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走了!”秦巖掃了一眼地上,發現沒有蠱蛇後趕快說。

聽到秦巖這樣說,馬嬌這才轉過頭向地面上看去。

當她發現蛇果然不見後,立即準備從秦巖的身上跳下來。

不過馬嬌在跳下來的那一刻,想到了剛纔抓住了秦巖那東西的場景,臉上頓時升起兩朵紅暈,顯得嬌羞無比。

“走吧!我們繼續前進!”趙子神當先向涼亭走去。

“趙大師,等一等,你還沒有幫我找慕容雪菡呢!”

“嗯?你說的是那個女鬼僕?”

“對啊!”

“一個女鬼僕而已,你多抓幾個不就可以了嗎?”趙子神詫異地看着秦巖,覺得秦巖特別古怪,爲了一個女鬼僕居然這樣大動干戈。

秦巖搖了搖頭說:“她不是鬼僕,她是我的朋友!” 趙子神嘆了口氣,無奈地說:“天師啊!你有所不知,我這百靈追魂術是很耗費魂力的!能把你們兩個找出來那已經不錯了!”

說到最後,趙子神擺了擺手說:“罷了!罷了!我還是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吧!只求天師在幫我孫兒續命的時候能盡心盡責就行!”

“那是自然!”秦巖當即答應下來。

趙子神點了點頭,再次施展百靈追魂術,將慕容雪菡找了出來。

慕容雪菡剛一出現,就一把抱住了秦巖,有些哽咽地說:“主人,你沒事吧!真是太好了!”

看到慕容雪菡和秦巖這麼親熱,馬嬌立即乾咳了一聲:“喂喂喂!你們幹什麼呢?趕快走吧!”

馬嬌雖然也知道養女鬼就是爲了享樂,也覺得秦巖肯定把慕容雪菡咔咔嚓嚓了,但是不知道爲什麼,看到他們兩個這麼親熱,心中就不舒服。

慕容雪菡趕快鬆開秦巖的脖子,臉上羞的升起了兩片紅暈。

剛纔被慕容雪菡緊緊地抱着,秦巖再次感受到了大胸美女的熱情不好受!

被肉球緊緊地擠壓着,秦巖有些呼吸不暢。

因爲激動而心跳加速,秦巖急需新鮮的口氣。

可是慕容雪菡偏偏在你嘴邊說話,將她吸進去的氣,吹進了秦巖的嘴裏。

雖然慕容雪菡口氣清新又芬芳,但是氧氣太少了。

秦巖現在需要的是氧氣。

看到秦巖和慕容雪菡就像經歷了生死離別,趙子神頗爲玩味地聳了聳肩,在心裏面暗道,年輕小夥火力就是壯,不但和鬼玩的不亦樂乎,就是和人也玩的不亦樂乎,也不怕被吸乾。

趙子神還以爲秦巖不但和馬嬌有一腿,和慕容雪菡也有一腿。

如果秦巖知道了趙子神心中的想法,肯定委屈極了,別說玩了,他們連深入的探討都沒有探討過。

剛準備上臺階,秦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趙大師,你能不能用百靈追魂術把張迪找出來?”

趙子神搖了搖頭:“我的蠱蛇沒有嗅到張迪三魂的魂味,根本找不到他,咱們只能進入裏面找了!”

直到此刻秦巖才知道,原來剛纔八條蠱蛇人立起來,是在嗅他們身上的魂味。

上了涼亭,當趙子神看到石碑上的四個字後,不由眯起了眼睛,一字一字地念起來:“擅—入—者—死!”

秦巖這時才知道,原來石碑上面的四個字是擅入者死。

很多墓葬爲了嚇唬盜墓者,一般都會寫一些恫嚇的字,讓盜墓者知難而退。

趙子神搖了搖頭,無語地說:“這些人不知道是怎麼想的,好像你寫了,別人就不敢盜墓了。”

凡是敢盜墓的,你即便寫了這些話,盜墓者也不會退縮。

凡是不敢盜墓的,他壓根就不敢下來,更不會看到這些的。

繞過石碑,下了涼亭,秦巖三人一鬼來到了寬約五六米的水渠邊。

秦巖萬萬沒有想到這墓宮裏面居然還有人工修葺的水渠,而且水渠裏面居然還有水,最重要的是水面上還漂浮着好幾口棺材。

這幾口棺材都是鮮紅色的,燭光照在上面,反射出一道道耀眼的紅光。

秦巖擡起頭,目光越過水渠向對面看去。

水渠對面不遠處矗立着一個殿門,殿門的門頭上懸掛着一副牌匾,牌匾上面寫着三個大字。

這三個大字的字體和涼亭上石碑的字體一模一樣,秦巖不認識。

在殿門兩邊,豎着兩個小箱子。

小箱子看起來十分古怪,樣子像棺材,但是是豎着放的。

秦巖從來沒有見過棺材豎着放,所以不敢確定。

“這就是墓宮的前殿了,進了前殿,再穿過中殿和後殿,就能到達公主的正宮了。”趙子神不緊不慢地解釋起來,但是眼睛卻緊緊地盯着前殿門口的兩個小箱子。

“門前沒有護衛和護靈,卻只是放了兩口小棺材,看來這兩口小棺材裏面裝的不是一般的東西,大家要小心一點。”

趙子神話音剛落,兩口小棺材突然響起了“砰砰砰”的聲音。

這聲音雖然只有幾下,而且聲音並不大,但是在古墓之中突然聽到,還是有點駭人。

小棺材的“砰砰”聲剛剛停下,漂浮在水渠裏面的十多口棺材突然跟着“砰砰砰”地響起來,不但頻率快,而且聲音大,就像有人在裏面拼命地捶打,想從裏面破棺而出。

秦巖眯起眼睛向水渠裏面的棺材望去。

這些棺材的棺蓋不時地被推起來,但是好像被什麼束縛住了,緊接着又“砰”的一聲蓋上了。

“不好!我們驚擾了他們,我們必須趕快躍過水渠進入前殿。”趙子神一邊說着一邊向馬嬌望去。

馬嬌點了點頭,從懷裏拿出三個紙紮的駿馬,念動咒語用魂火點燃了三匹駿馬。

三匹駿馬一聲嘶鳴,從巴掌大小的紙馬變成了正常大小的陰馬。

馬嬌第一個騎到馬背上,緊接着是趙子神。

秦巖從來沒有騎過真馬,更沒有騎過陰馬,但是看到馬嬌兩人都騎上了,他也緊跟着騎到了馬背上。

等秦巖騎上馬,馬嬌念動咒語,向前指去。

三匹陰馬當即人立起來,並且大聲嘶鳴,然後前腿踏地,彎下膝蓋,從水渠這一邊向另一邊一躍而起。

秦巖只覺得耳邊風聲呼呼,整個人騰空而起。

就在三匹陰馬飛躍到水渠上空的時候,“砰砰砰”的聲音接連響起,一個個棺材的棺蓋當即被打開。

棺蓋撞在了陰馬的肚子上,陰馬悲鳴起來,頓時化作一陣陰風消失不見。

棺材中躍起一道道紅色的身影,分別伸出手抓住了秦巖三人的腳,將他們拉進了水渠中。

“噗通!”

“噗通!”

“噗通!”

猝不及防之下,秦巖三人分別掉進了水渠中。

一股濃烈的血腥味頓時撲面而來,鑽進了秦巖的鼻腔中。

直到此刻秦巖才知道,原來流淌在水渠中的不是水,而是鮮血。 兩道紅色身影同時按住秦巖的肩膀,將秦巖向水渠中的鮮血中按去。

鮮血在瞬間沒過秦巖的鼻子、眼睛,乃至頭頂。

秦巖剛開始十分慌亂,但是當他被按進鮮血中後反而鎮定下來。

秦岩心中知道,此時此刻千萬不能慌亂,否則的話他極有可能死在這裏。

“天圓地方,律令九章,上靈三清,下應心神,赦令一出,斬妖除魔!殺!”秦巖在心中大聲念起來,手握槐木劍向其中一個紅色身影刺去。

槐木劍劍尖閃過道道金光,刺到紅色身影的手臂上。

它的手臂上燃起一團陰火,“呲呲”地燒起來。

它當即鬆開秦巖的肩頭向一邊退開。

秦巖手腕翻轉,又向另外一個紅色身影刺去。

另一個鬆開秦巖的肩膀,向後退開。

秦巖趁機擺動雙腳,游到血水上面,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氣。

“主人!”慕容雪菡漂浮在水渠上空,當她看到秦巖後,當即抓住秦巖的雙肩,將秦巖拉到了地上。

“砰砰”兩聲,水渠中跳出兩個紅色身影,一左一右地站在秦巖面前,目光兇惡地看着秦巖,一步一步地向秦巖走去。

直到此刻,秦巖纔看清楚它們的真面目。

原來這兩個紅色身影都穿着血紅的喜服,就像是一對準備拜堂成親的戀人一樣。

其中男的左胳膊上一片焦黑,正是被秦巖用槐木劍刺中的胳膊。

這一男一女乃是唐朝的血殭屍。

當初建造墓宮的時候,皇帝爲了保護九窈公主不被盜墓者打擾,他聽信讒言將六對準備拜堂成親的新人制成殭屍,並且將參加他們婚禮的所有賓客,以及六對新人的所有親屬殺掉。

然後將他們的鮮血倒進水渠,形成怨靈血池,再將六對新人殭屍鎖進棺材中,讓他們天天浸泡在親朋好友的鮮血中,吸收他們的怨念,最終形成令人聞風喪膽的血屍。

看到血屍向秦巖走去,慕容雪菡當即大喝一聲,向兩名血屍衝去。

與此同時,慕容雪菡大喝起來:“主人,你快跑!”

秦巖在心中苦笑起來,這個時候他怎麼能跑。

他如果跑了,慕容雪菡怎麼辦?馬嬌怎麼辦?趙子神怎麼辦?

秦巖立即擺壇開法,以最快的速度,將香爐、蠟燭、檀香、符紙等準備好。

就在秦巖準備施法的時候,“譁”的一聲,馬嬌從血水水渠中冒出頭。

可是馬嬌剛剛準備爬上岸,又被拉進了血水水渠中。

“師姐!”秦巖大吼起來。

然而馬嬌已經被拉進了血水水渠,根本就聽不到秦巖的話。

“嗎的!血屍!我草你媽!”

秦巖真想衝上去將馬嬌救下來,可是他心中清楚,他跳進血水水渠中也是白搭,還不如擺壇施法,先把和慕容雪菡交手的兩個血屍殺掉,然後再去救馬嬌和趙子神。

畢竟馬嬌和趙子神比他的實力要高,一時半刻還不會有生命危險。

秦巖腳踏七星天罡步,左手捏訣,右手握劍,大聲吟念起來:“天地動,日月明,三魂應,陰陽開,天罰一點驚鬼神,律令一出安乾坤!殺!”

隨着“殺”字喊出口,秦巖掏出一把火符向兩隻血屍扔去。

火符翻飛起來,繞過慕容雪菡,貼在了兩隻血屍身上。

“轟”的一聲,十幾張火符同時燃燒起來。

兩隻血屍頓時變成了火人,淒厲地大聲慘叫起來,轉過身“噗通噗通”地跳進了血水水渠中。

秦巖頓時鬆了口氣,慕容雪菡也鬆了口氣。

“譁”的一聲,血水水渠的水面被破開,四隻血屍同時從血水下躍出,跳到了渠邊。

這四隻血屍,兩隻全身焦黑,就像剛剛被扔進煤爐中燒過一樣。

另外兩隻穿着一身鮮紅的喜服,目光陰冷地看着秦巖。

秦巖還以爲剛纔那兩隻血屍已經被他燒死了,畢竟他剛纔施法的時候,不但擺上了法壇,踩着七星天罡步,而且還手握槐木劍。

無論是這三種的哪一種,都可以幫他增持魂力,滅掉兩隻血屍應該遊刃有餘。

可是誰能想到事與願違,兩隻血屍除了外表被燒的焦黑之外,似乎並無大礙。

“嗷”的一聲,四隻血屍同時大吼起來,向秦巖撲來。

慕容雪菡想也不想,當即向前衝去,幫秦巖擋住了其中兩隻血屍。

秦巖念動咒語,扔出一把火符,將向他衝來的兩隻血屍燒成了火人。

這兩隻血屍轉過身“噗通”一聲,同時跳進了血水水渠中。

就在秦巖騰出手準備幫慕容雪菡的時候,“譁”的一聲,血水水渠的水面再次被破開,四道血屍跳到了渠邊。

其中兩隻正是剛纔被秦巖燒黑的兩隻血屍。

另外兩隻穿着鮮豔欲滴的紅色喜服。

看到這裏秦巖明白了,他打跑兩隻就會跳出四隻,打跑四隻就會跳出六隻。

如果打跑六隻就會跳出八隻。

一想到越打越多,秦巖頓時頭大無比。

而且這些傢伙還燒不死,一旦被他的符火重創,他們就會跳進血水中。

這血水就像他們的療傷聖藥一樣,居然可以熄滅符火。

要知道符火是陰火和陽火的結合體,普通的水根本就無法澆滅,可是這血水卻可以熄滅符火。

“嗷”的一聲,四隻血屍大吼起來,同時向秦巖衝去。

秦巖每次只能對付兩隻血屍,四隻血屍同時向他撲來,他沒有足夠的時間應付。

就在這時,“譁”的一聲,趙子神破開水面探出頭。

他伸手一扔,兩根閃着金光的繩子,分別套住了其中兩隻血屍的脖子。

“天師!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