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說著,她又朝他眨了眨眼睛,水汪汪的,任誰都會憐憫幾分。

薄寒池微怔,像是沒看到她眼神里的乞求,不動聲色地說道:「吩咐廚房再做一份。」

「不用這麼麻煩,我就吃你這塊好了,浪費了多可惜啊!」

誰讓咱從小就懂得勤儉節約呢!

說著,也不管他答不答應,阿黎的手已經伸了過去,直接將盤子端過來。

「從小外公就教導我,不能浪費糧食。」

「所以第一次見你的時候,你連小狗嘴裡的骨頭都不放過?」

呃,阿黎一下子就噎住了,氣鼓鼓地瞪他一眼,「我那是餓極了。」

薄寒池勾起唇,「那誰知道!」

「你……」阿黎深吸一口氣,不屑地別過臉去,「不跟你一般見識。「

女孩兒側臉很好看,瓊鼻直而挺,睫毛很長,很濃,像一把足以撩動人心的小刷子,唇色緋紅,跟熟透了的櫻桃似的,恨不得湊上去咬一口。

薄寒池不由得笑了,垂眸,幾根修長的手指輕輕攫住她的下頜,阿黎不得已望向他。

「都這麼大了,怎麼吃東西還跟小孩子似的,你看你的嘴角。」

說著,他緩緩地湊上去。

阿黎瞬間愣住了,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直勾勾地盯著那一張英媚襲人的面龐。

下一瞬,她的嘴角被輕輕舔了一下。

阿黎只覺得自己的身體跟過電了似的,那一種酥酥麻麻的感覺,直衝腦門,渾身的血液像沸騰了似的,胸前的兩隻小白兔似乎也變大了。

也僅僅只是舔了一下,他很快就正襟危坐。

阿黎狐疑地眨了眨眼睛,不明白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見她一直盯著他不放,薄寒池挑眉,嗓音低沉而暗啞:「你不餓了?」

「我……」阿黎抿抿唇,只得低頭吃早餐。

她本著不浪費的原則,將盤子里剩下的大半塊牛排,吃得乾乾淨淨。

阿黎的手機突然響起來,她下意識地想要拿起來,可,一直粗壯的胳膊率先伸了出去,他毫不猶豫地按下了拒接鍵,「你不是說你很快就要走了,想跟我單獨待在一起嗎?」

阿黎點頭如搗蒜般。

薄寒池垂眸,嘴角勾起一抹滿意的笑,「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接電話了,乖乖地跟我待一會兒。」

「萬一是很重要的電話……」

阿黎有些遲疑。

薄寒池眉梢一挑,說話的語氣陡然加重了幾分,沉著臉質問道:「小黎兒,那告訴我,是你的電話重要,還是我重要?」

阿黎:「……」薄大哥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小氣了?不就是接個電話么!

對上女孩兒錯愕的眼神,薄寒池依舊一副慵懶的神態,可手上的動作卻變了,寬厚灼熱的掌心牢牢扣在她的肩頭,然後將她按進自己懷裡,語氣低沉:「嗯,你好好想一想,別太快告訴我答案。」

阿黎動彈不得,只好乖巧地趴在他的胸口,一雙濕漉漉的眸子轉得很快。

猶豫了一下,她小心翼翼地問道:「薄寒池,你,你是不是不捨得我離開?」

薄寒池一怔,毫不猶豫地否定了阿黎心裡的想法,「沒有,你別瞎想。」

阿黎不屑地輕嗤一聲,小聲地嘀咕道:「……我哪有瞎想!明明是你的情緒不對勁。」

薄寒池:「……」他竟然無言以對,索性沉默了下來,但手上的力道卻絲毫不鬆懈,反而愈發加重了。

阿黎扭頭,瞧了一眼落在她肩頭的「咸豬手」,無奈地撇撇嘴。

很快,放在茶几上的手機再一次響起來。

手機那端,張婉怡恨得咬牙切齒的,目齜欲裂,「賤丫頭,你竟然敢不接我的電話,我的小黎兒要是有個好歹,我一定不會放過你,一定不會……」

坐在輪椅上的蔣勛也著急了,他想了想,拿起手機給薄寒池打電話。

他不是那麼冷血的人,不可能不救小歌兒……

「要不,我接一下?不然它一直響的話,會讓人心煩的。」

阿黎偷偷睨了一眼身邊的男人,小心翼翼地問他。

薄寒池皺起眉,一如剛才,他親手按下了拒接鍵,「不用理會。」

阿黎:「……」搞得你知道是誰打來的一樣!來電顯示明明沒有署名,而且還是一個座機號碼。

「座機打來的,估計就是廣告推銷。」薄寒池不動聲色地說了一句。

阿黎頓時深以為然,的確有很多這種垃圾電話。

就在他掛斷了阿黎的手機,薄寒池自己的手機突然響起來,他微怔,拿起手機瞧了一眼,眸色輕閃了一下,同樣按下了拒接鍵,然後將手機扔到一旁。

「你怎麼不接?」

「不是什麼重要的電話!」

阿黎心裡不安的情緒愈發濃烈,像是滾雪球一樣,越來越大。

她抬起頭,定定地望著他的臉,試探性地問道:「薄大哥,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男人挑眉,一雙湛黑的眸,如深海中的漩渦,直勾勾地注視著她。

阿黎心頭一跳,有些招架不住地挪開目光。

很快,薄寒池勾了勾唇,嗓音低沉得如同撥動了大提琴的弦,他笑著問她:「你希望發生什麼了?」

阿黎微怔,旋即一本正經地說道:「當然是什麼都沒發生。」

為了阻止她離開,老佛爺不惜請了傭兵界排名第三的雇傭隊來抓她,她不覺得在他們的行動失敗之後,老佛爺會就此罷休!

阿黎心裡的不安也是這麼來的,她不相信老佛爺會放過她,他一定在密謀什麼。

薄寒池又習慣性地揉了揉她的短髮,說道:「所以,也一定會如你所願,什麼都不會發生。」

「但願!」

她有些心事重重。

薄寒池垂眸,低頭瞅了一眼腕錶,一個小時過去了,他還有九個小時的時間。

「阿黎,我帶你去逛街吧!」

阿黎下意識地想拒絕,可對上他那一雙幽黯的黑眸,她拒絕的話到了嘴邊,又硬生生地被她咽了回去,不動聲色地改口說道:「好啊!」

薄寒池開了一輛悍馬越野。

半個小時候之後,他們已經在帝都最豪華的購物商城,阿黎原本是不想買東西的,可身邊的男人拉著她走了好幾家奢侈品牌店,但凡她瞧過一眼的,全都被包裝起來。

很快,他們倆人的手裡已經放不下東西了,薄寒池拿起手機給阿一打電話,幾分鐘之後,他們手上又空了下來。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已經過去三個小時了,還剩七個小時。

一陣悅耳的手機鈴聲響起,薄寒池掏出手機,看著屏幕上顯示的「未知號碼」幾個字,他冷不丁眯起眼,一股危險氣息驟然閃過。

「阿黎,你先自己逛一會兒,我接電話。」

撂下話,薄寒池朝著無人的角落走去。

看著那一抹漸漸遠去的背影,阿黎纖細的柳梢眉輕輕蹙起,那一張毫無瑕疵的小臉上滿是愁容,可她心裡很清楚,他要是不想告訴她,就算她磨破了嘴皮子,他也依舊一個字也不會透露。

阿黎撇撇嘴,漫不經心地走進了旁邊的一家女包店,她一眼就看中了擺在陳列架上的綠色水桶包,很小巧,而且是最新款的。

「小姐,那個包能拿給我試背一下嗎?」

阿黎指著陳列架上的水桶包,笑吟吟地問道。

那導購小姐細細打量了一眼阿黎,已經認出了她的身份,似笑非笑地說了一句:「很抱歉!這個包已經有人訂下來了。」

阿黎是真的看上這款包了,又急著問道:「能從別的店裡調貨嗎?」

「小姐,真的很抱歉!這款包整個華國只有四個。」

話音剛落下,一個嬌媚的聲音驀然響起:「這個包我要了,給我包起來。」

那導購小姐立刻說道:「好的,余小姐,您稍等!我這就給您包起來。」

阿黎頓時愣住了,忍不住輕嗤一聲,我擦!剛才不是說這包被人訂了嗎?怎麼現在又能賣了!

「宋小姐,真巧!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余佳欣從頭到腳一身奢侈品牌,加上皓腕上的那一塊手錶,少說也有二十幾萬。

阿黎似乎明白了什麼,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她微揚起下頜,譏誚地睇了一眼余佳欣,眼神輕蔑,「我認識你嗎?」

「你……」余佳欣一下子就噎住了,惱恨地瞪了一眼阿黎。

阿黎聳聳肩,似是毫不在意的樣子。

余佳欣忽然笑了,上下打量了一眼阿黎,忍不住譏誚道:「宋小姐,你這是被薄少甩了吧!你瞧你現在這副寒酸樣兒,怪不得人家不把包包給你試,是擔心你試了之後買不起吧!」

阿黎突然很想跟余佳欣理論一下,她怎麼就寒酸了!她身上這衣服雖然沒她的貴,但她不缺錢啊!只要她想買,就沒有她買不起的。

可,一想到外公說的話,阿黎立刻就放棄了跟余佳欣理論的念頭。

薄寒池掛了線,一扭頭就發現阿黎不見了,他走了幾步,就看到站在愛馬仕店裡的阿黎,連忙旁若無人地走過去,「你怎麼來這裡了?」

阿黎撇撇嘴,可憐巴巴地跟薄大哥告狀,「我就是隨便逛逛,然後在這裡看中了一款包,可人家不願意賣給我,說是被人訂下了,可這位小姐一來,店裡的導購員就把包賣給她了。」

余佳欣一眼就認出了薄寒池,心下頓時大駭,這是怎麼回事兒?不是說宋黎被薄少甩了嗎?還說她得罪了圈內的大老闆,面臨被封殺的困境,所以,她迫不得已選擇了暫時退出娛樂圈。

難道……難道說這一切傳聞都是假的?

余佳欣愣住了。

「小姐,那款包還有貨嗎?」說著,他從錢包里掏出一張黑卡。

那導購員接過黑卡一看,瞬間就傻眼了,這卡,全球一共才發行了十張,持卡人不僅有錢有勢,而且還得跟總部的關係很密切。

「有!有!我立刻給您調貨。」

見那導購員變臉的速度,讓阿黎很不爽,她冷峭地笑了一聲,說道:「不用了,我不想跟別人撞包。」

「真的不要?」

「嗯,不要。」

「小姐,這包一共有個?我全都要了,包括這一個。」薄寒池指著導購小姐手裡拿著的那一個,「你剛才也聽到了,我女朋友不想跟人撞包。」

那導購小姐點頭如搗蒜般,忙說道:「好的,先生,您稍等。」

一時間,余佳欣的臉色變化萬千,她剛才還在笑話別人,可現在,她卻淪為了笑柄!人家哪裡被薄少甩了,明明被薄少寵成了孩子。

從店裡走出來,阿黎自始至終都沒有瞧一眼余佳欣,倒是有些心疼錢。

最重要的是,這包,她暫時估計用不上,她馬上就要去傭兵學院學習了,之前她問姬唯,傭兵學院到底是什麼地方?姬唯只說了一句,那地方,除了拚命只能拚命……

「其實,你不用這麼破費的。」

薄寒池笑了笑,又親昵地揉了揉她的小腦袋,「那你開心嗎?」

阿黎一怔,毫不猶豫地點點頭。 她很自然地挽上他的胳膊,眉眼彎彎的,盈滿了明媚如花般的笑,「當然開心啊!」

薄寒池垂眸,似是有心事,說道:「開心就好!對了,你午餐想吃什麼?我知道樓上有一家淮揚菜不錯,要不要上去嘗一嘗?」

阿黎抿唇一笑,露出幾顆瓷白的小門牙,笑眯眯地應道:「要!」

「那我們上去。」

薄寒池笑得寵溺。

似是忽然看到了什麼,阿黎連忙拉住他,一臉神秘兮兮的樣子,說道:「你等一下!我剛才好像看到我哥跟南汀在一起了。」

薄寒池狐疑地挑眉,「姬唯跟南汀?」

阿黎連忙點點頭,將薄寒池拉到一旁,又小心翼翼地探出腦袋,「嗯嗯!就是他們倆個,所以我才好奇,要知道他們第一見面的時候很不愉快。」

見她一臉八卦,薄寒池忍不住彎起嘴角,笑著問:「你為什麼要躲起來?」

「呃……」阿黎噎了一下,「對啊!我為什麼要躲起來?不好意思的人是他們倆個才對。」

薄寒池伸手揉了揉她的短髮,不動聲色地提議道:「不如找他們一起吃午餐?」

阿黎微怔,眼底閃過一抹狐疑,脆生生地應道:「好啊!」

姬唯知道阿黎是今晚上的航班飛走,他約好了她一起吃晚餐,帶白珞瑜去宋家別墅,可誰想到竟然會在商場碰到她。

而且,她還跟薄寒池在一起。

這丫頭……

呃,她怎麼走過來了?是在跟我打招呼?姬唯一點都不想在這個時候遇上阿黎,這是他費勁千辛萬苦才爭取到的二人世界。

裝作不認識她!

南汀正往香奈兒走進去,並沒有注意到朝他們走過去的姬唯和薄寒池,但她聽到了,聽到了阿黎清脆如銀鈴般的嗓音:「哥,南汀姐……」

姬唯扶額。

南汀立刻回頭,笑吟吟地朝著阿黎招手。

「沒想到真的是你們,我剛才還以為自己看走花眼了。」阿黎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眯起,意味深長地打量著眼前倆人,「對了,哥,南汀姐,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吃午餐呀!」

南汀毫不猶豫地點頭,「可以啊!」

見姬唯不吱聲,阿黎又輕輕戳了戳的胳膊,暗搓搓地說道:「哥,你總不想一個人吃吧!」

姬唯沒好氣地白她一眼,這丫頭,故意的吧!嘴上卻笑著應道:「難得遇上,那就一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