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路人猶如狗一般的阿諛奉承着金雨劍客,林陽此刻已經完全被孤立了起來。

可是林陽只是笑了笑,接着撿起了地上的一根木棍。

“這便是我的劍!”

周圍又一次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緊跟着一個噗嗤一聲,就指着林陽哈哈大笑了起來。

笑聲越來越大也帶動了其他的巨人,就連金雨劍客都無奈的笑了笑。

“你們看到了嗎?這小子拿着一根木棍就說那是劍,那要是這麼說的話,我用手指,也可以爲劍客!”

“就是,蒼生爲氣,萬物爲劍這等境界,古往今來只有一個人坐到了,如今這小子居然就敢如此猖狂,蔑視那種神境,真是讓我感覺到一些羞愧自如啊。”

林陽聽着周圍衆人的話,並未有任何的表示,只是將這根三尺木棍持於身後,表情也是異常的淡然,就連金雨劍客看到林陽這個樣子,也不禁有了一些愕然。

因爲劍客顧名思義,劍不離身,無劍不爲客!

但是林陽居然拿起一根木棍,就想當劍!

如果林陽是傳說中的那種境界,就連他金雨劍客都羞愧難當!

“好是猖狂的小子,既然你說我不懂劍,那麼就讓我看看,你又怎麼懂劍!”

說完金雨劍客將劍執於身,指着林陽,上面帶着幾絲驚雷之意,意在摧毀四周一切之物!林陽也不甘示弱,輕輕將木棍拿起了起來,同樣指着金雨劍客。

可是那木棍周遭卻是什麼都沒有包裹,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木棍而已!

金雨劍客見狀冷笑了一聲。

果然只是一個虛張聲勢的雜魚而已!

想到這裏金雨劍客便放鬆了幾分警惕,氣勢也微弱了幾分,想必他以爲林陽這樣的雜魚,根本不值得他用盡全力吧!

林陽也不在意別人的目光,他知道上宇將他傳送來到這裏一定是有着原因的,因爲四十九天,不長也不短!上宇一定不會讓林陽閒着,也一定在歷練林陽!


如今這一次,何不爲一種歷練。


其實就連林陽也不敢說木棍爲劍,他也並不想在這羣人面前暴露自己體內冰劍的底牌,不然的話,說不定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但是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林陽想試一試,自己究竟能不能將木棍成劍!

想到這裏林陽對着金雨劍客咧開嘴笑了,後者看到林陽這個笑容一愣,接着也冷笑了一聲。

“居然還敢笑不知道自己已經大難臨頭了嗎!”

“大難臨頭的,是你!”

林陽輕輕的說出了這一句,金雨劍客也爲之一愣,緊跟着林陽就催動體內的靈氣,瞬間四周的空間突然就傳出了咯嘣咯嘣的聲音,林陽的腳下週圍也好似流水一般有空氣在漂流。

周圍的人看到林陽這個樣子都不經意打了一個冷顫,上一秒還弱不禁風的一個少年,下一秒居然就能散發出如此喝人的氣勢!

可是還不給他們想下去的,只見林陽腳尖一點地,拿着手中的木棍,宛若皎夜蒼狼一般的氣勢,手中的木棍之上也裹滿了殘風綏影,整個酒館雖然本無風勢,但是林陽整個人的衣袖碎髮卻是飄然而起,此等場景驚煞了所有人!


終於林陽整個人帶動了四周的流風,蹭的一下竄了出去,金雨劍客就彷彿看到一道殘影以極快的速度,朝着他疾馳而來,那道殘影蘊含着無盡的殺機,一時間他有一些愣住了。

可是他反應也很快,連忙回過了神就要出劍抵擋。

但是已經晚了,

噗嗤!

一道血光飛上了天際,林陽拿着木棍站在金雨劍客的背後,黑色的襯衫之上,沾染了不少血跡。

隨即林陽將木棍甩在了一邊,頭也不回地擡起腳朝着酒館的大門走去。

“你這樣的人,不配用劍。”

酒館內的路人看着林陽的背後,眼神充滿了畏懼。

撲通。

金雨劍客跪在了地上,一隻斷臂也啪嗒一下掉落在了一邊。

一招,只是一招,林陽就將其秒殺,甚至只是用一隻木棍!

此刻的金雨劍客眼睛之中充滿了怒火,他的金光劍此時也失去了顏色。

“啊!!!我要你死!!!”

說完金雨劍客用另一隻拳頭狠狠砸向了地面,只聽轟隆一聲,這整個酒館都跟着顫抖了起來。

而林陽此時走在大街上,看着四周的小販以及時不時路過的酒樓飯館,眼神之中透漏着精芒。

小時候他在家裏看電視,也很希望自己能夠穿越到這種古代。

可是沒想到居然真的做到了。

周圍的人景物確實都和真的一樣,看不出半點瑕疵。

並且看起來這座城市的人和劍有着莫名的緣分,基本上大街上走動的人羣,十又九爲劍客,不帶着佩劍的人都會被視爲異類。

同時林陽也打聽到了,這個城市名叫做魔城。

但是此時已經危在旦夕了,因爲外面有着已經有着無數的魔族對着這城市虎視眈眈,那魔王上宇據說手下可是擁魔百萬,並且發出了通告,只會給這座城市的人,四十九天的機會,要麼臣服,要麼死。


這個魔城的城主似乎已經有了隱隱臣服之意,整個魔城也是人心惶惶。

但是這個城市卻有着幾個特別強大的散修,其中一個就是哪個被林陽斬斷一臂的金雨劍客,其中一個最特別的就是刀王楚軒。

沒錯他是用刀的,也是這整個城市的一個出了名的怪胎。

將一對孤寡母子從惡魔的手中救出,但是卻將其獨自佔有。

幫助一個男人要回了家債,但卻將這男人的房子一切佔爲己有。

用他的格言就是。

遇恩必還恩。

顧名思義我救了你一命,你就得還我一恩。

林陽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樣的人確實是一個怪胎,不過可以斷定的是此人記恩也記仇。

還有一個就是極劍王江離,顧名思義極劍,就是將劍的速度提升到極致,意在衝破虛空,形在超越音光,據說一出手能將整個空間都爲之扭曲,據說一生從沒有人看到過他的劍出鞘。

因爲看到出鞘的人,都已經死了。

據說也因爲這三人的存在,才令那外面的無數魔族而害怕,不敢貿然進攻。

但是林陽知道純粹就是狗屁,因爲那上宇老頭子完全就是因爲林陽纔不進攻的。

可是林陽此時卻很無奈,因爲這就是一場不公平的試煉,他從一開始就輸的一塌糊塗,因爲這一切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師父不會是在玩自己吧?

林陽想到這裏無奈的笑了笑,因爲在這裏面根本沒有任何實力碾壓的一說。

而這個魔城裏面的人,也並不是以實力爲尊,而是以心境,以及你的武器精度。

就比如剛剛哪個金雨劍客,出手便是劍氣,這樣就算是武器精度,以及劍的境界!

而林陽打聽到,劍的境界,分爲七重。

一重化劍,二重成劍,三重劍冥,四重劍破,五重人劍合一,六重和七重,則是從來沒有人踏足的過境界。

但是據說這七重只是點指一芒而已。

劍的境界究竟有多少?臨界點盡頭在哪裏,也是五人知曉。

那金雨劍客就是三重劍界,劍冥。

同時若是就算你實力足夠強悍,劍的境界也很強大,可是你的心境跟不上,那麼也只會是一個廢物而已。

那楚軒的卻並不是劍境,具體是什麼,要等林陽日後才能知曉。不過因爲那楚軒就是一個怪胎,所以心境刀境一樣會強勁,而那江離據說是一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人,用林陽的話來講的話。

就是自閉症。

緣分擋不住 ,這句話林陽也認同了。

想到這裏林陽嘆了口氣,這三個人林陽已經率先得罪一個了,還砍下了一隻胳膊,這一下更是讓林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但是這個試煉一定是有着他特殊的意義!師父他老人家,一定不會給自己必死的局面。

只不過破解之道是什麼呢?

… 林陽想了一會後嘆了一口氣,這些自己遲早都會知道。

接着林陽繼續走在了這人來人往的街道之上。

只不過每走到一處地方的時候,總是有人對着林陽指指點點,這一切只是因爲林陽沒有佩劍。

林陽迫於無奈,只能走向了一處鐵匠鋪,對着裏面一個膀大腰粗的男子說道。

“老闆,來把劍!”

“劍?好劍還是殘劍!”

“有何差距?!”

“好劍削鐵如泥,一路高歌,殘劍逐步成長,最終頂立於天地!”

林陽低下了頭,思索了一會後便開口道。

“殘劍!”

“有眼光,年紀輕輕就有如此遠見,不知何名何姓?”

“林陽!”

“哈哈哈!好!”

接着這男子就轉身走進了屋內。

兩個人短短的幾句話,卻說的無比暢快。

有時候緣分就是這麼奇妙的事情。

沒一會男子手上拿着兩把鐵劍走了出來,看起來沒什麼特別,確實只是兩把普普通通的劍。

接着男子將兩把劍放在了林陽面前,伸手指着左邊的一把殘劍。

“此劍名留情,其名之意就在於處處留情,若想成長則不能出手置人於死地!不然的話,會得到反噬!”

緊跟着男子又伸手指着另一把。

“此劍名血屠,其名之意就在於屠戮天地,若想成長就必須劍劍殺招,不可手下留情!”


林陽看着這兩把普普通通的鐵劍猶豫了一會後,嘴角便勾起了一抹笑意。

“兩把劍,我都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