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赤削然後又是說道,

“想來大家肯定是有疑惑的,那我就說一下吧。”

“我的確是赤家之人,就是這大唐國的大將軍府赤家的公子——赤削。

至於我爲何會出現在這裏,只是我自己的一件小事情而已,大家知道與否都是無關緊要的。

我們既然能在這裏相遇,也算是一種緣分吧。”

衆人點頭不言語,赤削又是說道,

“至於爲何要把伯武和伯威留在我身邊,也是看他們兩個人在外面闖蕩的辛苦和艱辛。

當然了,也有我的私心的,因爲我看重了伯武和伯威兩人的修煉天賦,還有那赤膽忠心。

我打算親自教導伯威和伯武修煉,在武道路途上能夠走多遠,就看他們自己的了。

伯武,伯威,我說了這麼多,那你們以後還願意跟着我嗎!?”

赤蠻和赤霸沒有想到他們的老大,竟然毫不保留的說出自己的心裏話,讓他們兩個很是感動,相互的對望一眼,然後起身面對赤削,雙膝跪地,鄭重地說道,

“願意。

只要老大不嫌棄我們兄弟笨頭笨腦的,願意一輩子追隨公子左右!”

“好了,客氣這麼很做什麼,我不是說過嗎,不要隨隨便便地給他人下跪了,快些起身吧。”

赤削趕緊地扶起赤蠻和赤霸兩人,又是一番說教。

其實說這麼多,關鍵不是給赤蠻和赤霸聽的,而是給對面的那個赤卿聽的。


赤蠻和赤霸兩人又重新做好,這次他們對赤削那可是絕對的忠心不二了。

這種從小時候就開始根深蒂固的情由,那麼會伴隨他們的一生一世的。

赤削看着平靜如常的赤卿,他看不出這個小姑娘心裏所想,但是肯定知道她此刻肯定是在衡量着是否還要跟着自己的。

於是,赤削又是說道,

“剛開始的時候,我也沒有想到要留下你,以爲我們只是平淡的相逢,萍水相逢,出手解決你的麻煩對我來說僅僅是一件小事而已。

至於下定決心要留下你來,是因爲我看見你臉上的那個‘鍋底灰’有點兒的脫落了,暴漏了你的小小的僞裝。”

說道這裏,赤卿連忙地用手掩飾,對此赤削僅僅是笑笑,又道,

“小小年紀就已經懂得掩飾自己的容貌,想來你的容貌絕對是不差的,甚至到了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的地步,儘管說你的年紀纔是有十歲左右。

但是我相信,你肯定是如此的動人美麗,秀色可餐的很。”

這誇獎的話,令的赤卿滿面羞紅,如果不是她面上的那一層鍋底灰的掩飾,絕對的是可以看見地。

看着赤卿那嬌羞的模樣,赤削又是道,

“所以我很好奇,你這麼小小年紀,竟然懂得江湖險惡,掩藏自己,欺騙了衆人,真是不簡單,想來你也不是一個簡單的乞丐吧。

能夠和我說說你的身世嗎,或者是說說你的故事,怎麼樣!?”

赤削不是很相信,如果要不是赤卿經歷一番什麼大的變故,絕對的不會如此謹慎小心,所以赤削斷定她應該是有些故事的。

她擡起頭,眸子裏閃爍着,但是赤卿沒有說話不過那在火光下的眼眸深處,有着潮水滾動。

赤削知道,赤卿還是沒有放心他的人品,所以她不想說,因此赤削也沒有強迫着要人家說,畢竟那是她的私事。

赤卿的不想說,只不過是她心內有道坎,不是任何人都是可以踏進去的,按需要時間的洗禮和見證。

既然赤卿不想說,於是赤削便是轉移話題,說道,


“夜深了,我再去加些乾材,那我們就在火堆旁邊休息一晚,明天出發回去。”

“公子,我們還去大金國嗎!?”

赤蠻出聲問道,不過這稱呼卻不在是‘老大’了,而是‘公子’,赤削對此沒有說些什麼,他們想怎麼叫就怎麼叫吧,名字只是一個稱號而已。

“現在不去,以後再去吧。”

赤削迴應道,他瞥了一眼正在看着火堆發呆的赤卿,見她不言語,又是說道,

“我們回大將軍府吧,我走之前已經說過,明天晚上趕回家的。

但是看今下的形式,我想應該明天一早便是離開這裏回去的。

那餘鱗不知道是否有沒有後臺,我現在的身份還不能露面,所以只能是提前趕回去了。”

“嗯,都聽公子的。”

赤雨、赤蠻和赤霸點頭,而赤卿卻是心不在焉地樣子,她感覺到氣氛有些緊張,好像大家都在看着她,她纔是說道,

“也好。”

衆人在火堆旁邊,或依偎,或獨坐,或抱膝而眠,一夜無話。

……

待到黑夜被第一縷陽光驅散,東方已經泛白,赤削悠然醒來。

見大家都是依然在睡中,赤削不得不出聲打擾大家的好夢了,

“天亮了,我們回去。”

於是他們幾人都是在赤削的催促之下,心不甘情不願地醒過來,然後又在赤削的催促下,像是夢遊一般地離開這個破屋子。

赤卿由於昨日心裏有事情,倒是沒有怎麼睡好,所以她早早地醒過來了,離開這個他們曾經做了好些年的破屋子,心裏有些不捨,就像自己的一件心愛的玩具要被自己扔了一般,一步三回頭地看了好幾遍,最後實在是看不到了,纔是跟着赤削他們的腳步離開。

對於赤卿所做的這些,赤削也能能解的,所以也沒有勸說,也沒有開導她,只是默默地在前面領路回大將軍而已。

爲了不讓有心人注意到他們,所以赤削特意從那些人際比較少的地方,東拐西竄地折回大將軍府裏。

只要是人多的地方,赤削便是搜尋下一條路程,繼續向大將軍府赤家而去。

所以,由於赤削的過於小心,倒是真的沒有被有心人注意的,但是換來的卻是他們用了一個上午的時間,準確地說是一個早晨外加一個上午的時間,終於在中午十分趕到了大將軍府裏來。

還是從大將軍府的後門而入,表明自己的身份後,赤削在赤衛的同意,欣然地回到他自己的住宿。

倒是把正在屋中收拾的紫君和默兒大喜,連忙地去通告家人。

……

話說在赤削交代紫君和默兒她們兩個之後,悄悄地離開了。

等到赫連昭、赤天、赤炎和趙思月、赤豹、赤禾等人趕到赤削的住處時,這丫的已經離開了有半個時辰。


聽說赤削這小子又是偷偷摸摸地離開了,衆人都是頭疼,如今可是關鍵時刻,這小子竟然還沒事找事,這不是給家裏人添亂嗎!?

那趙思月一聽自己的兒子又是乞丐打扮離開,說是找尋從鳳崖城內帶出來的東西,這些重要,萬一出現什麼差錯怎麼辦?

趙思月着急的,也不顧的什麼,很直接地讓赤炎出去再把他找回來,赤炎沒有辦法,只能聽從,其實他心裏也是想要把赤削個i找回來的。

但是卻是被赫連昭給制止了,說是如果再出去尋找,那豈不是鬧得滿京城都是知道我們孩子又丟失了,這樣做不僅會給赤削很大的麻煩,也會讓我們赤家沒有臉面的。

所以,便是沒有了後文,大家都是焦急地等待着赤削按照約定的時間歸來,那感情好呢。

誰知道還沒有到傍晚,這小子竟然回來了,於是他們一行人又是浩浩蕩蕩地趕了過來。

再看到赤削身後跟着的四個人的時候,他們都是不解地看着赤削,像是再表達趕緊地介紹一下呀。

赤削會意,然後一個個地介紹給大家,他先是指着赤卿說道,

“這是卿兒,我給起了個名字叫赤卿,以後就是我們赤家之人了,我打算留在身邊,以備後用。

雖然她看上去黑黑的,那不過是鍋底灰的裝備而已。

待會讓紫君和默兒帶她去梳洗一番就是了。”

“以備後用!?”


赤天和赫連昭等人驚訝地看着赤削的,那表情極其的豐富,什麼叫以備後用的!?

赤削的話語,他說過之後纔有些後悔,這用字有些曖昧呀。

然後他又直着赤雨說道,

“這是小蘿蔔頭,我給他個名字是赤雨,字季飛,以後也在我身邊留着,我親自教導他們修煉,以備後用。”

赤天等人只是看着沒有出聲詢問,他們是想等赤削都是把人都介紹完再問的。

於是赤削又是指着赤蠻和赤霸,說道,

“他們兩個是同胞兄弟,大的叫赤蠻,字伯威,小的叫赤霸,字伯武,修煉天賦很好,我也會留在身邊,親自教導,以備後用。” 第八十六回 武王破天

赤天等人依然沒有出聲詢問赤削說的有些事情,但是赤削知道,他們想要問的恐怕會非常多的。

是的,赤天等人想要問的那真的是很多很多很多的。

只是現在自己還要繼續介紹的,所以他們沒有打斷而已,於是赤削又是和赤蠻等人說道,

“這是我爺爺和奶奶,這是我父親和孃親,這是我禾叔和豹叔。

你們也都同樣地這麼叫也可以,畢竟以後就是一家人了。

和我一樣地見過他們就是了,沒有那麼多約束。”

於是赤蠻等人一起跪在地上,如赤削說的那般,叫聲爺爺奶奶,父親孃親,禾叔豹叔,而赤天等人沒有異議,把他們四人都是扶起來。

見四人的打扮,知道他們都是乞丐,這也沒有什麼,赫連昭吩咐道,

“君兒、默兒,你們兩個帶他們去梳洗打扮一下,然後再吩咐後廚給他們做些好吃的。

對了,你們四個想吃什麼,儘管說出來就是了,不要害怕,就把這裏當成自己的家。”

“嗯,謝謝奶奶。”


“好,都下去吧。”

赫連昭揮揮手,示意他們都下去梳洗一番,再順便吃些東西。

現在屋內只剩下赤天、赫連昭、赤炎、趙思月,赤禾、赤豹和赤削七人,可是除了在對崖州的赤虎之外這就是赤家的主幹了。

還沒有等赤天開口說話,赤削率下說道,

“我知道爺爺奶奶你們肯定會好奇的,我現在不先解釋,先讓你們看看我給你們的東西。

看完之後,就知道我爲什麼會這麼做了,也會知道我現在出現的種種不正常的原因,甚至是出乎你們的表現的行爲了。”

又不等他們回答,赤削折身進入內屋中,那是睡覺的地方,來這裏當然是爲了找個理由,把有些東西從赤霄劍的劍身空間內拿出來了。

赤削這次準備拿出來的是一些物件:

(1)武破天的信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