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說完,龍天正便是掛斷了電話。

秦穆然電話剛剛掛斷,陸傾城的眼眶已經變得通紅。

剛才他和龍天正的對話,都進被陸傾城聽到了,自己的父母就在那艘游輪上面,現在都被加勒比的海盜們劫持了!生命危在旦夕,而自己的老公卻又要出國去營救,雖然他有點本事,可是怎麼可能成功呢!他將要面對的是那群殺人不眨眼,全副武裝的海盜啊!

「老公……」

陸傾城想要說什麼,秦穆然卻是猛然一拉陸傾城,霸道地吻了上去。

足足吻了大概十來分鐘,吻的陸傾城都有些缺氧的感覺了,這才鬆開。

「放心,我會把爸媽帶回家的!相信我!」

秦穆然的目光中滿是堅定。

一時間,陸傾城看著秦穆然,不知道該怎麼說。

一邊是自己的父母,一邊是自己最愛的男人,此刻,最愛的男人為了救自己的父母,毅然決然前往那個危險的地方!

「老公,我在家等你!」

陸傾城留著眼淚,哽咽道。

「嗯!」

說完,秦穆然便是踏出了瀧江別墅的門。 還有丫的什麼好怕的,來吧,無需害怕,程陌、秦風、葉黎、劉美熙,只要他們四人不怕,那麼,就沒有人會怕,李肅,李肅他當然是不會害怕的啊,他現在可是可以使用道法的呢,只是他不能說話而已,但是,要自保,要。

要將鬼魂打得魂飛魄散,那他還是可以做到的,所以,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們,只管放心去找就是了,一切有李肅在,不需要擔心,也不需要害怕,李肅他失去了那麼多的血,他都沒有說什麼呢,他確實是個好人,只是,不知道。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領他的情就是了,相信大家也是人,那麼應該還是會領他的情的,這裏說的大家,其實也就是程陌、劉美熙、秦風還有葉黎他們四人,也就是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們,李肅對他們還算不錯,至少到了現在爲止,還。

還沒有死一個人,還沒有一個任務參與者死去,這其中,還是多多少少有李肅一點功勞在裏面的,這是不可多說的,這是絕對的,如果說,這次的任務,沒有李肅的話,那麼到現在爲止,還能保證一個任務參與者都不死嗎。

這個,估計是不可能的,但是,也許也有可能吧,因爲,世事無絕對,也許也不會死人,但是,如果有李肅在的話,那麼大家就更加安全了,基本上不出什麼意外,那還是很好,別說是死人了,就連害怕都不再會有人害怕了。

“我先去上個廁所”,程陌可能是實在忍不住了,這個時候,他竟然敢一個人先去上廁所,而不怕鬼魂,看來,他是真的不行啊,是那裏不行,相信不說,大家也都知道了,就是那裏嘛,大家知道了吧,哎,說白了就是,那裏。

那裏,它不行啊,也許是透支了,還是其他的什麼鬼,反正,好了好了,不說他了,就隨他去吧,不就是上個廁所嗎,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切,上廁所誰不會啊,這個根本都不用教好不好,只是,這個時候,程陌他一個人去。

程陌他一個人去上廁所,真的好嗎,對啊,真的好嗎,在這種情況下,一個人去上廁所,聽起來都覺得一定是會有事發生的,所以,要不我們大家前去看看,哎,早知道,說是葉黎她想上廁所了,這樣一來,那麼去看的人,肯定。

肯定要多得多,葉黎啊,拜託,一想想都激動,難道大家不想看葉黎她上廁所,好吧好吧,邪惡了,這次真的是邪惡了,大家勿怪,以後會改正錯誤的,只是,說真的,也就是因爲沒有那麼污,所以之前纔沒有想到,要說是。

要說是葉黎她想,如果真的污的話,那麼早就應該想到是葉黎了,而不是程陌,哎,還是太純潔了,現在說是程陌他想上廁所,也不知道會有幾個人去看,就算是去想,那也是去看會不會發生什麼事情的,而不是,那個事情。

不過這樣也好,本來就不是污的嘛,最多是開開玩笑就不得了了,更別說是去幹嘛幹嘛怎麼樣的了,基本上就是這麼一回事,好了,去看看程陌他吧,看他有沒有找到廁所,希望他能找到,也希望他不要遇到伽椰子,哪怕是假的。

對於程陌他一個人在這個時候去上廁所,大家倒也沒說什麼,當然咯,上廁所還不準別人去啊,如果說,現在是你,是劉美熙你,或者是秦風你,你們想去上廁所了,要去上廁所了,難道還不准你們去嗎,真是的,上廁所可是。

可是最大的事情,不然那個到身上了,怎麼辦,人有三急,大家知道是哪三急嗎,嗯,大家不知道也沒有關係,反正,或者說,因爲某人也不知道,求不打,或者求不打殘,原諒某人的不知道吧,因爲,是真的不知道,當然咯。

某人還是有一點好,那就是,某人他不會說假話,是什麼就說什麼,知之爲知之,不知爲不知,管它是不是知也,反正就是不知道,如果有朋友知道,不妨告訴一下,先謝謝了,好了,接着看文,倒要看看程陌他會不會遇到什麼。

“嗎的,憋死老子了,也不知道廁所到底在哪裏”,程陌一邊走着,一邊在心裏說道,看來,他是真的很急,也真的很憋,要不然的話,他不會這樣,當然咯,他可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人,這些對他來說,又算得了什麼。

只不過是,有點憋而已,出來之後不就好了嗎,哎,那裏有點虧,還是不好啊,看看李肅他們,像秦風、劉美熙還有葉黎啊,他們都年紀輕輕,身體也都是挺好的,嗯,沒錯,年輕真好,不過還好,某人也很年輕,有沒有女生。

啊啊啊,什麼鬼,神經病啊,畫風能不能不要一下子變化這麼大啊,明明剛纔,明明之前還說,去看程陌他上廁所的,結果又說到哪裏,說到哪裏去了,能不能正經一點,就不能正經一點嗎,明明是個正經人,那又何必這樣呢。

找了一下,程陌他終於找到了一個像廁所的地方,於是,他趕緊準備進去,一打開門,嗎的,一個伽椰子就站在裏面,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還是假的,當然咯,是不是真的,這個不知道,但是,知道程陌他已經忍不住了。

醜女祕書落跑妻 他此時褲子都還沒脫,就已經那個在身上了,水啊,哦不,“水啊”,就那樣的出來了,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水,反正就是從程陌的褲角下出來了,並且,還帶着一股味道,那味道,相信大家也不想聞,所以,也就不着重描述了。

“啊~”,這一聲大叫,其實來得也不是很晚,就在程陌他將門打開之後,接着就馬上發出了,這時,李肅等人當然也是都聽到了,因爲,程陌他的聲音確實也是不小,哎,罪過啊,爲什麼一定要找廁所呢,那麼,現在這個結果。

又是不是程陌你想要的呢,哎,何必呢,何苦呢,之前在外面搞定不是很好嗎,幹嘛非得,非得在這棟房屋裏呢。 秦穆然沒有想到,這一次陸天龍和夏雨荷出去玩,會遇上海盜,會被劫持。

而夏國這方面,礙於很多國際的規定,也不能夠貿然出兵,需要不斷地與聯合國協商,最終才可以出兵。

所以,針對陸天龍他們的營救就會延遲很久,可是時間就是生命,這群海盜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傢伙,若是去晚了,恐怕陸天龍夫婦兩人就會極其的危險。

想到這裡,秦穆然拿出手機,撥打了雷凱的電話。

這段時間,雷凱一直都在中海,暗中保護著陸傾城,無聊的時候就在龍鱗待著,和道將行他們喝喝酒,聊聊天什麼的。

今天,他依舊是在一個清吧裡面,喝著酒,抽著煙,一副憂鬱的樣子,想要博得妹子的憐愛。

不過,今天也是走運,雷凱不過才在這裡一會兒,便是有一個身著暴露,身材火辣的美女端了一杯酒走了過來。

「帥哥,能請你喝一杯嗎?」

美女上下打量著雷凱。

不得不說,雷凱除了平常逗比一點,其他的各方面都是很優秀的,尤其是他故意沉著起來的樣子,那一副天生自帶的憂鬱感,恐怕不少的妹子都會為之痴迷。

「當然可以!」

雷凱今晚本來就是釣妹子的,現在有這個妹子主動湊上來,他自然不會拒絕。

一雙眼睛上下打量著妹子,85分,還不錯,可以發展。

這是雷凱內心之處的想法。

「來杯戀人之心!」

美女對著酒吧的前台說著。

雷凱看著美女,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

不得不說,雷凱是個泡妞的高手,這才多久,不過是一杯酒的功夫,兩個人便是有如干.柴.烈火,商量著就要在附近的酒店裡為愛鼓掌了。

可就在兩人快要離開的時候,雷凱的手機卻是響了。

雷凱總共有兩個手機,而現在響的手機卻不是他來到中海后常用的手機。

當這個手機響了以後,雷凱的臉上再也沒有了剛才的戲謔之色,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凝重。

「喂!老大!」

雷凱沒有任何的猶豫,接聽道。

「有任務,現在跟我去中海機場等待,通知冥王殿的人,在加勒比島附近的努比斯城集合!」

秦穆然沒有多說什麼,便是掛掉了電話。

雷凱回到中海這麼久了,還是第一次聽到秦穆然這麼嚴肅的聲音,而且這一次竟然是去加勒比島的努比斯城,一想到今天白天的新聞,雷凱頓時覺得這麼突然肯定跟這件事情有關。

「妹子,對不起了,哥有事了,回來再約咯!」

雷凱對著那火辣的妹子拋了個媚眼,隨後留下五張紅色的票子,便是在妹子憤怒的目光之中離開了酒吧。

剛剛走出酒吧,雷凱便是撥通了還在雲省陪伴著母親的曲天馳。

「喂,凱子,怎麼了!」

曲天馳剛剛伺候著母親回到房間休息,便是接到了雷凱的電話。

「凱子你大爺!老曲我說了多少遍了,不要叫我凱子!你還叫!」

雷凱很是鬱悶地說道。

「這不是忘記了嘛!都怪咱們太久沒見面了!」

曲天馳開了個玩笑說道。

「這麼晚打電話咋了?」

曲天馳接到雷凱的電話,還是很好奇的。

「老曲,有緊急任務,老大讓我們召集冥王殿的人在加勒比島旁的努比斯城匯合,看來這一次有大任務了!」

雷凱將秦穆然的命令告訴給了曲天馳道。

「老大親自說的?」

曲天馳也就一個多月沒有看到秦穆然,現在聽到秦穆然這麼說,頓時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我估計和加勒比海盜劫持了夏國人有關!」

雷凱猜測道。

「恐怕這裡面有些關係!不過老大這麼說了,我這就坐飛機去努比斯城!」

雖然曲天馳剛回來和母親團聚了一個多月,可是在任務面前,曲天馳知道,自己的那群兄弟需要自己,而母親有這麼多的孤兒院的孩子陪伴,不會孤單。

「阿姨那邊……」

雷凱有些不放心地問道。

「我媽還沒說,我跟她說,她會理解我的,這一次老大這麼嚴重,幾乎要讓冥王殿的精銳都去了,恐怕不是小事,我不敢說沒有我,任務就完不成,但是有了我們兩個配合,肯定會更加的順利!」

曲天馳說道。

「好!老曲,咱們努比斯城見!到時候一起大保健!」

雷凱笑了笑說道。

「行,你買單!」

曲天馳笑道。

「你個摳貨!我買單就買單!真的是!你也就是個三秒的量!」

雷凱鄙視地說道。

「隨你怎麼說,反正哥哥我就是不聽!」

曲天馳給了個白眼后,便是掛斷了電話。

吵嘴,他還是吵不過雷凱這個騷包的。

通話結束,曲天馳長長舒了一口氣后,便是向著曲母的房間走了過去。

「咚!咚!」

曲天馳輕輕地敲了敲房門。

「媽,你睡了嗎?」

曲天馳問道。

「天馳啊,沒睡呢,怎麼了?」

曲母打開門,看到站在門外的曲天馳。

「媽。剛才我接到任務了,要出去完成,現在就得走!」

鬧婚之寵妻如命 曲天馳雖然很不想跟母親這麼說,但是男兒志在四方,更何況現在是秦穆然的急召,他們更加不得耽擱。

「現在就得走嗎?」

曲母也沒有想到曲天馳會這麼的匆忙,有些一愣道。

「嗯!老大急著找我有事,我欠他太多了,只能夠這樣子償還!」

曲天馳點點頭。

在跟曲母待的這段時間裡,曲母也隱隱約約知道了曲天馳是做什麼的,不過曲天馳也僅僅是說了一部分,大部分都沒有說。

但是現在,曲母聽到是秦穆然需要曲天馳幫忙,臉上的最後一絲猶豫也沒有了。

孤兒院遭遇強拆,若不是因為秦穆然,這群可憐的孩子不知道還在哪裡呢,光是這一件事,曲母便是欠了秦穆然一個人情。

而現在,秦穆然需要曲天馳的幫助,曲母斷然不會自私地讓自己的兒子留下來陪自己。

諸天武道從武當開始 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曲母的心裡很是清楚。

「去吧,注意安全!媽不想你有事!」

曲母鄭重地看著曲天馳說道。

「媽,放心吧!」

曲天馳重重地點點頭,隨後給了曲母一個大大的擁抱,毅然決然地轉身。 這樣的結果,到底是不是程陌他想要的,這一點暫時先不說,但是,現在要說說,程陌他已經尿身上了,那麼,這下他應該無地自容了,想想他堂堂一個大老闆,竟然會尿身上,這要是說出去,還得了,讓他以後怎麼見人。

現在,見不見人先不說,先說說程陌他面前的那隻鬼魂吧,也不知道這隻鬼魂,他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搞不清,不過,它好像一直都沒有動哦,那麼,莫非程陌面前的這隻鬼魂,它是隻假的,程陌它可能遇到了一隻假的鬼魂。

最無語的還是,他竟然被一隻假的鬼魂給嚇尿了,哎,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誰又能分得清呢,還不是,還不是因爲一時之間沒有看清楚嘛,誤以爲這是隻真的鬼魂嘛,不過話又說回來,這隻假的鬼魂,倒是和真的伽椰子沒什麼。

沒什麼多大的區別,如果不仔細看的話,根本發現不了它是假的,不,就算是仔細看了,也發現不了它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唯一能夠分辨出它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那就要看,它能不能動了,如果能動的話,那就是真的,但。

但如果是不能動的,那就不用說了,一定是假的嘛,說到這裏,突然想起,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覺得,有沒有發現,其實,鬼魂它也是動物,凡是可以動的生物,那就都是動物,但是,這個鬼魂它算不算生物呢,它是有生命的。

還是沒有生命的,這個就真的是,無解,也不知道爲什麼,突然就想到這個了,看來,大家經常說,作家的腦洞是很大的,沒錯,果然是不小,甚至是,就是大,能想到別人想不到的,能分析別人分析不出的,當然,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還是,不能裝逼,否則是會打臉的,裝逼打臉嘛,這一點,相信大家都知道的啊,都知道吧,那就不多說了,接下來繼續看文,其實,這最後一棟房屋,也就是這棟房屋,它可不止一層哦,而是,它有七層,它比其它。

比其它的房屋都要高,至於其它的房屋,到底有幾層,那就不是很清楚了,但這段房屋,它是有七層的,感覺像是,每一層裏都有一顆龍珠,然後只要找齊七顆龍珠,就可以召喚神龍了,這,有點扯淡啊,還是正經一點,這是。

這是恐怖驚悚文呢,不是什麼逗吧文呢,正經一點總沒有什麼壞處,好了,進入嚴肅狀態,絕對不開玩笑狀態。

程陌此時,尿已經是在身上了,不過還好的是,他面前的那隻鬼魂,也就是伽椰子,它不是真的鬼魂,也就不是真的伽椰子,要不然的話,他此時此刻還真的就是危險了,好在,真的是好在,他遇到的是假的,生命危險暫時還是。

還是沒有,只是他那褲子,恐怕是,這個還真的是有點尷尬,如果繼續穿下去呢,那也受不了啊,但是,如果不穿的話,那也不行啊,感不感冒,那還先不說,因爲,穿在身上也容易感冒,但是,不穿的話,要程陌他的面子。

他的面子往哪擱啊,他可是堂堂大老闆,這麼有錢,這麼有地位的一個人,你叫他不穿褲子出現在衆人的面前,那他還是做不到,所以,於是呢,他也只好繼續穿着了,哎,這股尿險些讓他無地自容啊,不過還好,李肅等人還。

李肅等人還沒有過來,也就是還不知道程陌他被嚇尿了,只是聽到了他的喊叫聲而已,但具體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那大家還是不知道,所以,李肅等人現在已經在過來的路上了,只要再等一下,李肅等人就能看到程陌了,那該是。

那該是多麼尷尬的一幕啊,就看到時候,李肅等人能不能看出,程陌他被嚇尿的這件事,如果,是說如果啊,如果李肅等人看出了,那麼,程陌他也就真的尷尬了,哎,繼續穿也不是,不穿那更加不是,但是,啊啊,這讓程陌他。

讓程陌他左右爲難啊,到時候,到時候,情以何堪,哎,沒辦法了,也只能這樣了,程陌他當然是只能這樣了啊,要不然的話,他還能怎樣,現在是在任務世界裏,有錢,有勢,你也不能怎麼滴,哪怕你就是那個誰誰誰,那也。

那也一視同仁,魔王它從來都不會袒護哪一個人,哪一個任務參與者,它從來都不會,這是任務世界,別跟魔王它玩這一套,沒有找出生路,那下場就是一個字,死,任何人都是一樣,沒有人能夠例外,當然,李肅他也不能例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