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跟他報告今天看到的秦苒的狀態。

**

極限漫端。

莫之淮正在辦公室,他讓人查了一下沈編輯的事。

公司里幾乎沒有秘密,不過一天,莫之淮就查到了柳編輯跟沈編輯之間的恩怨。

秘書站在他身邊,向他稟告:「他們兩個有私人恩怨,柳編輯人脈廣,其實把神燈放到柳編輯手裡,發展會更好,至於沈編輯……他自動申請調到分部了,明天離開。」

從主編將到助手。

「你下去把。」聽完,莫之淮喉結滾了滾,他揮手,讓秘書下去。

等辦公室沒人了,他才拿出來手機,打開好友頁面神燈的頭像。

好半晌不知道說什麼。

沈編輯的事情他也沒什麼辦法,他不知道這兩個編輯有什麼私人恩怨,但沈編輯是自己提交調離文件的。

這種編輯的調動,還驚動不了莫之淮。

莫之淮也不好插手。

好半晌,莫之淮才按著手機,給秦苒發過去一句話。

他發完,又站在辦公室內沉默了好久,直到外面有人敲門,說秦家的人來了。

「秦家人?」莫之淮打起精神,他理了理西裝,「帶我去。」

秦家根基在京城,莫家跟秦家也沒什麼來往,但秦家最近的名頭卻是盛大,更別說圈子裡早就有傳言,京城四大家族幾乎都有M洲的經濟命脈了。

一開始秦家找到他合作的時候,莫之淮還不敢相信。

畢竟連莫家本家都沒有拿到秦家的合作案。

直到那位秦部長打電話給他,莫之淮才相信。

他乘電梯下來,剛好看到在走廊上的秦部長。

「秦部長。」莫之淮穿著黑色的西裝,高大俊美,很斯文的樣兒,他同秦部長很禮貌的打招呼。

秦部長此時也不復在秦苒面前的吐槽樣,他面色十分威嚴,對莫之淮一本正經的點頭。

兩人進了會議室談合作。

編輯部,剛回來的沐子凝柳編輯還有沈編輯這行人都看到了這一幕。

不由面面相覷。

他們看到了秦部長的正臉,但都不知道這是誰。

「剛剛那是誰?我第一次看到莫少對人這麼尊敬。」

「不知道,好像姓秦,魔都有這個家族?」

「你們不會忘了公司內部的傳言吧?就是京城的一個超級家族,要跟我們合作……」

「……」

一行人聊著。

沐子凝身邊的一個男性作者笑著看向沐子凝,「應該就是唯一內測名額了,莫少的漫畫已經改編影視了,還是大咖主演,他不對這個內測不會有興趣的,肯定是你。」

「不一定,」沐子凝笑了笑,謙虛的開口「公司還有很多其他出色的作者,像神燈他們。」

「她不行,」最近公司內關於神燈的傳言多,「她手底下的作品不多,子凝,我就先提前恭喜你了,跟京城超級大家族合作,還怕沒影視公司找你嗎?」

秦家的宣傳,可不是小宣傳。

光是兩家公司的合作,一個魔都數一數二家族,一個是比莫家還要高一籌的超級家族。

這兩個的合作,就足以震動業界。

沐子凝笑笑,沒再說話。

不遠處,沈編輯也聽到了這句話,他頓了頓,不過也沒說什麼,神燈咖位確實不如沐子凝,這份宣傳給沐子凝,其實也不算特別意外。

柳四少一直弔兒郎當的,他看了沐子凝一眼,「我們待會兒問問莫三。」

他一邊說著,一邊看了眼手機。

手機微信正好收到一條微信消息,柳四少的臉瞬間漆黑。

「怎麼了?」沐子凝注意到他的神色,

柳四少沒說話,只是走到沈編輯面前,冷笑,「沈編輯,你當真是好本事!」

沈編輯剛要回去,聞言,他皺眉,「柳編輯,你想要說什麼好好說,別陰陽怪氣的。」

「陽奉陰違,你做的真好,」柳四少看著他,目光一點點變得銳利起來,「你要繼續跟我搶人是吧,好,我就看著你如何把人送上巔峰,沈編輯,我等著你!」

他也不多解釋,說完,就直接轉身去自己的辦公室。

沐子凝看了兩人一眼,眉尖一挑,跟上了柳編輯。

進辦公室的時候,柳四少表情十分惡劣。

他雖然是柳家的私生子,但因為就當家承認他,他在魔都也算是小霸王,柳四少也知道什麼人能惹,什麼人不能惹。

一開始做編輯的時候,柳家正是權勢更替,他在夾縫裡生存,沒多惹事端。

現在柳家穩定下來,柳肖也不太管他,柳四少動一動沈編輯,自然沒人敢說什麼。

魔都里哪些人不能惹,他手裡都有一份名單,沈編輯顯然不再他的這份名單中。

「什麼事,這麼生氣?」沐子凝看向柳四少,自己坐在一張椅子上。

柳四少咬了一根煙,眉眼晦澀:「兩個不長眼的人。」

**

編輯部外,曹助理踩著高跟鞋過來。

「到底怎麼了?」沈編輯著急的看向她。

「你們家神燈,」曹助理複雜的看向沈編輯,「我是聽柳編輯部門裡的人說的,她自己跟柳編輯說她只會跟著你,柳編輯什麼時候被人這麼下過臉?」

「什麼?」聞言,沈編輯直接站起來,他在辦公室內轉來轉去,他心緒複雜,說不感動,那是假的,嘴角囁嚅了一下:「這神燈……」

「她對你可真是真愛。」曹助理頓了下,「你感動嗎?」

想了想,她又問,「她……到底多大啊?」

「你在胡亂想些什麼?」沈編輯瞥她一眼,皺眉。

曹助理點頭,扼制了內心的想法,「這件事再說,」她正了神色,壓低聲音,「我聽柳編輯那裡的人說,沐子凝私下叫過柳編輯四少。」

「在魔都,姓柳,能被沐子凝叫四少,是什麼人不用我說了吧?」

沈編輯猛然抬頭。

他知道柳編輯有背景,所以在這之前把神燈交給柳編輯,但是他沒想到,會有這麼厚的北京。

癡心尋夫路 柳四少。

在魔都,一個「柳」字就足以把人壓垮。

沈編輯直接撥了神燈的微信電話。

神燈似乎在吃飯,身邊還有一道慵懶隨意的男聲,沈編輯上次也聽到過,但他也不管那麼多了,直接開口:「神燈,你跟柳編輯說了什麼?你簡直胡鬧!」

手機那頭,秦苒不太在意的「哦」了一聲,「你三次元的事就是搬到分部?」

「我在跟你說柳編輯的事,」沈編輯感動后,就有些崩潰了,「你知不知道他……」

「沈編輯,你明天有時間嗎?」秦苒直接打斷了他的長偏大論。

神燈向來強勢,沈編輯頓住,「有。」

「一起吃火鍋嗎?」秦苒伸手,接過來程雋遞給她的奶茶。 朋族歷公元2年末,朋靈戰爭爆發。

按照朋族歷史,這場戰爭的發起者100%是靈族,而且對方是屬於可恥的偷襲方。

斬月 好吧,這種惹來爭吵的東西暫時無視。

至於靈族方面的歷史,這就更不好說了,因爲當今所有種族公認了的一點就是,靈族的歷史記錄方法,是最不準確的,是屬於古老社會的歷史文化遺產而非實用工具。

因爲,沒有眼睛,他們根本就沒有發展文字和記錄工具,本就是精神力專精種族的他們,完全是讓生命悠長的精神力統御者,作爲本族歷史的記錄者。

也就是說,靈族的歷史,是由人來記錄的。

因此,當需要了解靈族歷史的時候,除了去查詢其它種族的歷史文獻,就只能直接詢問生命較長的靈族統御者,然後依靠對方準確率絕對不超過30%的記憶,去分辨他們的過去。

而更大的問題是,一旦涉及有關種族負面的歷史,對方會乖乖地回答麼?這幾乎是不可能。

宅中歌 當然,靈族中某些認爲需要秉持公正態度的年輕人,倒是有向外族尋求過論證,只是都屬於人微言輕而已。

不過我們說的是整體情況,細枝末節就無視吧。

例如,當後世一位學者,詢問當時靈族的一名負責歷史記憶的精神力統御者,朋靈戰爭(靈族稱爲‘衝向地面戰爭’)的爆發起因、過程以及結果之時,這名統御者就回答地非常乾脆。

戰爭起因,朋族殺了一百多到地面‘友好’訪問的靈族人,並對其中那些,在大戰之後力有不怠,而出於對朋族的‘信任’選擇了投降的個體,進行非人道的精神審查。

這種極度殘忍以及不友好的行爲,引起了當時靈族靠近朋族的,極富正義感的三位統御者極度不滿。

更何況,朋族居然妄圖,限制住偉大的靈族奔向廣闊地面的通道。

好吧,實際上誰都看得出來,只有最後那句纔是真正的原因。

但問題是,現在有部分朋族專家反倒提出了,當時朋族的做法,似乎的確有失神馬神馬的。

這樣一來,學術界被這羣傢伙攪得一團糟,導致現在這位學者不得不到處查證,來看看倒地誰對誰錯。

戰爭過程,這個過程,就是靈族通過還留在各地的通道,派出部隊,進攻了、戰鬥了、對抗了。

其中,這位統御者着重講解了最開始衝向地面的戰鬥階段,和中間十幾位統御者的完美協同,對朋族發動的攻擊。

至於中間以及後面的某些戰鬥,他則是採用跳躍式的挑選方式來簡略講述。

而當學者詢問其中某些,其它種族耳熟能詳的,屬於朋族勝利的經典戰例之時,這位統御者很是平靜地,以一句‘人老啦,記不清啦’,讓這位學者差點被一口清水給噎死。

戰爭結果,至於結果嗎……

依然按這位統御者所說,最後是靈族大發慈悲,爲了族羣成員的幸福,爲了兩族擁有悠久歷史的友好關係,爲了整個雙月星世界的長遠和平,爲了……反正爲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但就是沒有自身實力的原因,雙方談和了。(這兒該怎麼吐槽= =?)

到聊天結束,顯然慾求不滿的學者,在靈族領地轉了轉,覺得自己在這裏,已經無法繼續獲得什麼滿意的收穫了,於是果斷辦理簽證,跑到下一站,隸屬交戰國中另一方的朋族。

甜心伊人 這時候,不像在靈族只能詢問脾氣不好的統御者,這位學者可選的地方可就多了:歷史學家、圖書館、學校、音像店、網絡、神鬼故事集……

咳咳,那個,最終,學者還是選擇了最嚴謹,也最沒有政治影響的圖書館。

在詢問圖書館那名安靜的不像話的管理員少女,有關‘衝向地面戰爭’的書籍,卻在對方長達十分鐘凝視之下敗退之後,這位剛剛從靈族過來,還沒來得及倒時差的學者終於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將話題改成‘朋靈戰爭’的相關書籍。

於是,這名可愛的少女,終於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想都沒想就直接給他指出了某個非常精確的方向。(那十分鐘是在幹嘛的?)

而這名學者也終於想到朋族的種族習慣,於是確認,剛剛那位少女如此安靜的原因,絕對是因爲對方一直在上網。

好在,第一目的已經達到。

雖然覺得工作之餘爲未來的生活找一個伴侶也不錯,但對比了一下,學者發現,那也得人家看得上自己不是。

於是,可憐的學者就在這種自卑感中,從書架上抽出了厚厚的一本,擁有998頁的《朋靈戰爭集》。

在吐槽完‘明明才五年左右的戰爭,怎麼會有這麼多字’之後,兼職吐槽的歷史學者終於翻開了這本書的第一頁,一堆歷史學家的姓名豁然出現其上。

果然,任何一個種族的歷史,都是歷史學家們,靠着逐字逐句地說廢話碼字講故事給碼出來的啊。

在這本厚厚的書籍之中,詳細講述了朋靈戰爭的全過程,被分爲了標準的三大階段:初期、中期、後期。

我說,這麼厚的戰爭記錄,才分出三個階段木有問題吧。

繼續翻看,學者終於發現箇中了原因。

原來,就像朋族的很多分級一樣,都是三大N小的模式,而這三大階段,也是真正的‘大’階段啊。

戰爭初期

這個時期,被朋族稱之爲接觸戰,又或者‘瞭解階段’、‘相識階段’……等等各種名稱,但學者果斷過濾了那些亂七八糟毫無意義的稱呼,繼續翻下一頁。

這個時期,是公元2年3月初,至當年13月末。

這段時間之中,並沒有多少可以值得稱頌或者調侃……啊不,是分析的戰例。

從頭到尾,真正勉強算得上的大戰,也只有最開始那一次,由當時的神祭司靈月帶領的靈月戰隊,對戰一百多失去了高等靈族帶領,只是由二十多精英靈族帶領的靈族人。

起因經過結果這裏就不廢話了,因爲在之前的章節大家也知道了。

總而言之,這一戰讓朋族瞭解到了靈族的存在,並讓朋族得以認識到自身的優勢與不足。

說實話,這位學者對於朋族的戰鬥經驗總結積累能力,是非常之敬佩的。

這或許就是朋族爲何能屹立不倒的原因吧,如是感慨着,學者繼續翻下一頁。

這一時期,朋族技術局先後出現了幾十種修煉方法,並特別組件了由幽神級帶領,在之後的戰鬥中大發光彩的【靈月戰隊】。

當然,同期組建的,還有由當時的軍事部長暗血帶領的,成員挑選自靈魂級和正式祭司,以這些強大個體組成的【暗血戰隊】;

由另一名名不見經傳的大祭司瓏月,帶領的【瓏月戰隊】。據說他曾經是靈符大人的親傳弟子,但事實是否這樣已經無法查證,畢竟傳言這東西一般都引人入勝可真實性卻讓人汗顏。

這三大戰隊,在此次朋靈戰爭中獲得了極大的錘鍊,並在戰後逐步發展成爲朋族的三大常備戰鬥力量,總人數常年維持在500人以下,實力卻異常強悍。

到現在爲止,也是穩壓各族精銳力量的存在。

這場遭遇戰之後,是長達7個月的‘短促接觸’時期。

朋族忙着聯繫各地遁甲族,封閉各地的地底通道;而靈族則因爲不瞭解情況,只是派出了偵察兵探路。

事實上,使得雙方持續長達7個月直接短促接觸的真正原因,還在於當時的地質災害——地震的影響。

當時的朋族和靈族,其實有數次都差點爆發大面積戰鬥,卻因爲突發地震,而造成雙方不得不緊急退避,以至於戰爭正式開始的時間被不斷延後。

而這卻正好爲朋族,以及總是被大家忽略的遁甲族的填坑行動,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若非當時地震屬於頻發,靈族恐怕會認爲朋族有大地撐腰,雖然是否真是如此,學者這樣的普通人是無法知道的。

而總是被打斷的戰鬥,這讓當時都認爲自己一方可以獲得勝利的兩族,對地震是又愛又恨。

當然,靈族主要是恨,而且是深惡痛絕;而朋族主要就是愛啦,當然,如果沒有每次都那麼危險,那就更愛了。

於是,雙方就這樣若即若離地共同走到了公元2年末,也就是公元2年13月。

當時發生了一場雙方規格都較高的遭遇戰,正式宣告戰爭正式進入中期。

戰爭中期

這一時期,是從公元2年13月,一直打到公元4年3月。

當時屬於四分五裂(現在不也是麼,某學者的吐槽)的靈族,最初能夠與朋族交戰的只有三個組織,不算上繁殖部分的成員,這三個組織總人口,加起來與朋族人口差不多。

戰爭的正式爆發,其實都充滿着各種偶然與必然,當然這裏就不囉嗦那些東西了。

當時中心省的地底通道已經完全封閉,屬於技術局局長的空幻,正帶着幾百遁甲族人和幾十名收穫了糧食而無所事事的朋族人,在各地巡查填坑,同時由靈月戰隊協助保護。

說實話,學者對於當時身爲技術局長,卻總是不務正業的空幻是怨念頗多,因爲正是因爲這個傢伙的行動,使得歷史界,靠着對他的研究而養活了不少人。

但問題是,怎麼研究,都能獲得新東西,卻就是無法獲得準確的新東西,這種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情況,讓學者們很是不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