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起身與諸天對峙,

手中金黑長槍自黑霧中幻化而出。

一聲低語,

「況千歲,你休想。」

拔地飛起,

低吼,

「傷我千歲,爾等納命!」

挽一片槍花幻影,

沖入層疊不絕的神兵利器中去。

「宿主,

宿主你醒醒。」

系統七號徹底放棄後台,

一心一意只想喊醒它的宿主,

「你不能死,不能死啊。

何遽大人正在為你殺敵,

你看他,

你睜開眼看看他。」

同樣的戰鬥。

換人不換章法。

七號估計自己也有些系統崩壞。

此刻它不僅著急苦惱,

還有一點點按捺不住、蠢蠢欲動,想要吐槽。

這漫天的神兵神將,

怎麼跟蝗蟲似的,殺不盡,砍不絕呢?

是不是有點太不科學了?

涼情:一念之愛 這裡的神界和天界,

都沒有人口規劃管制的嗎?

噗。

毫無徵兆。

一團光,

砂鍋般拳頭大小,

如先前的每一次一樣,

突然出現。

系統七號一愣。

旋即破口大罵,

「王八蛋!龜孫鱉兒臭混蛋!

姓小的,

你他媽終於出來了?

你他媽怎麼有臉出來的!」

光團微微抖了抖。

像毛球撓癢似的抖了抖。

悠然自得,

在意識中逡巡片刻,

再度,

如先前一樣,

隨著一聲空氣抽離,

噗地消失。

只是,

與之前完全不同的是,

消失前,

七號聽到了兩聲笑。

嘻嘻。

又欠又賤。

「完了,我瘋了。」

一串代碼組成一隻小短手,

憑空扶額,

「我居然聽見小福子跟我笑,

瘋了瘋了,我一定是系統崩盤了。」

「嘻嘻。」

七號又愣了。

它盯著眼前那隻奇怪的,

由0和1兩個數字,

拼湊組成的,那隻短短小小的手,傻眼。

況千歲感覺身體被掏空。

有那麼一段時間,心臟似被誰攥住,幾欲碎裂。

疼痛持續不斷折磨著她的意志。

路鳥 可這會,

她又壓抑不住嘴角隱隱抽搐。

莫名、不合時宜的,

想笑。

「萬福聖光,初次見面,你好。」

「嘻嘻。千…歲……」 數百年前,神魔大戰。

其導火索不過魔族小子貪嘴偷食。

神魔之間,

自開天闢地以來,

骨子裡便是對立的。

翻墨曾為幼弟殺上天界,

以一挑眾,

殺得諸神心驚膽寒。

此後神界、天界,

凡聞翻墨魔尊之名,皆敬而畏之,避之遠之,唯恐不及。

神兵神將者,

可不知妖界獸王何人、凡界帝王幾許,

但絕不會,

且不敢,

忘記魔界之主姓甚名誰。

一身玄衣,金黑長槍,

橫掃千軍,殺神如麻。

今日再見其威,

諸天兵將無不頭懸刀、股戰戰。

此一程,

遇逆天女魔頭,

一戰艱難,險不歸。

此一程,

遭逢魔尊,求生無念,

戰,或不戰,

只早不晚,終必死。

何遽悶一腔怒火無處宣洩,

對著漫天兵將神器,

只覺眼前皆是枯草油柴,

不斷將他加熱炙烤到更高沸點燃點。

魔尊為心愛之人,

盛怒暴走,

屠仙弒神,

愈戰則愈勇。

威勢撼四方。

飛禽驚而墜地,走獸懼而伏鳴,

天地亦為之色變。

這一戰,

彷彿沒有終點沒有盡頭。

直到夜色轉明,天將破曉。

何遽終於感到疲憊吃力。

魔尊再強,

總有魔氣枯竭後勁不足的時候。

而那些天丁、力士,

即便沒有神將坐鎮指揮,

仍然不死不休。

更別說其真如七號所擔憂,蝗蟲般無盡無窮。

況千歲重新睜開眼,

入目所見,

便是烏泱泱的神兵舉著槍叉劍戟,

蜂擁而上,

對她家太子招招奪命。

而太子,已顯疲態,攻勢不足,大約強弩之末。

她一點點撐起身體。

動作極慢。

對身後隔著一屏結界,不斷勸著求著,讓她別亂動,別再逞強的話,充耳不聞。

「太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