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趙總離去。

程筱筱回頭看着王浩,“剛纔的方案你記住了嗎?”

王浩擡手,伸出五根手指頭。

“五百!”

程筱筱恨得咬牙,“只要你今天幫我渡過難關,別說五百,五千都給你!”

王浩打了個響指,“完全沒問題。只要錢到位,就沒有我不會做的事情。”

程筱筱還是有些忐忑不安。

餐廳經理忽然靈機一動,“程總,我去找音源啊,怕您朋友到時候裝樣子的時候裝的像一點。”

程筱筱眼睛一亮,“快去辦。”

王浩哭笑不得道,“我說豬頭。你這是欺騙消費者啊。”


程筱筱卻是道,“我這是迫不得已而爲之,我是怎麼都沒看出來你是個會彈鋼琴的人,就這麼定了,你到時候在那邊裝樣子,千萬別亂來。我們放音樂就行了。

聽到沒?”

王浩沒好氣的點點頭。

“那事情就這麼定了!到時候還是五百大洋!”程筱筱給王浩保證道。

所有人都盯着趙總那邊的動靜。

不多時。

從下面上來了個漂亮女人。

趙總帶人走了過去,一拍手。

隨着啪的一聲。

禮花聲傳出。


程筱筱推了一把王浩,“快過去,裝的像一點!”

王浩緩步走到了鋼琴前。

一瞬間。

王浩身上的氣勢陡然變化,整個人彷彿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高貴優雅,就像是歐式皇族之中的貴胄一般無二。

手指輕輕放在琴鍵上。

王浩剛準備彈奏。

旁邊一個音響裏面傳出鋼琴聲,以假亂真。

不得不說,這個餐廳經理的想法還是真的很不錯。

王浩就坐在旁邊裝樣子。

趙總那邊,一個大蛋糕推了上來。

“寶貝,生日快樂。”

趙總女友捂着嘴淚水止不住往下流,感動的哇哇的。

見狀,趙總髮現情到位了。打了個響指。

但是響指過後。

本應該這時候出現的《天空之城》並沒有出現。

趙總神色不悅,轉頭看向了鋼琴旁邊的王浩。

程筱筱也發現了不對勁,連忙看向餐廳經理。

餐廳經理手忙腳亂的拿着插頭,滿頭大汗。

關鍵時刻線斷了。

程筱筱面色微微發白,心道今兒徹底炸了。往後這個店怕是要保不住了。

趙總眉頭擰成了一疙瘩。

就在空氣凝固的時候。

一道清脆悅耳的琴聲悠悠傳出。

叮叮咚咚。

宛若山間清泉,滌盪在每一個人的心中。

程筱筱鬆了口氣,拍了拍胸口,一副劫後餘生的樣子,看向餐廳經理那邊。

但是當程筱筱看過去的時候才發現,那邊的餐廳經理手裏面還拿着插頭,一臉懵逼的看着王浩。

程筱筱目光僵硬移動。最終盯着鋼琴前面坐着的王浩。

饒是一身地攤貨,可是在這一瞬間,王浩身上雍容華貴的貴族氣質展露無疑。

趙總看了眼王浩,眼中盡是滿意。

懷中女人也是微微擡起頭,踮起腳尖親了口趙總。

王浩輕輕閉着雙眼,手指輕輕在琴鍵上劃過,琴音陣陣。

程筱筱也聽過很多人演奏過同一首鋼琴曲。

但是今天是第一次從鋼琴曲之中聽到了莫名的悲傷。

琴音就像是一縷溪水潺潺流過每個人的心田,將每個人心中的淡淡憂傷帶了出來。空氣之中瀰漫着淡淡的悲寂。

彷彿天空中出現了一座城,一座晶瑩剔透卻又孤寂至極的城,懸在每個人的頭頂,壓的人喘不過氣來。

趙總逐漸的眉頭皺了起來。今天女朋友過生日,曲子太悲傷讓他逐漸有些不爽。

正要說什麼的時候。

曲風忽變,前一秒憂傷的靈魂褪去憂傷的外衣,乘着自由的翅膀衝入雲霄,飛進那座晶瑩剔透的城。

天空之城。 一曲終。

王浩起身,宛若鋼琴演奏家一般謝幕鞠躬。

整個餐廳之中掌聲雷動。

還處於震驚之中的程筱筱木訥的舉起手,跟着一起鼓掌。


那邊的餐廳經理擡起手拍手,卻被電了一下。

一時間嚇得一哆嗦,現在看王浩。之前還羨慕嫉妒恨王浩爲什麼能夠得到老闆的青睞。

現在他懂了。

人的氣質是藏不住的。

哪怕本身在竭力掩蓋,但是在某一個瞬間,氣質還是會展現出來。

雍容華貴,宛若皇室貴胄。

優雅從容,紳士風度。

哪怕是穿着一身地攤貨。

趙總給旁邊的人遞了個眼神,立馬有助手給王浩送過來一沓錢。

“趙總給你的小費。”

原本雍容華貴的王浩在看到錢的那一瞬間,臉上立馬露出市井小民纔有的笑容。

剛纔的氣質瞬間不攻自破。

趙總帶人去了樓上。

王浩美滋滋的回了座位。


程筱筱還是有些茫然的看着王浩。

“土包子,你什麼時候學的鋼琴?”程筱筱問道。

“這不以前在國外當保安嘛,保安你也知道,一天也沒什麼事兒。空閒時間一抓一大把。就抽空學了鋼琴。”

程筱筱將信將疑的功夫,王浩朝着程筱筱伸出手。

“五百!之前說好的!”

程筱筱一時間被氣到了。

“你大爺的,剛纔趙總不是給你錢了嗎?”

“兩碼事!各論各的!”

王浩道。

程筱筱罵罵咧咧的給王浩轉了五百塊錢。

一頓飯吃的很開心,畢竟今兒賺了不少外快。

剛纔趙總給了五千塊小費。

很多人一個月的工資也就五千多,王浩今天彈了會兒鋼琴就掙了五千五。

程筱筱還是沒有從剛纔的驚訝之中反應過來。

這時候看王浩的時候,程筱筱越發覺得看不懂王浩了。

這個土包子似乎和她想象中的相差很多。

手機震動了一下,穆州發來了一條消息。

“二爺,那個文爺可能今天會去找你,應該會去你住的地方找你。有任何事情你立馬給弟兄們打電話。”

王浩回了個收到。

傍晚回家。

房間裏面傳來樂器的聲音。

進門就看到秦舒怡抱着一把琵琶在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