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路青道:「現在我們還不能掉以輕心,提防FC臨走時咬我們一口!」

眾人齊聲道:「那要怎麼做,首領?」

路青沉吟了下,道:「現在先聽我布置!」

說著,就低聲向大家說起了自己的計劃!

同時,準備離開的顧予寒在等最後的消息,突然手機消息到:「一切就緒!」

顧予寒笑了笑,心道:「想讓我退出,哪有那麼容易?」

說完,收了手機,坐著車離開了這座城市!

暗夜總部,今晚就和平時一樣,整個大樓只留有少量值班人手,時值凌晨,最是人們放鬆的時刻,突然,暗夜大樓外閃過幾道黑影,速度極快,幾乎難以察覺。

只見那幾道黑影慢慢地接近暗夜大樓,眼看馬上就到大門外了,為首一人手一揮,黑影立即停下了腳步,仔細觀察了下,似乎一切正常,為首一人正要打手勢,突然,只見大樓外燈光大作,照的亮如白晝,那幾道黑影不適應地擋了擋眼睛,就感覺腰上頂著東西,心下一沉,知道任務失敗了!

只見路青緩緩地走了出來,笑道:「有朋自遠方來,幾位貴客的到來使我們暗夜蓬蓽生輝啊,快,裡面請!」

文鄒鄒的腔調讓FC領頭的人氣地臉色鐵青,只好被人押著進了大樓!

另一邊,顧予寒看著手機信息:「任務失敗!」輕笑出聲!

而此時,梁景銳疲憊地揉了揉眉心,靠在椅子上久久沒有動,最近剛剛解決了7號產品的事,確實有點累,連家都顧不上回,只好在公司里休息!

突然,門外響起了腳步聲,梁景銳抬頭一看,原來是門沒關緊,正要起身時,心中一動,緩緩走到門后,隨手抽了根高爾夫球杆拿在了手裡!

腳步聲似乎在在門口停了下,過了會兒,門輕輕地推開了,梁景銳一看到人,立即拿起球杆揮了下去!

「咦?總裁呢?」是周立的聲音。

梁景銳大驚失色,趕緊向外一偏,球杆剛剛從周立的身邊擦過!

周立嚇了一跳,轉身一看門后的總裁大人,臉色難看,似乎非常生氣,心中莫名!

「總裁,你怎麼站在門后?」

梁景銳放下手裡的球杆,沒好氣道:「這麼晚了,你怎麼還在?」

「哦!路青說他們今晚有行動,可能暗夜要趁機報復,所以設了埋伏,沒想到FC還真來了,這會剛把人全逮住了,我來找總裁,發現辦公室燈還亮著,就先上來了!」周立解釋道,那神色間掩飾不住的喜色,看來FC也不過如此!

梁景銳點點頭,道:「大概有多少人?」

「恩?好像四五個人吧!」周立不確定地道,不明白總裁大人為什麼這麼問!

「四五個人?」梁景銳奇怪道,不應該啊,曾經在兩家在合作時期,梁景銳還特意調查過,遠遠不止這些人數啊!

周立想了想道:「難道其他人都撤走了?」

梁景銳搖搖頭,以顧予寒的性格,絕不會如此簡單!

突然,梁景銳臉色一變,急聲問道:「你剛從哪裡過來的?」

「暗夜大樓啊,看路青逮著人了,我就過來了!」周立奇怪道,不明白總裁為什麼會這麼緊張。

「不好,快離開!」梁景銳拉著周立立即奔出辦公室,必須馬上離開,否則被堵在公司就不好了!

可惜,當聽到樓梯間隱隱傳來的腳步聲時,梁景銳知道,已經來不及了!他立即拿出手機,準備給路青打電話,誰知一看,才發現手機沒有信號了,沒想到對方準備地這麼充分!

這時,梁景銳也有點緊張了,他回身立即對周立低聲道:「待會我將人引開,你從專屬電梯離開,密碼你知道,快去找路青!」 此時,周立也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心中懊悔,都是他,將人引了過來,現在還要總裁來救!

一看周立神色,梁景銳就知道他在想什麼,急道:「和你無關,即使不是你引來的,明天只要有心人一查就知道,只不過他們等不及了,所以才碰巧跟了你,你快去,他們的目標是我,只要你出去將路青找來,我就會沒事,放心吧!」

說完,就將周立推進旁邊黑暗的資料室,輕輕關上門,然後轉身悄悄地離開了這裡!

等著FC的第一個人剛一進入走廊,就故意從他們的眼前閃過,然後立即向著另一頭跑去!

「追!」FC的人一看梁景銳的身影,立即追了出去。

聽到腳步聲漸漸走遠,周立輕輕推開資料室的門,向外看了看,走廊里已經沒有人,趕緊閃身進入不遠處的總裁專屬電梯,來到了地下車庫。

周立剛出電梯,就感覺不遠處有人,立即躲到柱子后,小心地探頭看出去,一看是兩個FC人員,心裡直叫苦!

「怎麼辦?怎麼辦?總裁還等著救命呢!」

周立急地將手放入口袋亂摸,突然,好像碰到口袋裡的什麼東西,急忙拿出來一看,原來是錄音筆,心中一動,想到這筆是剛才路青交給他的,是抓到的FC那幾個人的口供,本來是要拿給總裁的,結果一急給忘了!

腦子一轉,想到:「只能這樣了,死馬當活馬醫吧!」

想著,將錄音筆打開,輕輕地扔到不遠處,只聽錄音筆中突然傳出路青嚴厲的聲音:「老實交代,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來這裡?」

不遠處的兩個人一驚,大聲喝道:「是誰?」

錄音筆中繼續傳出路青的聲音:「怎麼?不說?還沒有人能逃過我路青的手段!」

那兩個人一聽路青的名字,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人道:「怎麼辦?要不先告訴頭兒?」

另一人點點頭道:「快,路青來了!」

說完,兩人立即向著不遠處的電梯走去。

看著兩人進了電梯,周立鬆了口氣,小心地走出柱子,撿起還在沉默的錄音筆,只聽錄音筆中突然傳出一個無精打採的聲音,道:「我們是FC的人員!」

周立笑了笑,關了錄音筆,突然想起總裁的處境,於是再也笑不出來了,立即跑向自己的車,趕緊去找路青!

再說梁景銳,看著將FC的人都引開后,鬆了口氣,可惜還沒徹底放下心來,後面的人已經追了上來。

整個走廊都是FC的人,梁景銳只好來到通往頂樓的樓梯上,打開了門,然後又從樓梯上下來,悄悄地進入一間黑暗的辦公室!

透過門縫,梁景銳看到FC的人來到了頂樓樓梯上,看著打開的大門,為首一人手一揮,道:「在樓頂,上!」

說完,就立即向著頂樓衝去,看到人都上去了,梁景銳鬆了口氣,立即閃身出來,跑向了自己的專屬電梯,剛要進入時,突然,旁邊的電梯門打開,走出了兩個FC人員,正巧是被周立晃悠來報信的那兩個,雙方人馬突然面對面,都楞了一會兒,還是梁景銳反應快,看著專屬電梯馬上就到了,立即沖向兩人,一人一腳,就準備踢開兩人進入電梯。

那兩人措手不及,被踢了個踉蹌,但是他們反應也不慢,其中一人對著梁景銳就是一槍!

好在人不穩,那一槍打偏了,但是槍聲卻吸引了剛剛上了樓頂的人!

梁景銳心急如焚,看著又衝上來的兩人,只好狠狠地沖了上去。

恰在此時,專屬電梯到了,電梯門打開,梁景銳狠命地擺脫兩人,進入了電梯,剛剛趕到的FC人員只好氣憤地看著下降的電梯!

為首一人立即道:「留下一人看著電梯,看電梯停了,告訴我們位置,其他人趕緊追!」

「是,頭兒!」

卻說梁景銳心中明白,電梯外必有人守候,於是將電梯停在了地下車庫,然後從車庫樓梯間上了一樓,就準備離開大樓,只要離開這裡,有了手機信號,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誰知,剛進入大廳,就見外面聽到聲音的FC留守人員沖了進來,守在了大廳門口!

梁景銳看著眼前橫排站立的六人,苦笑了一下,這下,是真的無路可走了,很快,身後也傳來了腳步聲,追著的人也終於趕到了,與前面的人隱隱形成了夾擊之勢!

為首一人鬆了口氣,禮貌道:「你好,梁總裁,其實您不用這麼費力,我們不會傷害你的,是我們首領想請您去做客!」

梁景銳冷笑道:「不用假惺惺地,聽著就不真實,你們首領巴不得要了我的命,還裝什麼裝?」

梁景如心中計算著時間,不知道周立和路青什麼時候才能到?盡量拖延時間吧!

為首一人笑道:「梁總裁想錯了,對您,我們首領也是真心佩服,說您是他最強勁的對手,能和您交戰一場,也是一件樂事!」

梁景銳聳聳肩,道:「我倒不覺得!不過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找你們首領好好領教的!」

「現在不就是個好機會?」為首一人笑道,「梁總裁也不用想著拖延時間了,請吧!」

說完,手一伸,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梁景銳站著沒動,為首一人也不再說話,手一揮,FC所有人員立即向著梁景銳衝去,

梁景銳一看這樣子,知道一場惡戰避免不了,咬咬牙,正要勉力抵抗時,突然,門外傳來了一個聲音:「住手!」

聽到這個聲音,梁景銳鬆了口氣,終於,路青來了!

只見路青帶著人,立即涌了進來,將FC的人包在了其中!

FC為首之人臉上閃過一絲懊悔,但還是反應迅速,示意手下將梁景銳包了起來,雙方於是就這麼投鼠忌器,僵持了起來!

路青心中焦急,但臉上不顯,對著FC的領頭人道:「放了梁總裁,我們放你們走!」

那個領頭人冷笑道:「我憑什麼相信你?這萬一我把人放了,你掉頭對付我們,豈不是得不償失?」

路青道:「我以暗夜首領的名譽起誓,只要放了梁總裁,我一定會放了你們!」

為首之人輕蔑道:「你暗夜首領的名譽值多少錢?夠我們兄弟幾個的命嗎?」

「你~」路青氣結,暗夜的人也氣紅了眼睛,手裡的槍立即提了起來,FC人員見狀,也端起了武器,雙方氣勢一觸即發!

被困在包圍圈中心的梁景銳皺了皺眉,輕輕動了動腳,其他人都沒有察覺,只有時刻注意著梁景銳的路青發現了,他眼神一動,看到總裁右手大拇指搖了搖,然後用眼神示意了下FC為首的人。

路青明白了梁景銳的意圖,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

突然,路青笑道:「也罷,兄弟們,撤,反正我們手裡有顧予寒,如果他們敢傷梁總裁一下的話,那麼我們就雙倍地還給顧予寒,我們走!」說完,轉身就要離開!

暗夜的人不明所以,但是聽到命令,還是收起武器,跟著離開了!

FC為首的人心中一驚,首領幾乎將所有的人都派到這裡了,身邊確實沒有多少人,也不知道路青說的是真是假,看著離開的暗夜成員,心中游移不定。

正在這時,離他不遠的梁景銳突然提起一腳踢了他手中的槍,然後單手鎖上了他的喉嚨,聽到聲音,路青也立即回頭,厲聲喝道:「拿下!」話落就向著梁景銳的方向衝去。

FC人員見頭領被抓,正在驚魂未定時,突然遭到暗夜人員的攻擊,一個個像散沙一樣,被沖地七零八落。

路青衝到梁景銳的身邊,焦急道:「總裁,你沒事吧?」

梁景銳搖搖頭,單手捏著FC為首之人的喉嚨,冷冷道:「跟我走一趟吧!」

FC領頭人脖子被卡,只見他臉憋得通紅,連話也說不出來。梁景銳不耐煩地向著路青一扔,拍了拍手!

路青趕緊接住人,掃視了一圈,見局勢已經被控制,鬆了口氣,道:「總裁,那我就先將他們帶下去了!」

梁景銳點點頭,道:「先關起來吧!」

路青「恩」了一聲,就帶著人將他們都帶回了暗夜總部。

這時,周立才拍了拍胸脯,慶幸道:「還好沒事,不然我就準備自我了解吧!」

梁景銳瞪了眼,道:「為什麼路青這麼快?」

周立道:「我是在半路上碰到路青的,他說覺得事情沒有這麼簡單,突然想到總裁,就趕緊帶著人過來看看!好在還來得及!」接著,就將自己脫險的經過說了一遍。

聽了周立的話,梁景銳皺了皺眉,道:「你說有人守在總裁專屬電梯旁?」

「是的,總裁,我剛走出電梯,就發現不遠處有人守著!」

梁景銳沒有說話,看著一片狼藉的大廳,道:「這件事沒這麼簡單,去查查,為什麼FC會對梁氏大樓這麼熟悉?」

周立遲疑道:「可是總裁,我們大樓的地形好像也不是什麼秘密吧?FC應該很容易就可以查到!」 梁景銳道:「可是總裁專屬電梯呢?當年建造這棟大樓的是我父親,他為了保護自己的隱私,特意將專屬電梯造得很隱蔽,除了總裁身邊的人,是不會有人知道的,你去查查,沒有多少人知道的!」

聽到這裡,周立心中一凜,立即道:「是,總裁!」

看著周立離開的身影,梁景銳疲憊地放鬆下來,這一夜,可謂是驚險萬分,如果不是路青及時趕來,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第二天,當梁氏的工作人員來上班時,竟然發現大廳的擺設全部變了,彷彿一夜之間換了個風格,弄的公司里議論紛紛。

正在這時,大家看到周助理急匆匆地走了進來,有膽大的趕緊拉住他,問了起來:「周助理,這大廳怎麼一夜之間變了?」

周立嚴肅地看著周圍好奇的人,道:「總裁心情不好,想換個新風格,最近幾天你們都小心點,千萬不要犯錯!」

說完,就撥開拉著自己的人,急忙離開了!

其他人面面相覷,等反應過來,趕緊回到自己的崗位上,再也不敢胡言亂語了!

周立來到總裁辦公室門口,看著手裡的調查報告,嘆了口氣,隨即就正色進入了梁景銳的辦公室!

一夜驚魂,梁景銳也沒有多休息,仍然在忙碌著工作,周立小心地喚了聲:「總裁?」

梁景銳頭也沒抬地道:「什麼事?」

周立道:「昨天晚上您交代的事查到了!」

「哦?說說吧!」

周立緩緩道:「是蘇小姐!」

梁景銳手一頓,抬起頭反問道:「蘇媛媛?」

「是的,總裁,自從上次您說將蘇小姐關起來后,我們就基本上將她軟禁了,她也沒有什麼過激反應,每天就在房子里做自己的事,漸漸地,我們也就放鬆了警惕,讓她在院子里可以走走,最近,發現她和一個廚房的女傭聯繫比較緊密,昨天晚上,我們抓了女傭審問,她承認是蘇媛媛通過她向外面傳遞消息,偶爾也有外面的消息進來,而我們大樓的位置,包括總裁專屬電梯,也是她透露出去的!」

梁景銳臉色鐵青,冷冷道:「和誰通的消息?」說完,又立即問道,「是顧予寒嗎?」

周立點點頭!

梁景銳立即起身,道:「帶我去看看!」

周立只好帶著總裁大人去找蘇媛媛,看著冷著臉走過的總裁大人,公司里的人小聲地議論道:「總裁果然心情不好,我們還是小心一點吧!」

來到關著蘇媛媛的地方,梁景銳看著眼前的小型別墅,冷笑一聲道:「有些人,永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聽著那陰冷的強調,周立不自禁地縮了縮脖子!

進了別墅,一眼就看到坐在花園中看書的蘇媛媛,只見她嫻靜地坐在樹蔭下,從側面看去,真的如畫中的仕女,文靜而美麗!

可惜,在梁景銳眼裡,那就是一個披著美女畫皮的惡鬼,自私,墮落,虛榮,殘忍!

聽到腳步聲,蘇媛媛抬起頭,一看是梁景銳,高興地道:「景銳,你怎麼來了?」

看到蘇媛媛的表現,周立都想表示一下自己的佩服,難道她就不知道害怕嗎?還是篤定了梁景銳不敢動她,有恃無恐?

梁景銳看著笑臉相迎的蘇媛媛,冷哼一聲,將手裡的資料扔在蘇媛媛面前,蘇媛媛眼睛一垂,靜靜地看著地面,笑道:「終於知道了嗎?」說完,抬起頭看著梁景銳,還是那微笑,卻無端地多了幾分惡毒!

「為什麼?」梁景銳冷冷問道。

蘇媛媛聳聳肩,輕鬆道:「沒有什麼為什麼?就是見不得你們好!」

梁景銳抿抿唇,道:「如果你安靜一些,也許我會放了你,送你出國,從此再也不見,讓你好好過完下半輩子!」

「哈哈哈哈!」蘇媛媛聽了梁景銳的話,突然大笑起來,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