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說話間,單葫蘆晃動手指,那橙色仙劍落在地面上空一尺處,並漲大了劍身,足夠我倆的空間了。

起!單葫蘆大喝一聲,仙劍忽地升空,嚇的我大叫一聲,趕忙抓住單葫蘆的道袍,我特麼就納悶了,這貨是不是無證駕駛啊?比起我的大黑天神翼,差遠了!真心差遠了。

哈哈哈,我小時候第一次被師傅帶着飛也是你這樣的反應!

當飛劍升空,單葫蘆開始專心的控制着飛劍,狂風在耳邊呼呼而過,那些樹木漸漸的降到了視野的下方,正當我朝着下方小心觀看之時,忽然面前猛然一白,再次嚇我了一跳。

單葫蘆頭也不回的說道,不用害怕,我們在雲朵裏邊呢,一會就出去了!

我特麼不是怕高度,我是對單葫蘆的駕駛技術有點不放心!

不多時面前白霧消散,我倆從雲朵中飛出,那一瞬間,我竟是呆了!

神州大地!浩瀚蒼穹!

唯一能襯托我此刻感慨的,也就這八個字了,飛入蒼穹,附身觀望天下衆生,頓時心胸開朗,天上的飛鳥離自己是那麼的近,彷彿咫尺之間便能觸碰。

豐都鬼域的天空,好清澈!這裏沒有任何的污染,簡直就是世外仙境!

單葫蘆是個懶人,這點,所有人劍院的弟子不可否認,駕馭着仙劍,單葫蘆直接帶着我飛回了人劍院的住所!

酷酷王子賴上你 當我倆從天而降之時,不少人劍院弟子都驚訝道,快看啊,那是咱們師傅,好厲害啊!

是啊,是啊,我將來也要像師傅那樣,翔於九天之上!

師傅後邊是誰啊?

這一句話問出,大家更是瞪大了眼,待到單葫蘆落下地面收起飛劍之後,衆弟子才渾然看清,這特麼的就是我!張亮!

白衝的臉色不太好看了。

你們都退去吧,好好練功,不可偷懶,說完,單葫蘆擺了擺手,示意我跟着他走。

我倆到了屋內,單葫蘆反手關上了木門,但,接下來他做的第一件事情並不是探查我是否爲自凝體,而是拔開酒葫蘆,狠狠的灌了一大口,那不斷跳動的喉結外加咕咚咕咚的聲音,真是沒了半點剛纔那仙風道骨的樣子。

咕咚咕咚,在灌了兩口酒之後,單葫蘆眯眼道,舒服!真舒服!來,張亮,你坐下。

房間內有一個青色的蒲團,顯然是單葫蘆平時打坐時所用的,我盤腿坐好,心裏真是忐忑萬分。

正當我腦中胡思亂想之時,單葫蘆發功了,同時嚴肅的說道,張亮,氣定凝神,專心不二!

強行壓制自己混亂的心情,我將心神平定了下來,與此同時忽覺背上一陣壓力襲來,我不由自主的用力挺直了身板!

壓力隨之一輕,但不多時,又是一陣壓力籠罩了上來,那感覺就像一陣狂風在猛推着我朝前走去。

但!單葫蘆的雙手並未直接按在我的後背上,他是隔空發功,這一點,所有修道小成的人,俱能做到。

這一刻,爲了不使自己露餡,我特意用金石太歲的力量封閉了全身經脈!我不想故意騙他,單葫蘆這個人真的很好,但我爲了自己的大業,我只能這麼做!

過了許久後..

難道…..單葫蘆小聲嘀咕了一下,隨後再次用力的發功,想要強行將真氣輸進我的體內。

下一刻,異變突生!只聽砰的一聲,單葫蘆竟然被彈開了!

修爲四劍境的單葫蘆被一個連聚氣都做不到的小徒弟給彈開了!!!

絕對的不可思議,絕對的不敢想象!

我大驚失色,還以爲自己露餡了!當即趕忙回身扶起單葫蘆,迫切的問道,師傅,師傅,你沒事吧?

單葫蘆面色凝重的搖了搖頭,示意自己無妨,思索良久,他問道,張亮,你父母也是修道之人嗎?

這麼一問,我愣了,我知道這怕是要出現最壞的情況了。

家母一介凡人,不懂修真煉道之說,家父家母常年在外做生意,應該也是不會是修道之人的。我是有一說一,但單葫蘆卻更爲疑惑了。

剛纔單葫蘆強行要把真氣輸送進我體內,但其體內卻有更強的一股氣將自己反衝回來,而將他反衝回來的真氣並非是打通了渾身筋脈所修煉出來的真氣,而是一股自然的氣,是與我與生俱來的氣。

你定是自凝體無疑!

瞞得了一時,瞞不了一世,張亮,爲師與你說實話,你乃是自凝體,無法修真煉道了。

說及此處,單葫蘆臉上也是痛心異常,我資質聰慧,這一點單葫蘆早就知道的,半個月時間不到,就能掌握玄劍九式,這極其罕見,眼看這麼一塊美玉隕落,單葫蘆也是連連嘆息。

我頓時蹲坐在地上,雙目無神一言不發了嗎,特麼的,老子這演技,要是不給個奧斯卡小金人,那真心對不住我!

良久,我頭也不轉機械性的問道,師傅,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能夠解除自凝體嗎?

說到這裏,單葫蘆想了想,用着略微不敢確定的口氣回道,據說雲州迦羅寺有一本奇書喚作《淨魂摩業經》常年修習,能夠使人脫胎換骨,再世爲人,但這淨魂摩業經乃不傳絕學,只有迦羅寺的佛門中人才懂得此功法。

調頻魔法系統 哦,我點了點頭,但並沒有放在心上。

正當我裝的特別悲傷之時,忽然單葫蘆對我說道無妨,張亮,你將體質練好,將來也會是個功夫高手,行走天下九州遇到野獸也能與其博弈一番,自保定然無礙,單葫蘆拍着我的肩膀安慰道。

得知自己乃是自凝體的我,從此意志消沉,當然,這是裝出來的,我必須這麼做!

每逢練功之時,我也是顯得心亂如麻,無法凝神定氣,同樣天資聰慧的智林當然也察覺到了這一點。

張亮,你怎麼了?整日心神重重的模樣?

我擡起頭勉強擠出一絲笑容,沒什麼,我只是在思索如何才能儘快的將劍氣凝結于丹田之內。

智林微微點頭,不再過多發問,但直覺告訴他,事情不是那麼簡單。

當衆人即將散去之時,白衝也不知有意無意的走了過來,拍拍我的肩膀,笑道我,該回家就回家吧,別在這裏丟人現眼了,行嗎? 白衝向來都是囂張跋扈目中無人,這一點,衆所周知,但這突然性的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語,大家有點想不明白了。

衆人圍繞了過來。

白衝更爲得意了,我懶得理他,當即低下頭繞過一旁,卻被白衝伸開胳膊擋了下來。

呵呵,跑什麼?師兄弟們在一起隨便聊聊,不行嗎?廢物!

最後這句廢物,意味深長,大家議論紛紛之時,柳憶香怒道,白衝!你有完沒完了!

感動!徹頭徹尾的感動,憶昔年,是誰曾與自己一道,走遍玄劍山門?

不不不,師姐,我只是實話實說罷了,師傅他老人家也經常教導我們,有一說一,對嗎?白衝臉上得意之色愈來愈濃。

大家不知所以,白衝不再賣關子,直言道,張亮乃是自凝體,天生無法修真煉道,我這做師兄的着實想不明白呀,你幹嘛還來我們玄劍門呢?

一個撼天驚雷!

在這個妖獸橫行的豐都鬼域之上,以武爲尊,修行至上,一個天生無法修煉的人,就好比世俗界中的殘疾人士,如何不叫人痛心?

但在這種痛心之後,所迎來的,恐怕是更多人的嘲笑以及藐視吧?

白衝,我跟你拼了!我裝作很憤怒的樣子,當即朝着白衝奔跑過去,我的憤怒不是裝的,因爲我真的很想扁他一頓!

但我由於不敢使用內力,在我朝其撲過去之時,一個正踹,白衝將我踢飛!

呸!廢物!白衝更爲得意,或許,在他的眼裏,能夠折磨到自己的情敵,那絕對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

我緩緩起身,抹了一把臉上的塵土,虎吼一聲,抄起一塊青石,再次朝着白衝殺了過去!

衆弟子急忙勸阻,好歹是讓我拉了下來,與此同時,單葫蘆也走了過來,問明情況之後,淡淡的說道,白衝,你即刻去戒律堂,將玄劍門規抄寫十遍,次日交予我,張亮,你隨我來。

單葫蘆帶着我慢悠悠的朝前走着,我看不出單葫蘆要帶我往哪裏走去。

但,俗話說,船到橋頭自然直,我倆走了不多時,竟意外的來到了玄劍門的東山亭。

張亮,你陪爲師上亭內歇息片刻罷。

話語中的意思看似詢問,實則含有不容拒絕的威嚴。

弟子謹遵師命!

那東山亭也是玄劍門衆多風景之一,亭內清風悠悠,別緻靜雅,我以前陪同柳憶香也是來過幾次的。

張亮,爲師知曉你的心情,給你,這段時間我整理出來的。

說話間,單葫蘆從懷中抽出一本古書,上述三個古篆文字。

滅九災!

我不明所以,雙手接過,擡頭問道,師傅,這…

這乃我玄劍門三大無上真法之一,飛天連斬你已經見識過了,這其二,便是滅九災!爲師雖然知道你無法修煉,但爲師有種預感,將來你的成就必定在我之上,或許,也是我太敏感了吧!

單葫蘆長長的嘆了口氣,頗爲感嘆世俗風雲。

我靜立其後,默然不語,我這麼做不知道對不對,但我成功欺騙了所有人,而且將這玄劍門的三大真法之一弄到了手,青松真人那天使用過飛天連斬,而這一次,單葫蘆傳我滅九災,我真的感覺自己挺對不住他們的!

此時單葫蘆再次朝前走了兩步,站在了安魂鐘的旁側,幽幽道,想當年,師尊也曾帶我來過此處,並傳於我滅九災,可惜啊,我資質愚鈍,至今無法參透這玄劍無上真法,今日,便賜予你罷。

單葫蘆不再說話了,彷彿在他停止話語的一瞬間,整個世界都靜了下來,似風似霧,如夢如幻的感覺籠罩在我心頭,唯一還能讓我明白這是現實的,也就是面前那嘩嘩作響的擎天瀑布了。

師傅,弟子有一事相求!單葫蘆正愣在原地聚精會神的注視着安魂鍾,忽聽到我這一句,他忙恩了一聲,轉過頭來。

張亮,你且說。

師傅,弟子既然是天生的自凝體,無法修真煉道,那就讓弟子前去看守山門吧,這樣也能使我們人劍院的弟子多出一些修行的時間!

聽聞我此話,單葫蘆竟是愣在了原地,久久不語!

其實,我也是故意這麼說的,因爲單葫蘆傳我滅九災,我肯定不敢公開聯繫,而值守山門,這倒是一個清淨的地方,我沒事的時候,也可以多觀摩一下滅九災,趕緊學會這無上劍法!

不知過了多久,單葫蘆轉頭望向擎天瀑布,感嘆道,我這一生,半世潦倒,到了如今也只是徘徊在四劍境,沒想到,卻能收到如此之大德的徒弟!值也!

從這第二日起,我再無出現在過人劍院的練武場以及練劍坪。

倒是有很多人都注意到了,玄劍門看守山門的道童,至始至終都是那個眉清目秀的小夥子!

而我與老火的關係,則更爲融洽了。

喂,張亮,你說你是自凝體?老火悠悠的靠着山門,猛咬了一大口山梨,晃着二郎腿問道。

我則是輕輕的咬了一小口,入口處,極爲甜美,也不知老火從哪裏摘來的。

是啊,我師傅曾幫我查探過的,肯定是自凝體,所以我就自告奮勇來這裏看守山門了。

我隨性的說道,但他沒有注意到的是,在他與老火確定自己是自凝體的那一剎那,老火的嘴角挑起一絲玩味的笑容。

嘿嘿,張亮,想不想學梵文?

老火湊到我面前嘿嘿笑道,雖然這是在夜晚,但我絕對看清了老火那頗有意味的笑容。

學梵文有什麼用啊?我咬了一口山梨。

誒,話可不能這麼說啊,學梵文好處多的去了,將來你下山,也可以成立個私塾,教別人學習啊,這也是生存之道,對不對?

我能聽懂老火字裏行間的意思,他就是要騙着拐着我,讓我學習梵文,末了,我嘆口氣,搖搖頭,回道,好吧,學就學吧,不過我很笨的啊。

嘿嘿,不妨事,不妨事,我專治各種笨!

不知爲什麼,看着老火那嘿嘿直笑的神情,我忽然特別想念游塵師傅。

我們這一對忘年之交,從此走在了一起,每逢金烏西墜月兔東昇,我便會陪同老火一起值守山門。

老火呢,也夠意思,每次都能弄來一些奇珍異果,其中有很多種類,我別說是吃過了,就連聽都沒聽過。

不過,每次吃完老火弄回來的那些山果之後,我的體內便會出現異樣的情況,今天熱,明天冷,早已成家常便飯,見怪不怪了。

剛開始我問老火那都是些什麼東西,老火的回答,那叫一個另類,什麼老山藥啊,大山棗啊。

到了後來那些果實更爲奇異,甚至有一次老火帶回來的果實竟然是人形的!着實嚇了我一跳。

問及老火之時,老火只是笑嘻嘻的回答,那隻不過是長的巧罷了,人蔘和白蘿蔔也有像人形的呀,對不?嘿嘿。

這天,老火神祕兮兮的對我說道,嘿嘿,小子,來,嚐嚐這次我弄回來的果實,絕對的好東西啊!哈哈。老火的鬍鬚更長了,更白了,那抹雪亮的光頭也更加引人注目了。

有時候在深夜,我都會誤認爲,月亮怎麼離地面這麼近……

不知爲何,在吃了這麼多果子之後,在跟着老火生活了一段時間之後,我外貌氣質着實改變不小。

本來我眉清目秀,器宇軒昂,現在更是劍眉星目,挺拔不凡!

站在老火身旁,比那駝背的老火要高出一頭有餘,老火將手中那泛着幽幽綠光的果實遞給我,嘴裏喃喃道,你這小子,嘿嘿,跟我年輕的時候一樣帥!

噗!

我剛咬了一口那綠色的果實,結果一口就噴了出去。 哎,別別別,這果實可別浪費啊!好東西啊,多少人想吃就吃不到呢!說話間,老火將自己手裏的那顆綠色果實放在嘴邊,狠狠的咬上了一口,隨即半眯着眼,一副超級享受的樣子。

我倒不是覺得果子難吃,只是他難以想象,老火年輕的時候到底有多帥…

對了,你梵文學的差不多了,諾,給你看個東西吧,老火邊咬着那綠色果實,邊遞給我一本看似破破爛爛的….書!

姑且稱之爲書吧。

那本書的破爛程度,絕對比得上老火身上的衣袍!

藉着月光,我依稀看清這書的封面上印着三個梵文大字

《金剛經》

老火,你給我一本佛經幹什麼?再說了,這佛經你從哪弄的啊?

老火嘿嘿笑道,這金剛經啊,是我最喜歡的,你可得好好學啊,必須從頭學到尾!好好練習!以後還要給我背,嘿嘿,天天背給我聽,我最喜歡聽佛經了,就當是你這小子報答我這幾年來對你傳授梵文的恩情吧,哈哈哈。

老火笑的前傾後仰,這點讓我着實想不明白,很好笑嗎?

那這佛經你從哪弄的?這麼破啊,不會是在下邊的集市地攤上花了倆兒銅板買的吧?

藉着月光的照耀,我翻開了那本所謂的金剛經。

哪裏有那麼貴啊!還倆兒銅板!這是我撿的,免費!

噗!一口鮮血噴出三丈多遠,我頃刻間被老火秒殺…

好吧,被你打敗了!

我搖搖頭,仔細的閱讀着那本所謂的金剛經,老火笑嘻嘻的坐在我身旁看着月亮,但其眼中閃出的光芒,卻是那麼的深邃!

經書上第一頁寫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