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談蘇露出些許不好意思的笑容:“能不能借點錢?”

山本警部有些詫異地看了看她,又忍不住轉頭看向蕭睿,後者在對方詫異的視線下轉開了腦袋,盯着點餐檯的一對玩偶發呆。

山本警部又好氣又好笑:“你說你們……算了,奶茶我請了!……服務員,給我也來一杯!”跑了這麼久,他也渴了。

很快,三人就各自捧着一杯奶茶在桌上坐下。

這是一張四人桌,山本警部坐在一邊,談蘇和蕭睿坐在另一邊。

兩人各自垂頭喝着奶茶,等着時間悄然過去。

“舒服……”山本警部喝了一大口冰涼的原味奶茶,舒服地嘆息了一聲。相比較於剛纔在室外的瘋狂奔跑,現在這種清靜涼爽,簡直是夢境一樣啊。

談蘇和蕭睿沒接茬,他們算算時間應該快到了。

【即時任務三完成,獎勵積分100點。】

聽到系統提示,兩人均放鬆下來。

山本警部敏銳地察覺到兩人心態的轉變,立刻問道:“怎麼,跟我說說你們爲什麼會在那幢大樓裏?”

談蘇微微一笑:“警部你呢?”

山本警部愣了愣,隨即笑了:“喲,小丫頭倒是反問起我了!”他正了正臉色,把警官證掏出來拍在兩人面前的桌上,一臉嚴肅:“我是警察,有權要求你們協助辦案。”

談蘇看了蕭睿一眼,後者輕輕對她點了點頭,他很放心將這事交給談蘇。

談蘇便對山本警部一笑:“刑警先生,我說我們只是路過那兒,您信嗎?”

“信,怎麼不信?”山本警部嘿嘿一笑,“這裏又不是你們學校附近,離你們兩人的家也完全是相反方向,你倒是說說,你們怎麼個‘路過’法?”

談蘇笑了笑:“您忘了嗎?我和蕭睿在‘約會’,那地方只是約會時順道經過而已。”

“行了!我可是當了五年警察的人,你那點小心思,就別想瞞過我了!”山本警部輕輕一敲桌子,一臉嚴肅,“我可告訴你們,私自調查很危險。”

見談蘇的表情沒什麼變化,山本警部又嘿嘿一笑:“你們是覺得昨天松本亞希的自殺太蹊蹺了,所以纔來調查的吧?”

松本亞希就是昨天死在談蘇面前的那個女孩。

“警部,所以說……您也是?”談蘇沒有否認。

山本警部也沒隱瞞:“昨晚上我還覺得是一起自殺案,但松本亞希的同學今天告訴我,死的人本來該是她而不是松本亞希!”

談蘇做出願聞其詳的樣子,蕭睿也身體前傾,顯然對此很感興趣。

山本警部呵呵一笑:“不過這是案件內情,不能跟你們這些外人說。”

談蘇:“……”那你還說個引子幹什麼?

蕭睿:“情報交換,如何?”

談蘇轉頭看着他,蕭睿正望着山本警部,臉上帶着自信又欠扁的笑容。

山本警部哼笑:“你們不過是高中生,能跟我交換什麼情報?我可不會被你們騙了。”

蕭睿高深地笑了笑:“我敢保證,我們的情報比你多。不過你要是不肯交換也沒關係,我們可以自己去問松本亞希的同學,說不定能得到更多情報。”

蕭睿的話着實在打山本警部的臉,他在暗示山本警部的詢問和挖掘技巧太差勁,問不到要點。

山本警部被氣笑了:“現在的高中生,都像你一樣鼻孔朝天的嗎?”

談蘇在一邊幫腔道:“不,就他是例外。”

山本警部詫異地看了談蘇一眼,他沒想到剛纔還跟蕭睿沆瀣一氣的談蘇這會兒居然站到了他這邊。

蕭睿側頭瞥了談蘇一眼,平靜的眼神中似乎深深地藏着一抹幽怨。

談蘇朝蕭睿挑了挑眉,難道她說得不對嗎?

蕭睿眨了下眼,似是恍然又得意地笑了:“你說得沒錯,像我這樣強大而自信的人,確實少見。”

“……”談蘇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話再反駁他了。

“哈哈哈你們兩個啊!”山本警部被逗笑,他突然開始喜歡眼前這對有意思的情侶了。

蕭睿依然是一臉平靜,望着哈哈大笑的山本警部說道:“松本亞希的同學,一定告訴你,是手機男友殺死了松本亞希吧?她還說,手機男友本來是她的,是她傳給了松本亞希。”

山本警部臉上的笑容收斂,直起身一臉嚴肅地望着蕭睿,心裏卻異常震驚。

“你是怎麼知道的?”他探究地望着蕭睿。

蕭睿輕鬆地靠在椅背上,笑着開口:“猜的。”

山本警部真是要被他的態度氣得一臉血,那麼詳細的描述,不是知道一些內情,能猜那麼準嗎?當他是傻子啊!

他正了正臉色,嚴厲地說道:“你再不說實話,我有理由懷疑松本亞希的死跟你有關!” 面對山本警部的無端指控,蕭睿自然一點也不緊張:“監控錄像裏顯示她可是自殺的。”

山本警部一愣,這事他是沒忘,斷定松本亞希是自殺的,也正是靠了那盤監控錄像。剛纔他也是被蕭睿震驚到了,這才語無倫次。

不過山本警部並沒有流露出多少尷尬的模樣,他敲了敲桌子,嘿嘿一笑:“說不定是你唆使的呢?”

蕭睿冷笑:“呵呵。”這種蠢問題,他一點都不想回答。

山本警部也不在意蕭睿的態度,自顧自說道:“不過呢,要是你們肯把真相說出來,我就相信你們跟這事無關。”

直到這時候,山本警部還沒把談蘇和蕭睿當回事,只當他們是尋求刺激來調查案件的普通高中生情侶,並且意外獲得了什麼情報。不過即便如此,他也沒太把他們可能說出的情報當真。

蕭睿在山本警部說完後就捧杯喝着奶茶,一副懶得跟他說話的模樣,山本警部原本是看着蕭睿的,見他這樣,只好看向談蘇。他覺得這個女孩比那個男孩靠譜多了。

談蘇有些好笑地看了眼似乎是在鬧脾氣的蕭睿,對山本警部道:“山本警部,既然您也來到了這裏進行調查,想必您也發現了松本亞希的自殺跟半年前那場火災的關係。”

“正是。”山本警部點頭,“我想來現場看看。”

“我們之前已經找過半年前那場火災的倖存者相川良典,他現在就住在火災現場。”談蘇道,“不過他堅稱那場火災是意外,他什麼都不知道。”

“那當然是意外,警方的調查報告可不會錯!” 天價婚寵:總統大人輕點愛 山本警部一臉不高興地說。他見談蘇挑了挑眉,又覺得自己的話似乎說得太滿了,補充道:“基本上不會錯。”

他頓了頓,繼續問道:“你們還發現別的什麼情報了嗎?”

最重要的情報,大約就是纏上談蘇和蕭睿的手機男女友了。那是*的怨靈,足以證明一切。不過就算把手機給山本警部看,他也只會當他們說的是胡話,不會相信他們所謂“怨靈”的說法,除非……怨靈真真實實地對他進行了攻擊。

“我建議你查查相川良典近半年來的行動。”蕭睿忽然插話道,他將已經喝空的奶茶杯子往桌上一放,站了起來,“之後,你可以拿那些交換我們手中握着的、只有我們知道的情報。”

就像蕭睿信任談蘇懂哪些是能說的,哪些是暫時不能說的那樣,談蘇也信任蕭睿的判斷和做法——只要他不刻意作死。所以談蘇也跟着蕭睿站了起來,從包裏拿出一張便條,寫上自己和蕭睿的手機號碼遞給山本警部:“有結果了,請聯繫我們。”

然後,山本警部就眼睜睜地看着在他眼中還是小孩的兩人猶如商場老狐狸一般轉身離去。

談蘇和蕭睿一起向外走時,忽然想起個問題,低聲問道:“坐地鐵回去的錢還有嗎?”

蕭睿腳步微頓,側頭望着談蘇,吐出了兩個字:“不夠。”

談蘇猛地停下腳步,蕭睿也同樣停下,兩人默默地對視了幾秒,然後談蘇一臉認命的表情,轉身回到山本警部跟前。

山本警部驚訝於談蘇的去而復返,正要詢問,就見她有些赧然地開了口:“山本警部,能不能……借點兒錢?”

山本警部愣了愣,突然想起剛纔買奶茶的時候他們也向他借錢來着,不禁笑了起來:“我說,你們倆出門約會,真的一分錢也不帶啊?”

談蘇簡短地解釋道:“我們打的了。”

山本警部瞭然,也站起了身:“行了,你們也別坐地鐵了,我開車來了,送你們回去。”

“警車嗎?”談蘇警覺地問道。警車坐起來是拉風,可要是被警車載回家,可不是件多麼有趣的事。

“放心啦,是我自己的車。”山本警部讓談蘇放寬心,跟她一起向外走去。

昨晚纔剛詢問過兩人,當時記錄了家庭地址,山本警部還記得兩人分別住在哪兒,也就沒問他們,直接將他們送了回去。談蘇這邊住得稍近,她被先送回了家,然後揮手送走了山本警部和蕭睿。

回到家時天色已然擦黑,進屋後談蘇發現餐桌上放了一份豪華的壽司大餐,而旁邊還放着一張紙條,她拿起一看,發現是她媽留的,說是晚上要跟爸爸出去參加爸爸上司的生日派對,很抱歉只能讓她一個人留在家裏了。

對此談蘇自然沒有異議,因爲下午的奶茶,她還不餓,便沒有動壽司,而是先回自己房間,拿個本子開始描畫,將今天得到的信息和自己的猜測一一記下,再進行分析,最終劃定下幾個可能。

當談蘇沉浸在思考中時,她的手機響了。

神醫萌妃:狼性王爺霸道寵 她拿過手機打開,發現是櫻井徹發來的消息。

櫻井徹:蘇寶貝兒,我已經想過了,我決定再相信你一次!

談蘇看到旁邊的好感度已經升到了45%,想到前面幾次掉好感度的驚險,決定讓好感度再上升一點。

我:嗯!我知道你最好了。蕭睿真的只是我的一個普通同學而已,甚至稱不上朋友。在我心裏,只有你纔是最重要的。

櫻井徹:真的嗎?我好開心![大笑]

我:當然是真的,我沒有騙你,我說的都是心裏話。

櫻井徹:蘇寶貝兒,我真的真的好開心哦!

櫻井徹:不過,蘇寶貝兒,你一定不要和蕭睿還有別的男人關係太好哦,我真的會很嫉妒很嫉妒的!

我:一定不會。

櫻井徹:太好了[抱住親]

隨着櫻井徹的話,右邊的好感度上升得先快後慢,在79%的地方停了下來。

談蘇微微呼出口氣,闔上蓋子。

感覺到有些餓了,談蘇便去廚房吃了壽司,吃飽喝足後去洗了個澡。

關於接下來的行動,她還沒跟蕭睿商量過,但兩人默認的是等山本警部查到相川良典在火災後做了什麼事再說。雖說蕭睿自己也能查,但有些需要現場調查,詢問人證的事,還是警察去做最方便。談蘇也不敢跟蕭睿打電話發短信,好不容易哄好了櫻井徹,她真是怕好感度再次唰的一下降下去,她已經被幾次三番的驚險弄得心力交瘁了。還是等明天去了學校再說吧。

洗完澡出來,談蘇邊擦着頭髮邊向自己的臥室走,走到臥室門口時,她突然覺得後頸一涼,彷彿有什麼生物將呼吸噴在她的脖子上。

她驟然停下腳步,猛然轉頭一看,後面什麼都沒有。

她靜立了數十秒,見沒什麼異常,緊繃的心才稍稍放下。雖然這個世界確實有怨靈的存在,但那些怨靈在手機裏,只有好感度到100%或者0%纔會殺死手機擁有者,剛纔應該只是她神經太緊繃了產生的幻覺。

回到臥室後,談蘇想想還是有點不放心,拿出手機看了看,當她確認好感度只比剛纔漲了一個百分點,停在80%,並沒有升到100%或者降到0%,這才真正放心。

正要闔上手機,談蘇發現居然有幾個未接來電和一條電郵。她先點開了未接來電,赫然發現這幾個未接都是蕭睿打的,相隔時間很近。談蘇心中略略一沉,能讓蕭睿連打幾個電話,恐怕是什麼不得了的事。她沒有立刻回撥過去,而是點開了電郵,那依然來自蕭睿,短短几句話就讓談蘇白了臉:談蘇,好感度到80%後怨靈會實體化一次,你小心。

下一秒,談蘇感覺有人從背後圈住了自己,溼涼的氣息落在她的耳旁,一個音色清亮卻語氣低沉的聲音響起:“蘇寶貝兒,好不容易好感度到80%了,我本想給你一個驚喜的呢……可是沒想到,蕭睿那麼關心你,我真的真的好嫉妒呢!”

談蘇身體陡然變得僵硬,推開身後的人體猛地向前一大步,回頭警惕地看着對方。

然而,讓她吃驚的是,她的身後並沒有人。

她匆忙四顧,但她的臥室中空空如也,除了她以外,並沒有別的生物。

談蘇雙手緊握成拳,絲毫沒有放鬆戒備。

剛剛聽到的那句話,被人抱住的觸感,都不是她的幻覺,而蕭睿的話,也證實了櫻井徹在好感度到80%後會實體化。一個怨靈實體化……原本雖然清楚櫻井徹是個怨靈,但畢竟只通過手機跟他交流,談蘇除了怕好感度太高或者太低之外,並沒有怕過這個人,然而現在,一想到一個真正的怨靈就在這個房間的某處,虎視眈眈地看着她,就算對方是那個平常表現得會賣萌會撒嬌的櫻井徹,談蘇此刻依然感到徹骨的涼意。

他剛纔說,他嫉妒蕭睿……那麼實體化的他,會怎麼對她?直接殺了她嗎?還是跑去殺了蕭睿?

談蘇緊張地環顧着四周,也不管對着空無一人的臥室說話有多傻,開口道:“阿徹,你應該清楚的,蕭睿關心我是他的事,並不是我能控制的。”

房間裏靜悄悄的,什麼迴應都沒有。

談蘇呼出口氣,她決定立刻離開這個房間。來不及換衣服,她只能隨便找了件衣服披上,散着一頭溼漉漉的長髮,匆匆打開臥室房門。

開了一半的房門彷彿被什麼強大的力道用力一推,砰的一聲又再次闔上了,握着門把手的談蘇因爲這力道被迫向前一衝,差點撞到門板上去。還沒等她站穩,耳邊響起一個任性又帶冷意的聲音。

“我纔不管呢!我真的真的好嫉妒蕭睿啊,他能碰到你,抱着你,可我只能看着你,真的好難過呢!不過現在我很開心哦,我也可以做讓他嫉妒的事呢……蘇寶貝兒,讓我吃了你好不好?” 櫻井徹的話把談蘇嚇得夠嗆,她正要轉身,櫻井徹就從她身後將她緊緊抱住,那強大的力量,像是泰山壓頂般讓她無法掙脫。而令她慌亂中依然感到驚詫的是,她看不到抱着她的人,卻可以真實地感受到他的強大。

“阿徹,你別這樣!”談蘇掙脫不開,只能着急地說,“我們有話好好說!”

“我纔不要呢!”櫻井徹乾脆從後面將談蘇抱了起來,走向牀鋪,聽得出來他的心情很好,“我要讓蘇寶貝兒好好記住我呢~”

談蘇心中一跳,剛要說話,只覺得身體一個凌空,下一秒便趴在了牀上。她感覺到背上壓了個人體,卻依然詭異的什麼都看不到。

糯米糰子有點拽 只聽櫻井徹輕快的聲音如同響雷般在她耳邊炸響:“這樣……誰都奪不走你了呢……”

眼前這狀況實在是超出了談蘇的預料,她着實有些慌亂,大聲道:“阿徹,你別這樣,我爸媽馬上就要回來了,會被他們看到的!”

“放心吧蘇寶貝兒,他們沒那麼快回來的。”櫻井徹笑着說,“就算他們回來了,也進不來的,你放心哦~”

進不來……

談蘇臉色一沉,櫻井徹變成實體後,除了力氣特別大,還擁有其他超常的能力?應該是的,之前松本亞希的案子被判斷爲自殺,就是因爲在監控錄像中,她是自己走向樓頂邊緣跳下去的,這顯然是手機男友的傑作。

作爲一個普通人類,她拿什麼跟擁有超能力的怨靈對抗?沒人能救得了她,誰來也沒用。

談蘇第一次覺得那麼無助,她無法動彈,只能跟櫻井徹講道理:“阿徹,你不要這樣,你這樣我真的很難過。真的喜歡一個人,不是應該尊重她嗎?你別這樣對我。”

“你說得我都懂,蘇寶貝兒。”櫻井徹的動作頓了頓,卻沒有鬆開談蘇,“可我已經嫉妒到失去理智了呢。我相信,蘇寶貝兒你一定會原諒我的哦。”

“不,我不會原諒你的!”談蘇肯定道。

櫻井徹的聲音停了會兒才繼續:“沒關係,我一定會很努力很努力地讓你原諒我,蘇寶貝兒,你不會不原諒我的,我知道的……”

見櫻井徹絲毫沒有要停下的意思,談蘇臉色有些發白,正不知所措之時,她臥室的房門忽然砰的一聲被撞開了,蕭睿喘着粗氣出現在門口。

談蘇從沒有那麼高興過看到蕭睿出現,怕蕭睿不知道她此刻正面對的狀況,她忙喊道:“蕭睿,櫻井徹正壓在我背上!”

蕭睿面頰微紅,手中握着不知道從哪裏撿來的棍子,看到談蘇似乎是被某種力量壓在牀上無法動彈,衣衫已經有些凌亂,臉色微變,幾步衝過來平行着揮動棍子。棍子經過談蘇身上時彷彿撞到了什麼東西,砰的一聲,聲音還不小,隨之而來的是櫻井徹的痛哼和怒吼:“蕭睿!”

談蘇只覺得身上一輕,而下一秒,蕭睿像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擊中,棍子脫手而出,他踉蹌着向後退了好幾步,撞在書架上,幾本書搖搖晃晃地掉了下來,有一本直接砸中他的腦袋,他本能地向一旁躲了躲,誰知竟恰好躲開彷彿被什麼力量控制了砸過來的棍子。

談蘇忙從牀上翻身坐起,警惕地觀察着已經安靜下來的臥室。

蕭睿靠在書架旁,同樣警覺。

櫻井徹就在這個房間裏,他們能摸到櫻井徹,卻看不到他在哪兒。

下一刻,蕭睿突然抓住了自己的脖子,露出了有些痛苦的表情。

談蘇臉色一變,撿起剛纔滾落在地的棍子,衝蕭睿身前揮了過去。棍子有打中實體的真實觸感,蕭睿滑坐在地,而空氣中響起櫻井徹氣憤的聲音:“蘇寶貝兒,你居然幫着蕭睿打我?我真的很生氣!”

瞥了眼蹲在地上咳嗽的蕭睿,見他沒什麼大礙,談蘇這纔看向前方,肅然道:“我不能讓你傷害我的朋友。”

“朋友?可是爲了你的所謂朋友,你卻要傷害我嗎?”櫻井徹的聲音比剛纔更加憤怒,而牀前的空地上,也隱約現出了他的身影。

談蘇終於看清了櫻井徹的模樣。

雖然手機上櫻井徹的頭像是真人頭像,但畢竟有些失真,真正的櫻井徹,看起來比照片上更秀氣一些,像是個鄰家男孩,然而此刻他臉上憤怒陰冷的表情,卻讓他的怨靈身份更爲貼切。

“你要殺他。”談蘇道,“我不能讓你這麼做。”

“是他先來打擾我們的!”櫻井徹搖着頭,咬牙切齒地望着地上的蕭睿,“他不該出現在這裏!”

話音剛落,櫻井徹手一揮,談蘇便覺得身子一輕,彷彿被一道柔風吹到了一旁。

而蕭睿則沒那麼好運了。他剛喘過氣來,就直接對上了櫻井徹的怒火。

“去死吧!”櫻井徹雙手成爪,隔空向蕭睿用力揮去。

談蘇眼神微變,猛然向蕭睿撲了過去。他要是被櫻井徹殺死在這裏,就真的死了!

談蘇剛撲到蕭睿身上,櫻井徹的攻擊也到了,但她迎來的並非是痛苦的死亡,而是系統的提示。

【護身符已被動觸發。】

房間裏異常安靜。

蕭睿癱坐在書架旁,而談蘇正趴在他身上,護着他的要害。聽到系統提示,談蘇直起身,轉頭看去,原本張牙舞爪的櫻井徹已經消失了。

櫻井徹的實體消失了?還是說,連他的怨靈本體也消失了?

談蘇長長地舒了口氣,還好她還有一個護身符,不然現在恐怕已經死了。

她看向蕭睿,皺眉問了一句:“你沒事吧?”

“沒事。”蕭睿望着談蘇,輕輕回了一句。她的頭髮還是溼的,絲絲縷縷趴在她的肩上,甚至有幾樓調皮地貼在她的額頭,莫名有種凌亂之美。

兩人的距離那麼近,互相間呼吸可聞,蕭睿眸色深了深,不自覺地向談蘇靠近。

談蘇忽然扶着蕭睿的肩膀站起身,又將手遞給蕭睿,後者看看她,抓着她的手站起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