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趙宏的這一句話宛如一顆炸彈一般投放到了人群之中,整個大廳都沸騰了。

馬一航滿頭大汗,臉上的表情無比緊張,彷彿有些不知所措。

「陳天竟然是月星國際的董事長?」不遠處的宋萱兒此時已經震驚到了一個無以復加的程度,水汪汪的大眼睛裡面布滿了震驚。

「既然都鬧的這麼熱鬧,那我也來湊個熱鬧吧!」

就在眾人還在震驚陳天是月星國際的董事長的時候,又一個聲音在大廳裡面響起。

眾人彷彿都已經麻木了這種感覺,但還是忍不住轉身扭頭看去。

江州市副市長宋亭華笑呵呵的走了進來,然後輕聲說道:「陳天是我大哥陳浩天的兒子,當初陳家沒有搬離江州的時候,我跟陳家經常來往,所以對陳天這個孩子也算是有了解,我不相信他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爸爸,怎麼也站在了陳天這邊?」宋萱兒捂著自己的小嘴,表情十分不可思議驚呼了一聲。

馬一航原本以為陳天就是一個任他踐踏的廢物而已,但是此時才恍然大悟,哪怕陳家落寞多年,但是在江州的底蘊還在啊!

而張恆此時腸子都快悔青了,剛才他說自己要幫助馬一航的時候,以為陳天無非就是就是落寞家族的廢物少爺而已,但是誰能夠想到一個廢物竟然在江州還能有如此大的能量?張恆都不知道自己剛才得罪了一個多麼恐怖的存在!

江州韓家,呂家,月星國際,此時又多了一個江州市副市長宋亭華。

這些人再加一起哪怕是馬家都得掂量掂量吧?

何況張恆所在的張家無非就是小家族,跟面這幾位根本沒有辦法比!

「那個什麼,其實我剛才也沒有看清楚陳先生是不是真的非禮了楊小姐,我收回我剛才說的話!」張恆猶豫了一下,咬著牙說道。

「你……」

馬一航看著張恆的位置,表情異常憤怒。

「我也沒看清楚……」

「我也收回剛才的話!」

眾人看見張恆都直接倒戈了,他們也就不堅持了,因為他們知道今天馬一航的馬屁可能不是那麼好拍的,容易把自己搭進去!

而孫承志表情無奈的看著這些人,已經不知道說些什麼才好了!

馬一航猶豫了兩秒鐘,扭頭看向韓城呂文林等人,低聲說道:「好啊,很好,你們既然都願意幫著陳天作證,合夥欺負我一個人,那我也不多說什麼了,青山常在綠水長流,以後咱們在慢慢玩!」

「馬公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韓城笑呵呵的沖著馬一航問道。

「走!」

亂世梟雄之紅顏劫 馬一航沖著楊欣悅的位置大喊了一聲,轉身想要離開。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從頭到尾都不曾說過一句話的陳天突然抬頭開口說道:「馬一航,我讓你走了嗎?」

「陳天,你還想幹什麼?」馬一航今天已經丟盡了人,心裏面無比憤怒,咬牙低吼道。

「我要你給我一個交代!」

陳天眼神冷漠,宛如俯視卑微的螻蟻一般俯視著自己面前的馬一航!

馬一航聽到陳天的話以後愣了一下,緩緩轉身,咬牙低聲沖著陳天喊道:「你想要我給你什麼交代?」

「你精心設計,讓這個女人出來誣陷我,難道你現在不應該給我一個交代嗎?」陳天面無表情的沖著馬一航問道。

「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是我誣陷了你?」馬一航感覺在場的所有人都像是看笑話一般看著自己,這種眼神馬一航從小到大到大都不曾經歷過,眾人的目光宛如一把把鋒利的寒芒刺穿了他的自尊心。

「我說什麼那就是什麼,從來不需要證據!」

陳天無比霸氣的回了一句。

在場的客人聽到這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誰能夠想到剛才還好像任人宰割的陳天,此時一開口便如此霸氣,還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你……」

馬一航聽到陳天的話忍不住愣了一下,即便他是江州馬家的三公子都不敢如此囂張,之前誣陷陳天的時候還要想著找幾個人幫自己證明,可是此時陳天竟然根本不用任何證據,這完全就是沒有把馬一航放在眼中啊!

「陳天,你不要以為有江州韓家呂家還有宋亭華在後面給你撐腰,我馬一航就怕了你!」

馬一航伸手指著陳天的位置,咬牙低聲喊道。

「我陳天做事何時需要別人撐腰?」

陳天上前一步,面色淡然的說道:「我現在給你一個把事情說清楚的機會,事情說清楚了,我讓你走著離開這個大廳,事情說不清楚,我讓你爬著離開這裡!」

「呵呵……」

馬一航聽到這話不怒反笑,冷聲沖著陳天問道:「好啊,陳天,我今天倒要看看你到底打算怎麼讓我爬著離開,我馬一航從小到大還沒有什麼人敢這麼跟我說……」

「嘭!」

馬一航的最後一個字還不曾說口,陳天抬腿便是一腳,直接踹在了他的膝蓋上面。

馬一航應聲倒地!

在場的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可思議。

雖然陳天背後卻是有江州韓家呂家撐腰,但是不管怎麼樣馬一航都是馬家的三公子,馬家在江州位列四大家族,陳天如此魯莽行事那可就把馬家給得罪死了!

呂文林韓城宋亭華看見這一幕,心中一驚,三人面面相覷,誰也沒有站出來阻止陳天。

在眾人的眼中可能是呂家韓家給陳天撐腰,但是只有他們三個人心中清楚,是他們三個在討好陳天!

「陳天,你竟然敢打我……」

因為陳天剛才那一腳並沒有出盡全力,所以馬一航並沒有徹底昏迷過去,半跪在地上,表情無比猙獰的沖著陳天嘶吼道。

陳天沒有回答馬一航這句話,而是面無表情的走到了馬一航的面前,猛然抬腿,一大腳直接踩在了馬一航的手臂上面。

「啊……」

馬一航發出一聲慘絕人寰的嘶吼,臉上的表情無比痛苦。

「疼嗎?」

陳天俯視馬一航,淡淡問道。

「陳天,你早晚會為你今天的行為付出代價的!」

馬一航抬頭看著陳天的位置,眼神瘋狂的嘶吼道。

「當年你們馬家奪走我們陳家的一切,難道就沒有想過會付出代價嗎?」

陳天語氣平靜的讓在場所有人不寒而慄,此時陳天面對的彷彿並不是一個當初奪走自己一切的殺父仇人,更像是一個跟自己毫無交集的陌生人。 「大佬,你果然是移情別戀了!」

那滿是控訴的眼神,看的風玫自己都忍不住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了什麼移情別戀的事情了。

可是,她搜索自己的記憶——

摔!她這棵老樹一次花都沒有開過,又往哪移情,往哪戀去?

「那個小白臉呢?」風玫的默不作聲讓紅娘子的語氣更加幽怨了。

「什麼小白臉?」風玫心中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就是那個天敵啊。」紅娘子噘著嘴冷哼一聲,「果然就是天敵,小白臉不就是張的好看一點嗎,就不要臉的蠱惑大佬為了護著他對我動手,我長的也不差啊!」

說到後面紅娘子又委屈起來了。

風玫此時只想給自己一巴掌,她怎麼就腦抽要跑回來撿這樣一隻白眼狼屬性的鬼?要不是她及時阻止了紅娘子的變身,紅娘子現在還能不能留有神智都還有待商酌。

這裡是鬼域!規則束縛下是能變身的地方嗎?

好氣,不想說話。

「大佬,你嫌棄我了嗎?不讓我抱,也不理我。」紅娘子耷拉著唇角,彷彿下一瞬就會哭出來。

風玫極力繃住臉上的表情,吐出兩個字:「嫌棄。」

聽到這無情的兩個字,就在系統都要以為紅娘子要哭出來時,她卻是聳動了一下鼻尖,微抬了下巴,一臉傲氣的模樣:「我不嫌棄大佬。」

風玫:「……」呵呵,我是不是該謝謝你的不嫌棄?

系統:【……】乾坤聽書網

看著眼前這個一臉傻相的女鬼,再想到外面那個總想殺她的天師,風玫忍不住一陣頭疼。她怎麼覺得這個世界處處不對勁呢? 在我的BGM中進化 她真的只想安安靜靜地完成任務啊!

「二傻子是不是你搞的鬼?」她嚴重懷疑,太不正常了。

系統一陣懵逼:【什麼?】

「紅娘子,還有那個反派BOSS。」以前的世界中她都是瀟瀟洒灑地一個人浪著,哪裡有這些事。

系統覺得簡直要六月飄雪了:【明明兩個都是你自己招惹的,關我毛事?】

不做你的哥哥 好氣哦,不帶這樣甩鍋的。

風玫想想,好像確實是這樣,嘴裡的話卻毫不停頓:「你有毛嗎?」

系統:【……】機身攻擊,絕對是機身攻擊!

氣了下自家系統,風玫覺得自己的心情瞬間好了,連看紅娘子都覺得順眼了。

果然,日常懟系統有益身心健康。

也虧的系統不知道風玫心中的想法,不然真的又要被氣下線了。

「大佬我們離開這裡吧。」在風玫在心中懟系統的時候,紅娘子安靜下來,莫名覺得心中發毛,「感覺這裡好詭異,很不舒服,有點……冷。」

最後一個字吐出來時紅娘子愣了一下。她為鬼,本為陰物,怎麼會覺得冷呢?

「所以說還是穿厚點好。」風玫瞥了一眼窗外紅色的月光,手上卻是一道力量打入紅娘子的體內。

原本渾身涼颼颼的紅娘子只覺得身體瞬間回暖,整個人也輕鬆了不少,很是舒服的感覺。

作為鬼,不會覺得冷,更不會有溫暖的感覺,可是現在…… 「你……你們陳家的事情跟……跟我有什麼關係?」

馬一航看著自己面前的陳天,感覺到了一絲殺氣,聲音微微發顫。

「跟你沒有關係,但是卻跟你們馬家有關係!」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看著馬一航繼續說道:「你一共有十根手指,我現在給你十次機會,回答錯一次,我打斷你一根手指,明白了嗎?」

「你……你要幹什麼?」馬一航的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慌亂。

「今天這件事是不是你精心設計陷害我的?」陳天冷聲問道。

「不是,我沒有陷害你!」

馬一航咬著牙喊道。

陳天淡淡一笑,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抬腿踩斷了馬一航右手的小拇指。

動作連貫精準,彷彿大廳裡面的所有人都能夠聽到那清晰的骨折聲,無數人露出了恐懼的表情,尤其是之前給馬一航作偽證的那些人,此時更是膽戰心驚。

誰能夠想到,陳天竟然會如此暴力?

韓城呂文林兩人相視嘆了口氣,心中雖然清楚陳天這些行為已經跟馬家結下了死仇,但是他們並不後悔,因為他們心中清楚陳天早晚會站在江州的最高峰俯視蒼生!

「啊……」

馬一航躺在地上發出了一聲彷彿能刺穿所有人耳膜的慘叫。

光是聽聲音,在場的這些人便能夠感覺到馬一航此時有多麼痛苦。

「今天的事情是不是你陷害我的?」

陳天的聲音宛如魔鬼一般在馬一航的耳邊響起。

「陳天,我……我他媽早晚殺死你,我要殺你……」

心中的自尊心告訴馬一航,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能承認今天這件事,一旦承認了,那他以後就再也沒有辦法在江州混下去了!

「嘎嘣!」

又是一聲脆響。

劇烈的疼痛險些讓馬一航昏厥過去,身體微微發顫,臉色蒼白額頭上面掛著細密的汗珠,模樣異常凄慘。

「你還有八次機會!」

陳天看著地上的馬一航,淡淡說道。

「別別……我說我說……我求你了,別打了……」

馬一航終於忍受不住那劇烈的疼痛,語氣驚慌的沖著陳天喊道。

「說吧!」

陳天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今天這件事就是我設計好的,我就是想要陷害你,我知道錯了,我……我給你道歉了,我求你了,別打了……」

那種鑽心的疼痛讓馬一航語無倫次,抱著陳天的大腿苦苦哀求道。

「道歉,然後滾出去!」

陳天看著自己腳底下的馬一航,輕聲說道。

「道歉,我道歉……」

馬一航恍惚間答應了一聲,然後跪在地上一邊給陳天磕頭,一邊高聲喊道:「陳天,我知道錯了,我求你了,你放了我吧,我真的知道錯了!」

此時的馬一航只想抓緊時間離開這裡,哪裡還顧得上什麼尊嚴不尊嚴的。

在場所有人在看見馬一航跪在地上之後,全部都露出了震驚的表情,剛才囂張無比的馬一航此時竟然會變成如此模樣。

張恆戰戰兢兢的站在一旁,臉上的表情無比難看,因為他害怕此時的馬一航就是接下來的自己!

「滾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