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負責帶學生們吃吃喝喝的老教授,

叫秋枕月。

學生們喜歡親切的喊他秋老。

興趣班每周三五下午三四節課上課。

每周五的時候,

秋老都會多帶一個小助理過來。

小助理,就是那個蹭飯生。

其實說是助理,

實際是秋老的關係戶——外孫女。

秋老叫她小秋,大家便跟著叫她小秋。

小秋是本校往屆畢業生。

如今正在本地一所大學讀大三。

因為大一大二那會,受秋老監督,日夜K書,提前修完學分。

前陣子提前被一間新科技公司預訂簽約。

這段時間便有些無所事事。

秋老擔心小秋一個人在家荒廢光陰

便讓她每周五,

從他哥那邊過來陪自己上課。

「說的是,早上能睡懶覺,

中午趕過來煮個飯就行。

實際呢,

做完飯我還得替他準備課件做教案。」

小秋不止一次跟春聽雨吐槽,

劇情雷同,

但她忍不住,每周總得再來一遍,

「你們上課用的食材,

我買的,我洗的,我切的。

老秋除了口頭指導,

連現場1V20的操作也是我做的。

小雨雨你說,我慘不慘,棒不棒?」 春聽雨從同情到習慣,

麻木機械的捧道,

「哇,小秋姐好慘,小秋姐好棒。」

「嗯!」

小秋理直氣也壯,

「那反正做一個也是做,

就順便把晚飯一起做了吧。」

春聽雨:「對,小秋姐說的都對。」

他不知道為什麼,

小秋從第一天來興趣班,

就對他特別有興趣的樣子。

但是他確定,

小秋姐並不是想跟她談戀愛。

喜歡年上叔控的小秋姐,

嫌棄道,

「你雖然十八了,但還是太年輕。」

春聽雨:……

良心沒有八卦心大的小秋姐,

安慰道,

「開心點,起碼我不跟你搶曲驚眠呀。」

春聽雨:「Ohyeah,tellmeanotherone!」

(醬?我信你個鬼。)

小秋抬手,

「等等,你這反應不對。」

春聽雨才想說不對呢。

什麼叫小秋和他和曲驚眠啊?

這都哪兒來的邪門歪道亂拉郎。

「我跟少……曲驚眠,

就是普通的同學、朋友關係,

你——別亂說。」

小秋一臉「你好看他好看,你倆真配,不承認沒關係,你說什麼都對,我支持你們」的表情。

看懂了她一長串OS的春聽雨,感覺渾身上下,隱隱作痛。

完了完了,他完了。

一個小秋在這裡,多少個小秋在學校。

這到底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情。

為什麼他一點也沒察覺到。

要被少爺知道,

他這個管家,怕是還沒當,就到頭了。

「姐姐,」

春聽雨一把抓住小秋的手,

現場展示求生欲,

「親姐姐,

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跟曲驚眠,

真的是……」

「我有對象,不是他,他不配。」

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曲驚眠,

語不驚人死不休,

誓要守不住自己跟青梅竹馬談戀愛的事情,

「我對象天下第一好看,

雙商超群,富可敵國,特別好看。

從小到大隻對我好,神仙顏值。」

春聽雨:「啊啊啊——!」

小秋反手按住春聽雨抓著自己的手,

將人制在原地,

不讓他阻止曲驚眠的發言,

「如果我沒數錯的話,

你誇了三遍,你對象好看。

看來確實不是小雨雨。」

曲驚眠快速瞥她一眼,

「你沒聽雨好看。

但是你眼光和腦子不錯。

最好看的,

還是我家千……聽雨你好煩。」

春聽雨掙脫不掉,

拚死在曲驚眠說出千歲兩個字前,

用自創獅子吼,

「啊啊啊」到消音成功。

然而小秋並不在意,

她的重點是,

「我現在算不算,手上握有你們的把柄?」

曲驚眠:「不算。你手上握有的,是聽雨的手。」

春聽雨:……

你們是魔鬼嗎?

……

小秋最終還是把柄要挾得逞了。

曲驚眠很想把他的千歲,

曬給所有同學看,

讓單身狗們羨慕嫉妒恨一下。

但是春聽雨嚴防死守,

寧願答應小秋的「敲詐勒索」,

也不讓曲驚眠解鎖手機屏幕秀桌面壁紙。

曲驚眠:「別裝了聽雨。」

春聽雨:「少!……我裝什麼了?」

曲驚眠看一眼小秋,

又看一眼滿面純色的春聽雨,

「呵呵。

你想穿女裝去漫展想道夜裡睡覺說夢話。

裝什麼被逼無奈。」

小秋:「哦?原來你是這樣的小雨雨。」

春聽雨:……

都是魔鬼。 高三下。

興趣班停課。

曲驚眠整日無所事事,閑得長毛。

因為成績永遠第一,

所以即便全校師生都看出他遊手好閒不求上進,

但也沒人站得住腳去指責什麼。

這天下午上完課。

曲驚眠接到況千歲電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