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誰?”重拳在裏面不知道他們指的是誰。

“烏克蘭和美國雙重國籍,東歐最大的軍火商,武器販子,託羅維耶夫。”山狼慢慢地說。

託羅維耶夫,冷戰之後東歐最大的軍火販子,冷戰之後蘇俄龐大的軍火庫變成了閒置品,他看準這個機會將大批的蘇俄庫存武器販賣到世界各地,哪裏有戰爭哪裏就有他的身影,冷戰後的時間他在武器走私和非洲的鑽石貿易中叱吒風雲,賺取了無數的金錢,而近年來因爲國際上的打擊他有所收斂,甚至很長一段時間內都躲在世界的某個角落裏不露面,不知道爲什麼今天會出現在這裏,這種人是不會爲了小規模的交易而露面的,所以山狼判斷恐怖分子肯定有什麼大舉動。

“哦?有意思,這傢伙不是失蹤很多年了嗎?居然出現在這裏。”重拳說,“我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竊聽到他們的談話。”

“嗯,嘗試可以,但不要打草驚蛇。”山狼說。

“放心吧,我還沒那麼魯莽。”重拳很有信心的說道。

懷胎十月 “我通過其他方法進去。”幽靈在耳機裏說,“他們在這裏訂了房間,可能會住在這裏,我上去看看能不能做點什麼。”

“可以,注意安全。”山狼說,“瘋狗,去查查託羅耶夫的情況,看看他們來了多少人。”

“收到。”瘋狗起身向外走。

“其他人各就各位,如果發現有價值的情報我們隨時展開行動。”

幽靈從外牆直接爬上了二樓,隨便找了窗戶鑽了進去,按照重拳提供的情報直接上了二十五層恐怖分子可的房間就在這一層的裏面,幾乎包下了一側的半個樓層。

不出他所料的是這一層有恐怖分把守,他只能從隔壁房間的窗戶爬過去,這可是二十五樓,外面風聲呼嘯吹得他衣服獵獵作響,幸虧幽靈沒有什麼恐高症,而且他也不是第一次幹這種事情,所以並不害怕,只是距離稍長,他費點力氣纔過去,鑽機恐怖分子的房間之後檢查了一下在適當的地方裝上了竊聽器和監視設備,然後從外面在翻到另一個房間,如此反覆幾次之後他將這一層恐怖分子預定的房間全都走了一邊,當然,也全都裝上了設備。

“前期準備工作完成。”幽靈返回到之前與之相鄰的那個房間鬆了口氣,“他們人還不少,不過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收到,你留在上面,我們會給你弄個房間,在裏面監視他們。”山狼說。

“收到。”幽靈說,可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了開門聲…… 房間的主人會拉了,幽靈立即退到陽臺,再次爬到了樓的外面,沿着外面不到十釐米寬度的外延向另一側爬去,腳下就是二十幾層高的樓層在這上面爬行是需要勇氣的。

不過這對幽靈來說還真算不得什麼這種事他又不是第一次幹,所以他只是耗費了點時間就爬到了隔壁,從窗戶鑽進去,裏面已經有人入住,很巧的是主人在洗澡,而且沒關門,而且還是個美女,而且洗澡間的門正對着房門……也就是說幽靈想出去可沒那麼容易。

幽靈小心地向洗澡間裏看了一眼,美女正背對着門口在洗頭髮,幽靈小心的走到門口,將門打開一條縫鑽了出去。

“我的房間在哪?”幽靈看了看恐怖分子控制的方向低聲問。

“等一下,重拳在辦手續。”山狼在耳機裏說。

“知道了。”幽靈回到電梯口坐在一邊的沙發上拿起一份報紙擋住臉。

“2503。”重拳在耳機裏說,“這是離他們最近的房間了。”

“收到,把設備拿上來。”幽靈放下報紙向房間走去,沒有房卡也擋不住他,事實上他進入任何房間都不需要房卡。

沒多久重拳就將東西送了上來,全套的監視設備。

“下面的人還在想辦法,但防禦很嚴格,他們可能沒什麼機會靠近。”重拳說。

“十幾個恐怖分子再加上託羅維耶夫的保鏢,想靠近哪有那麼容易。?”幽靈調試這設備說,很快他安裝的監控圖像都傳了回來,只是房間裏沒人。

“他們正在想辦法捕捉恐怖分子領頭人的面部圖像,確認他們的身份。”重拳說。

“肯定是有點地位的人物,否則也不可能有機會和託羅維耶夫這樣的人接觸。”幽靈調試完設備之後將信號傳給山狼他們,兩邊可以同時觀看監控畫面。

恐怖分子和託羅維耶夫的談話進行了兩個多小時才結束,至於內容他們不清楚,不過從他們的表情上看雙方談的很高興。

洽談結束後託羅維耶夫和兩個恐怖分子的頭目上樓,今晚他們都會住在這裏。

“面部識別結果出來了,這兩個人是曼索爾?巴拉斯的左膀右臂,身份類似於智囊或者參謀,幾乎是常年和曼索爾?巴拉斯形影不離。”軍醫看着cia傳回的資料說,“他們上次出現是在半年前的伊拉克北部,這半年來幾乎消聲滅跡,沒想到他們會出現在這裏。”

“還有其他線索嗎?”山狼盯着屏幕問。

“沒有,這段時間他們的去向完全空白。”軍醫說。

這時兩個頭目和託羅維耶夫已經到了二十五層,出了電梯奔預定的房間去了。

各自房間裏雙方都在對這次會面進行着討論,託羅維耶夫對這次的合作還是很滿意的,他告訴手下人聯繫在俄的關係,儘快將貨物運出來,這可是一筆大買賣。

其實雙方這次洽談的主要內容是購買一批常規武器和相應的彈藥,價錢恐怖分子一方居然沒有表示不滿,甚至連討價還價都沒有,但他們後來又附加了一個條件,那就是除了這些常規武器之外他希望能僱傭一支俄國僱傭兵協助作戰,同時託羅維耶夫提供一些化學武器,對於最後一條託羅維耶夫還是非常謹慎的,要知道現在他的生意不好做,如果連化學武器都賣給恐怖分子,而且是用在伊拉克戰場上,那自己恐怕是自尋死路了,所以他給出的答覆是其他的都好說,這一條自己要考慮一下。

託羅維耶夫很清楚恐怖分子要買化學武器肯定不用來研究的,他們沒那個能力,恐怖分子的實力也就停留在生產毒氣和化肥的水平,所以無論如何不能將成品賣給他們,在經過討價還價之後他最終決定將一些簡單的化學配方賣給恐怖分子,這也算是給恐怖分子一個交代,就算生產出來用在戰場上自己也容易推脫。

而恐怖分子方面對於這個結果也是比較滿意的,拿到配方之後自己想辦法生產的成本要比買成品低得多,雖然這需要建立一個系統的加工廠,但計算起來還是很划算的,這些底端化學品伊拉克的老舊工廠基本上能滿足需求,回去規劃一下,拆卸一部分設備重建,在找一些技術人員來估計最快兩三個月就能投產,這可是殺手鐗,其實原本他們並沒有動化學武器的腦筋,之前他們的庫存足夠消耗一陣的,但本?艾倫他們在山區發現了他們藏匿的武器庫之後招致空軍的轟炸,那些被他們當作殺手鐗的化學彈頭毀於一旦,曼索爾?巴拉斯又差點被打死,所以在經歷了這次生死浩劫之後他左思右想還是覺得手裏有點高致命武器心裏纔會踏實,所以纔有了這次談判和交易。

兩人和曼索爾?巴拉斯通話內容基本上都被山狼他們竊聽到,這可是意外收穫,他們立即將信號傳給cia,那邊開始通過通訊信號對曼索爾?巴拉斯進行定位。

“總算是有線索能找到曼索爾?巴拉斯。”山狼搓着手說,“實在是太棒了。”

“呃……那這些傢伙怎麼辦?”幽靈問。

“除了兩頭目和託羅維耶夫之外其他沒必要留活口。”山狼說,“這三個傢伙的懸賞價格都不低,別弄死。”

“好吧。”重拳從包裏拿出兩支mp5sd衝鋒槍,“我和幽靈就能搞定他們。”

“彆着急,看看他們還在說什麼。”山狼說。

“你們聽吧,我們做戰鬥準備。”幽靈放下耳機,看了看重拳手裏的槍,“這玩具實在是不順手,有沒有別的?”

“當然。”重拳將腳下的包裹踢給幽靈,“你自己選吧。”

“我看看你都準備了什麼玩意兒。”幽靈打開包裹,很快從裏面翻出一支m4a1,“這個還湊合。”

“別忘了這裏是酒店,你那玩意兒穿透力有點大,停止作用太差,容易誤傷平民。”重拳不覺得自己的選擇有什麼問題。

“那是使用者的問題。”幽靈檢查了一下槍支,“放心,我還沒那麼笨,會掌握尺度的。” 既然確定了行動方向,那就沒什麼可猶豫了的,大家都開始做動手準備,就在這個時候負責監聽的軍醫有了新發現,託羅維耶夫覺得這裏不安全,要求將整層都包下來保證萬無一失。

“這個主意很好,只不過他們沒機會操作了。”幽靈提着M4A1到窗口,“從外面過去,進房間搞定他們;你行不行。”

“我去,爬個樓有什麼難的,別忘了我也是特種部隊出身。”重拳帶好彈藥跟着到了窗前。

“你們兩個彆着急動手,我們馬上就上來。”山狼在耳機裏說。

“你們負責清理外圍,我們負責俘獲目標,就這麼簡單。”幽靈看了看時間,“趁着他們還沒來得及將整層都包下來,抓緊時間。”

“知道了,你們先做好準備,我們馬上就到。”說話的過程中山狼已經進入了大廳,爲了不過於引人注目他們是分批進來的,武器藏在大衣下面或者揹包裏,上的電梯直奔二十五層。

“軍醫,儘快屏蔽監控系統。”山狼在耳機裏說。

“正在處理,馬上完成。”軍醫回覆。

幽靈和重拳攀這樓體的外面向目標所在的窗戶靠過去,幽靈站在半封閉的陽臺上面,他的腳下就是一個在陽臺上看風景的恐怖分子,這傢伙從沒想過會有人藏在他的頭頂上。

託羅維耶夫的手下正在和其他房客協商更換房間的賠償問題,而恐怖分子也已經開始佔領這一層的電梯和樓梯間,一切似乎都在按照他們的意願進行,山狼他們剛走出電梯就迎面遇到了恐怖分子。

“對不,請問你們住在哪個房間?”兩個恐怖分子攔在他們面前,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語說。

“2503,怎麼了?”山狼裝作一臉茫然地看着兩個人。

“呃,是這樣。我們打算將這一層都包下來,所以你們看需要多少賠償?”恐怖分子說。

這個時候軍醫在耳機裏低聲說:“監控系統已經屏蔽,可以行動。”

“哦,那你和我們的老闆談一下吧。”山狼指了指電梯。

“嗯?”恐怖分子沒明白,電梯是關着的,而且就停留在這一層。

就在兩人愣神的時候橫炮和瘋狗突然動手,捂住他們的嘴巴用槍頂住他們的身體連續開火,他們推着兩人直接衝進了樓梯間。

很快他們從裏面出來,手槍已經變成長槍,山狼也已經取出了武器,三人開始向裏面推進。

“動手。”山狼低聲說。

幽靈和重拳一直都在等他的命令,兩人分別衝破玻璃進入客房內部,大多數恐怖分子和保鏢都在走廊裏忙於清理這層其他客人的事情,所以房間裏除了警衛之外沒什麼其他人。

突然襲擊是他們的特長,兩人進入房間的瞬間就將毫無防備的守衛幹掉,目標還沒等做出有效反抗就已經被制服、打暈。

山狼他們在走廊裏的清理工作也進行得很順利,敵人幾乎沒怎麼反抗就已經被殺得差不多了,至於正在談判的客人都被他們收繳通訊工具之後統一關了起來。

“準備撤。”山狼看了看時間推薦房門,裏面的重拳正在將兩個昏迷的俘虜裝進袋子,“搞定了,都是活的,沒有受傷。”

“好。”山狼退出去,“軍醫準備車子到後面接應我們。”

“收到。”軍醫簡單回覆。

很快所有人都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在電梯集合,他們乘坐電梯下到二層,然後走樓梯從側面下去,走後門離開,三個俘虜被塞進了後備箱。

“我們去哪?”幽靈發動汽車問。

“酒店是不能回了。”山狼拿出電話,“CIA應該有地方。”

“沒錯,有這個資源不利用簡直就是浪費。”重拳說,“不過我們可是抓到了兩個恐怖分子的重要人物,他們是不是該給點酬勞。”

“當然。”山狼點了點頭。

很快他們就敲定了落腳點,CIA的人前來接應他們到了城區的一個隱蔽處,本艾倫告訴山狼,審訊的時候他們必須在場旁聽,這個他已經和CIA上層溝通好了。

冷酷爹地:媽咪有點酷 兩個曼索爾巴拉斯的高級智囊是純粹的文官,他們應該不會太難對付,反倒是那個託羅維耶夫有點麻煩,這傢伙經歷豐富,見多識廣,恐怕不是那麼容易搞定的,不過山狼他們並不擔心這些,反正是CIA接手,他們只要個結果,至於採取什麼手段不是他們能確定的。

“什麼時候開始?”山狼問一個從身邊經過的工作人員。

“他們還在準備,別擔心,到時候會叫你們的。”工作人員說。

“這裏就是他們的沙特總部?”重拳看着寬大的辦公區問,“更像是商業化的寫字間。”

“本來就區別不大,只是這裏的業務和外界不大一樣罷了。”幽靈衝了杯咖啡坐在一半慢慢地喝着,“其實我對這種地方沒什麼好感。”

“那又能怎麼樣?我們也不用長期呆在這個地方。”山狼說。

“一個審訊有什麼好準備的?這麼費勁?”橫炮有些急躁。

“或許他們是在玩兒心理戰吧,讓俘虜感覺恐懼。”山狼看了看時間,的確時間有點久了。

“反正沒什麼事情,等吧,我們也不用費力氣,只是有資格知道他們招認的內容。”重拳靠在一邊的沙發上,“但願這次我們能找到曼索爾巴拉斯。”

“隊長那邊已經開始了對手機信號的追蹤,很快就會有結果的。”山狼說,“只是我們恐怕趕不上這次任務了。”

“真是可惜,出來沒多久就遇到了這種事情,早知道出來了。”軍醫說。

“不出來你就沒機會得到這個消息,總之找情報和完成任務這兩件事我們只能幹一樣,真是有點鬱悶,怎麼感覺什麼事情都靠我們自己一樣,CIA和軍方的情報機構好像起不到什麼作用。”幽靈無奈地搖了搖頭,“別說什麼世界第一大情報機構,我們隨便逛個街就找到的東西他們進入大費周章的毫無收穫,這是不是有點可笑?”

“只能說我們的運氣太好,走到什麼地方都能遇到轉機。”山狼說,“可惜這麼一來我們就太累了。”

“怎麼還沒開始?”幽靈起身去裏面查看情況,結果發現裏面的通道有兩個特工把守。

“對不起,未經允許禁止靠近。”特工舉起手擋住幽靈。

“我們是得到允許旁聽審訊的。”幽靈說。

“抱歉,我們沒接到任何這方面的通知。”特工冷冰冰地說。

幽靈可不管那麼多,他也沒耐心去問其他人怎麼回事,立即動手,將兩個傢伙打趴下直接闖進去。

等進到裏面他才發現審訊已經開始了,這些王八蛋太不守信譽了,說好的一起審訊,幽靈很生氣一腳將房門踹開,裏面的人嚇了一跳,負責深吸的CIA特工迪南很尷尬的看着幽靈:“你……怎麼纔來,爲什麼不敲門?”

“我是來旁聽的。”幽靈陰着臉坐在一邊。

“呃……別生氣,他們可能叫你們晚了點,不過我們也剛剛開始。”迪南尷尬地說。

“是嗎?”幽靈盯着已經渾身時傷的曼索爾巴拉斯首席智囊巴索夫冷嘲熱諷的說,“那你們的動作還挺快嘛!”

其實迪南並不情願由山狼他們來旁聽,上面的命令是下來了,但命令中透漏出了一些無奈他也能體會到,所以故意拖延時間,原本他沒想讓山狼他們知道,打算問出結果將可以透露的告訴他們就是了,但沒想到幽靈會直接闖進來。

“年輕人,這很不好,這會影響我們之間的合作。”山狼從外面走進來,“如果你不希望我們旁聽可以直說,有事情可以商討,但這種單方做主的事情我是很反感的,所以別怪我找你們的麻煩。”山狼看着房間裏的幾個人,“你們都是特工,但我提醒你們,別打我們的主意,否則我們我保證你們死的很慘。”

這幾句話說的火藥味有點重,山狼真是一點客氣都沒留,他對迪南的做法相當的都不滿意。

“你們是什麼東西?居然敢威脅我們?”一個特工很囂張地站起身,但還沒等他有什麼動作就被幽靈一巴掌打回了作爲,“小子,這裏沒你說話的份兒;我勸你老點。”說完幽靈拔出手槍在大腿上蹭了一下,利索的上膛,看着屋裏的幾個人。

“我提醒你們別忘了這是什麼地方。”迪南冷起臉,他並非真的膽小,只是自己剛纔有些理虧,但到了這個時候他還是拿出了一個帶頭人應有的能力,“我就不信你們能把我們怎麼樣?我們之間是合作關係,沒必要對你們低三下四,我覺得審訊對你們全面開放沒有什麼實際意義,你們需要的只是結果,這有問題嗎?”

“有,我們有全決定不參與審訊,但你無權替我們決定。”山狼說,“繼續你的工作,我們不是來找麻煩的,前提是你們也別找麻煩。” 最終迪南接受了山狼的建議,畢竟大家沒有真正開打的意思,都是要了面子和一個臺階,既然山狼他們來了那就要他們聽一下也無妨,反正上面已經給了許可,不管這個許可給的多勉強,起碼是得到了允許,原本想瞞着,但現在已經瞞不住了,倒不如干脆老老實實的接受現實。

於是山狼他們分成三組旁聽三個俘虜的審訊,這個巴索夫還真是一塊硬骨頭,別看他長的文文弱弱的,但面對酷刑還是有一套的,閉口不言,除了慘叫你聽不見他說一句人話。

迪南的人動用了各種辦法,最終也沒能撬開他的嘴巴,無奈之下他們使用了致幻藥物,之所以冒險是因爲這種藥物的致死率很高,這纔將他的心理防線降到最低,這纔算多少有了點收穫。

“這是你們要的東西。”迪南將一份審訊記錄丟在山狼面前的桌上,“曼索爾巴拉斯、哈姆扎的所在地,不過我怕你們趕回去來不及,這種老傢伙肯定會在出事第一時間更換藏身地的。”

“軍方特種部隊已經展開行動,還是有機會成功的。”山狼不緊不慢地說,的確巴索夫招供的第一時間美軍那邊就已經得到了消息,枕戈待旦的各種不對已經在路上,只是在等他們的最終地點而已,所以他們到達目的地的速度肯定比想像的快。

“那你們不能親自幹掉兩個傢伙豈不是很遺憾”迪南說着風涼話,“巖壁我以爲只有大名鼎鼎的黑血才能幹掉曼索爾巴拉斯,沒想到你們卻在這個地方和我們糾纏不清。”

“你別的得寸進尺,我們來這個地方並非出於本意。”重拳在一邊說,“所以惹毛了我們對你們沒好處。”

“哦”迪南摸了摸鼻子,略帶挑釁地問,“那會怎麼樣呢”

“我們當然不敢怎麼樣你們可是世界第一大情報機構。”重拳敲了敲身邊的大魚缸,“不管跑到什麼地方我們都是缸裏的魚是吧”

“這個比喻雖然不是很恰當的,但也算是說明了你們的處境。”迪南略微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過我的魚可不是用來獵殺的,你們不如我的魚幸福。”

“好了,我們該走了。”山狼站起身,“小心你的魚,都很名貴,死了很可惜。”

“不勞擔心,他們很好。”迪南得意地說。

山狼帶着大家離開了cia在沙特的總部,幽靈大罵迪南的不是太去,山狼卻重拳對迪南的魚缸做了什麼手腳。

億萬隱婚:高冷總裁追妻99天 “沒什麼,估計”重拳撓了撓頭,“魚缸快碎了。”

“嗯,乾的好。”幽靈點了點頭,“這種人就是缺乏教育。”

“我們現在去哪”軍醫問。

“換個地方等隊長的消息,如果需要我們回去我們就搭最近一班飛機走。”山狼看了看錶,“上車,先給隊長打個電話。”

本艾倫並沒有叫他們回伊拉克,而是叫他們繼續等小心,反正距離也不是很遠,現在的任務都是由美軍特種部隊執行,他們現在還是先老老實實的等消息爲好。

第二天早上本艾倫那邊傳來消息,任務並不成功,他們沒有找到曼索爾巴拉斯和哈姆扎,兩個地方是空的。

“之前通過電話追蹤的地點呢”重學問。

“那個和俘虜招認的是一個地方,沒有,特種部隊到時候裏面的人剛走不到十分鐘。”山狼說,“隊長叫我們回去,那邊可能有什麼新的任務。”

風雨朝陽 “哦那我們就回去,反正在這裏也沒什麼意思。”幽靈說。

“的確。”山狼點了點頭,“我們坐最近的航班走。”

回到美軍基地的時候是當天晚上,本艾倫在營地門口等他們。

“隊長,有任務嗎”軍醫問。

“目前沒有,怎麼不想回來嗎”本艾倫問。

“那倒不是,我只是覺得應該乾點什麼,否則這麼閒着實在無聊。”軍醫說。

“會有的,彆着急。”本艾倫說,“先去吃晚餐。”

晚上本艾倫給大家介紹了一下昨天的任務。

“遊騎兵的人在你們動手的時候就出發了,他們一直在敵佔區上空徘徊,目的就是爲了節省時間,俘虜招認之後他們立即趕往目的地,但還是晚了一步,曼索爾巴拉斯和哈姆扎剛剛離開,根據他們現場抓獲俘虜的交代,曼索爾巴拉斯是臨時接了一個電話,然後幾急匆匆的撤走了,他們還在臥室裏發現了一些沒能來得及帶走的文件。”

“臨時接到電話那是不是可以認爲是有人通風報信”軍醫在一邊問。

“怎麼可能那麼短的時間怎麼來得及”橫炮搖着頭說,“再說了,消息泄漏的可能性不大。”

“是啊,但這個電話的確值得懷疑。”本艾倫說,“不管怎麼樣,曼索爾巴拉斯和哈姆扎算是跑了,想再找到他們可沒那麼容易。”

“沒關係,總會有機會。”山狼說,“雖然有點困難。”

“從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他們兩個的藏身地點應該還有幾個,大致上在東北部地區,那裏是目前地形環境最爲複雜的地方。”本艾倫在地圖上花了幾個圈,“這些地方還沒有任何一支隊伍做地面偵查,全部在大山深處,人煙稀少,當然恐怖分子可不在少數,向這裏供應物資的車輛就一直沒斷過,這裏肯定隱藏着一些大祕密,只是這片區域太大了,完成地面偵查實在是困難。”

“那我們是不是要去這個地方”橫炮問。

“還不確定,我想去,但美軍上次不同意,所以”本艾倫聳了聳肩,“只能算了。”

“爲什麼不行”軍醫問。

“一支隊伍進去不解決問題,如果隊伍太多了有可能打草驚蛇,目前那邊的確有幾支特種部隊在活動,還沒發現什麼有價值的線索。”本艾倫說,“美軍不打算再投入人力物力。”

“我們可不受他們的管轄,所以應該不受他們的限制。”軍醫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