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賈璉聞言,面色一變,連連擺手道:“免了免了,三弟你那酒,我是一口都消受不了,真跟刀子一樣火辣。我還是去你東來順吃吧……”

賈環哈哈笑道:“隨你。”

……

(未完待續。)<!–flag0048–> 賈璉走後,賈母一行人先在大觀園正門前駐足觀看了番。

雖然園子起好已經有不短的日頭了,可貴妃省親前,衆人卻不好太過隨意進去觀賞。

就算賈府姊妹們,有壓不住性子,想要進去玩一玩,順便看看她們各自的“地盤兒”的,也是央賈環悄悄帶她們進去看看。

不過,幾個人一起進去的還好,若是單獨一個央賈環帶她進去,那就難免要付出一些“慘重代價”。

而後,嚐到甜頭的賈環,就經常邀請個別人,進園子耍耍,看金魚……

此刻舊地重遊,賈環眼神很有深意的看了看林黛玉、史湘雲和薛寶釵三人,讓她們面色有些不自然的羞紅,悄悄的瞪了他一眼……

賈母看着五間高大正門,只見上面桶瓦泥鰍脊,門欄窗槅,皆是細雕新鮮花樣,並無朱粉塗飾,一色水磨羣牆,下面白石臺磯,鑿成西番草花樣。

左右一望,皆雪白.粉牆,下面虎皮石,隨勢砌去,不落富麗俗套。

老太太很滿意,與薛姨媽笑言幾句後,就進了大門。

入目出,

便是兩座大山堆成的翠嶂。

都是有見識的,自然能領會翠嶂的作用。

少不得又是一番感慨讚賞!

衆人心情也就愈佳。

相互扶持着,穿過翠嶂後,路漸寬,就看見一方水池。

雖是水池,卻與小湖一般。

以白石爲欄,環抱池沿,石橋三港,獸面銜吐。

橋上有亭,亭匾上書“沁芳亭”三字。

兩邊紅柱上,書有一副對聯:

繞堤柳借三篙翠,隔岸花分一脈香。

賈母知道皆爲賈寶玉所作,誇了一番,賈寶玉面色漸喜。

一行人上了橋,進入亭內稍歇。

早就丫鬟抱着提前備好的大錦褥子來鋪在欄杆榻板上,賈母倚柱坐下,又招呼了薛姨媽同坐。

薛姨媽看着東邊山上有一帶清流,不斷從花木深處曲折瀉於石隙之下,而後流入池中,激起浪花如雪。

便對賈母讚道:“只這一景,就夠賞一月了。夜裏來此賞月乘涼,卻是難得的佳色。”

賈母呵呵點頭笑道:“是費了心思的。”

又看了眼堤岸邊的金柳桃樹,皆極爲旺盛,心情愈發開懷。

興頭更足,站起身道:“走吧,再逛逛。”

“噗!”

賈母剛說完,姊妹中的林黛玉忽然笑出聲來,賈母訝然看去,道:“這裏也有好玩的?”

林黛玉羞紅了臉,忙解釋道:“不是,是我想起了環哥兒之前講的一個笑話。我講不來,讓他講……”

什麼叫冰雪聰明?這就是!

在人沒張口前,就果斷堵住了爲難的路,並且準確的轉移了矛盾方向……

賈環見衆人都看向他後,好笑的看了眼衝他俏皮一笑,傲嬌抿嘴的林黛玉,遞給了她一個“你懂得”的眼神,羞紅了她的俏臉,然後賈環對賈母等人笑道:“是這樣,有個典故……

孫兒曾聽聞,傳說中,在泰西之國,有一種鐵馬車,鐵馬不吃草,只吃煤炭。

卻力大無窮,一次可以拉動許多人和貨物。

它行走時發出的聲音,也不是噠噠的馬蹄聲,而是‘逛吃’、‘逛吃’以及‘污污污’的聲音。

孫兒就跟林姐姐玩笑道,待園子建成了,她的日子就跟鐵馬車一般。”

賈母等人不解,忙笑着問道:“怎麼講?”

賈環笑道:“逛吃、逛吃,就是每天逛園子,吃東西。至於‘污污污’,嘿嘿嘿……”

眼神同時掃過面色攸然緋紅的林史薛三女,賈環咳了聲,正色道:“林姐姐是嬌氣包,愛哭嘛!一哭不就是嗚嗚嗚?哈哈哈!”

“呸!”

在衆人大笑中,林黛玉紅着俏臉,“惡狠狠”的對賈環揮舞了下小拳頭!

賈母替林黛玉出氣,拍打了賈環一巴掌,嗔道:“胡說,你林姐姐如今越發不愛哭了,你少誣賴人!”

賈環聞言也不辯解,只哈哈一笑,攙着賈母繼續往前走去。

出亭過池,一山一石,一花一木,莫不着意觀覽。

穿過一條石子甬道,忽又見前面露出一所院落來。

賈環笑道:“到此老祖宗可要進去好好看看,這裏便是寶二哥日後的山頭兒,怡紅院是也。”

賈母聞言,果然興致大增,招呼衆人往裏走去。

一徑引人繞着碧桃花,穿過一層竹籬花障編就的月洞門,俄見粉牆環護,綠柳周垂。

賈母與衆人進去,一入門兩邊都是遊廊相接。

院中點襯幾塊山石,一邊種着數木芭蕉。

那一邊乃是一棵西府海棠,其勢若傘,絲垂翠縷,葩吐丹砂。

賈母見之極喜,讚道:“好花好花!從來也見過許多海棠那裏有這樣妙的。”

賈環笑道:“我見着,花兒都長着一個樣。”

賈母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道:“你懂什麼,裏面說法多着哩!”

賈寶玉這會兒來精神了,正色對賈環道:“三弟,這叫作女兒棠,乃是外國之種。

傳說,出自女兒國國主之手。

你瞧此花之色,紅暈若施脂,輕弱似扶病,像不像女兒閨閣風度?”

賈環也正色的看着賈寶玉,豎起大拇指,道:“高,高,二哥你真是高!”

“噗!”

衆人聞言大笑,賈母拍了賈環一巴掌。

賈寶玉倒也沒生氣,也呵呵笑出聲來。

玩笑間,衆人進入房內。

只見這幾間屋子收拾的與尋常屋子不同,竟分不出間隔來。

原來四面皆是雕空玲瓏木板,或“流雲百蝠”,或“歲寒三友”,或山水人物,各種花樣皆似出於名家之手雕鏤,五彩銷金嵌寶,精美非常。

且滿牆滿壁皆系隨依古董玩器之形摳成的槽子,諸如琴劍懸瓶桌屏之類,雖懸於壁卻都是與壁相平。

衆人都贊:“好精緻想頭!難爲怎麼想來的。”

賈母也極爲滿意,讚了賈環一讚。

賈環“吃味”道:“唉,苦恨年年壓金線,爲他人做嫁衣裳!

這虧吃大發了,又有什麼法子?

誰讓二哥是老祖宗的命根子?

罷了,破財就破財吧!

一咬牙,就都給他弄成最好的了。”

“哈哈哈!”

賈母聞言,大笑出聲,對薛姨媽道:“瞧瞧這猴兒財迷樣兒,和鳳丫頭有什麼區別?”

薛姨媽笑道:“他也就是說說,若真財迷,萬不會給自己兄弟置辦的這般精緻。”

賈母笑着點點頭,道:“我知道,他不是個小氣的……走,再到裏面看看。”

衆人繼續往裏走,只是未進兩層,賈母便發現迷了舊路,左瞧也有門可通,右瞧又有窗暫隔,及到了跟前,又被一架書擋住。

回頭再走,看似窗紗明透,又有門徑可行,及至門前,忽見迎面也進來了一羣人,都與自己形相一樣,卻是一架玻璃大鏡相照。

及轉過鏡去,益發見門子越多了。

直轉的賈母暈乎。

賈寶玉走過這處,也極愛這處,很是熟悉。

他對賈母笑道:“老祖宗隨我來,從這門出去。”說着,引着衆人又轉了兩層紗櫥錦槅,果得一門出去,院中滿架薔薇,寶相。

轉過花障,則見青溪前阻。

一條鵝卵石鋪就的路面,蜿蜒崎嶇的繞過青溪,不時有溪水水花濺起,沾溼路面。

溪水清澈,衆人竟能從水中看到小魚鑽遊。

賈母見之愈發滿意。

又細細看了番後,因爲後面還有許多未看,不好多停留,便從後門,出了怡紅院。

衆人一面走,一面說,倏爾青山斜阻。

轉過山懷中,隱隱露出一帶黃泥築就矮牆,牆頭皆用稻莖掩護。

有幾百株杏花,如噴火蒸霞一般。

裏面數楹茅屋,外面卻是桑,榆,槿,柘,各色樹稚新條,隨其曲折,編就兩溜青籬。

籬外山坡之下,有一土井,旁有桔槔轆戶之屬。

下面分畦列畝,佳蔬菜花,漫然無際。

及至路旁,有一石碣,上書“稻香村”三字。

賈環對賈母笑道:“這是給大嫂子準備的,老祖宗,先說明,可不是孫兒小氣,不肯給大嫂風.流富貴居所。這處景好多處都是徵自大嫂本人的意見,大嫂,你說是吧?”

李紈在後面笑着點頭應道:“是,老太太,三弟爲這處,花費的功夫也不少哩!”

賈母極爲滿意,卻嗔道:“我多咱說你小氣了,分明是你心裏弄鬼!”

賈環哈哈一笑,也不辯解。

賈母道:“既然到了,就一起進去看看吧。”

遂引着衆人入了籬笆門內,院內石桌石椅,樸素無華。

唯一奇處,有一杆酒帘,上書稻香村三字,挑於檐下,惹人會意一笑。

衆人步入茅堂,只見裏面紙窗木榻,富貴氣像一洗皆盡。

賈母面色上的笑容淡了些,回頭看向李紈,嘆息勸道:“何苦這般自苦?縱不爲你自己想想,也當爲蘭哥兒想想。”

李紈忙笑道:“老太太,不妨事的。等將帳幔掛上後,也很舒適。”

賈環在一旁笑道:“老祖宗放心,孫兒使人專門打造了些素雅不奢華的家俬,過些時日就會做好,擺放進來就好多了。”

賈母聞言,點點頭不語,又看了看,與薛姨媽說道,倒還有幾分村莊之景,而後便出了這地兒。

一行人轉過山坡,穿花度柳,撫石依泉,過了荼蘼架,再入木香棚,越牡丹亭,度芍藥圃,入薔薇院,出芭蕉塢,盤旋曲折。

忽聞水聲潺湲,瀉出石洞,上則蘿薜倒垂,下則落花浮蕩。

洞口上方題有二字:花漵!

一掃之前稻香村的樸素寡淡。

衆人都笑道:“好景,好景!”

見此奼紫嫣紅的美景,賈母也重新笑的開懷起來。

穿過花漵,前面就要進港洞時,早有從蘇杭請來的船孃,渡着兩隻採蓮船前來恭候。

衆人從小碼頭小心上船,船隻緩緩划動。

透過船艙壁上的小窗,衆人外望,只見水上落花點點,其水愈清,溶溶蕩蕩,曲折縈迂。

池邊兩行垂柳,雜着桃杏,遮天蔽日,真無一些塵土。

忽見柳陰中又露出一個折帶朱欄板橋來,穿過橋去,遙遙便見一所清涼瓦舍,一色水磨磚牆,清瓦花堵。那大主山所分之脈,皆穿牆而過。

清廈曠朗。

賈環對賈母和薛姨媽笑道:“這裏便是寶姐姐的住處。”

賈母聞言,忙命攏岸,衆人順着雲步石梯上去,一同進了蘅蕪苑。

那些奇草仙藤愈冷逾蒼翠,都結了實,似珊瑚豆子一般,累垂可愛。

及進了房屋,竟如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無,案上只有一個土定瓶中並茶奩茶杯而已。

牀亦是單色木牀,只吊着青紗帳幔,十分樸素。

賈母見之,詫異的看向賈環,道:“你這是……什麼名堂?”

賈環哭笑不得,笑道:“老祖宗,真真是……孫兒連寶二哥這般鬚眉人物的住處,都拾掇的那般精美,難不成,到了她身上,還捨不得銀錢了不成?

是她自己不要的,老早就跟孫兒打好招呼,屋子裏不要花花綠綠。

孫兒想着,這屋子是她住,自然怎樣舒坦怎樣住,也就隨她了。”

薛姨媽也笑道:“她在家裏也不大弄這些東西。”

賈母臉色微微嚴肅,搖頭道:“這使不得,雖然她省事,倘或來一個親戚,看着不像。

二則年輕的姑娘們房裏這樣素淨,也忌諱……

我們這些老婆子越該住馬圈去了。

你們聽那些書上戲上說的小姐們,繡房精緻的還了得?

她們姊妹們雖不敢比那些小姐們,也不要很離了格兒。

有現成的東西爲什麼不擺?

若很愛素淨少幾樣倒使得。

我最會收拾屋子的,如今老了沒有這些閒心了。

她們姊妹們也還學着收拾的好,只怕俗氣有好東西也擺壞了,我看她們倒還不俗。

如今讓我替你收拾,包管又大方又素淨。

我有兩件梯己,收到如今沒給寶玉和環哥兒看見過,若經了他們的眼也沒了。”

說着叫過鴛鴦來親自吩咐道:“你把那石頭盆景兒和那架紗桌屏還有個墨煙凍石鼎這三樣擺在這案上就夠了,再把那水墨字畫白綾帳子拿來把這帳子也換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