嘆息了一聲,軒轅楓心中暗叫了一聲慚愧道:“看來我的閱歷還是太差了,而且也太小看了天下英雄,季老哥晉升尊者數百年,力量應用竟然領悟到了這種地步。”

島嶼之上,戰況逐漸的激烈了起來,金龍的脾氣顯然是比較暴躁的,一旦受到了季無名的攻擊,被季無名佔據了上風之後,它的動作就開始狂野了起來。

同時,它的口中也發出了充滿了陽剛之氣的長吟之聲,在這些聲音中,沒有絲毫的怯弱和憤怒,反而是充滿了一種興奮的感覺,似乎與季無名的交戰對於它來說,並不是一件難以忍受的事情,而是相當的期盼似的。

金龍的身體之上突地亮了起來,一聲刺耳的龍吟之聲從它的龍口種驟然發出,這股力量是如此的強大和詭異,竟然一下子就將季無名施加在它身上的禁錮力量都震散了。

軒轅楓心中暗歎:“這金龍最大的能力就是速度,而季老哥一上手,就千方百計的想要禁錮住金龍,只要讓金龍的速度無法發揮出來,那麼一個憑着季老哥尊者六級的實力與那頭尊者三級的金龍對轟,無疑取勝的可能還是很大的。”

只是這頭金龍天賦異秉,任誰也不知道它究竟隱藏着多麼強大的實力,龍吟之聲看似低沉無力,但是季無名千辛萬苦佈置下來的禁錮氣場,卻是被這龍吟輕鬆震散開來,再也無法起到任何的作用。


金龍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嘲諷的色彩,它扇動其雙翼,只要再度讓它飛騰起來,那麼無論季無名有什麼樣的手段,它都不會再懼怕。

然而,就在此刻,季無名似乎是早就在等待着這個機會似的,他徒然間一聲厲喝,仿若是直接刺入了天際似的,讓軒轅楓的心中都有着一絲隱隱的顫抖。

隨後,季無名伸出了手,在他的手心上,一種詭異的力量驟然間激發了出來,這是正是軒轅楓傳給他的那套祕籍種的另一種應用力量的戰技,季無名竟然在這一刻純熟的應用了出來,那詭異的力量衝擊而去,竟然是快若閃電,瞬間就將略微怔神的金龍捲入了其中。 一股詭異的力量旋風颳了起來,軒轅楓頓時露出了一絲驚訝的光芒,隨後他才真正的看清楚,原來季無名並不是完全的把那戰技用了出來,而是依葫蘆畫瓢,的模擬出了那種戰技的表象。

不過其威力雖然不能與真正的那戰技相比,但是也是相當驚人的,這可以算是一種另類的攻擊,看到了這一幕之後,軒轅楓還是深深的爲季無名的能力所傾佩。

這僅僅兩個多小時的時間,季無名就能夠做到這一步,他的底蘊之深厚,堪稱是一時無倆,而且他的聰明才智也絕對是軒轅楓生平僅見,不過轉念一想,若非如此,他老人家也不可能創造出能量旋風那樣的神奇功法了。

突然,一道長吟從金龍的口中傳出,它的雙翼震動,在低空掀起了無數的沙土,但是,在面對那詭異的力量旋風之時,任憑它力大無窮,卻也無法輕易的擺脫掉。

慢慢的,那清晰可見的力量旋風竟然真的將金龍給再次網住了,軒轅楓心中狐疑,剛纔金龍口中那低沉的龍吟爲何不再使用?

雖然軒轅楓並不知道那道低沉的龍吟究竟是什麼樣的音波攻擊,但他卻可以肯定,那道龍吟之聲的威力無倫,若是施展出來,或許就能夠讓它擺脫此刻的窘境了。

然而,令軒轅楓詫異的是,金龍雖然是竭力掙扎,口中的龍吟之聲也不絕於耳,但是那種低沉的龍吟之聲卻未曾再出現過。

不過,金龍的力量之大,果然是奇異無窮,當它從一開始的震驚中恢復過來之後,頓時是一步步的向着前方走去。

雖然季無名拼命的將詭異的力量旋風發揮到了極致的地步,但是在力量的對比之下,卻依舊不是金龍的對手,眼看金龍一步步的離開了他的控制範圍之內,季無名的臉上終於現出了一絲堅毅之色。

季無名輕喝一聲:“爆!”

瞬間,巨大的如同雷霆霹靂般的爆炸聲驟然響起,特別是在金龍的周圍,更是爆炸的中心點,那股強大的衝擊力量,哪怕是一位尊者五級高手,都未必能夠安然承受下來。


詭異的強大力量在失去了季無名的束縛之後,終於是狠狠的撞擊在一起,並且引發瞭如此巨大的破壞力。

軒轅楓伸出了一隻手,遮擋在了衆人的身前,他們的身體周圍便是出現一層透明的能量護照,並且瞬間將衆人罩在了光幕之中。

其實按照軒轅楓的本心,是想要化爲季無名所創造出來的那種能量旋風的,但問題是他此刻還不能真正的做到流轉如意的地步,所以只好退而求其次,化作一個能量罩,擋在了衆人的面前。

巨大的衝擊波來到了他們的面前之時,已經消弱了許多,雖然這種力量對於尊者以下的人也會造成致命的傷害,但是對於尊者來說,就有些不夠瞧了。

所有的衝擊力量都被光罩所阻擋,在光罩之內,哪怕是一點兒的塵土都沒有飛濺起來,不過,承受了絕大部分爆炸力量的金龍就不好受了。

當塵埃散去之時,衆人都清晰的看到了,金龍原先一身金光閃閃的皮膚,已經變的紅黑一片,那趴伏在地上的龐大身軀透着一股子淒涼的味道,說不出的狼狽。

然而,外表上的傷勢還不算什麼,真正情況不妙的是,金龍受到了很嚴重的內傷,季無名與金龍相鬥多年,自然知道這樣的機會只有一次,若是錯過了這一次的機會,讓金龍對於他的新戰技有所防範,那麼他能夠傷害到金龍的概率就微乎其微了。

畢竟,對於擁有那種不可思議速度的金龍而言,除非是能夠限制它的速度發揮,否則根本就別想傷得了它分毫。

如果金龍和季無名不是知根知底,它也絕對不會如此大意上當了,當然,現在的季無名得到了軒轅楓傳給的強大祕籍,以後要對付金龍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只是肯定不會這麼簡單的,以後金龍絕對不會再大意了。

人影一閃,季無名已經出現在金龍的身前,他雙眼盯着金龍,就在這一刻,金龍那原本亂蹦的身體陡然間停了下來,一雙大眼睛中閃動着一縷奇異的光芒。

似乎再他的眼眸中多了一絲恍惚,然而,讓軒轅楓奇怪的是,在這一縷神采中,竟然沒有多少悲傷欲絕和憤怒困苦之色,反而是帶着一絲怪異的令人無法解釋的傲然之色。

“啾!”

突然,天空傳來了青鶯王的輕鳴之聲,在其輕鳴之聲中還帶着一絲暴躁的味道,青鶯王雙翼一振,急速的向着島嶼上俯衝下來,如同離弦之箭般,衝向距離金龍不遠的地方。

季無名的臉色也是極爲怪異,他注視着半躺在地上的金龍,雙眼雖然盯着金龍,但是不知爲何,卻是那樣的怪異,他的眼神中並沒有一絲的殺機,先前戰鬥那澎湃的氣勢似乎在這一刻,也全部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在這一刻,季無名彷彿是變成了一個真正的老人,在他的身上,哪裏還有半點絕代高人的氣勢。

青鶯王的突然出現,頓時打破了此刻這裏尷尬難言的氣氛,季無名身體微微的晃,瞬間就已經遠遠的躍開,從金龍與青鶯王的中間閃了開。

“翠花!”軒轅楓臉色微變,連忙呵斥了一聲青鶯王。

說起這翠花來,本來軒轅楓打算把這個拉風的名字給菜菜用的,但是在菜菜的強烈反對下只能放棄了。

後來收復了青鶯王,菜菜那隻坑爹的鳳凰就慫恿軒轅楓把這個它不要的名字給青鶯王用,而軒轅楓在菜菜的慫恿下,也覺得這拉風的名字,留着不用實在可惜了,所以就把這名字給了青鶯王了。

至於青鶯王同不同意,軒轅楓和菜菜可不理會,根本沒給青鶯王反對的機會,並且還美其名曰,民主選舉,他和菜菜以及翠花三人,菜菜他們兩都同意,直接就忽略了青鶯王的意見。

如果青鶯王能說話的話,絕對會問問軒轅楓和菜菜,這個是幫它取名字,跟菜菜有半毛錢關係嘛?並且更過分的是,居然忽略了他這個主人的意見,這都什麼世道嘛!

不過,一切的反對都是無用的,經過大多數人民(菜菜與軒轅楓兩人)的決議,翠花這名字就落實在了青鶯王頭上,而可憐的翠花在無聲的抗議沒用之下,也只能接受了這個菜菜以及軒轅楓都覺得拉風的名字了。

再說季無名與近來之間的鬥爭,被翠花這莫名其妙的摻入了,軒轅楓的心中還真有些哭笑不得之感,不過,愛他這一參合,也幫雙方打消了那尷尬的氣氛。

地上的金龍哧溜溜的低吟了一聲,然後慢慢的站了起來,雖然腳步尚且有些趔趄,但卻依舊是憑藉着自己的力量站了起來。

軒轅楓心中倒抽了一口冷氣,暗道:“如果這頭金龍不是什麼異種那才叫有鬼了,不僅僅在尊者三級的時候就能夠與尊者六級的高手抗衡,而且快若閃電,力大無窮,皮厚肉糙,如今,它的恢復速度更加令人感到了不可思議,真變態啊!”

軒轅楓自問,若是在毫無防備之下,捱了那詭異力量的爆炸一擊,不死也要脫層皮,哪怕是活下來,沒有一、二個月的休養,根本就別想瘙愈。

Wωω ●ттkan ●CΟ

可是,此刻在他的感應之中,金龍身體周圍的天地原力流動,已然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海量的天地原力如同潮水般的涌入了金龍的體內,而隨着大量的天的原力進入,金龍的生命氣息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恢復着。

雖然金龍此刻看上去還是極其的狼狽,但軒轅楓可以肯定,照目前的這情況來看,這金龍最多三、四天的時間,甚至於只要一、二天時間,就能夠恢復如初。

金龍這種強大的自愈能力,令軒轅楓羨慕不已,不過,軒轅楓也清楚,能夠有此強大的天賦,也唯有在魔獸的身上才能擁有了,人類肯定是不可能擁有者嗎變態的恢復能力的。

金龍站了起來,先走向翠花點了點頭,隨後扭轉了大腦袋,瞅着季無名看了半餉,而季無名的臉上卻是佈滿了苦笑,那是一種無奈的笑容,然而令軒轅楓感到詫異的是,縱然是喪失了這個很難得的機會,他的臉上也並沒有出現絲毫的懊惱後悔之色。

隱隱的,軒轅楓有些明白了一些,在他與季無名的交談之中,季無名曾經感慨萬千的說過,人與魔獸之間的感情,有時候是很複雜的。

軒轅楓原先還以爲季無名是指其他的什麼呢,可是從如今的情況看來,季無名所說的應該是他自己與這金龍了,並非其他的什麼。


“哎!”

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軒轅楓搖了搖頭,而金龍與季無名對望了片刻,終於也是轉身離去,看着它有些蹣跚的腳步,季無名張了張嘴,終於是什麼也沒有說,目送着金龍離開了這片戰場。

“都回去吧!”軒轅楓向衆人以及翠花揮了揮手,示意大家沒事都離開了,然後轉身來到了季無名的身邊,微笑着拱手道:“季老哥,小弟可得恭喜你神功有成啊!”

在不遠處的青鶯王翠花,卻是沒有像北斗七星君那般馬上離開,而是對着季無名低鳴了幾聲之後,方纔震動雙翼騰空而去,似乎這傢伙是在爲金龍打抱不平。

季無名苦笑一聲道:“真是讓軒轅老弟你見笑了啊。”

軒轅楓微微搖頭,問道:“季老哥爲何要手下留情,不將其收復或者擊殺呢?恐怕以後很難會再有這樣的機會了。”

確實,以金龍的速度和聰慧,只要有了防備,那麼季無名就再難得手了,事實上,金龍如果這一次不是在震散了第一次的禁錮力量之後,停頓了那片刻的時間,而是直接遠走高飛,騰到高空之中,季無名離開了地面,到了空中根本就沒有施展出那詭異力量合擊的機會。 季無名微微搖頭,他沉思了半響之後,終於道:“可能軒轅老弟你不知道,在兩年多年前,老哥我在此處發現血葉果,那時候不知道禿鷲羣的厲害,被禿鷲王偷襲重傷,就在我以爲必死無疑的時候,那金龍突然出現,將所有的禿鷲全部驅走,救了我一命。”

“額!”軒轅楓有些詫異,感情認真算起來,這金龍還是季無名的救命恩人呢!軒轅楓面色古怪的看這個季無名。

“現在你知道了吧!並且現在血葉果我已經得到了。”季無名聳了聳肩,而後灑脫的笑了笑,沒頭沒腦的說了這麼一句話出來。

不過,軒轅楓卻是知道老者問的是什麼,軒轅楓自然也明白了,季無名爲什麼在剛纔佘顯得猶豫不決了。

經過了兩年多的相處,他們之間看似針鋒相對,但若是真的想要傷害對方的性命,那就是難以下手了,更何況金龍對季無名有着救命之恩,要是傷了金龍的性命,季無名豈不成了忘恩負義之輩。

以前對付金龍,季無名最主要還是想要收服金龍,讓金龍幫其對付禿鷲羣,而如今禿鷲羣早已經被滅,血葉果都已經弄到手了,這金龍收不收服,都季無名來說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

“哈哈!走吧軒轅楓老弟!”說完,季無名如釋重負的大笑了起來,聲音中有着難以掩飾的開心,笑完之後,季無名向軒轅楓揮揮手招呼了一聲,便向着營地所在的島嶼飛掠而去。

見到季無名放開了,軒轅楓也露出了陽剛笑容,然後便緊跟其後的飛掠而去。

來到營地所在的地方,軒轅楓招呼北斗七星衆人弄了些吃的,然後就一起坐在沙灘上暢談了起來。

“季老哥,不知道你接下來有何打算呢!”大家吃了一會兒東西之後,軒轅楓突然開口問起了季無名的打算。

“當然是回去把我老友的傷治好了,她因爲我的原因都受了這麼多年的苦了,我也不想讓她再多受苦,我打算明天就起程趕會去。”說着季無名有些悵惘了起來。

“恩,這個是應該的,那救了人之後呢,還有什麼打算。”軒轅楓淡淡的問着,現在季無名已經算是北斗七星的人了,他自然要確定一下季無名的大致行蹤了,否則有事的時候可沒法聯繫上。

“哈哈!”季無名開懷大笑,道:“一年之後,她的傷勢應該就能好了,到時候我一定要返回家鄉,讓那些人知道什麼叫做血債血償。”

眼眸微微一凝,軒轅楓沉聲道:“季老哥,你曾經說過,他們是有着三位尊者階的高手,並且那還是幾年前的事情了,而這幾年你一直在外漂泊,應該不知道他們的情況吧,你可有把握對方他們?”

季無名握緊了拳頭,狠道:“軒轅老弟你就放心吧,只要我將你傳我的那套祕籍練成,我相信肯定能夠成功的。”

他的話中充滿了一種誓不罷休和堅定不移的味道,軒轅楓頓時明白,季無名已經下定了決心,而且還決定孤身一人前往。

爲了完成這個心願,季無名怕是連性命也願意留在那裏了,軒轅楓輕嘆一聲,搖了搖頭,他可不打算讓季無名去拼命,好不容易纔拉到季無名這麼一名強大的尊者加入北斗七星,肯不能就嗎損失了。

“季老哥,要不這樣吧!組織裏面反正也沒有什麼大事,你回去後將你的老友接到這座島上來,讓組織了面的人幫忙照看着點,然後三個月後我帶點人手陪你一起回你的家鄉,你看如何?”軒轅楓向季無名問道。

雖然季無名加入了北斗七星,但是軒轅楓對於季無名這個人還是比較好感的,所以並沒有說什麼強硬的話,反而是以詢問的方式向季無名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這個…我愛看就不用麻煩軒轅楓老弟了吧!”猶豫了一下,季無名拒接了軒轅楓的好意,臉上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表情。

“嗯,那我問季老哥一句實話,你老確定能夠百分之百的報仇嗎?”軒轅楓知道季無名想的什麼,就是不想欠軒轅楓一個人情而已。

“這…應該能吧!”季無名看着軒轅楓那不可置否的眼神,也有些猶豫了,其實他的心中還真沒把握能報仇成功的。

“要是老哥你出意外了,那將來你們門派的仇可就真的沒人報了哦,並且還要辜負你的老友當年拼死救你出來的心意,你現在還覺得去死拼有意思嗎?”看着季無名那樣子,軒轅楓知道了季無名根本就沒什麼把握,只不過打算豁出性命去與人死砸而已。

沒等季無名開口,軒轅楓繼續說道:“而你不想要我幫忙,無非就是怕再欠我人情而已,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你現在已經欠了我不小的人情了,首先我幫你弄得了血葉果,其次傳來你一套絕世功夫,相信那祕籍的價值不用我說你也知道吧!而其你還去救你的那位老友人情,如果你就這麼一個人去,出了什麼意外,我們的人情你就永遠都換不上了,但是如果動用組織的力量,我想幫你報仇應該沒有太大問題吧,至於那人情的話,你真想計較,那將來慢慢還就是了,還愁還不清嗎?”

“這…”被軒轅楓這麼一說,季無名想了想也的確是這麼回事,要是他出了什麼意外,這人情可就真的沒法還了,這是他十分不想看到的情況,而如果軒轅楓幫忙的話,幾乎百分之百能安然的報仇。

這樣一來,雖然會再次欠下一個人情,但是他總歸會有時間還的,這樣也就肯定能還掉所欠的人情的,所以季無名這次被軒轅楓說道心坎了。

“好吧!軒轅老弟你說的對,只要人活着,這人情總是能還清的,反正也都欠了你兩個人情了,也不在乎再多欠這麼一個了。”糾結了一會兒,季無名無奈的說道。

“呵呵,老哥你這樣想就對了,這樣的話你明天就起程吧,去把你那老友接到這島嶼上來,這了我會讓天璣他們七星君留守的,這裏有三座島嶼,就叫‘三光’基地吧,我們現在所處的這個小島就叫天星島,那有血葉果樹的就叫天月島,季老哥原來住的那個就叫天陽島吧!”軒轅楓一邊說着一邊就給這三座無名小島命名了。

隨即又向七星君道:“天樞,你們七個將來沒任務的時候就駐守在這裏吧!這裏你們七個說了算,將來我還會安排更多人手來這裏,這是我們總部與大陸的跳板,我們總部距離大陸太遠,所以將來這裏算是我們最重要的一個分基地了,我吧它交給你們七個,你們可得把它給管理好了。”

“是,情公子放心,我等一定不會辜負公子的期望。”七人聽了軒轅楓的虎啊,都是異常的興奮。

軒轅楓所說的,他們自然也是非常清楚的,將來組織強大起來, [火影/扉間]戀愛裁判

而現在軒轅楓將這麼個重要的基地交給了他們幾人,自然也就看得出軒轅楓對他們的賞識,而能得到軒轅楓這個北斗七星的老大賞識,幾人當然高興了。

“恩。”軒轅楓對幾人點頭應了一聲,然後又向季無名道:“季老哥,你那朋友你也可以幫我問問,他如果願意加入北斗七星的話,待遇也跟老哥你一樣,當然,這個我不強求,全看你老友的意思,要是他不願意那也就算了,我們同樣會好好的幫你照顧好他,保證不會有什麼不周到的地方。”

“恩,這個我不好說,我可以幫你問她一些,不過他是用劍了,你有劍法的祕籍傳給他嗎?”對於軒轅楓的話,季無名倒是沒有直接拒接。

畢竟軒轅楓給出的條件可謂是極爲讓人眼紅了,並且對他們還沒有什麼過分的約束,這要是公佈到大陸上去,相信會有無數的尊者打破頭往北斗七星裏面專的,而軒轅楓能讓她老友也加入,季無名自然知道,這都是軒轅楓看在他的面子上才這麼做的。

當然,他也非常懷疑,軒轅楓會不會有像他拳法那麼牛叉的劍法祕籍,畢竟那祕籍實在太牛叉了,在沒見到之前,季無名真是無法相信世上竟然還有這這麼牛叉的祕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