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賀行雲低笑一聲拿開她的手,吻了吻她的脣,問道:“還有什麼問題嗎?”

賀兮像被雷劈過似地,一味沉溺在溫柔的笑意裏,愣頭愣腦地搖了搖頭。

賀行雲放開她,道:“出去吧。”

賀兮一搖三晃地走出辦公室,直到回到座位上還是雲裏霧裏,腦海中一遍一遍回放着剛纔的情景,差點兒溺死自己。

察覺到自己失態,她懊惱地捂着臉趴在桌子上,突然間又記起一個致命的問題,她是去色.誘的,居然被反色.誘了?!

賀兮捶胸頓足,禍水啊禍水啊,舔舔手指就讓她三魂沒了七魄,連自己姓什麼都忘記了,以後還不被他吃的死死的!

妖孽!她舔舔嘴脣,露出白森森的牙齒,此妖孽還是屬腹黑、色.情座的!

“秦小姐請稍等。”李馨甜美的聲音將她拉回現實。

“好的,謝謝。”另一道女聲響起,聽得賀兮心裏有點兒麻。

腦中警鈴大作,她回頭看去,雖然摘了墨鏡,但那身段氣質外加姓秦,除了秦希恐怕找不出第二人了……

她找行雲幹什麼?

ps:沒收藏沒留言,沒咖啡沒支持……四無青年!淚奔~~ 028 疑似小三出沒(文)

(?)

賀兮蜷縮成一團一步不落地跟在某兩個光鮮亮麗的人後面,隔着一大堆跟班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

很明顯,兩人以前是認識的,這一點讓她十分有危機感,賀行雲從來對人都是冷冷淡淡的,卻對這個前兩天才從國外回來的女人和顏悅色,並且帶着僅僅是旗下電影合作明星的秦希去看她的休息室!從來沒有哪個大牌能有這樣的待遇,兩個波ss圍着她轉……殷翡那張桃花臉一閃而過,賀兮咬牙切齒:那個拉皮.條的!

一行人坐上了電梯,賀兮看了樓層打算跑樓梯,誰知道剛轉過彎就撞樓下上來的人,耳邊一陣噼裏啪啦,兩人也跟着滾下樓。

賀兮雖然被摔得顛三倒四但也知道是身下的護着她滾下來的,聽到身下人吃痛的呻.吟,她連忙爬起來扶他,“你沒事吧?”

男子好像摔的不輕,緩了好一會兒才勉強站起來,咬牙說道:“沒事……”

聲音挺年輕,但個子卻比賀兮高出好大一截,她擡頭看他,驚道:“你流血了!”

男子摸了一把額頭,看着手上的血愣了愣,隨即道:“皮外傷,沒關係。”

賀兮拿出帕子要幫他擦,卻被他一手擋開。

賀兮看他藍色的休閒褲,乾淨的白襯衣,長相和氣質均有幾分出衆,於是猜測道:“你是帝行的藝人?”

男子點點頭,笑了笑便蹲身撿地上的資料。賀兮也幫着撿,看着他的額頭擔憂道:“你額頭破了,先去醫院處理一下吧!”

男子搖了搖頭,道:“不用了,傷口不大。”

賀兮遲疑道:“可是你是藝人……”藝人的臉不是比什麼都重要嗎?

男子自嘲一笑,抱着資料要走。

賀兮看着他手中的資料,眉心微斂,公司的簽約藝人沒出道之前該參加培訓纔對,怎麼淪落到打雜的地步。

“喂!”賀兮叫住他,“你叫什麼名字?”

“景寬。”他答道。

賀兮想了想,又追上去把帕子塞進他手裏,道:“剛剛謝謝你,我叫賀兮,再見!”

景寬愕然回頭,卻只看到賀兮奔下樓的背影,賀兮,全公司上下誰不知道這個名字,帝行總裁賀行雲心尖兒上的人……

賀兮顧不得膝蓋上的疼痛一股腦跑下樓,正撞上賀行雲和秦希肩並肩從房間裏走出來,兩人的距離絕對不超過0.5米。她下意識想躲,卻腳碰腳一個趔趄撲跪到地上,新痛加舊傷,痛得她五官都扭曲了,跪在地上起不來,回頭幽怨地看了兩人一眼,眼淚花模糊下的秦希腦門兒上分明寫着“小三”倆字兒!

一顆眼淚還沒落下來,高大威武的人就快步走過來將她抱起,怒斥道:“誰準你把自己弄成這樣的?”

ps:呼籲收藏咯,收藏哦! 029 防火防盜防小三

聞着熟悉的味道,賀兮把眼淚蹭到賀行雲那價值不菲的西裝上,可憐巴巴地看着他道:“行雲,疼……”

賀行雲看了眼她手臂和膝蓋上的烏青,眉頭緊緊擰起,沉着臉道:“休想轉移話題,我不是叫你回去了嗎?爲什麼不聽話!”

賀兮摟着他的脖子示好地偎到他胸膛上,道:“我是來跟你告別的。

這慌說的,臉不紅心不跳。

賀行雲眯眼睨她,一股風雨欲來的架勢,“需要調教了?”

鑽石暗婚之溫寵入骨 賀兮臉一紅,妖孽,這句話很引人遐想的好不好!

旁邊的一干人被冷落了許久,都不免有些尷尬。而秦希一直看着賀兮,她認出這是機場那個女孩子,卻爲賀行雲的態度錯愕,賀行雲,從來喜怒不形於色的男人會出現那種所謂寵溺的表情?

收斂好自己的情緒,她微笑上前,道:“雲,這位是……”

賀兮眉梢猛地一跳,轉過頭揚起燦爛的笑,道:“你好,我叫賀兮。”

賀希?秦希神色複雜地看向賀行雲。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兮’,不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希’。”賀兮暗自捏着拳頭,下巴微揚,傲然地看着她。防火防盜防小三,這話果然沒錯,自作多情也要挑地方,有她在,所有疑似小三人員都要被槍斃在搖籃裏!

秦希神色微訕,卻極快的掩飾了過去,只將疑惑的目光轉向賀行雲。

賀行雲舉着賀兮,一點兒也看不出吃力,又恢復一貫的風輕雲淡,道:“我的寶貝,賀兮。”

秦希是重重一怔,但其他的人已經見怪不怪,賀行雲冷情是誰都知道的事,但他寵賀兮也是誰都知道的事,說是他的寶貝,一點兒也不爲過。

Wωω• ttκǎ n• ¢○

“秦小姐,失陪。”賀行雲淡然轉身,抱着賀兮直接進了電梯。

電梯裏只有他們兩人,賀兮趴在賀行雲肩頭傻樂,一個叫“雲”,一個叫“秦小姐”,不用說也知道誰自作多情了。

安安靜靜地讓賀行雲上了藥,賀兮看着他道:“行雲,你真好。”

賀行雲手一頓,難得地有些無措,雖然轉瞬即逝,但也能讓賀兮一陣好樂了。

“膝蓋上的傷怎麼回事?”賀行雲板起臉問道。

賀兮癟癟嘴,一副小媳婦模樣,“我就想看看是誰那麼大面子,能在帝行擁有一個單獨的豪華休息間不說,還要你親自作陪。”

酸味兒一下就出來了,小鼻子小眼睛的模樣說不出來的可人,賀行雲忍不住捏了她的鼻頭,道:“她只是一個朋友。”

朋友,怎麼可能只是一個朋友,秦希分明就是一副原配的嘴臉出現的。

賀兮抿抿脣,把他撲倒在沙發上,賀行雲也由着她壓着自己,兩人就這樣疊着,一個順着身上人的頭髮,一個玩着身下人的鈕釦。

不管以前他有過誰,現在只要有她一個人就夠了!賀兮想。

PS:記得收藏哦! 030 酒桌騙局 一

賀兮最終還是光榮下崗,爲此她鬱悶地去了君山老宅,本來打算討回點兒公道的,但賀老爺子只是摸了摸她的頭讓她去逛逛街,說是要開學了。

賀芸妙被三叔關在家裏思過,連電話也給禁閉了,她也不想去碰一鼻子的灰,而溫苗苗那個死沒良心的和喬寧非玩兒貓和老鼠的遊戲玩兒上了癮,成天就跟打了雞血一樣,亢奮地看不見人影,難怪每次提起她,賀行雲總是一句“別人的事你不要管”給堵了回來,這兩人分明就是相見恨晚狼狽爲奸!

所以,賀兮又成了無聊專業戶,每天託點兒藉口跑去公司掃狼,免得她的行雲被狼叼走了。

這天,她正在做餅乾,張媽進來說是江菲樂的電話,她第一感覺就是反感,江菲樂是典型的中國舊社會愛慕虛榮的婦女形象,官太太的架子十足卻比誰都還貪,三叔有一次差點兒被她連累了,連帶着賀行雲的公司都受了影響。本不想接這個電話的,但以江菲樂見縫插針的性格,一定會死纏爛打。

“三嬸,行雲不在,有什麼事嗎?”她接起電話道。

江菲樂在電話那頭笑,“兮兮呀,一個人在家嗎,嬸嬸和葉家小姐在外面喝茶,你也一起來吧。”

“謝謝嬸嬸,不過我一會兒要去行雲的公司,恐怕去不了了。”賀兮儘量緩和語氣道。

誰知江菲樂卻尖酸道:“你三叔雖然不如行雲本事,但對你也還是好,你對我這個嬸嬸就是這種態度?”

賀兮知道不去肯定是沒完沒了,於是趕忙問了個地址就掛了電話。

到酒店包間的時候,賀兮才發現除了江菲樂和葉唯琪之外還有幾個男人,其中一個她還在電視上見過,好像是個什麼局長,長的腦滿腸肥,一臉貪相。

“兮兮,快過來坐。”江菲樂看到她連忙招呼道。

賀兮就知道這頓茶可不是那麼好喝,江菲樂打不到賀行雲的主意,就從她這裏下手了。

雖然不悅,但她並沒有表露出來,依言走到江菲樂身邊,由她拉着介紹:“兮兮,這是汪局長,快叫人。”

賀兮厭惡地看了那人一眼,道:“汪叔叔好。”

汪局長哈哈大笑,指了指身邊的位置道:“兮兮,來這邊坐。”

賀兮被江菲樂推了一把,只得走到位置上坐下,這時那個汪局長滿臉酒氣地湊過來道:“我也比你打不了幾歲,兮兮不嫌棄的話叫聲汪哥!”

賀兮差點兒沒吐給他看,臉上皺紋一羅圈居然還“哥”,要不要臉!

席間賀兮被灌了好幾杯酒,幾次藉口想走也被他們用不同的理由攔了下來,她很少喝酒,腦袋已經有些發暈,突然對上了葉唯琪的目光,她端着一杯酒,神色疏離,幾分徹骨的冷意讓賀兮如芒在背。只一瞬她就移開了目光,但賀兮卻有感覺,葉唯琪似乎一直在有意無意地觀察着自己。

PS:這兩天出去玩兒,祝大家有個快樂的五一! 031 酒桌騙局 二

看着江菲樂急欲推銷自己的模樣,賀兮只覺得作嘔,雖然她從一開始就明白她是想從自己身上得到些好處,但她萬萬沒有想到會是這種方式,她不是陪酒的小姐,憑什麼被揩油還得陪笑?!

一巴掌打開汪局長摸上腰來的手,她猛地站起來,一眼都不想再看這個臭氣熏天的地方,轉身往外走,“我去趟洗手間。

用冷水洗了把臉,她掏出手機正猶豫要不要告訴賀行雲,卻有人突然從背後撲上來抱住她,賀兮從鏡子裏看到身後的人,不由怒火沖天,“你放開我!”

汪局長一臉色.欲薰心,嘿嘿笑道:“都說是賀行雲養的小寵物,還不是拿出來陪人了,今天我就要嚐嚐鮮……!”

賀兮如遭雷擊,江菲樂居然從一開始打得就是這個主意,她居然……無恥!

想吐,胃裏開始翻滾起來,她狠狠踩了汪局長一腳,趁他吃痛鬆手的時候,轉過身來一腳踢上他兩腿間,又掄起包沒頭沒腦地往他頭上砸。

“混蛋,敢佔老孃便宜!老孃抽死你!”

賀兮覺得自己被溫苗苗帶壞了,從來不說髒話的她居然覺得說髒話這麼爽!

打夠了她才撥通了賀行雲的電話,聲音還帶着激動過後的震顫,“行雲,快來惠豐酒店,我……我……”

一通發泄過後,她似乎有點兒腿軟,舌頭打結說不出話來。

“不要掛電話,我馬上就到。”賀行雲在電話那頭說道。

賀兮鬆了口氣又順手把門旁邊的暫停使用的鐵牌子拿在手裏,瞪着地上的人,要是他再敢動作,絕不手下留情。

“你們……這是怎麼了?!”江菲樂突然出現在門口,驚愕地看着這詭異的情況。

汪局長一見她,像見了救星一樣,連忙道:“賀夫人,是你說她不過是賀總養來暖牀的我纔敢動手的,你可得幫幫我!”

江菲樂臉色大變,知道壞事了,連忙轉向賀兮道:“兮兮,今天這事兒只是個誤會,看着嬸嬸的面子上,不要告訴行雲好嗎?”

賀兮眼神如冰,冷冷地看着她,“行雲已經來了。”

“嬸嬸?”她嚼着這個詞輕輕一笑,“我把你當嬸嬸你把我當侄女沒有?”

江菲樂臉色扭曲,指着賀兮尖銳罵道:“你不過就是個野種,等行雲玩兒夠了你還不是一腳踢開,你以爲你能當上賀家的大少奶奶,居然敢來教訓我,你算什麼東西……!”

“你告訴我……”冷酷森寒的聲音從她背後飄過來,“你又算什麼東西?”

江菲樂面色僵硬,青白不斷,待看到賀行雲一臉吃人的模樣,嚇得更是腿軟,顫抖道:“行雲……你別聽這個小野種胡說……事情不是這樣的……!”

這時,地上的汪局長突然涕淚縱橫地哭道:“賀總,這事真與我無關啊,是江菲樂說你默認的我才……我是一時受了矇蔽啊!”

在江菲樂面如死灰和汪局長的哭聲中,賀行雲走過去將幾乎快要癱軟的賀兮抱起。

幾乎在同一時間賀兮手裏的武器也鬆開了,她雙手顫抖着舉起,撫平他額頭的褶皺,咧嘴一笑,“資深掃狼,誰與爭鋒!”

PS:大家要踊躍留言並且收藏喲! 032 賀家女主人一君山老宅。賀行雲半蹲在牀邊撩開賀兮的褲管,輕輕碰了一下膝蓋上的淤青,便惹來她一聲抽氣。?

賀行雲故意使了勁兒,擡眸看了眼努力咬住嘴脣的人,口氣不善道:“知道自己幹了什麼蠢事嗎?”?

賀兮眼淚花兒在眼眶裏打轉,重重地點頭。?

“江菲樂的爲人我知道,就算不去,她也不敢說什麼,以後不準單獨去見她。”賀行雲放輕了動作,囑咐道。?

“我知道了。”賀兮癟着嘴答道,頓了一會兒又道:“行雲,你怎麼那麼快就到了?”從帝行到惠豐至少也要半個小時的車程吧。?

賀行雲讓她躺好,又替她拉上被子,道:“剛好路過……睡一會兒,醒來之後什麼事都解決了。”?

賀兮看着他不肯閉眼,但經了一嚇放鬆之後的困頓感卻迅速襲來,抓緊賀行雲的袖子確定他不會離開,才安心地進入了夢鄉。?

賀行雲看了她一會兒,不可否認,接到她電話的那一刻,他有種想殺人的衝動,看到她平安,先是蜂擁而來的喜悅,繼而是憤怒,恨不得將那兩個人碎屍萬段,他捧在手裏含在嘴裏的寶貝是那些雜碎能觸碰的嗎?該死!?

輕輕吻了她的額頭,他輕手輕腳關門下樓。剛到樓梯口,便聽到賀老爺子怒不可遏地吼道:“我賀徵的孫女兒你也敢賣了,你當真以爲這個家改姓江了嗎?!”說着他舉起柺杖猛地打在江菲樂膝蓋上,雖然老爺子年紀大了,但始終是軍人,下手力度還是大,江菲樂吃痛一聲便撲跪在地上,含着眼淚不敢起身。?

“真是好大的膽子!”賀老爺子直眉怒目,“他姓江的算什麼東西,敢把主意打到我賀家人的身上,說,是誰教你的!”?

江菲樂渾身顫抖,身子微微傾斜,害怕着他手裏的柺杖,一個年逾三十的女人竟也哭得像個小孩。?

賀行雲走過去坐下,淡淡說道:“兮兮睡着了。”?

言下之意就是叫他小聲點兒。?

賀景川站在一邊,臉色也是極難看,可到底是自己的妻子,也不得不站出來說句話,“大伯,菲樂也是一時鬼迷心竅,您彆氣壞了身子。”?

賀老爺子陡然調轉矛頭,用柺杖指着他,橫眉道:“你還好意思說話,我都替你丟臉,一個堂堂正師職的大校竟然連自己媳婦都管不了,由着她把我們賀家的臉丟盡,我早就跟你說過,愛慕虛榮的女人要不得,尤其是軍人,出一點兒紕漏那是要牽連整個賀家的,你看看,她嫁給你這麼些年都幹了些什麼事?!”?

賀景川被罵得狗血淋頭,也不敢再開口,賀景明與聞素素也沒有幫腔的意思。賀老爺子哼了一聲,又道:“這個女人,賀家留不起!”?

江菲樂聞言驚詫地擡起頭,而賀景川也皺眉道:“大伯,菲樂已經知道錯了,您……”?

“知道錯了?”賀行雲冷冷出聲,語帶譏誚。?

PS:今日起,文文每天兩更哦。這次出去旅遊挺驚險的,差點兒就不能好好回來見大家了,大家以後出去旅遊還是找旅遊團吧,有保障。 總裁禁獵區 寵妻十八033 賀家女主人 二

彈了彈指間的煙,幾片菸灰飄下,賀行雲眼簾微垂,神色濃郁,陰鷙漸漸破靜而出,一股驚人的壓迫力自周身散開,猶如一張蛛網,帶着致命的威脅撲向江菲樂,“若是兮兮今天真出了事,江菲樂,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江菲樂背脊一鬆,癱坐在自己腿上,不得不想,幸好賀兮沒有出事,否則……想到此她打了個寒噤,又看向賀行雲,等待下文。

“江菲樂,你總以爲爺爺薄待了四叔,扶持三叔上去,又在軍隊裏給我留缺,是想讓我繼承賀家,且不說四叔不該爭這份家產,就是拱手送給他,他也不是這塊料!”賀行雲利眼掃過賀景川,後者臉色難堪,卻一言不發。

“只要有我賀行雲在,沒有誰能碰她一根汗毛。”賀行雲吐了一口煙氣,道:“江菲樂,不用我教你怎麼做吧?”

江菲樂低垂着頭站起來,默默走到賀景川身後。賀景川表態,“大伯,行雲,以後菲樂會在家裏好好反省,直到大伯消氣爲止。”

賀老爺子冷眼瞧着他,道:“幾十歲的人了,是該要個孩子了,等生了孩子再來老宅吧!”

江菲樂臉色蒼白,賀景川低頭答道:“是。”

“明天辦個家宴,該請的人都請過來,賀家未來的女主人,也是時候和長輩們見見面了。”

賀行雲此話一出,立刻引來幾道震驚的視線,他環視一週,別有深意道:“那個位置,只有賀兮有資格坐。”

聞素素和江菲樂垂下了頭,賀景川稍微沉默,賀景明則是一派波瀾不興。

賀老爺子暗喜地看着他道:“行雲,這話說出來可不能反悔。”

“放心吧,”他站起身來,道:“我會抽時間去拜訪年老爺子。”

流雲山莊。

賀兮安靜地在二樓看着,突然覺得有些好笑,所謂的家宴也能達到如此規模,軍政自古不分家,今天這樣的盛況不是隨時都能看到的。

“你就是賀兮?”門被推開,一個毛茸茸的腦袋探進來。

賀兮轉過頭,看着她詫異地問道:“你是誰?”二樓應該沒人能進來纔對。

“毛茸茸”推開門,頗爲興奮地上下打量她,好一會兒才伸出手道:“你好,我叫霍姿。”

賀兮微愣,隨即也伸出手,一下就準備鬆手,但對方卻抓着她不放,雙眼放光道:“你告訴我怎麼把雲哥拿下的,我也要學!”

賀兮一怔,還沒來得及說話,門口就有人說道:“你要學什麼,行雲已經有主了。”

賀兮擡頭看去,是賀行雲,他身邊還站在兩個男子,年齡不相上下。

“關你什麼事,人家兮兮都沒說什麼。”霍姿回頭衝其中一人扮鬼臉,而後又一臉殷勤地拉着賀兮。

賀兮被她灼灼的目光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只好向賀行雲求救,賀行雲過來抽出她的手,攬住她的腰介紹道:“這是霍家的霍逸,霍姿,許家許東林。”

霍家從政,許家從軍,賀兮不由詫異,他今晚究竟想幹什麼?

ps:發生了點兒事,今天只有一更,對不起大家。 034 強大阻力 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